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黑山众贼齐归降 颜良激战夏侯渊
伟伟fan2019-12-03 14:464,369

  第十五回 黑山众贼齐归降 颜良激战夏侯渊

  两军于路中荒野展开厮杀,刀枪撞击之声不绝。呐喊声中,两军战成一团。

  战得一个时辰左右,双方死伤无数。曹军终是训练有素,渐渐占据上风,黑山贼兵被打得节节败退。张燕知道再打下去便会全军覆没,急呼撤兵,一纵战马向白马方向而逃。

  众贼兵见到主公逃窜,各人纷纷大叫:“快逃呀!”

  “逃命要紧呀!”

  黑山军人人都抱头鼠窜,杜长和左校恋战,带着数百亡命之徒在后面断后,且战且走。

  张燕率军在前逃窜,看看将到白马,远远望去,只见到城头高高挂着一面黑山军的“张”字大旗。

  张燕心头高兴,知道大计已经攻陷了白马城,于是催动座下战马一马当先直向白马城奔去。

  正奔走间,只听一声弦响,张燕的战马长嘶一声,突然马失前蹄,将张燕掀翻在地上,原来是马身已中一箭,那马在地上尤自不断挣扎,但却已站不起来,只得在地上长嘶不已。

  张燕从地上爬起,向射来弓箭方向望去。

  只见路边小树林中听得一声战马长嘶,一团红光自林内而出,霎呼之间便冲到身前十数米处,马上一将头顶束发紫金冠,身披西川锦绣百花战袍,擐兽面吞头唐猊铠甲,手执方天画戟,腰挎呲铁宝刀。

  张燕心内大惧:这不是……这不是……吕布?吕布不是死于乱石坡了么?怎么这里有一个吕布?

  未及细思,吕布已冲到身前,方天画戟当头打下。

  只听得“当”的一声,张燕手中的大刀竟然脱手掉在地上,只因张燕肩头中了夏候渊一箭,又兼吕布力大,借赤兔一冲之力,哪里还握得住手中刀?

  张燕手中无刀,只将身体向后一个打滚,站起身体一个燕子抄水,便飞跃开十数米处,发足狂奔。

  张燕身手再敏捷也不及日行千里的赤兔马快,听得身后赤兔长嘶声中,张燕只觉自己后背一紧,身体已经被人凌空提起,心中一慌,右手已拔出腰刀,反手斩向身后。

  张燕又觉手中虎口一震,手中刀被方天画戟一下打飞,“嗖”的一声插入路边的泥土上。

  “张燕!受擒啦!嘿嘿!”吕布在马上轻轻叹道。

  张燕心中暗暗叫苦:这个真是吕布呀!武艺深不可测,我这次一定死无葬身之地啦!真不该离开黑山大寨呀!我命休矣。

  赤兔直向路旁边的小树林跃去,霎呼之间便转进林中。

  赤兔跑进一处林中空地,便停了下来。林中密密麻麻排列着一大队军马,一见到吕布策马进林,齐齐拱手行礼道:“主公!”

  “嘭”的一声,张燕被轻轻抛下马,几个士兵上前将他绑住。

  “吕布鼠辈!竟然偷袭老子?你待如何?放开老子!你这个狗奴才!三姓家奴!……”张燕边用力摇晃身体挣扎边高声叫骂。

  吕布听得皱起了眉头,方天画戟不知不觉又再轻轻离开了地面,戟尖在林内阳光照射下溜出一刹冷光。

  凤雏在旁边看得真切,飘然而出,对着吕布使个眼色,跑到张燕身边,快速解开其身上绳索,哈哈大笑道:“好一个飞燕!确有英雄气概,怪不得能统领黑山群雄,今日一见,果然与众不同。”

  张燕用双手互相揉着手腕,满怀疑惑的看着凤雏,眼睛在滴溜溜地转动着,心道:此人穿着白衣白袍,样子又长得丑陋,不知有何用心?

  “张将军,吾乃庞统,人称凤雏先生,今日有缘得见,万望将军听吾一言。”

  “哦?你是凤雏?人道伏龙、凤雏,二人得一,可安天下的凤雏?”张燕奇道。

  “正是在下,可往一边说话。”凤雏身体微弯道。

  凤雏说完,不等张燕反应在,便直接上前拉着他的手臂走向林中无人处。

  一旁的陈宫有点担心张燕谋害凤雏,示意张辽过去保护。

  张辽会意,马上向两人走去,在两人数米处站定不前。

  “张将军,听闻你与我主公有不少过节,现只望你能化干戈为玉帛,投到我军阵营,何愁天下不平?”凤雏对着张燕扬声道。

  “我与吕布有天大仇恨,今日被擒只求一死!先生莫要劝我。”张燕昂起头大声道,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还用眼角瞅了一下张辽。

  “将军此言差矣!你一个人死去不要紧,你怎么不想想你手下数万人性命也会因你而亡?你要为他们的生命负责!”凤雏怒道。

  “此话怎讲?”

  “曹军现正集结大军而来,你占其城池,他定然要报此仇,只要曹操连结袁绍封住你的归路,前后夹攻,黑山军便会全军覆没。若然将军一死,人道树倒猢狲散,无将军统率,黑山军众人更是死无葬身之地呀!”

  凤雏望着张燕,看他正用力思考着,便又再说:“将军若肯归顺主公,我们两军合作一军,进可攻,退可守,主公神勇无敌,何惧曹操、袁绍?如有你黑山大军支持,定能争霸于天下。”

  “只是……只是那吕布怎能容我?”张燕踌蹰着说。

  “哦,将军放心,我主公哪里会将以前的恩怨放在心上,只要将军真心归顺,我定会保将军无事,且继续统领黑山群雄。”

  张燕心下想道:今日本以为会命丧于此,不想吕布竟然想要我归降,想想凤雏先生所言也极有道理,我军中早有此人就好了,大计之流终无神鬼之策。也罢,我今日能生还,就投在吕布麾下,逃得性命再说。

  蝼蚁尚且贪生,何况是人,张燕也是个明白人,于是便同张辽见个礼,一道走到吕布面前,跪伏于地,口中山呼:“主公!蒙主公不杀之恩,愿为主公效犬马之劳。”

  吕布刚才见到张燕同凤雏入林中之时的样子还显得怒气冲天的,以为张燕会谋害凤雏或是逃遁,不想现在竟然伏于自己脚下,愿意归顺,心中奇之:凤雏先生果然是个奇才,三言两语就能令张燕归降。

  当下吕布哈哈大笑,将张燕扶起,大声道:“张将军,以后大家都是自己人,不用太过客气,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啦!”

  “谢主公隆恩!”张燕起身道。

  却说曹军大胜,夏侯渊率牛金等将一路追来,只杀得贼兵往白马城内逃去。

  到得东城门前,检点人马,只得三万人左右。

  夏侯渊心道:白马乃曹公必争之地,是与袁绍争胜之所,贼人势大,我军只能等待曹公派军前来一起攻取,方可复夺回城池。

  想罢便令全军在东门前扎下营寨,只待曹操发兵过来。

  吕布、凤雏等人正在林中密议,忽然探子来报,曹军于东门前扎营。

  凤雏长笑一声道:“张将军,你可绕到南门入城,命众人速速准备,在城头遍插旌旗,弃城而走,我们于黎阳城外汇合。”

  “啊!速速弃城?”张燕心中不解。

  “白马乃曹、袁争胜之地,我等在此只会腹背受敌,自取灭亡。”

  张燕心想:还是凤雏想得深远呀,大计只想进城享乐,有敌来时便逃跑,此强盗思维,确是思虑不周。

  “好!”张燕答应道。

  “这……这不太好吧?”陈宫在旁边听得心急,心里只怕张燕回城后不再听吕布号令。

  凤雏看穿陈宫心思,大笑道:“张将军是言出必行之人,何多虑乎?”

  张燕听了,心下一楞,也转了无数念头,把牙一咬,转身跨上一匹战马,头也不回便走。

  “先生!此人贼性难驯,岂能尽信其言?此次能捉到他,下次可无那么容易了。”陈宫紧张地说道。

  “公台莫慌,以吾观其人虽彪悍,但言出必行,确是一个英雄好汉,若其是两面三刀之人也不能尽统黑山群贼了。”凤雏赞叹道。

  陈宫心里面就是不信,只把头来摇。

  吕布哈哈大笑道:“那贼王只要还没回黑山老巢我便能将他手到擒来!”

  陈宫心道:哪有这么容易捉呀?此贼身手灵活,再要捉他难于登天,吕布只信凤雏之言,不信我等老臣之言,实非名主。唉,不知哪里出来一个凤雏,看他智珠在握的样子,实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只能见步行步了。

  不一日,吕布等人离黎阳一百里处正在歇兵,见到远处烟尘滚滚,张燕统三万余黑山军到,两下合兵一处。

  吕布哈哈大笑,对陈宫说:“公台何多虑也。”

  张燕也大笑道:“只愿同主公争霸中原,共创大业!”

  陈宫在马上只低头不语。

  良久,只听有探子回报,曹军夏侯渊发现空城,已派兵追击过来。

  凤雏在吕布耳边耳语几句,吕布便命众人分兵几路进发。

  黎阳城中,袁军大帐内,颜良只听得探子来报,有曹军与黑山贼军一起杀过来了。

  “啊?曹操真与黑山贼窜通想占我城池?我便要他有来无回!”颜良大吃一惊道。

  颜良即点五千精兵,出得城来,直杀向曹军。远远望去,似有无数军马杀来,一面写着“夏侯”的大旗在最前面迎风招展。颜良心道:真是那夏侯渊派兵过来抢我城池啦!

  一拍座下战马,颜良手舞大刀便杀向曹军,跑到近前就见到夏侯渊正在大旗之下手指自己,不禁大怒:“夏侯渊!吃老子一刀!”

  那夏侯渊乃吕军士兵假扮的,见到颜良纵马杀来,急退入阵后,两边弓箭手早有准备,乱箭射来,压住阵脚。

  颜良将手中刀舞得泼水不入,弓箭纷纷坠地。颜良命众兵齐进。

  只听几声锣响,左边张燕统一彪骑兵杀出,右边杜长统一彪骑兵杀出,将颜良众军团团围住。

  不一刻,张燕便命全军退向东撤兵,张燕所率部众皆精锐骑兵,很快便撤得干干净净的。

  颜良所率多是步兵,追之不及,气得颜良大叫:“呀呀呀!好你个夏侯渊,真是个王八蛋,又不敢跟我单挑,下次我一定取你狗命!”

  正咬牙切齿间,只见到远处尘土飞扬,一支军杀到,迎面一面大旗正是“夏侯”二字。旗下一人威风凛凛,手执大刀,正是夏侯渊到了。

  颜良见到夏侯渊去而复来,正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气得呱呱大叫:“哇哇哇!夏侯渊!你还敢再来!吃我一刀!”

  夏侯渊大吃一惊道:“颜将军!你……”

  不由分说,颜良的大刀已经从头上劈下来,夏侯渊举刀一格,只觉双手一震,心头也一沉。好大的力度呀,心下也怒了:人道袁绍麾下颜良、文丑武艺高强,天下无敌,莫以为我怕你,今日就领略一下你的高招!

  夏侯渊的大刀也不是吃素的,大刀也直取颜良头面处。

  颜良见到夏侯渊处处出杀着,怒从心中起,毫不留情,用足力度斩向夏侯渊。

  两将战了三四十合不分胜负,两军各自呐喊,两将双刀齐举,只听得刀光中的“辟哩啪啦”之声。

  战到酣处,夏侯渊只觉对方劈来之刀越来越沉重,自己有点力不从心了,心道:我先前被黑山贼人杜长刺中腰间肋骨,虽无大碍,但终是有伤在身,此颜良果然力大无穷,看来再打下去就会落败,看我神箭射他。

  便想打马纵出阵内。颜良哪里肯舍,大刀突变作无数刀影杀向夏侯渊。

  夏侯渊一心想纵马出阵,哪里招架得住,一不留神,被颜良大刀的刀锋划过前胸,“咣”的一声,胸口的护心镜被打个粉碎,胸前护甲也被扯脱,护心镜碎了一地。

  颜良待要再一刀取夏侯渊性命时,夏侯渊早纵马跃出阵外,回马便逃。

  众曹兵见主将败阵,发一声喊,一起随夏侯渊逃跑。

  曹军兵败如山倒,跑得狼狈不堪,颜良在后一阵掩杀,袁军高声大呼:“捉住夏侯渊!”

  “夏侯渊已中刀,速速擒下!”

  “莫要走了夏侯渊!”

  “杀呀!”

  喊杀声一声声传来,夏侯渊听得心内慌张,只顾催马向前狂奔,众曹军皆丢盔弃甲而逃。颜良军内各人皆沿路捡拾曹军弃下之衣甲旌旗兵器,赶了二十余里收得胜兵回营。

  可怜夏侯渊被凤雏卖了还不知情!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