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与爱相撞
余汉波2020-05-26 14:023,807

  直到天亮,封靖都没有睡好,但见大家都起来,也伸了下懒腰,坐起身来。

  可栏杆处那女生的身影相貌依然挥之不去,他一脸无奈的晃了晃脑袋,这才下床走向阳台,开始洗漱起来。

  昨晚发生了什么?似乎什么都没发生,几人闭口不谈包括罗平国。

  新的一天,或许新的开始吧。

  封靖也像没事的人儿,洗漱完后便背着书包,到外面去吃早餐了,然后折回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对于他,整个校园依旧那样,与他格格不入。

  来到教室,他无聊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翻着昨天班主任吴巧兰给他拿来的新课本。

  文字内容他是看不懂的了,但图片还是能看出个所以然来的,尽管不是很多。

  “你听说了吗?昨晚宿舍生打架的事。”

  “听到了点,好像有个男生后脑勺破了,半夜送进了医院。”

  “何止破了,差点都闹出人命来,整个宿舍都是血,像拍鬼片一样,怪吓人的。”

  “有那么严重嘛!”

  “当然严重,要不孙主任干吗发那么大的火!不信你去问他,他就是那个宿舍的。”

  封靖前面的两个女生议论着昨晚宿舍的事儿,他本不想听的,但实在无聊,边翻着书边注意起周遭的一切,于是便听到她们的小声议论。

  当女生说到“他”,他将头抬了起来,他知道她们说的就是他。

  可他一瞧着那两个女生,女生立即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回过身去,发出细微的嬉笑声。

  “嘻嘻,真帅……”

  “你犯花痴啊……呵呵……”

  “切,去你的,听说整个宿舍里就他一人身上没有鲜血。”

  女生回头偷偷地瞄了眼封靖,见他独自一人低头翻书,说道:“看得出来。”

  另一女生也回头偷瞧了一眼,可就一眼便娇羞的转回了头,换了个话题说道:“听说被送进医院的是陈妍的男朋友。”

  “她有男朋友?”女生一脸惊讶,脑子浮现出陈妍平时乖巧的模样。

  “嘘……别大声,我也只是听说。”另一女生竖起食指说道。

  可同时,后面的封靖站了起来,叫道:“什么,陈志雄是陈妍的男朋友?”

  这下好了,大家都知道陈研有男朋友了,彻底灭了男同胞的上进心,她可是班花啊,已然名花有主了。

  整个教室一片哑然,纷纷向封靖投去询问的目光。

  那个娇羞的女生愣住了,接着脸上泛起红晕,嘴里嘀咕道:“你都听到了?”

  女生与封靖隔着五排桌椅,再加上喧闹的环境,按道理她们的小声谈话封靖不应该听到的。

  但他听到了,女生突然就觉得好丢脸,当即娇羞的趴在桌子上,嗯嗯的叫了起来。

  封靖没有多问,在众人审视的目光下,走出了教室,向校门的方向走去。

  陈妍姓陈,陈志雄也姓陈,并且都是住宿,难道他们是同乡,早就在一起了?

  想到这封靖不由得一愣,那昨晚陈志雄在床上干的事,那岂不是……

  然而封靖却不知道,他与陈妍相识只有两天,仅此而已,或者还不能说相识。

  不能说相识,那那个初吻是怎么回事?

  或许吧,他之所以火急火燎,仅是对那个初吻的愤愤不平罢了。

  或许吧,他这个年纪的男生永远不懂钱中书说过的一句话,哪怕曾经朗诵过。

  年轻的十八九岁的男孩子,他心里装的女人大概比皇帝的三宫六院还要多,而且对女人的想法比厕所还要肮脏,但是与此同时,他又在向往最纯洁,最美好的爱情。

  或许吧,在封靖心中,陈妍莫名的就成了三宫六院中的一个,尽管他只有十七岁。

  当然,在陈志雄心中,陈妍肯定成了他后宫中的贵妃。

  昨天关天逸带他出去逛时他经过医院,所以他认得医院的方向,一出校门,便往医院的方向奔去。

  封靖来到病房门外时,里面传出了对话。

  “昨晚发生了什么事,你们几个感情不是挺好的嘛,怎么会打得这么严重?”

  陈妍站在床旁,试图查看陈志雄的后脑勺。

  “没……没什么……只是一点小误会。”陈志雄不好意思的说道。

  “还疼吗?”

  “疼,当然疼了,不过……现在你来了就不疼了。”

  “油腔滑调,不理你了。”

  “不要嘛……哎呀,哎呀,好疼好疼……”

  “那……那……我帮你叫医生。”

  “别别别……”陈志雄赶忙抓住陈妍的小手,然后揉了揉,嬉笑道,“现在不疼了。”

  “妈的。”封靖看着陈志雄那两只咸猪蹄,乍的就想起昨晚它们干的事儿,当即来气,推开闯进来。

  “封靖?”

  陈志雄和陈妍异口同声的叫道,两人都是满脸的意外,显然他们都没意料到封靖会来,毕竟他才来学校一天。

  疑惑过后,陈妍像想起什么,赶忙从陈志雄手中抽出自己的手,转开话题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在这?我倒要问你,你为什么在这。”封靖理直气壮的逼问道。

  “我为什么在这?”陈妍不由得嘀咕起来,她并没有听见封靖刚才的骂声。

  “喂,我说……”

  “你给我闭嘴,这没你说话的份。”封靖转头瞪了一眼陈志雄,然后转回头继续盯着陈妍,“对,你为什么在这?”

  “诶,是你问我,还是我问你?”陈妍好像有了头绪,但仍是没头绪,依然困在女性思维中。

  “当然是我问你了。”

  这是一个三人病房,被封靖这么一吵,其余两床病人的目光不自觉的在他们三人之间来回游走着,仿佛是在抓小三。

  然而,这是宾馆酒店吗?两床的病人也开始懵逼了。

  “凭什么是你问我?”

  “凭我是你男人!”

  “诶,哼……你什么时候成我男人了?”

  “前天……前天那个吻,你夺走了我的初吻,我就是你男人。”

  陈妍愣住了,百口难辩,前天确确实实的吻了他,而且那也是她的初吻。

  她鼓着嘴低下头去,一脸的娇羞。

  可头刚低下,猛得一惊,又抬了起来,缓缓的向陈志雄转过去。

  “牛,小伙子,真牛,有我当年的风范。”右边病床上的中年男人向封靖竖起大拇指,吹起牛逼来。

  “哈哈哈……没什么啦,年轻比较冲动。”封靖也从刚才的无厘头中走了出来,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志雄,别听他瞎扯,当时我……”

  “你吻了他?”陈志雄打断陈妍的话,瞪向封靖。

  “你不相信我?”陈妍的脸色也拉了下来。

  “呃……”封靖也没想到事情变得这么遭,插嘴道,“当时我们……”

  “闭嘴!”陈妍陈志雄两人异口同声叫道。

  封靖当即闭了口,仿佛成了第三者。

  可当陈志雄要开口道歉时,房门突然被打开,走进来一个妇人。

  “妈。”陈志雄倒吸了一口气,瞥了眼妇人,叫了一声。

  妇人的眼睛很锋利,眼角瞥了眼陈妍,看向封靖说道:“你同学啊!”

  封靖咧了下牙齿,没有作任何回应,他一眼便瞧出这妇人眼中的刻薄。

  “嗯,我同学,封靖……”陈志雄看向封靖,想说陈妍也来了,但却开不了口。

  陈妍微微颔首,叫道:“阿姨。”

  “哟,陈妍也来了啊!你瞅我这眼睛,真是老了啊!连人都看不清了。”

  “喂,你……”

  “阿姨,我还有课,我先走了。”

  本来被喜欢的人误会已经令她很生气,此时还要受他妈妈的羞辱,被说成不是人,哪个女人受得了了?她别过身子,头也不回去的走出病房。

  “陈妍,陈妍……”陈志雄躬起身子叫道。

  “哼……果然是母子,一个下作,一个下流。”

  “你说什么?”陈志雄他妈疑惑道。

  “封靖,有种你再说一次。”陈志雄说道。

  “一个下作,一个下流,绝配的母子。”封靖很不以为然转身说道,扭着屁股往门外走去。

  陈志雄被气得当场要站起来,无奈突然头晕,又躺了回去,所以整个房间里充斥着他妈的骂声,什么他妈的,什么龟孙子,什么十八代祖宗,什么王八蛋……作为一个农村无文化的妇人能骂的都骂了。

  封靖虽然走出病房,但还能听到妇人训斥儿子的话,例如你怎么还跟她在一起,不是说没有来往了吗,怎么总不听妈的话,她就是个霉人,会带来晦气的,想想你的头……

  “陈妍,你怎么在这,是不是来看我的?”

  “滚。”

  “来看我就直说嘛,不要不好意思,我这人喜欢直白。”

  “放手,放手……”

  封靖头一甩,没再理会后面妇人教训儿子的话,大步向前跑去,一把抓住那只抓着陈妍小手的手,脑袋一侧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叫马兴发吧?”

  “封靖,你怎么在这?”马兴发瞧见封靖的一瞬,不由得一愣,想起被踢的那一脚。

  “你爸是靠泡马子发达的吗,要不怎么给你取了这么个名字呢?”封靖瞥了眼马兴发学走路的铁架子,紧了紧抓着他手臂的手。

  手腕被封靖这么一紧抓,痛得不行,当即松开了陈妍柔小的手。

  “啊——封靖,放手,你给我放手,啊——”马兴发痛得哇哇叫,连抬起另一手推开他的力气都没有。

  “刚才她让你放手,你怎么不放?喜欢占便宜是吧,我也是啊!”

  封靖一脸淫笑,另一只手伸向马兴发的胸口,可还没有等他抓下,陈妍鄙夷的瞟了他一眼,骂道:“流氓。”

  “你干吗?放开他。”

  陈妍离去的方向迎面走来一个青年人,并将手中拎着的苹果向封靖掷了过来。

  封靖一伸手,接住一个苹果,瞥眼马兴发说道:“懒得理你。”

  说罢,封靖松开了马兴发,向青年男人迎了上去。

  “就是他,就是他,昨天踢我脚的……啊……”失去支撑的马兴发,当即倒在地上,一声痛叫响彻于走道。

  青年男人的手脚没有迟疑,即使没有马兴发的话,他也会非让封靖吃这一拳头。

  拳头向封靖的面门挥去,可就要击中的瞬间,那张英俊的脸孔却消失不见,接着小脚一痛,嘣的一声,倒在地上,接着走道又传来一声啊啊的痛叫声。

  “诶,陈妍,陈妍,你慢点。”

  封靖像没事的人儿,头也不回地往陈妍的方向追去,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