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冒出黑影
余汉波2016-12-16 04:443,750

  啵……

  封靖手中的苹果在陈妍眼前爆开,一分为八,像是被刀子一片一片切割下来。

  陈妍脑袋一侧,愣愣的瞪着他,好久才开口说道:“别在我面前耍花样好吗?我不吃这套。”

  陈研的话说完,绕过封靖挡住的路,往医院外大步走去。

  封靖僵在那,一动不动。

  他原以为她会像蓉儿一样,惊叫道:好厉害啊,怎么做到的……

  可她却白了他一眼,仿佛一切他都做错了,包括前后两次救她。

  封靖失落的走出医院,可刚拐到回学校的方向,一个男人拦住了他的去路。

  “滚……”封靖没有抬头,阴冷的说道。

  站在前面的男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慢条斯理的将一部手机放到封靖眼前,说道:“不急,看完这个先。”

  “信不信我揍你……”封靖的话还没说完,拳头已经挥出,向男人的面门挥去,可终没有击在男人已经扭曲的嘴脸上,停在空中,“你们想干吗?”

  男人从刚才的恐惧中回过神来,干咳两声,奸笑道:“我们想干吗?不想干吗,你以为我们想干吗?”

  呼——又一阵风迎面扑来,再一次吓得男人紧闭双眼。

  “信不信我一拳打爆你的头?”

  “信,信……跟我来吧!”男人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转头往路旁的小轿车走去,打开车门,摆了个请的姿势。

  “去哪儿?”封靖钻上了车,瞥了眼男人问道。

  “一会你就知道了,要不那女生……”男人没有将话说全,剩下的留给封靖去想像,然后坐上驾驶上,车子往南驶去。

  车子大概开了半个多小时,在小山后的一块空地上停住了,车窗外围过来几个手持铁棒的青年男人。

  封靖悠然的打开车门,扫视了一眼,大概有二十几人。

  然而他并不在意,目光锁住在三十米开外的面包车上,那儿有一个被捆绑着的女生,正是娇弱的陈妍。

  开车的瘦高男人在封靖还没有下车之前,早就蹿出车子向人群跑去,正在一个胸口有道长刀疤的青年耳旁嘀咕着。

  “还好,你们没把她怎样,要不你们就死定了,什么别惹事儿我可不管,天高皇帝远的……”封靖边向面包车的方向走去,边自言自语地说道。

  “小子,听说你很能打是吧?”刀疤男带着众人向封靖集了过去。

  “我不是很会打架,但对付你们这些瘪三还绰绰有余。”

  封靖并没有理睬四周迎上来的人群,依然径直的往面包车的方向走去。

  “小子,口气不小啊!大家一起上,看他一双手能接住多少跟铁棒。”

  刀疤男的话音一落,二十多人啊一声长叫,一块儿的扑了上去。

  当当当……噗噗噗……

  二十多人几乎都还没瞧见封靖出手,腹部均中了一脚,纷纷向后倒去。

  封靖依然没有理他们,径直的向面包车的方向走去,然而他手中却多了一只棒球棒大小的铁棒。

  面包车上被堵着嘴巴的陈妍没有扭动身子,而是睁大着眼瞪着这个她刚认识的同学。

  封靖从她的瞳孔中似乎看到了什么,或许只有自己的身影,但他却不由得一愣,转回过身来,拿起手中铁棒,对捂跃跃欲试的众人说道:“回去告诉马兴发,既然我们能成为同学,那便是缘分,若以后别再生事了,那我就当今天的事从来没有发生,否则……”

  封靖的话一说完,他手中的棒球棒大小的铁棍当即弯曲变形,像一条绳子一样,被轻意的打成一个死结。

  “还不快滚?”封靖向愣愣发呆的一群人厉声喝道。

  封靖这话一落,没有人敢再迟疑,赶忙窜上车子。

  四辆车子绝尘而去,不要了面包车。

  “你没事吧!”

  封靖转身钻进车子,松开陈妍嘴里的白布,然而陈妍却没有应话,待双手被解开,当即给了封靖一巴掌,扭头便下了面包车。

  “你发什么疯!”

  封靖向她叫道,当然刚才她能身形或者挡住,但他却没有,不知为什么。

  他原以为,她会突然抱上来,然后痛哭一声,因为她的蓉儿常常这般。

  可惜,这不是他的蓉儿。

  陈妍没有回话,径直的向车子开去的方向走去。

  “女人,真搞不懂,救了她还要被她挨打。”

  封靖捂着自己的左脸颊,嘴里嘀咕着话来,但却还是跟了上去,走在她的三米之外,仿佛是很地道的保镖,正跟在三米之外洞察着周围的一切,确保着雇主的安全。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回学校,每当陈妍停下脚步往回看时,封靖就像犯了错误的小孩,不自觉的也停下脚步,低下头去,仿佛生怕被她再扇一巴掌。

  回到学校时,学校还没有放学,校门还没有开,两人就隔着大概三米的距离,蹲在绿化带的边上。

  放学的铃声响起,校门被打开,封靖刚想站起身来,突然听到一句既简单,又能让他想入非非的话——谢谢。

  说完谢谢的陈妍头也没回的进了学校,留下封靖站在那儿傻傻发笑。

  吃完午饭,来到教室,本以为陈妍会理会自己,可他上前去搭话,她冷冷瞟了一肯,别过身去,不理不睬。

  什么意思,不是说了谢谢了嘛,怎么还不搭理人家,女人真搞不懂。

  英雄救美没讨着半点好,却因为逃课被班主任叫去训了一顿话,整得他整个下午都没有什么心情上课。

  不过嘛,他既然听不懂,听不听又有什么关系呢?

  还好的是放学后,关天逸主动来找他,让他感到很是意外。

  “怎么风把你吹来了?”封靖将书往课桌里一丢,向门外迎了出去。

  “嗯……应该是西北风吧!”关天逸微扬唇角,配上那微胖的脸蛋很是可爱。

  “呵呵……有事?”

  “没事就不能找你?”关天逸往教室里瞧了眼,似乎瞧出了什么端倪,“出去逛逛吧,然后到我家吃饭,我爸很喜欢你。”

  “呃——”封靖一副惊讶之态,低声说道,“你爸是弯的,我可是真正的男人,直的。”

  “你爸才是弯的,不去拉倒。”关天逸大声叫嚣道,转身就往楼梯走去。

  封靖赶忙跟了上去,抱过关天逸的肩:“开玩笑的干吗那么认真,你爸是弯的怎么会有你,至多是后来变弯的。”

  “你……你会不会说点好的,一会我告诉我爸,看你怎么死。”

  “你爸那两下子,那能让我死,至多也就残废。”

  ……

  篮球场上,一个身着背心的男子,带球撞向一个正在上篮的同学,一跃一扣,完美进球。

  可就在篮球穿过篮筐的那刻,那个被撞倒在地的同学痛叫一声,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冷白的水泥板。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经过篮球场的封靖和关天逸。

  “兄弟,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背心男人面带笑容,没有半点歉意,与此同时,他身后的一群小伙伴上前来,站到他身后。

  林飞作为倒地同学的队友,瞧着背心男人嚣张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当即冲了上去,一拳击在背心男人的面门上。

  背心男人啊的一声痛叫,向后腿了两步,然而林飞却幽幽说道:“兄弟,你没事吧!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背心男人抹了把鼻血,瞧了瞧,抬起头来骂道:“妈的,给我打死那小子。”

  背心男人没穿校服,看上去二十三四岁的样子,再看他那群年龄参差不齐的小伙伴,显然都不是学生。

  “你要干吗?”封靖拉住将要冲向人群的关天逸,“别惹事儿,他们都是社会上混的,会遭到他们报复的。”

  “怕这怕那,我学跆拳道干什么?不是锄强扶弱,仅是防身的话,那还不如不学,一个普通人遇到危险的几率有多大?”

  封靖哑口了,松开了他的背包,让他冲进人群里,参加了那场群架。

  关天逸的话很有道理?当然不是,而是封靖知道他认死了这条理,根本阻止不了他,像两天前他冲向带刀的劫匪一样,根本就不在乎自身安全。

  幼年母亲的死,他早跟所谓的“坏人”结下了深仇大恨。

  或许这正是他父亲关明所担心的——总有一天会出事儿。

  看着挥舞着拳头的关天逸,封靖的唇角不由得扬起,迈步向篮球声的方向走去。

  路人甲都这般,英俊潇洒的他岂能胆小怕事,心甘人后?

  本来校外的人占上风的群架,在关天逸加入之后,学生渐渐占了上风,所以,也就没封靖什么事儿。

  “你怎么样了?”

  没事儿的封靖也不想惹事儿,毕竟师父的那句“别惹事儿,好好念书”仍在心头,于是他扶起破了脑袋的同学,询问他的情况。

  同学依然捂着血淋淋的后脑袋,一副迷糊之态,说道:“有些晕。”

  封靖伸过手,取下他捂着的后脑勺,然后自己的手盖了上去,说道:“现在呢?”

  同学只觉后脑勺传来阵阵凉意,接着头晕的症状渐渐消失,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封靖说道:“嗯,好多了,凉凉的,你用了什么药水吗?”

  封靖扬起唇角不语,然后将他扶了起来,说道:“能走吧,我送你去医院吧!”

  “谢谢!”

  这是他来到东城中学第二次听到的谢谢二字。

  篮球场围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但都是来看热闹的,打架的还是那么些人。

  封靖扶着同学钻出人群回头往回望时,他不由得长叹一声,但他仅能长叹,除此无能为力。

  “这个陌生的社会,或许就这般吧,呵呵……和我差不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封靖心中呵笑着。

  可就在他抽起唇角的那刻,转头望向教学楼,然后愣住了,一脸严肃。

  “怎么了?”同学见封靖反常,不由得一惊问道。

  “没,没什么……我们走吧!”

  封靖转过身来,扶着同学往校门外走去,像没事的人儿,然而他的心理却响起了师父的声音——别惹事儿,好好念书。

  校门处有两个保安,此时正悠闲着与两个校外人士交谈着,压根不理会篮球场打架的事儿。

  在经过校门时,封靖观察了一番与保安交谈的两人,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打架的人,教学楼上的人,和这两人都是一伙的。

  东城中学,或许正在发生着不可告人的事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