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虎牢关以一敌三 赤水滩一骑当千
伟伟fan2016-12-16 05:524,312

  第五回 虎牢关以一敌三 赤水滩一骑当千

  “张翼德!特来取汝性命!”

  张飞怒喝一声,乌骓马直奔赤兔,手中丈八蛇矛如一条灵蛇般卷向吕布。

  吕布听得风声虎虎,哪敢再怠慢,将手中方天画戟望空一扬,双手用足力量打向丈八蛇矛。

  两样兵器在空中相遇,又是一声巨响,在空中泛出一溜火光。

  两人心中都是一震,双手俱麻,皆不敢大意,在阵前拼杀起来,只听得全场鸦雀无声,只有两件兵器单调的碰撞声。

  斗了数十合,刘备见到张飞已渐处守势,急望向关羽,却见关羽已策马飞出阵去,双手高举青龙偃月刀,向吕布照头劈下。

  吕布正杀得兴起,突见有一人举刀劈来,急荡开蛇矛,将方天画戟格向长刀,又听一声巨响,吕布心中大惧:怎么今日好手不断,又来一个红脸大汉,从长刀上传来的力量足以令人惊惧。

  哪容吕布细想,一刀一矛上下翻飞击来,方天画戟亦如一条蛟龙般向二人噬去。

  吕布一人战关羽张飞二人兀自不惧,抖擞精神手中方天画戟如游龙又若猛虎,招招拿命,步步惊心。

  又战得数十合,刘备见到两位兄弟已战住吕布,心中得意,心想:天下扬名就此一役,此时不出更待何时?刘备拍马便出,手持双股剑直取吕布。

  吕布心中一惊,又来一将,吾待如何是好?很快就不用担心,只觉刘备击来的双剑力度轻飘飘的,于是打起十二分精神重点对付红脸、黑脸两大汉。

  这三人围住吕布转灯儿般厮杀。

  八路人马,都看得呆了。吕布架隔遮拦不定,看着刘备面上虚刺一戟,刘备急闪。

  吕布荡开阵角,倒拖画戟,飞马便回。三人哪里肯舍,拍马赶来。

  张飞一拍乌骓马抢先赶来,斜刺里一把如月弯刀雪片般袭来,却是臧霸挥刀拦住。

  张飞大叫一声:“来得好!”丈八蛇矛转成一圈黑影刺向臧霸。

  那边厢张辽也挥青龙钩镰刀截住关羽,宋宪见状也长刀一晃,使一招乌龙盘尾,直劈向刘备。六人在关前战成一团。

  宋宪战得十数招已把刘备打得险像环生,关羽弃了张辽挥青龙偃月刀斩向宋宪,宋宪顿感压力倍增,挡得几挡回马便跑,后面八路诸侯一起挥军掩杀过来。

  前面只见到吕布一骑绝尘已到关前,头上紫金冠身披西川锦绣百花战袍随赤兔马一晃一晃在人丛中显得格外耀眼,宋宪眼前一片模糊,只记得那天的太阳异常夺目,身后是张飞哗哗的狂笑声,关羽那沉雄的一击令手上的酸楚直接漫延到手臂,刘备得意的呐喊声,臧霸忙乱的马蹄得得声,还有不经意的张辽一瞬间的回眸,那眼神内透出的镇定,都令到宋宪记忆犹新……

  在以后的日子里,宋宪就是这样在马背上征战着,跟随那一抹高高的“吕”字绣旗,就这样追随着飘扬于空中的绣旗,从京都之变吕布诛杀董卓到被董卓的余党驱逐,而后投奔河内张扬,同张邈建交到兖州之变,与曹操交兵,东奔徐州击败刘备,最终曹操亲征,与刘备联军,统领大军团团围住下邳城。

  宋宪清楚的记得下邳城被泗水、沂水涌入城中,各人惊恐万分,就是那天晚上,魏续、侯成心生怨言,各人一齐商量如何投降曹操,然后就

  发生了白门楼上的那一幕。

  宋宪望着吕布的身影由近至远,看着张辽那挥刀猛斩的狠劲,臧霸那圆月弯刀在阳光中发出的光芒,高顺抽刀乱劈的身姿,都在撞击着他的心房:吕布呀吕布,吾终于离汝而去,汝不再是吾主公,汝无仁无义,只贪恋妻子,视吾等如草介,一定不会有好下场的。只可叹张辽、臧霸、高顺等人明珠暗投,跟错了吕布这个三姓家奴,于尔等人眼中吕布自是如战神一般之人物也,罢了,罢了,每个人都有他的命运,身处乱世本就没有更多的选择。吕布,从今日起我们就是敌人了,今日功败垂成,被汝逃去,下回吾定会加倍小心,汝不会再那么容易脱身的!

  风声呼呼,两旁树木摇曳,一条蜿蜒的小路上只听得散乱的马蹄声,脚步声,密集的喘气声不绝于耳。

  当先一人,头上歪戴紫金冠,身上披的西川锦绣百花战袍已从红色变成血红色且残破不堪,坐下嘶风赤兔马却依旧精神,长嘶一声之下,将吕布精神一振,滚鞍下马,轻轻抚摸着马头,赤兔马静静地站着。

  吕布适才一战,绕着城池四处招集手下将士,于千军万马中厮杀,已有点累了,便在路边的一块大石上坐下,正了正头上的紫金冠。

  一亲兵气喘吁吁跑来,从路旁撕下一块巴掌大树叶,站到吕布身边为其扇风。

  各人一一赶到,谋士陈宫跑到吕布身前大声恫哭:“主公,下邳城破,家眷皆陷于城中矣,可恨,可恨呀……”已泣不成声。

  吕布俊脸一沉,目如寒星,紧咬银牙,不理哭泣的陈宫,目光转向眼前各人。

  眼前的张辽身上灰白战袍已染成血红,身体上也有点点血迹。

  臧霸犹在喘气,双手仍紧握拳头,身上斜挎着弯刀,弯刀刀刃上还在沥着血,他的肩头也渗着血。

  高顺更是不堪,以右手紧紧按着手臂,显是已受伤。其余各人都各自带伤,有痛哭失声的,有喘气的,有强忍伤痛的。

  稍事休息点算人马,不及千人。

  吕布仰天长叹:“天欲亡吾乎?”

  一人趋前告曰:“主公莫急,此去东南一百余里便是泰山地界,吾有一兄弟昌豨与孙观、吴敦占山为王,早有投奔主公之心。泰山路险,曹操纵有天大本事,能奈我何?”

  吕布视之,乃是牛头山归降之匪老二尹礼,吕布回想前事,依稀记得此事,不禁心头唏嘘:想我堂堂吕布竟要投泰山诸匪,也罢,现如今走得一步是一步,已无别法可想。想罢吕布对尹礼点点头。

  正商议间,只听得远处沙尘滚滚,想是曹操追兵杀来。

  各人皆手足无措,纷纷上马向前逃奔。

  直奔到一处滩头,一马平川,只见到远处有大河阻隔。

  尹礼纵马到吕布身前道:“前面河水名唤赤水河,过得河便离泰山不远矣。”

  吕布回头见各人皆筋疲力尽,双眉紧锁,心道:追兵已近,面前这伙人全是我的心腹人马,再有什么损伤,我纵横天下的梦想便无从实现了。想罢将方天画戟向天一举,大叫道:“众将听令!”

  各人纷纷倒伏于地:“诺!”

  “速速渡河,莫要迟疑,违令者,斩!”吕布斩钉截铁的叫道。

  各人听令立马向对面的赤水河奔去。

  “主公!”

  “主公,请收回成命!”张辽听了大惊失色向吕布马前跳下,扯住马头的缰绳说道。

  吕布面色如霜,平静道:“文远,听吾将令,速去渡河,违令者,斩!”

  张辽看看吕布面色,知其心意难返便道:“主公,吾于对岸等汝。”

  吕布点点头,前面已是尘土飞扬,一彪军如风奔至。张辽便向赤水河奔去。

  前面曹军马军如波浪般涌来,后面是步兵奔跑而至,正中一将,正是于禁。

  于禁手向前一扬,两边马军如飞杀向吕布。吕布只听得马蹄的得,心下大叫一声来得好,赤兔马忽拉一声扬起马蹄也向前纵去。

  只听“咿呀!啊!……”惨叫之声不绝,马蹄落处,几匹马嘶叫着落荒而去,马上人已倒于黄沙之中。

  吕布起手处连杀十数人,方天画戟到处无不尸横于地。

  于禁把马停在前方数十米处,眉头紧皱,心道:吕布非吾能胜,只能以车轮战耗其精力,才能胜他。

  想罢高举双手,指挥各人将吕布团团围住。声声惊呼中,马军兵士纷纷倒地,惊马长嘶乱撞,马军人多,马又因主人被杀受惊而乱撞,互相践踏,不一刻已被吕布冲乱,各马兵纷纷向后奔逃。

  于禁忙挥步兵涌向吕布,只见吕布直冲过来,方天画戟向于禁刺到。

  于禁见到吕布冲来,早有防备运力举手中长枪向画戟格去,只听“咣”一声响,手中只觉虎口发麻,不待吕布再次出招,身边各兵士围住吕布砍杀,又听得兵器撞击之声,各兵士无不血洒当场。

  于禁哪里还有什么主意,把马一拍向后逃去。各人见到主将逃走,莫不望风而去。

  吕布见到尘土滚滚而去,也不追赶,望之,又见有各路人马从不同路径赶来,最快的是马军,当先数十骑如风杀来。

  吕布急将身后雕花弓取下,弯弓射向前方一人,只听一声弦响处,马上人应声倒地。如法射向各人,纷纷应弦而倒,其余各人皆勒转马头而回。吕布见了,嘴角轻轻翘起,心中蔑视之极。

  前方人喊马嘶,约有五、六支军聚拢过来,正中一将黑瘦的脸上只有一只眼睛,灰袍灰甲,手握长枪,正是夏侯惇。

  手下四员副将各执利器,虎视吕布,周围是一大堆马兵。

  吕布也不打话,在一字摆开的马军前高声大呼:“谁来战吾!”赤兔马直冲向夏侯惇。

  夏侯惇不敢怠慢,把枪执紧,纵马冲向吕布,四员副将紧紧跟随其后。

  两马将近,吕布将方天画戟横扫向夏侯惇。

  夏侯惇只听得风声疾响,心头一震,将马一勒,长枪激指吕布,只听得一声大响,夏侯惇的坐下马向后急挫,手中枪也被弹开差点脱手。

  吕布再要出击时,一员副将持长刀直劈吕布头顶。

  只见吕布打马直入,方天画戟向前撞向长刀,一声脆响,长刀竟被吕布的画戟撞得飞出去,人也被画戟一扫,扫落马下。

  其余三员副将团团围住吕布厮杀,夏侯惇一挺长枪也纵入战阵,只听得阵中马嘶声,呼叫声不绝。

  只二十合,一将被吕布刺于马下,一将喉咙被刺穿,一将被方天画戟扫中手碗,已不能持刀,回马便逃。

  夏侯惇见状不妙,也回马退出几步,其余马军一拥而上,阵中喊杀连天。不一会各人纷纷负伤而逃。

  夏侯惇把手中令旗一招,又有无数军马杀来。

  只见阵中吕布指东打西,毫无惧色,杀退一批批不断涌来的马军士兵。

  吕布连杀数十人,杀得性起,方天画戟抡圆,所到之处莫不惨叫连连。

  吕布直往夏侯惇杀来,千军万马中竟如入无人之境。

  夏侯惇也恼火了,大喝道:“众军让开,看吾破汝!”长枪直刺吕布咽喉。

  两人战作一处,战得二三十合,夏侯惇渐渐不支,有两员副将过来助战,只两合,一将便被吕布的方天画戟打断手腕,一将被刺穿心窝而亡。

  夏侯惇正手忙脚乱间,只听一声大喝,一将从吕布身后用长枪直搠其后心,正是去而复回的于禁。

  三人又战了十余合,风声渐起,风声过处,只听于禁大叫一声,手中枪竟霍地飞出,双手空空的于禁经过无数战阵,早一拍马跃出阵外。

  只听一人大呼道:“吕布人头归吾所有!哈哈哈!”一个庞大黑影压来,一把大刀直向吕布头顶拍下。

  吕布听得风声劲响,知道高手来了,哪敢怠慢,赤兔马也感知危险,向前一纵,吕布让过大刀定眼一看,来将不是别个,正是许褚。

  三人战作一处。战到酣处,只听一声弦响,一支冷箭射向吕布头面处,吕布低头闪过,又一支箭飞来,正中吕布左肩,放冷箭之人却是曹军大将夏侯渊。

  吕布心知长此下去一定命丧于此,长啸一声,赤兔马跃出阵外,长嘶声中向曹阵内冲去。

  呐喊声中,赤兔马所到处,曹兵纷纷闪开,有冲上前的都非死即伤,赤兔马从东冲到西,又从西冲到南,于千军万马中前后冲杀。

  夏侯惇恼得哗哗大叫,但马又不及吕布快,只有许褚死死跟着吕布,不一时赶上吕布,挥刀猛斩。

  吕布单人单骑能否逃出曹军的围追堵截?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