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吕布誓要救貂蝉 凤雏许都遇祢衡
伟伟fan2016-12-16 04:094,442

  第十六回 吕布誓要救貂蝉 凤雏许都遇祢衡

  曹仁统五万大军杀到,进得白马,见到夏侯渊衣甲不整的统败军回来,不禁大吃一惊道:“妙才何以如此?”

  “就是天杀的颜良,单挑时被他劈中护心镜,险些见不到你了。”夏侯渊气呼呼地说。

  “那袁绍真与黑山军窜通一气,想夺我白马城池?”曹仁奇道。

  “对呀!我沿路追击贼军,一到黎阳便见到颜良那混蛋直扑向我,当头就是一刀!显然是有心与我军为敌!”夏侯渊仍是一脸怒容的说。

  “不明白贼兵为何弃城而走?”曹仁心里面仍旧有许多不明之处。

  “有何不明?定是贼军掠夺完白马的物资,见我扎营于东门,未见袁绍援兵到来,心中惊惧,故赶快弃城逃跑,万幸的是终夺回城池。”夏侯渊稍稍安定下来。

  “那要急报曹公才行,传令兵!”曹仁急道。

  “在!”一个士兵跑前拱手道。

  “修书一封,向许昌告急,袁绍与黑山群盗勾结要攻我白马,现已夺我无数粮食物资,望曹公定夺。”

  “诺!”士兵领命而去。

  许昌城内,曹军大帐。

  曹操最近很头疼,刘备虽被击败,但却逃去无踪,可喜的是收了关羽为部下,但是徐晃又说关羽此人有三个条件,第一个是降汉不降曹。第二个是要善待刘备的妻妾。第三个条件最是不能接受,但知刘备去向,不管千里万里都要辞别而去。

  曹操心道:刘备不知给了什么药关羽吃,令到关羽死心塌地的跟着他,我只要厚待关羽,也能取得此人之心吧?关羽会稀罕什么?高官厚禄?骏马灵驹?还是美人?

  一想到美人,曹操马上想起软禁于丞相府内的第一美人貂蝉。

  曹操一想起她那回眸一笑百媚生的样子就忍不住想要将她纳为妾氏,但百官都说此女乃世之祸水,从董卓到吕布,哪一个不是被她搞到神魂颠倒,甚至横死街头的。我才不管她祸水不祸水呢!可是身为丞相当然要顾及自身形象,得众人之心,难呀!唉,真是高处不胜寒呀!貂蝉,我就与你共赴云雨又待如何?

  正在胡思乱想间,只听得有军士来报,袁绍与黑山群盗勾结要攻我白马,现已夺我无数粮食物资。

  曹操听了不禁大吃一惊,心道:想那衣带诏中刘备尚未捉获,西凉马腾又对我虎视眈眈,若袁绍攻我,只恐事急。

  想罢曹操急忙到议事厅升帐议事。

  再说吕布、张燕一统大军浩浩荡荡杀回黑山,袁军无人阻挡。

  到得黑山山寨,便是大摆宴席。

  黑山寨,聚义厅。

  吕布立于主位,将手中酒杯高高举起,面上洋溢着微笑道:“诸君,待我与你们共饮一杯同乐!”

  张燕高声大笑:“主公,共饮此杯!”立于座前将酒一饮而尽。

  各人亦尽干其杯中酒。

  吕布喜道:“我今有凤雏先生助我,又有飞燕不计前嫌,愿跟我共取天下,实是可喜可贺呀!”

  凤雏道:“主公神勇盖世,自然有猛将跟随麾下冲锋陷阵,唯祝我军百战百胜,直捣中原!”

  纪灵兴冲冲地说:“今日煞是高兴,我无甚要求,只愿随主公冲锋陷阵,万死不辞!”

  张辽、张燕、大计、高顺、臧霸、尹礼、陈宫、昌豨等人纷纷表示忠心。

  酒至三巡,各人微醉,大计把手向外一招,从聚义厅外便鱼贯涌进十数个女子。

  众人视之,各个女子皆俯首低眉,有些更是用长袖掩住脸庞,皆长得颇有几分姿色。特别是那昌豨直看得口水都要留下来了,眼睛只直直地盯着那群女子看。

  尹礼见到他那个色迷迷的样子,急忙拍拍其肩膀,昌豨竟混然不觉,尹礼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大计对吕布道:“主公,此批女子乃从白马城中抢来的女子,今日与我等陪酒,各位尽情饮宴吧!”

  大计挑选两个姿色最佳者坐于吕布两旁,余人分别陪各将饮宴。

  吕布左右望了两女子一眼,只见两女低垂着脸,眼神闪烁,样子还算清秀。

  不知怎么回事,吕布的脑海一闪而过一个倩影,那是貂蝉的影子,貂蝉比起这般庸脂俗粉不知美丽多少倍。

  想到这里,吕布不禁沮丧起来,将手中杯重重置于几案上。

  凤雏见到吕布如此模样,正要相问,突听门外探子来报:“袁绍大军已攻克公孙瓒数个城池,现大将文丑已直逼燕京,公孙瓒数度被围,现急向我军求援!”

  张燕大吃一惊道:“公孙瓒与我是盟友,前些时候幸有其相助,牵制袁绍的军马,我方得以于黑山纵横,如今定当前去相救!”

  “汝箭伤如何?”凤雏关心道。

  “小伤,并无大碍!”张燕轻松道。

  凤雏沉思片刻,轻声道:“如此,袁绍必不能分兵去与曹操相争,袁绍定然要先剿灭公孙瓒再去对付曹操。可派张燕统五万军前去救应,不必前赴燕京,只需攻其邺城,黎阳守军必然震惊,袁绍军必分兵救应,只需与公孙瓒约个日期,前后夹攻,定能克敌制胜。”

  那探子道:“燕京已被袁绍重重围困,如何能约日期?”

  凤雏道:“必需一人胆大、有力敌万人之勇,谁敢去燕京报信?”

  “我愿往!”

  众人视之,乃张辽也。

  只见吕布手持酒杯,两眼发直,不知在想什么。

  “主公、主公、主公……”凤雏连叫数声,吕布才回过神来。

  众人见到吕布如此,不禁尽皆愕然,问之。

  “我今日得众位相助,实感高兴之至,只不过,如今我心爱之人貂蝉尚在曹贼手中,不知现在有无遭不测,见到两女子,便思貂蝉,我待如何是好?”

  凤雏看着吕布良久,大声笑道:“这有何难,若主公苦思貂蝉,我等便将貂蝉抢回黑山又如何?”

  “真的?”吕布听了,差点跳了起来。

  “我有一计,可入丞相府,只是要几个手段高强之人相助。”

  张燕听了便道:“我黑山皆多鸡鸣狗盗之士,可否相助?”

  说罢便着六人上聚义厅,是哪六人?乃是刘石、平汉、椽哉、浮云、白雀、杨凤。

  张燕一一介绍,并曰:“此六人皆有奇能,有轻功高超者如浮云;有神偷者如白雀;有力大如牛者如刘石、平汉;有精于摔跤者如杨凤;有熟悉人情精于口才者如椽哉。”

  凤雏双眼一一将六人看一遍,高声道:“恭喜主公,此六人皆可用之材。”

  “我也要去!”只听得“嘭”的一声,吕布突然将酒杯重重拍在几案上,大声喝道。

  酒杯里酒水便随着吕布的手拍下之际同一时间飞洒出去。

  众人大惊,齐道:“主公乃万金之躯,怎么可以轻涉险地?”

  吕布左手高举过肩斩钉截铁地说:“一定要去,我发誓要亲自救出我心爱的女人,为了她,我可以不顾一切!”

  众人齐齐望向凤雏,意思是要他劝劝吕布。

  凤雏双手负于后背哈哈大笑道:“主公,果然好胆略,美人当要险中求!我就与主公一同将貂蝉抢回!”

  众人也齐齐愕然,想不到凤雏竟然支持吕布涉险。陈宫上前大声叫道:“主公,莫要听凤雏之言,许昌有重兵把守,且要过数个关隘,主公此去,只怕易去难回呀!”

  吕布皱着眉头,站起身体,想骂陈宫又觉得他是一番好意,有点举旗不定的样子。

  凤雏便道:“ 公台,我自有妙计接近曹操,抢出貂蝉。况曹操以为主公已死,并不作防备。公台何需害怕?”

  吕布听了也坐下,神情有点不悦,对陈宫说:“公台莫要阻挡吾去救貂蝉!你醉啦!快快回座。”

  当下吕布便命张燕统五万军攻击邺城,张辽带数十骑前去燕京报信,陈宫、高顺等人留守黑山大寨。

  分派停当,各人皆领命而去。

  晨光初现,一辆马车出现在许昌郊野。

  马车上坐着一人披白衣白袍,长得浓眉掀鼻,黑面短髯,容貌古怪之极。

  两只黑马于车前拖着马车,马车两边行走着六个面目各异之人。

  赶车之人长得最奇特,此人身高一丈,黑面轧须,头裹黑巾,黑衣黑裤,两目不时闪出一丝寒光,手中的马鞭轻轻扬起,却并不打马,只轻飘飘地拂过马尾。

  马车很快驶到许昌城东门,守城士兵盘问道:“来者何人,来许昌何事?”

  马车上之人自然是凤雏,他淡淡道:“吾乃凤雏先生,只为曹丞相而来。”

  士兵吓了一跳,赶忙避过一旁对着经过城门的老百姓大叫:“让开!让开!”

  三三两两经过城门的百姓都惊恐地避过一边,马车前一黑马长嘶一声,缓缓走过城门。

  曹操丞相府在许都城西门外的军营内,要穿过许都才能到达。

  许昌地处要冲,多是平原地带,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凤雏一行穿行在许都城中,一路上只见店铺林立、人潮熙攘。

  过了一道小桥,桥边有一个卖艺的汉子在耍大刀,刀风忽忽,形成一道道刀光,众人一片喝彩。

  凤雏马车上赶车的黑大汉看了一眼卖艺的汉子,深邃的眼睛里面透出一丝不易察觉的讥笑,轻轻把头抬起,仰望天空,不知在想什么。

  突然,前面拉车的右边一只黑马长嘶一声,四蹄皆停步不前,车子一下急刹,令到赶车的人身体向前晃了一下。

  赶车的人乃是吕布乔装的,身体上涂满墨汁和碳灰,显得整个人脏脏的,只有一双眼睛时不时放射出摄人的光彩。

  吕布一不留神,被黑马一个急停惊动了思绪,向前一看,原来是一个人挡在马车前。

  只见此人长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白衣飘飘,头发也与衣服一般飘飘逸逸,双手叉开整个人成一个“大”字形挡在车前,左手中还执着一把白色的折扇。

  吕布的手慢慢扬起马鞭,周围似涌起无限杀气,凤雏从后面轻轻将手搭其肩膀,吕布的马鞭又轻轻放下。

  “汝是何人?为何阻挡我的车子前进?”凤雏微笑着问道。

  “汝如何赶车的?不见前面有物么?如果撞死了怎么办呢?你一个赶车的赔得起么?你以为你是谁?你主人就有钱赔么?”那白衣男子不理凤雏,一手叉腰,一手用折扇指着吕布的头就连珠炮地以提问方式喝骂着。

  吕布哪曾受过人这般闲气,两道剑眉倒竖,手又慢慢扬起马鞭。

  凤雏知道吕布用马鞭抽过去的后果必定相当严重,眼前这个文弱书生根本抵挡不了吕布的马鞭,哪怕是抽一下都会令他非死即伤。

  白衣男子骂完吕布,将身体一转,左手持折扇的手已经负在身后,身子向前一步蹲下,右手伸出。

  原来是地上有一只色彩斑斓的鹦鹉站在街道正中,那鹦鹉见到白衣男子伸出手便站于男子手掌上。

  白衣男子将手中鹦鹉弯曲至胸前,转过身体面向吕布,眼中现出无限温柔的样子。

  看到白衣男这个样子,吕布真有点哭笑不得,有点楞住了。凤雏拱手道:“公子,我手下人有眼无珠,看不到公子的鹦鹉,还望见谅。”

  白衣男子眼中露出无限狂妄之状,口中道:“无知之徒,无礼之极,教导无方,主子之罪也!”

  凤雏的性情本已是狂放不羁,听了此人如此大言,心中便也不愤,高声道:“汝是何人?何出此狂言伤人?”

  白衣男子的眼睛在凤雏面上扫了一下,下巴扬起,嘴巴嘟起,现出一丝自恋的表情道:“祢--衡。”

  刚说完,祢衡突然像是被什么吸引住,整个人定住,直直望着凤雏所坐马车右边的一匹黑马。

  “哦!你就是文采惊人,名动天下的祢衡!”凤雏轻轻叹道。

  祢衡不理凤雏,整个人慢慢趋前去右边的那匹黑马,在黑马前盯着马的耳朵前后左右不断观察,尤如观看一件稀世珍宝。

  只见那马头连身被锦布覆盖,只露出一对棱角分明突起的耳朵,如同刀削。

  那马当然就是赤兔涂成黑色,见到祢衡靠前,便长嘶一声,马头上抬,声音清脆绵长。

  “果然是一匹好马!”祢衡原本狂傲的俊脸上立即露出笑容,大叫一声赞叹道。

  凤雏遇到狂人祢衡会发生什么故事?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吕布之戟指中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