第十回 凤仪亭梦会貂蝉 乱石坡指点江山
伟伟fan2016-12-16 04:094,355

  第十回 凤仪亭梦会貂蝉 乱石坡指点江山

  吕布坐在蒲团之上,大战了大半日,又身受箭伤不觉累了,便渐渐和身倒在林间睡着了。梦中,吕布只觉自己身处凤仪亭前,穿过湖边低垂之绿叶,举目望去。

  只见凤仪亭于湖水中泛出微微流动之倒影。

  亭内有一女子云鬓浸墨,于青丝间斜插翡翠凤钗,身披金丝翠绿纱,粉色箩裙逶迤随风轻飘,正背向自己,倚栏杆望着湖内的鱼儿出神。

  吕布轻轻走到女子身后,突然伸出双臂环抱住女子。

  那女子本正自出神,不想有人抱住自己,吓了一大跳,尖叫了一声:“啊!”

  “是我呀!在想什么?想我吗?”吕布在女子耳边柔声道。

  女子挣开吕布双手,开心道:“奉先!……谁在想你呀,自以为是!”声调俏皮可人。

  此美女不是别个,正是三国第一美人貂蝉。

  只见貂蝉娥眉颦笑,云袖轻挥,春葱玉指如兰花轻捶吕布心口,柔若霓裳月宫仙子,端的是有倾国倾城之美色,吕布不觉看得呆了。

  “只听人道吕布吕奉先天下无敌,有赤兔马方天戟,日行千里。奉先,何时才能带我出去郊外游玩?”貂蝉娇声嗔道,身体斜倚在吕布身前,头挨在吕布肩头,样子娇艳无伦。

  吕布闻言,心头大震,壮声道:“好,有空我便带汝到洛阳郊外游玩,那里有很多好玩的玩意。”

  “又是有空,不知你所说之有空是什么时候,我在此处如鸟困樊笼,多想如小鸟般展翅飞向天空,天空是那么的蔚蓝,那么的高远,真令人向往呀!”貂蝉蛾眉低垂,我见尤怜。

  “我不但带你去洛阳,更会带你去我之家乡九原,那里的天空高远明净,那里的人心胸高远,那里的草原一望无际,你定会如我一般喜欢那里的!好吗?宝贝儿!”吕布心下激动起来,大声说道。

  “好呀!我就去你的家乡,见识见识那方风土人情,几时可以带我去呀!”貂蝉欢声雀跃,玉指紧紧抓住吕布肩膀,吐气若兰。

  貂蝉心情大好轻笑道:“奉先,刚才见到鱼儿在水中无拘无束地游来游去,姿态优美,我正在想如何像鱼儿一样畅游,却被你吓了一跳,你真坏!”

  “如何能像鱼儿一样畅游?你这个小脑袋在想什么呀?”吕布用手轻抚貂蝉笑脸逗道。

  “如何不可!你且看来。”貂蝉说完离开吕布怀抱,灵动的眼眸向吕布一挑,一双玉手抬起伸于身前作上下鱼儿游动状,身下却是轻移莲步。

  其舞姿婀娜,纤腰曼拧若柳絮,云袖轻舞惹花妒,在湖光树影之下,翩若惊鸿,宛若游鱼,舞毕轻轻趋于吕布跟前纤腰微弯,却抬起粉脸,脸如凝脂对着吕布盈盈浅笑。

  吕布闻得貂蝉如兰香气,心驰神往,便禁不住搂住貂蝉。

  貂蝉如小鸟依人般搂住吕布腰身,鬓发低垂,身上散发着摄人香气。

  吕布揽温香软玉,心中柔情似水,只想两人可以永远这样拥抱于一起。

  湖水倒影之下,一对金童玉女依偎在凤仪亭内。

  只听得一声暴喝:“大胆吕布!”

  吕布急分开貂蝉,见是董卓,大吃一惊,转身向亭外逃去。

  董卓抢过亭内方天画戟,急急追来。吕布慌不择路,发动全身之力夺路狂奔,董卓自后一直追来,一直追一直追,从洛阳追到兖州,兖州追到下邳,永不停歇地追着自己。

  吕布只觉全身困倦无力,又听得身后貂蝉高声惨叫一声:“奉先救我!”

  吕布全身如遭电击,想到貂蝉说的那句“只听人道吕布吕奉先天下无敌,有赤兔马方天戟”言尤在耳,禁不住心中恼怒,杀意渐浓,只觉四处杀气腾腾,转身欲杀董卓。

  只见董卓手中竟然扯着貂蝉,方天画戟直指貂蝉后心。

  貂蝉在董卓手中如月宫嫦娥被恶鬼捉住,瞬间便要落于恶鬼血盆大口中。

  吕布之杀气大盛,大叫一声正要出绝杀取董卓狗命。

  只见到董卓狞笑中的相貌竟然变得模糊,吕布擦拭双眼视之,董卓突然变成了曹操。

  曹操黑面上流露出丝丝同情之意,口中道:“吕布竖子!吾杀汝易如反掌,你要命还是要貂蝉的命?二者只能选其一,快说!否则……”

  说时迟,那时快,曹操手中的方天画戟变成一把短刀,慢慢直插貂蝉前胸,貂蝉一手被曹操捉住,一手直伸向吕布方向痛苦大叫:“吕奉先!救我呀!奉先……”

  吕布大叫一声翻身坐起。只听旁边有小童轻声叫道:“吕将军,吕将军!”日出东方,阳光洒于吕布坐在林间的身影,小鸟啾啾在旁边啼叫。

  吕布一伸懒腰,轻吸一口气,只觉神清气爽,心道:原来是南柯一梦。

  抬头看时,只见凤雏坐于蒲团之上在旁轻轻微笑。

  小童轻声笑道:“吕将军醒啦!”

  吕布跳起对凤雏拱手道:“先生,吾之毒尽清矣。吕布谢过先生相救之恩。”

  凤雏曰:此举手之劳,何需言谢?”

  吕布问道:“先生,昨日之追兵呢?”

  凤雏双手轻轻一摊道:“已全数被吾杀灭于乱石崖下。”

  吕布奇之,面呈不信之色。

  凤雏于蒲团之上坐起,轻道:“请随我来。”

  二人走到坡顶峭壁前,吕布便闻到一股熟悉的血腥味扑鼻而来,那是死神的味道。

  凤雏左手掌向前摊开道:“温侯,且向下望。”

  吕布向崖下望去,只见高数十米的峭壁下乱石磷峋,乱石中有无数尸首,皆被脱去衣甲,死于崖下。

  各人死状惨烈,最触目惊心处是有一人被崖下高高耸起的剑状岩石从心窝处直直插穿,尸体仰面朝天,肠子都露了出来,四肢直直张开,样子可怖,嘴巴大张,似有无限惊恐之事要说。

  一只乌鸦从山谷掠过,发出几声响。吕布虽经无数血腥场面,也觉心中郁闷不忍卒看,回首看时,只见凤雏神色自若,无一丝惊惧,心道:此

  人沁毒,虽貌似书生状,但是骨子里面却是胆大得很,实比起许多战场上的将士要镇定勇敢得多!

  吕布慢慢将双目平视,望向远山,朝阳下吕布于山谷大叫一声,声震于谷。

  吕布喊叫完,感到心情开始好转,缓缓转身。

  突然见到凤雏已然拜伏于地,不禁大惊道:“先生何故行此大礼?”

  凤雏伏于地下曰:“吾庞统愿追随主公征战沙场,期于乱世之中助主公攻城陷敌,定能开创一番基业,将主公之威名散播海内!主公若不相弃,愿效犬马之劳!”

  吕布听之,心花怒放,心道:我早就想邀请你加入我麾下,现在你主动归服,实在是我的福气呀。

  想罢遂说:“听闻人说卧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现今凤雏来投,安有不收之理,只是吾现今屡次遭曹贼所破,今只得寿春一城,恐难有翻身之日矣。”

  凤雏起身道:“主公,吾听得探子回报,寿春城已被夏侯渊占据,城内诸人皆奔泰山而走。”

  吕布面色大变,双拳一下握得紧紧,高声道:“啊!如此吾实无路可去矣!”

  “主公莫忧,有吾在此,何惧曹贼,在吾眼中,数十万曹军皆若蝼蚁,主公举手便亡,何用担忧?”

  “先生何出此狂言?”

  “方今天下未定,曹贼挟天子以令诸侯,北有袁绍龙盘虎踞,南有孙策状若雄狮,皆不可卒破。主公失陷之城下邳、寿春正处兵家必争之所,现今兵力稍弱,弃之无妨。”凤雏望了望吕布,见到他稍稍定下心神遂说:“主公知否为何屡为曹贼所破?”

  吕布摇摇头。

  “盖因主公手下无一人可谋,故屡遭挫。吾观陈宫虽有计谋,但拘于常理并无机变。余人张辽、高顺等将冲锋陷阵尚可,但有勇而无谋略。兵者,诡道也,身处弱势,唯险乃致胜之道也,险中才能求胜!”

  吕布听得入神,拱手道:“望先生赐教一二!”

  “主公,现今虽无一城可守,但凭主公之威,可讨伐黑山,则张燕可从。吾思袁绍势大,曹操乃虎狼之贼,定然与袁绍争锋。主公可揽黑山之众,游击战于山区。乘袁、曹相斗,恃机而后动,于中原纵横,合四州之地,联四凉马腾,取西川之地,拥百万雄兵,建我并州铁骑,则天下可定,问天下谁与争锋?统一中原,指日可待矣。”凤雏说完,双手负在后背,脸上露出微微笑意,静观

  吕布神情。

  吕布若有所思,口中自言自语道:“黑山张燕!飞燕,飞燕……”脑海中禁不住想起那次与袁绍联军大战黄巾党余孽黑山张燕的情景,鹿肠山崖上那令他至今仍觉心有余悸的一幕……

  时间追溯到公元193年6月,袁绍剿灭境内黑山军,后在吕布的配合下与张燕的主力在鹿肠山展开激战,连战十余日,张燕的军队全都是黄巾余孽,人数众多战斗力并不强,吕布记得那最后一日的战斗是在未时打响的。

  吕布的脑海中景象越来越清晰,那是在黑山军于毒部的根据地鹿肠山,山下的苍岩谷口只觉得一片肃穆。

  两支军队静静地相对而列,吕布头顶束发紫金冠,身披百花战袍,擐唐猊铠甲,系狮蛮宝带,手执方天画戟,立马于高高飘扬的一支“吕”字旗下。

  吕布眯着眼看到对面军队的贼老二于毒就想笑。

  对面旌旗招展中,黄巾军呈一字形摆开阵势,各人衣服颜色杂乱,手中所使兵器也是五花八门的。

  贼老二于毒肩头托着一条粗大的狼牙棒,骑一匹黑马,头戴一顶闪闪发光的金盔,身上竟是穿着一件灰色的槟铁甲,披了一件大红袍,系一条翡翠绿腰带,一张黑脸样子虽狠却是没了一只眼睛,脸上横纹着一道人字刀痕,剩下的右眼如狼狗般狠狠盯着吕布,就似差一点就要扑上来嘶咬的样子。

  吕布心中暗笑:此贼老二连日来数次被我击败,今日竟然主动要求在山谷约战,一定有阴谋诡计,陈宫已早有安排,布下了天罗地网,今日便是破敌之日。看他那个样子真是一点品味都没有,这个家伙只识劫掠看来留他在世上也没有什么意思了。

  吕布想罢,实在无心情同这种货色单挑,大叫道:“何人出阵杀贼?”

  一将应声拍马舞刀便出,吕布视之,正是宋宪。

  那于毒见到宋宪拍马上阵,也一纵坐下黑马直扑上来。

  宋宪大喝一声:“黄巾贼快快下马受擒!”

  未及说完,一支狼牙棒已从头顶落下,宋宪用力举刀格住,只觉对方力气甚大,不容轻视。宋宪使出看家本领,将二十四式降龙刀法融入大刀之中,呼呼展开几招杀着。

  于毒虽瞎一目,但身法却是灵动,骑术亦精,毕竟坐上黑山军老二也不是浪得虚名的。

  二人战了二三十合竟然不分胜负。

  吕布看得恼火,心道:这个宋宪竟然不能速速将其拿下,真是有损我吕布之军威,早知就叫张辽出马,一早就可以将这独眼龙擒下,哪用浪费我的时间,我还要早点去会我的小宝贝貂蝉,昨日她说新学会了一首小调,要弹奏给我听。

  想到貂蝉,吕布心下一热,开始按捺不住了,左手高高举起方天画戟,大喝道:“吾之并州铁骑安在?同吾一齐剿贼!”

  喝罢,赤兔马便变成一团红光如风驰电疾般闪向于毒。

  于毒早经无数战阵,是从死尸堆里面爬起来的人,听得吕布呼喊,便知吕布要出马了,心道:我们早已有埋伏,此时不退而诱敌更待何时?那吕布武艺高强,以我之身手,跑迟了便会成为他的戟下亡魂。想罢,拨转马头便跑。

  吕布的并州铁骑可不是吃素大的,全部重装披甲,统一持长兵器,步调一致,分成几个方形阵向黄巾军冲杀过去。

  吕布率先拍马杀入黄巾阵中,方天画戟卷起几件乱七八糟的兵器,听得众贼大叫:“快跑呀!吕布来啦!”,又有贼抱头大叫:“救命呀!战神来啦!”

  吕布将会面临什么灾难?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