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离家孩子
余汉波2020-05-26 13:453,268

  噗——

  “你没事吧?”一只手伸了下来。

  “没事,谢谢。”另一只手搭上那只手。

  “小心点。”

  “嗯。”男生点头应道。

  摔倒的男生名叫封靖,今年十七岁,眉清目秀,身躯健硕,从里而外的散发着一种英气。

  可就在刚才,那英气一下子消散得无影无踪,台阶一踩空,实实的摔了一跤。

  拉他起来的不是什么美貌女子,呃——不是女生,而是年龄与封靖相仿的男生。

  男生身材微胖,相貌平庸,怎么看都是个路人甲,让人一转身就忘记的人。然而就这样一个人,却有个不同寻常的名字,唤作关天逸。

  在中午之前,封靖不认识关天逸,他和李师兄来到路口时,关天逸已经在那等他了。

  李师兄没有多话,跟关天逸打了下招呼,便将自己交给了他,并且还在临走时叮嘱:以后就跟着他,没师父的准许不许回来。

  跟他?一个路人甲。

  封靖在摔倒之前,他心里这么想着。

  可当他伸下手来,用那关心的目光注视他时,他便做了一个决定——跟他混了。

  太没骨气了,怎么可以被温柔征服?

  不,而是他觉得人生地不熟的,有人带路,总比瞎摸索强,或许这就是他师父的意思吧!

  就在他琢磨着怎么表达“忠诚”的时候,眼角余光瞟见一个男人从前面商店走出来,虽头戴鸭嘴帽,但獐头鼠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蛋。

  鸭嘴帽男人前后张望一番,紧了紧手中的皮包,往北走去。

  “关天逸。”封靖突然叫道。

  关天逸突然听见封靖叫自己的名字,不由得一愣,回过头来问道:“怎么了?”

  “我们改道走吧,还有别的路去学校的吧?”封靖站着没动,眼睛不由得又瞥了眼那个仓急的男人。

  “嗯……”关天逸与同学对视一眼,转头问道,“为什么?”

  “这样安全一点。”

  封靖不加解释,上前抓过关天逸的手臂就往回走,看得他的两个同学傻站发呆。

  “封靖,你到底想干什么?”关天逸被拉了两步,回头看了眼正愣愣看着自己的同学,将封靖抓着的手甩开。

  “那个人是……”

  “救命啊,抢劫啊……”

  封靖的话还没有说完,男人出来的那间门店的玻璃门被推开,一个被绳索捆绑着的女人顺着玻璃门倒了下来。

  “那个人就是劫匪。”封靖的眼睛上翻,回应关天逸那疑惑的眼神。

  “带帽子的,站住,给我站住,大家快抓住他,他他是劫匪。”

  关天逸没问封靖是怎么知道的,拔腿就追了上去,压根就没考虑着自己的安危。

  他的两个同学反应也快,应声调转过头,跟着关天逸追了上去。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劫匪。”被扶起的女人顺着关天逸追去的方向望去,当即叫喊道。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都这么冲动呢,做好事前也不掂量下自己到底有几两?”封靖自言自语摇着头,但还是拔开步子,往关天逸追去的方向走去。

  鸭嘴帽男人知道自己已经露馅,头也没回,拔腿就跑,在前面巷子拐了进去。

  “关天逸,别追了,你又不是警察。”封靖在身后喊道,一副慵懒的模样。

  封靖虽然没有进过城,下山也没几次,对世事不太明白,但他始终坚信世上有公理 ,因为书本和影视都告诉他这么个道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再说,抓贼锄奸是警察的事儿,平民犯不着跟自身生命过不去,这是封靖自个悟出来的第二条人生哲理——不在其位,不瞎捣蛋。

  所以,当他察觉鸭嘴帽男人不对劲时,他的打算便是远离是非,可就在他刚要转身离去时,想起拉他一把的那只手,于是乎好心的去叫关天逸一起离开。

  封靖来到巷子时,关天逸的一个同学手臂已经被刀划伤,蹲在地上,另一个同学撕下衣服,正在给他简单包扎。

  “真不让人省心,要我跟他混?他跟我混还差不多。”封靖嘀咕了一声,往巷子张望一翻,不见关天逸人影,问道,“关天逸呢?”

  “追去了。”包扎着伤口的同学回了句,没有抬眼看他。

  “废话,我是说他往哪儿去了?”瞧着那碗口大的伤口,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喂……”包扎着的同学抬起头来,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关天逸是跆拳道黑带五段,他不会有事的。”被刀划伤的男生说道。

  “放屁,你们就凭那些花架子逞英雄?”

  “你……什么花架子,不知道就别乱说,啊……”男生痛苦的叫道。

  封靖张开口刚要说话,一个女生跑了过来,二话没说钻进巷子,往里寻去。

  “小姐,里面危险,不能进去,小姐……”封靖瞧着那扭动着的屁股,伸手叫道。

  女生似乎没有听见封靖的劝告一般,边跑着边别头往巷子的岔口张望,似乎是在找什么流浪猫流浪狗。

  “唉!城里人怎么都这么奇怪,闲得蛋疼吗?”

  “谁像你……”包扎着伤口的男生瞥了封靖一眼,愤愤的说道,“一点儿正义感都没有,连个女人都不如。”

  “你是不是也闲得蛋疼?包扎好了就打电话叫救护车。”封靖瞥了一眼俩男生,深吸一口气,拔腿向女生走去的方向追去。

  “切,你以为你谁啊,被捅了就不知是谁蛋疼……”

  封靖没有理睬身后的话语,集中精神洞察着周围的一切动静。

  “爸……”女生突然叫道。

  封靖跑前来,停在女生的身后,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见关天逸拿着一根铁棒,正与鸭子帽男人对峙。

  鸭子帽男人身后是一堵墙,这是条死胡同,他已经无路可逃,可他拿着手中短刀却久久没有攻上去。

  “小子,你真不怕死?”鸭子帽男人恐吓道。

  对于此时,鸭子帽男人唯有恐吓了,因为刚刚尝试过关天逸的厉害,他脸上的那道伤痕便是被他打的,当时就是一阵眩晕。

  “哼,只有你们这些亡命之徒才不怕死。”关天逸冷哼一声说道。

  “知道还不快走开。”鸭嘴帽男人换了一只手握刀,准备着随时攻上去。

  “就是知道,所以才不能走开啊!”关天逸侧着脑袋说道,“你们这些亡命之徒不进监狱,岂不是更多人会遭殃?”

  “哦哦,你小子还挺有种的啊,那让我看看你到底有什么种。”鸭嘴帽男人牙根一咬,握紧短刀,脚步一迈便向关天逸腹部捅了过去。

  果然关天逸的跆拳道黑带五段不是盖的,身子向右一侧,避开短刀,竖起手中铁棒就往男子后背挥下。

  噗——啊——

  男子后背被铁棍击中,一声痛叫。

  然而关天逸失策了,捅他只是佯攻,他身后的女生才是目标。

  啊——

  女生大叫一声,但却来不及躲避,鸭嘴帽男人揽住了她,短刀横在脖子上。

  “嘿嘿,别过来,要不我抹了她的脖子。”鸭嘴帽男人冷笑着向巷外退去。

  “别乱来,会出人命的。”关天逸刚才的镇定悄然而逝,转而情绪变得紧张,双眼紧紧的盯着女生脖子上的短刀。

  “把棍丢了,举起手,面朝墙壁,快点。”

  “好好好,我照做。”

  咣的一声,铁棍丢在地上,关天逸举起双手,一脸慌张的面朝墙壁。

  “爸,你别这样了,把刀放下吧……啊……”

  女生虽然被刀子架着,但却未有恐惧之色,仿佛她是来帮助鸭嘴帽男人逃脱的。

  “爸?”鸭嘴帽男人一脸疑惑,瞥眼瞧了眼女生,嘿笑道,“叫爷爷都没用,走……”

  听着男子的话语,女生微觉不对,侧过头瞧了眼男人,这才认清男人的样貌,不由得一愣,说道:“你不是我爸?”

  “嘿嘿,谁是你爸了,我还没三十,哪有你这么大的女儿,给我安分点,要不抹了你脖子。”鸭嘴帽男人说着话往身后巷子退去。

  “小姐,他到底是不是你爸啊!”封靖有些不耐烦的说道,这时的他已经向后退好一段距离,已经进入对面的巷子。

  两米,还有两米,鸭嘴帽男人勒着女生就要退出死胡同,到时便有机会逃脱了。所以,男人并没有理会已经退到对面巷子的封靖,将全部注意力集中在逃脱的路线上。

  女生的脸色此时已经凝重,眼睛向下瞥了一眼,但还是回应道:“不是。”

  “哦,原来是认错人了啊,那就好办了。”封靖咧开了嘴,一脸的淫笑,手指关节咯咯的响了起来,一步一步向男子逼去。

  “小子,你要干吗?”男子不禁的慌张起来,封靖的行为出乎他的意料,“你信不信我抹了也的脖子。”

  “不信,有种你抹啊!”封靖摇了摇头,距离已经拉近成两米,“她又不是我什么人,她的死活与我何关?”

  “你法盲吗?要是她死了,你也会坐牢的。”

  “哦哦,那你知法怎么还犯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