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袭许都张辽遭伏 奔徐州吕布被围
伟伟fan2018-03-22 12:294,401

  第七回 袭许都张辽遭伏 奔徐州吕布被围

  建安四年八月,有流星探马来报吕布,曹操东征刘备。吕布便召集各将打点军马欲战曹操。

  陈宫进曰:“主公,吾军尚未休整完备,恐军心未定,且远途跋涉易于中伏,望主公三思而后行。”

  吕布不语,转向张辽道:“文远,汝意若何?”

  张辽稍作思索道:“主公,公台之言极是,但今曹操东征刘备,许昌必然空虚,若以吾军杀入,乃不易得之机也。”

  吕布大喜曰:“文远说得好!此确是不易得之机会,全军听令,兵发许都!”

  于是吕布令张辽作先锋领一万人马先行,自领四万人马粮草在后,日夜兼程,绕小路杀向许昌。

  陈宫颓然跟着吕布走出寿春城,暗暗长叹道:“吕布穷兵黩武,迷信武力,不听吾言,终非明主。”心中悲伤,只不作声。

  曹操闻得吕布出兵,心中大忧,召集众将商议。荀攸曰:“吕布狼子野心,勇而无谋,又不听陈宫之言,此其必败也。可先图之。”

  操曰:“然也。”

  荀攸曰:“这边厢教夏侯惇虚张声势进攻刘备,那边只教曹仁这般这般……”

  操听了大喜道:“汝真吾子房也,吕布呀吕布,这回教汝有来无回!”

  不一日,张辽到得许昌界内,只听一声炮响,路两边各杀出一支军马。

  张辽视之,左边一将银盔银甲,白马白袍乃曹仁也,正举刀杀过来。

  右边一将黑袍黑甲乃李典也。张辽急叫雷薄迎战李典,陈兰守住中军,自己挥青龙钩镰刀战住曹仁。

  斗得十数合,曹仁转身便逃。张辽有点奇怪,心道:曹仁未露败像便逃,必有诡计,吾须防之。

  想罢,立马横刀望向雷薄处,见到李典也是转身逃去,雷薄纵马带一支兵追了过去。

  张辽急叫传令兵唤雷薄“穷寇莫追,小心有诈!”但哪里赶得上雷薄呀,只见到雷薄带一支军越追越远。

  张辽心知不妙,心道:还是吾顾虑不周,应早下令不得追击敌军才是。

  心中自责不已,又恐雷薄有失,便全军向雷薄跟去。

  雷薄追到一处山坳,两边荒草凄凄,雷薄便立马止住。

  但见李典复回头停住马步。

  正奇怪间,只听一声梆子响,山坡两边现出无数弓箭手。

  雷薄大惊,正欲回身,只听弓弦响处,万箭齐发。

  弓箭如蟥,呼呼射来,军士各自慌了。

  雷薄先是座下马应声中箭,将其掀下马来,又几支无情箭射到,雷薄闪避不及,脸上中一箭,大叫一声,身上又连中数箭,死于马旁。李典复挥军杀回来。

  张辽听得前面梆子响急勒兵不前,只听得一片喊杀声、惨叫声、弓弦声,张辽已知中伏,又见到李典直赶杀过来,山谷两边杀出无数军队,后面曹仁又复追来,只落得个前后被夹击之势。

  张辽快速审视前方,确认后面只得曹仁一路军,便呼陈兰前军变后军两人一起杀向曹仁处。

  到得离曹仁数十米处,张辽拿出随身弓箭瞧得真切,望曹仁面门射去。

  曹仁正努力挥军杀上,没料到张辽射来一箭,到箭来时急闪,臂膀已中一箭,大叫一声撞于马下,被手下亲兵救回。

  张辽、陈兰趁曹仁受伤手下兵马无人指挥,急速杀乱曹仁所领军马,带兵杀出一条血路。

  后面无数军马追来,旌旗飘动,呐喊声不绝于耳。

  张辽、陈兰往原路退去,手下一万兵马剩下二千人左右,只望吕布来救。

  只见前面一军挡住去路,当先一人乃曹将于禁,于禁叫道:“张辽,快快下马受缚,免汝一死!”

  张辽打马上前,举刀便斩,二将战得数合,后面大队追兵便已杀到。

  吕军人少本已不敌,无一时,便被重重围住。张辽招招发狠,杀退于禁,纵马向外突围,杀透重围回头却不见陈兰。

  张辽心道:“雷薄、陈兰真心投吾军,今日折了雷薄。若再折了陈兰,吾有何面目见主公?”

  想罢,勒转马头,双手舞动青龙钩镰刀,劈翻数人,莫有人能挡,直杀入敌阵。

  只见到陈兰与百余吕军士卒兀自死战,便高声呼喊陈兰等人:“紧随吾马后,一齐杀出重围。”

  陈兰高声呼应,长枪横扫,打倒两个曹兵。曹兵以步军团团围住众人,各手持长刀和盾牌,高声呐喊。

  正冲杀间,前面一将已骑黑马拦住去路,正是曹将乐进。

  乐进左手持刀,右手指着张辽高呼:“张辽休走!今日已重重设伏,汝便插翅,也飞不过去!快快下马投降,免吾动手!”

  张辽高举青龙钩镰刀劈头向乐进斩来,口中高呼:“吾头颅在此,有本事便来取去!”

  乐进听得刀风劲响,心道:狗急也会跳墙,逼得急时,此人定拼力与我相斗。

  想罢,不敢怠慢,也举刀横扫过去,二将战在一处,曹军又团团围来,张辽被乐进困住左右冲突不出,拼尽全力将乐进杀退。随手斩翻几员曹兵,却见李典、于禁二将双双杀到面前。

  张辽心中焦急,心道:“似此车轮战,吾如何出得重围?”

  张辽心头焦燥,刀法渐渐散乱,被李典一刀横扫过来急避时,却避得晚了一点,头盔上的红缨“嗖”的一声被大刀斩断。

  张辽心中一凛,那边于禁的大刀又劈到,避无可避,只得将马向前一纵想避过大刀。

  那马却不争气,因刚才已战了半天,人困马乏,那马已无精神,哪避得过于禁的一刀?

  大刀从张辽后背直劈中马背,痛得那马人立而起,将张辽掀翻在地。

  张辽双手一挽青龙钩镰刀斩翻一个曹兵。于禁的大刀已劈到头顶,张辽双脚立定用力架住,后背李典的大刀又到。

  张辽心道:今日真要命丧于此了?

  张辽身下无坐骑,已不能抵挡李典的攻击,双目一闭,心道:吾命休矣!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一声弦响,正中李典右手手腕,李典大叫一声,往后便退。

  又听一支箭如飞射向于禁,于禁急闪。

  张辽听得弦响,心中一动,莫不是我主公来了,睁开双目向外望去。

  只见到远处一面大大的绣旗,上书一个“吕”字,一团红光自远处闪到面前,一人头顶束发紫金冠,身披西川锦绣百花战袍,擐兽面吞头唐猊铠甲,腰系勒甲玲珑狮蛮宝带,手执方天画戟,不消说乃吕布到了。

  张辽看着高高飘扬的吕字大旗,只见吕布于敌阵外挥动方天画戟,曹军碰着就亡,纷纷闪避,知道厉害的大叫:“吕布来了,快逃!”

  吕布大呼:“文远,吾来救汝!”方天画戟团团转了数圈,连杀十数个曹兵。

  曹兵知道吕布的厉害,哪敢阻拦,直被吕布杀入重围。

  张辽看到此景心中感慨:吕布呀吕布,真吾主也,吾自随汝征战沙场多年,无不披坚执锐,战无不胜。汝虽性情反复,无仁无义,被人唤作三姓家奴。但于战场上却有一股与生俱来之霸气,世上无一人可比,吾只愿追随真正的战神于乱世中闯出一翻霸业,也无枉我张辽一生了。

  想罢张辽热血沸腾于心间,泪水也不觉溢出。

  张辽将手中刀往地下一顿,望到阵内有一曹军副将骑一匹黄膘马,正与陈兰交战。

  张辽疾步拖刀上前,只听得一声惨叫,那将从马上倒撞下来,已被张辽从马下搠死。张辽跳上马背,杀向曹军。

  吕布方天画戟随赤兔马前挑后刺,杀倒十数个曹兵,身后大队军马赶到。

  高顺一马当先挥枪杀到,跟随其后是挥着圆月弯刀的臧霸。

  张辽看着四处飘扬的吕字大旗,心情激荡,将青龙钩镰刀抡圆,直杀向乐进。

  乐进不敢对敌,返身便逃,吕军一路掩杀过去。

  陈宫大呼:“穷寇莫追!”转向吕布道:“主公,今番偷袭许都,曹贼早有埋伏,不宜深入。不若前往徐州,既可歇兵,又可与刘备合兵一处,见机而动,方为上策。”

  “正有此意!”吕布点头同意,但心下抑郁,大吼一声:“兵发徐州!”

  大军便转向徐州而行,行数十里,到得一处山坡,只听一声炮响,杀出一彪军马,为首一将乃曹将徐晃,手持大斧拦住去路。

  吕布的赤兔早已飞跃而出,徐晃毫无惧色,大斧闪着寒光直劈过来。

  吕布大喝一声:“来得好!”方天画戟并不挡格,而是直刺徐晃心窝。徐晃急变招,高手过招哪容有失,徐晃霎时已落下风。

  斗得十合,徐晃回马便逃。

  吕布正打得性起,哪里肯舍?方天画戟一挥,大军掩杀过去。

  徐晃纵马狂奔,往坡后绕去。

  吕布马快,冲到坡后,只见此处一马平川,对面似有无数军队。

  听到几声炮响,推出几团罗伞,曹操纵马立于伞下,扬鞭指着吕布道:“吕布,吾已布下罗网,快快投降,免汝一死!”

  吕布急勒赤兔马,赤兔马高高扬起前蹄,长声一嘶。

  又听得数声炮响,只觉有无数军队杀来,后队已是人喊马嘶,想来已被人从后抄尾。

  吕布心神不定,回马急令张辽引一支军敌住后方来敌。

  前方曹军黑压压的缓缓逼近。

  吕布经历无数战阵,心知此时如让对方军队包围将致全军覆没,吕布大喝道:“众将士听令!前方便是曹贼,与吾一齐杀贼!”

  说罢,方天画戟在半空划了一下,空气仿佛被生生划开一半,破风之声呼呼作响。

  众将紧随吕布身后,全军形成三角状直扑向曹操。

  曹操见状,哈哈大笑:“吕布呀吕布,枉汝自视神勇,虎豹骑何在!”

  只听曹仁在旁边挥动右臂大声发令:“曹洪听令!杀!”

  曹仁左臂被张辽箭伤,不宜冲阵,便令曹洪率五千虎豹骑杀向吕布。

  从曹操身后发出“嗬嗬”的打马声,五千虎豹骑人马均身被重甲,持长兵器一挺,姿势马步一致,排成一字阵形向吕军冲来。

  吕布一看此阵势心中一震:吾军多是寿春城中原袁术旧部,训练未精,哪及吾之并州铁骑,看来今日一战,只恐难敌曹操大军,要扬我军威,只需百步穿扬神箭。

  想罢,取下身后所挎雕花弓,对着冲前之铁骑,连珠发出三箭,此是吕布绝技,从来弹无虚发。

  冲在最前的一骑马马头中箭,长嘶一声,马失前蹄,头纵向地,马上骑兵如一个破麻袋一般直跌下马撞了个头破血流。两边的骑兵皆如法炮制,前面的马倒下使得后面飞驰而来的骑兵无法闪避,登时人仰马翻。

  吕布手眼不停,连射数人,到得铁骑杀近,方挥动方天画戟杀入敌军中。

  一时间赤兔马于冲前的虎豹骑中来回纵横,方天画戟所到之处无人能挡,只听到人喊马嘶,不断有骑兵倒地,烟尘滚滚处,只见到一点红缨来回飞舞,在十米处形成一处屏障,无人敢入。

  有两骑飞纵而来,被方天画戟连人带马一一直挑出阵内,又撞倒其它马匹,发出连串惨嘶。

  吕军在吕布的神勇武艺面前不禁气势大盛,发出一连串呐喊,与虎豹骑战成一团,战况惨烈。吕军步兵较多,兵员装甲不及曹军,被冲得连连后退尤自死战。

  曹操抚手面向荀攸说道:“吕布勇猛,实吾一生所遇劲敌,幸其有勇而无谋,此番中伏,定然教其有去无回。昨夜郭嘉教吾于此去数里之乱石坡埋下伏军专候吕布,汝当信否?”

  荀攸道:“郭嘉算无遗策,此诚丞相之福,若吕布不走此处,必投徐州,若其与刘备会师,则徐州难攻矣。”

  曹操心中一震,顾左右曰:“吾之虎贲营何在?”

  典韦大声应道:“在!”

  “速去破敌,不得有误!”

  “诺!”

  典韦兴奋地一勒战马,战马长嘶,纵马便向吕布处突去。

  许褚一挥大刀,紧随其后,身后是五千虎贲营步军,曹军步军已团团围住吕军,见到虎贲营步军杀到,纷纷让开一条路。

  典韦舞动双戟,大声呼叫,杀向吕布方向。

  吕布能否在典韦、许褚两将统领的虎贲营中杀出重围?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