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吕布夜袭丞相府 曹丕强闯西厢房
伟伟fan2016-12-16 04:114,300

  第十八回 吕布夜袭丞相府 曹丕强闯西厢房

  连着两日曹操都来相请凤雏前去议事厅饮宴,突闻马腾挥兵进犯,已直逼许昌,曹操不禁忙了起来,也无时间再与凤雏倾谈。凤雏没事仍照旧背对房门闭目养神。

  到了夜间,正是月明星稀乌雀南飞之时,吕布依凤雏安排好的计划,随浮云、白雀一道,轻轻于客房的床上爬起,余人亦各自行动,各穿黑色紧身衣,没有发出一丝响动。

  众人破窗而出,窗外是一道高高的院墙,浮云轻轻一跃就已伏在高墙上,正要叫众人跃上,只听得有人声走来。众人皆不敢动。

  “当、当”那人走过院墙外的小路打响更点,却是二更时分。众人跳出客房分头按凤雏所计划的步骤行事。

  吕布随着浮云、白雀一道施展轻身功夫向着西厢房方向飞奔,沿路经过一道假山时正巧有一支曹操的近卫马队巡到,三人隐于假山之内,避过马队。

  又折过几个回廊,折得几折,见到有两个侍女举着灯笼立于西厢房拱形入口前。一个身穿红衣,一个身穿白衣,在门口说悄悄话。

  红衣侍女轻声笑曰:“告诉你个怪事,听说东厢房那边有个新来的红面大汉只是站着睡觉,并不用上床睡的。”

  白衣侍女也轻掩面笑道:“哈哈,真的吗?有人可以站着睡觉吗?你怎么知道的?”

  红衣侍女巧笑道:“可能他前世是一只马吧?”

  “有这样的事?”白衣侍女少女愕然地望着对方。

  “跟你开玩笑啦!傻姑娘!听说那人叫关羽,丞相把关羽和他的嫂子放到一个房间,想试一下关羽会不会乱性,可那关羽偏偏是个好汉,并不为所动,每天守在门口站立到天明。”红衣女认真地说道。

  白衣女脸上露出爱慕的神情,轻声道:“真是个英雄好汉,可惜我不能亲睹关羽……”

  吕布三人耐着性子听着二女在说话,心道:关羽也真是一个品格高尚之人,吾不及也。

  浮云趁二女聊天之机,从地上拾起一条树枝,“扑”的一声将树枝抛于园前数米转角处。

  “姐姐,姐姐,是什么声音?”白衣侍女轻叫道。

  红衣侍女提着灯笼直出拱形园门数米,白衣侍女看来胆子较小,不敢一人留于园内,身体向后转,看了后面一眼,紧跟在红衣侍女身后而出。

  红衣侍女提着灯笼走到园前刚才浮云扔树枝处,用灯笼趋前照向地上的树枝,再望向头顶。红衣侍女头顶是一棵参天大树,枝桠茂盛,片片树叶迎着夜风招展。

  “哦,原来是一枝断枝!”红衣侍女拾起地上的树枝,对白衣侍女说。

  “哎,吓了我一跳,我以为是有贼人过来图谋不轨呢?”白衣侍女用手拍着胸口道。

  正当二侍女在园外之际,吕布三人已经飞身越过园墙,几个起落便跃上厢房。西厢房面积颇大,是一个天井型的结构,中间有个小水池,四边是楼高两层的厢房呈口字形排列。

  三人伏于小水池边的小树旁,浮云轻问道:“白雀,你知貂蝉关在何处?”

  白雀身形瘦小,张嘴便道:“经我这几晚的观察,貂蝉应关在后边厢房倒数第二间房内。”边说边用手指向厢房位置。

  吕布听了大喜,道:“各人依凤雏所言分头行事!”说罢,已施展轻身功夫直向厢房纵去,没几下子便跃入厢房门前,白雀尾随而去,看着吕布的身影,心中暗叹吕布的轻功果真高强。

  浮云则跃到前面一排厢房的楼顶,伏于屋顶察看周围状况。

  吕布到得房门前,心下突然十分激动,一拉房门,只觉被人从门内反锁,正想运力破门而入。身后的衣衫被人拉扯了一下,转身一看,是白雀到了,正用眼神示意吕布莫要乱动。

  吕布让过一边,白雀果然是神偷,只见他趋前,从腰后取出一条弯弯曲曲的针状物,在门边几下撩拨,便轻轻将房门打开。

  白雀既打开房门,将身体向上一纵,便翻上了房顶,也伏于其上与浮云遥相呼应。

  吕布心头有如鹿撞,此刻就可以见到心爱的人,只觉冲锋于千军万马之中都未曾有如此紧张。吕布镇定了一下心神,心道:我心爱的宝贝呀!终于又可以见到你啦!如果今晚能够顺利突围,我定会带你去中原每个美丽的地方,去欣赏更美好的景色……

  吕布想得心潮澎湃,一步就迈入房门,并转身轻轻将房门拉上。

  房内漆黑一片,吕布在黑暗中转身,迎来的不是期待中的温香软玉,而是感觉到有两股劲风袭向自己,一路劲风袭向头部,一路袭向后背。吕布心中一紧,自然而然地将手扶住门扇,身体向旁边一跃,避开袭来的暗器。两枚暗器“嗖”的一声,直直钉于吕布刚才站立的门上。

  跃到墙边的吕布靠墙而立,两眼于黑暗中望向射来暗器的地方。房内视线很差,加上从外面进来,吕布根本看不清对面有什么人隐在何处,只是感觉到有一些细微的声音传来,又是分上中下三路袭来三支暗器,吕布根本不用眼睛去看,已清楚感觉到又是三枚飞镖,这次吕布身形更快,向旁边一闪,身体好似一条游龙一般霎时间转向房间对面。

  靠近墙边是一张床,吕布已跃上这张床,这时已能清楚看到床上有两个人,靠左一人将身体缩入被单,似在不断颤抖。靠右一人右手已经扬起,是一把腰刀,在黑暗中吕布亦能感觉到其所发出的特有光辉。

  吕布身体不退反进,竟然在床上凌空跃起。到吕布双膝落在床上时,左手已经紧紧捉住那人持刀的右手,吕布的右手则卡在那人的喉头。

  那人喉头内发出“啊,啊”极小的呻吟声,吕布看那人手中刀已软得掉在地上,身体也向后倒去时,将右手力度放轻,沉声道:“貂蝉在哪里?快说!如有半句虚言……”吕布手中的力度又再次加大。

  坐在床左侧那人突然发出一声“咦?”定睛望向吕布,未几便身体跳起,雀跃地轻声呼道:“是奉先么?”

  吕布听到那人的声音,心头一动,全身有如电击,缓缓回过头来,道:“貂蝉!是你吗?”

  正在此时,吕布定睛望向貂蝉时,只觉得右手被人用手肘撞开,随之身体被一股大力踢向后倒。

  吕布一骨碌滚向床下,刚才被吕布捉住那人一招得手,随手抄起腰刀,整个身体跃起,一个泰山压顶腰刀就劈向吕布的头脸。

  吕布见来得凶猛,只得用双手往地下一撑,整个人向旁边一腾挪,避开这一刀。那人的刀直直劈向地上,“当”的发出一声响。吕布避过那人一击,整个人已跃起,如同猛虎下山般将那人死死压在身体下,右手一抄已夺过腰刀,左手按实那人,右手的刀便要斩向那人头颅。

  只听得貂蝉发出:“啊!”的一声惊叫。

  吕布心想:貂蝉一定不想我在此处杀人,也罢,就留此人一条狗命!

  又听得外面人声噪杂,同时有一只蟋蟀在“唧唧”地叫,吕布知道是浮云在报警有人来了,让其小心不要发出声响。

  园门外有数人皆穿便服,显是曹府中人,一人朗声道:“红梅,你听刚才有声从房内发出,就让我进房巡察一下,以策安全。”

  那被唤作红梅的女子就是刚才守于园门前的红衣侍女。红梅欠身道:“大公子晚安,红梅受丞相亲自委托,除有丞相手谕,任何人不得进入此园!大公子亦不能进!奴婢实不敢违丞相之命,望公子恕罪。”

  那说话者正是曹操的大公子曹丕,曹丕心想:我已几番前来西厢房,只为一亲貂蝉芳泽,不想父亲竟然早晚都派人轮流守住院门,今晚趁父亲酒醉,一定要找个办法进入此园,那貂蝉如同粉雕玉砌,今晚我便要霸王硬上弓。

  想到此处,曹丕只觉身下有点膨胀,便又大声呵斥道:“大胆红梅!刚才我听到房内有声响发出,定是有贼人闯入,我便去侦察一下又会如何?如若有失,你担得起责任么?”

  身边四个随从也在旁边咐和。

  “是呀!进去看看有没有贼人嘛!”

  “红梅你就让大公子进去一下吧!”

  “如果里面有贼人便如何是好?”

  “红梅,你就让开吧,好吗?丞相处我们不说便是了。”

  四个随从一人一句起哄道。

  侍女红梅将身子挺得直直的,手中提着的灯笼打横挡在曹丕身体前,正色道:“大公子,我和小婷从饭后一直守到现在的二更时分,没有见到任何不明人物出现,只是现在见到大公子你们几个男人,哪有什么贼人进来呢?小婷,是吗?”

  白衣侍女也马上用力地向着曹丕点点头,口中只说:“没人,没人来!”

  吕布用身体压住那人,一手按住那人的嘴,一手撕过被单,将撕开的一小截布塞进那人口中,再用被单将那人绑得结结实实,绑的时候不经意碰到那人的胸口,只觉一片软绵绵的,心中一动,知道是一个女子,用手一摘将女子的头巾摘下,露出满头青丝,那女子目中含泪,只将头扭转过来不望吕布。

  貂蝉扑将上来一下子将吕布抱住,吕布心中百感交集,反身将貂蝉拥入怀内,只觉怀内是一片温香软玉,黑暗中两人像是被胶水沾住一样,久久没有分开。

  曹丕心头有如火烧,肾上腺素急剧上升,心想:连续几晚都被这丫头坏我好事,今晚一定要如我所愿,就算被爹爹知道又如何?貂蝉只是一个抢来的女人,难道爹会为了一个抢来的女人要了我的性命?实在是说不通的,今晚就让我硬闯进去,与美人貂蝉共赴云雨。

  想罢,曹丕已然是色胆包天,厉声喝道:“红梅滚开!今晚我非进去看看有无贼子不可,你再阻拦,我便不客气啦!”

  说罢抽出身上佩剑,向红梅处一伸,红梅见到长剑出鞘,心中任是如何胆大,终是一介侍女,哪里再敢阻拦,急急向旁边闪开。

  曹丕五人快步便朝貂蝉所住厢房走去,上得楼来,直走到门边停下,伸手便去推门。

  吕布在门内听到蟋蟀“唧唧”地一声急似一声,知道有人过来,两人快速分开。吕布急将门反锁,环顾房内,发现此房竟然没有窗户,不禁心头有些焦急,听得门边有人推门。

  曹丕在门外发话:“貂蝉呀,快快开门,适才有贼人进园,可能屋内有贼人。”

  貂蝉在门内便道:“是谁呀?”

  “我,曹丕。”

  吕布和貂蝉皆心内一惊,貂蝉双手紧紧捉住吕布的手,手心已沁出汗水。

  “哦!是大公子,我房间内并无贼人。此处无丞相准许,不能有男子进来,你我男女有别,请大公子莫要进来哦。”貂蝉声调变得柔和起来。

  曹丕听得有如仙音,心中如痴如醉,心道:貂蝉声调温柔可人,如能同此女共寝一夜定是人间一大快事。

  “貂蝉呀,我不是进来看你,只是想看看床下有无藏着贼人,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说完心下更是色胆大起,命人帮忙用力推门,只想破门而入。

  只听得门被推得“格滋格滋”响,吕布见到门被五人死命推撞,门框已被推至变形,看看就将推开,心想:只要门一破,我手中的呲铁刀便出手要他们血溅当场,只是这样一来便露出行踪,要想突出曹营就难上加难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到有一人朗声曰:“听闻曹公子人甚风雅,如何便做这般鸡鸣狗盗之事?”

  吕布听得这把声音很熟悉,便将耳朵贴到门边细听。

  曹丕着随从停下推门,回头视之,原来是刚刚到丞相府作客的祢衡。

  曹丕见到是祢衡,眉头不禁紧皱起来,知道此人口才了得,文采惊人,只把嘴巴紧紧嘟起,厉声道:“祢衡何以在此,此处非访客所能到之地。”

  曹丕会否闯入貂蝉房中成为吕布的刀下鬼?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