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七彩之光
余汉波2016-12-16 04:424,471

  那是一个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的深夜,十几座茅屋的村庄里,有一处亮着斑斑火光。

  一个青年男人在屋檐下来回的走动,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时而往屋里瞧瞧,时而探头仰望天空,时而咧嘴抿笑,时而皱眉沉思……

  突然,又一道闪电从密云处劈下,掠过茅屋,消失在屋后。

  “老婆……”青年男人不由得一惊,转身往屋里走去,但走到门处却不敢推门进去。

  男人的妻子正在屋内分娩,按照当地的风俗,男人此时闯进去,那便是大不吉。所以他在推开虚掩着的门时打住了双手,在屋外喊道:“老婆,你没事吧?”

  他焦急的心此时紧了起来,希望里面能尽快的给他答复,哪怕应一声,或痛叫一声,可此时什么声音都没有,静得令人恐怖……

  他眼花了吗?他倒希望自己眼花了,雷雨交加的夜晚哪来的彩虹?活见鬼了。

  或许真的是活见鬼了,他确确实实的瞧见了一道彩虹,伴随着刚才的那道闪电,从屋顶注射而入。

  他牙一咬,步子一跺,深吸了一口气,还是鼓起勇气,推门闯了进去……

  东城的西南面有一座山,名叫天青峰,山中有一个道观,叫清无寺。

  “师祖,师祖……”一个全身湿漉漉的少年闯了进来,惊慌地叫道。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有没有规矩?”坐在门口处,微闭着双眼的中年男人说道。

  “是,师叔祖。”少年深吸了一口气,正了正衣襟,双手合十说道,“师祖,藏经阁的水晶发亮了。”

  房间不大,稀稀疏疏的坐着五个人。

  坐在最上头的是一个老头,一身灰黑色长袍,拇指捏着中指放在膝盖上,对少年的莽撞毫不在意,但在听到少年这话时,不由得一怔,睁开布满皱纹的眼帘。

  老头的下面并排坐着四人,三男一女,年纪一般大,四五十岁的样子,身着灰色道袍,很是朴质,跟平常道士没有什么区别。

  “师兄……”坐在门口处的男人叫道。

  “哦,知道了,你出去吧!”老头吁了口气,缓缓地说道。

  “是,师祖。”少年微微的躬下身子,转身将门关上。

  待少年关上了房门,老头乍的大笑起来:“哈哈哈……179年了,我足足等了179年,今天终于等到了。”

  “嗯……”

  “是啊……!”

  “是啊,等得实在太久了……”

  其余三人相互打量一番应和道,有说不出的喜悦。

  “你们还记得我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吗?”老头抬起头来,一一打量身下四人。

  “造神。”三男一女异口同声回答道。

  “是啊!造神,179年了,是时候了啊!”老头低下头去,自言自语地说道。

  “那……师兄,还是按照原计划吗?”最右端看上去比较年轻的男人说道。

  “嗯,按照原计划,朱师弟你去挑选几个有潜质的弟子留下,其余的赶下山去。”

  “是,师兄。”说话的男人站了起来,向门外退了出去。

  “梅师妹,麻烦你在这个时空上再造一个时空。”

  “是,师兄。”其中的女人回答道。

  “刘师弟,等梅师妹的时空造好了,你就把这清无寺以为平地吧!”老头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惋惜之情。

  “是,师兄。”被称之为刘师弟的男人应声道,“那我跟梅师妹这就去办。”

  刘海东和梅芳站起身来,微微的躬下身子,一一走了出去。

  老头看着三人走出门外,摒着一口气,回头瞧着留下来的一人,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悠悠地说道:“张师弟,你跟我来一下吧!”

  “是,师兄。”被称为张凡的男人站起身来,弓着身子走前去。

  两人的步伐很慢,时而抬头看看雨,时而瞧瞧脚下的石砖,沿着走廊来到一个小凉亭,两人打驻了脚步。

  老人站在小凉亭的边上,负手而立,隔着暴雨往山下眺去,朦胧一片,但依稀能看到一群人背着包袱,三步一回头的往凉亭处张望。

  “这雨要下多久啊?”老头收回目光,向黑压压的天际望去。

  “应该要下个两三天吧!”张凡站在老头的左侧,腰微微地弓着,但却往老头望去的方向望去。

  “两三天是多久?”老头依然悠悠地说道。

  张凡不由得一愣,稍作迟疑,说道:“很短,也可以是永恒。”

  “嗯……对于我来说也许是永恒吧!我想我是看不到你了!”老头长长地叹了口气。

  “师兄,您……”张凡又是一愣,但却欲言又止,没有将要问的话问出来。

  老头自然知道师弟要问什么,但他不会做任何回应。

  老头别过身来,往三百米开外的一座房子望去,细小的眼瞳被拉成一条细线,说道:“你看到那七彩之光了吗?”

  “嗯,看到了,师兄。”张凡也随着别过身去,同样双眼眯成一条细线。

  两人的视线交处是一栋房子,他们叫它藏经阁。房子是由红木建造而成,然而此时在这漆黑的夜里,变得无限绚丽,强烈的七彩之光从里向外穿射而出,仿佛整栋房子是由彩虹构成。

  “你觉得这个七彩之光怎么样?”

  “很强很刺眼。”

  “是啊!很强很刺眼,无数时空里的生命都会因此感到欣慰。”

  “师兄,你打算……”张凡的话又说到一半。

  “封印他。”

  “那师兄您,您会……”张凡不安地看向老头。

  老头转过身来,唇角微抿,笑道:“张师弟,剩下的事就全交给你了。”说罢,抬起手来拍了拍张凡的肩膀。

  张凡稍作迟疑,但还是应声说道:“是,师兄。”

  两个小时后,一阵洪亮的爆炸声响起,火光冲天,霎时天青峰的一切化为乌有。

  随着暴雨不停的下,大火很快就被扑灭了,但被赶下山去的人又返了回来,纷纷跪在地上,抹着眼泪悲痛不已。

  被留下来的有十八人,簇成一团,怔怔地看着返回来的一群人。

  一个少年上前去,试图安慰跪在地上哭泣的少年,可他的手伸了过去,但却什么也摸不到,从少年的肩膀穿过,如同在抚摸一缕青烟。

  少年双眼瞪大,惊恐的瘫倒在地上,缓慢地扭过头去,向一旁走来的老头问道:“师祖,我们死了吗?”

  “没有,谁都没有死,起来吧!”老头瞧了一眼少年,然后看向哭泣的人群,缓缓地说道,“这是你梅师叔祖创造的新时空,一个与他们平行的世界。”

  十八个人满脸疑惑地看着身前的老头,但稍作平静,便没有了任何语言。

  “很好,我在你们的眼睛里看到了未来,朱师弟没有选错人。”老头转过身向一旁的朱师弟瞧点了下头,继续说道,“平行世界,简单来说就是两个世界在时间上是为同一性,而空间上将其分隔出来……以后你们就会明白了……以后你们也不要叫我师祖了,从现在你们都归于张师叔祖门下,而我是你们的师伯。”

  十八个人面面相觑一番,异口同声的躬身说道:“是,师伯。”

  “好,好好,你们回去吧!”老头向留下来的十八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就此解散。

  十八人没有过多迟疑,一下子四散开去。在他们的眼瞳里,那些被摧毁的房子草木像鬼魂一般,慢慢的自我重生,仿佛是在看科幻片,或者说有人正在作画,把所有的事物重新画了出来。

  待全部人都回去了,老头和他的四个师弟妹化为五道彩光,射向天际,消失在雷雨交加的黑夜里。

  半个小时后,老头五人站在一个村长前,目光凝重,久久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师兄,这是什么?”老头的小师弟朱清将手伸了出去,欲去碰触身前如薄膜的屏障。

  “别碰。”老头当即喝道,将朱清的手扯了回来。

  此时的乌云已经稀松,下起蒙蒙细雨,雨滴穿过屏障膜,即刻化作细石落在已是沙滩的路上。

  “结界吗?”朱清收回了手,脸色这一年凝重的说道。

  “可以说是结界,你看那。”老头抬起头望向雨水与屏障膜接触的界面,“这个世界上不存在这种物质,一旦发生了变化就永远变不回来了。你们后退些,它的范围还在扩大。”

  听着老头的话,朱清长舒了口气,有些庆幸的看着眼前的屏障膜,跟着师兄师姐往后飞去。

  老头见四人退了好些距离,这才抬起双手,深吸一口气,在半空画了一个半圆。瞬间,屏障膜上又加了一层空气膜,接着两层膜相互纠缠,最后同时消失在这乌黑的夜里。

  “希望能早点找到他!”老头的眼瞳收紧,拉成一条线,看向那已化为石头的村庄。

  村庄,还有村庄的影子吗?一眼望去,皆是石头,有植物,有动物,还有人类,一切都僵化了,甚是壮观。

  老头五人腾飞了好一段,婴儿的哭声依稀才从远处传来。

  “师兄,这边。”梅芳停住飞行,向飞在前方的老头叫道。

  四人调转过头,向梅芳飞去的方向飞去,直到清晰地听到哭声——来自一栋破烂不堪被石化了的茅屋。老头突然打住,说道:“慢着……朱师弟你先把茅屋移开。”

  听到老头说话,几人停止了飞行,朱清走到前面,微闭双眼轻抬右手,随即茅屋便腾飞了起来,从里显露出一个比划着双手的婴儿。

  婴儿的身旁站着两个人,一个躺在床榻上,面带微笑,另一个则是端着水盆,似乎是要给婴儿洗澡。

  “他正在创造新物质。”老头比划了下右手,接着四人便看到婴儿正吸收着周围的气体,凝集在他肚脐眼的正上方。

  “师兄,那是什么?”梅芳问道。

  “不知道,是一种新物质,分子正在分裂再构造,看情形比刚才的屏障膜更加恐怖,我们必须尽快阻止它,把他的能力封印起来。”

  “是,师兄。”四人异口同声地回应道。

  “五方天印。”老头喊了一声,化作一道闪电,直飞而上。

  其他人也未作踟蹰,分别向四个方向倒飞而去,显然是在构造一个阵法。

  老头的师弟师妹四人盘起双脚,坐在空中,双手比划一番后,向倒飞而下的老头注去四道白光,集中在老头手中,然后再将那源源不断的光速注入婴儿体内。

  可没多会,婴儿的周身出现了一层保护膜,将婴儿严严的罩住,老头注下的强光被挡隔在保护膜之外,不能前进些许。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个方位的四人开始吃不消,面容露出痛苦之色。老头瞧了一眼四人,眉头微皱,接着双眼微微的闭上,忽地双目猛然睁开,嘴里叫喝道:“噬血大法。”

  “师兄,你要干吗?”刘海东喊道。

  “师兄,不要啊!”梅芳叫道。

  “啊,这样你会死的……”朱清显得有些无语,后面的话打住了,望向无动于衷的张凡,叫道,“张师兄,别让封师兄……”

  张凡依然无动于衷,用尽全力给老头输送能量,双目直愣愣地盯着上方倒挂着的老头。

  “嘿嘿……要想封印这股强大的力量,必须用我的封印之身,别难过了,全新的世界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开启,我封靖死不足惜!”

  自称封靖的老头话一说完,乍一作力,将全身血液逼进手心,用最后一口气,将血液和光束能量融合,作力往下面的婴儿肚脐注入。

  随着封靖血液与光速能量的注入,婴儿体外的保护膜没一会儿便破裂,最后由婴儿肚脐眼注入体内。

  大约三分钟后,婴儿肚子正上方凝集的气流消失,同时封靖失力反方向力的支撑,从空中坠落。

  张凡的反应很快,眨眼工夫掠身过去,接住了老头封靖。

  “师兄,你怎么样了……”张凡看着身前干枯的老头,悲切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也就在这时,其余三人也腾飞了过来,可他们正要说话并且试图救他时,老头封靖摆了摆那干枯的右手,微声说道:“大尊者……真是聪明啊!”老头子话一完,还咳嗽两声,又道,“婴儿还有六个阴分体,他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我的封印只能压制住他二十年,在二十年……在这二十年里……必须找到……找到其他的……六个阴分体。”

  老头的话一完,脑袋一侧,微咧着的唇再也没有合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