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恐龙悲剧
余汉波2020-05-26 14:023,422

  虽然宿舍的灯关了,但谁都没有入睡,不是在玩手机就是在瞎扯。

  玩手机的在看些什么?游戏还是小说,或者该打马赛克的图片?封靖不知道,他压根也不想知道,因为没有人理睬他,如同透明人。

  至于瞎扯些什么,他就没法不知道了,难不成要死捂双耳来抵制?

  瞎聊的话题无非两个:一个是食堂,中午封靖搞笑的事儿,以及饭菜实在难吃;另一个话题则是女生,诸多女生与一个叫王静琼的女生相比较。

  封靖洗完身子和衣服,躺上床铺的时候,他们依旧的在议论着女生,不觉中便想起了他的蓉儿。

  那年他十二岁,苏蓉九岁。

  夜很明亮,满天星星很是璀璨。

  封靖被尿逼醒,上完厕所后来到空前,伸了个懒腰,可就在他要感叹这夜的美好时,瞧见了楼前的台阶上一个微颤着的身影。

  他先是一愣,回头瞧了眼床头的闹钟,已经一点半了。

  他转身走出了房间,来到那个娇小身影身后,轻声叫道:“蓉儿,怎么了?”

  苏蓉没有作答,抬手抹了抹眼眶,扭过头来,咧嘴冲封靖笑了笑。

  “怎么了,师娘罚你了?”封靖一眼瞧她刚才哭了,走前两步,在她身旁坐了下来。

  “没有……”苏蓉低下头去,她不会说谎,“睡不着,蓉儿想靖哥哥了。”

  在山上,一切都很平静,大概在九点左右,几乎所有的人都会入睡,除非有心事睡不着的。

  可在山上,一切都很平静,哪有什么心事儿?

  “嘻嘻……”对于苏蓉的直白,封靖突然不好意思起来,抬起手来摸了摸她的小脑袋,说道,“傻丫头,靖哥哥不是在你身边嘛,有什么好想啊!”

  “难道靖哥哥不想蓉儿?”苏蓉抬起头来,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极其天真可爱的模样。

  封靖被她的大眼睛看得发愣,脑筋一动,瞎扯道:“想,当然想了,刚才做梦还梦着呢!”

  “真的吗?”苏蓉笑了。

  “真的,比珍珠还真。”借着星光,他的目光游向她的小手,换了个话题说道,“手还疼吗?”

  今天他带着她偷下山去了,可回来的时候被师父抓了个正着,他不仅被打了手掌,还被罚倒立两个小时,以及抄写《论语》二十遍。

  当看到她手心上的红痕时,他知道她被师娘带走后,也被打手掌了。

  “不疼了。”苏蓉小声说道,“你呢,师父打得厉害吗?”

  “切,师父哪能拿我怎样,比起平时练功,那是小儿科。”封靖抓着苏蓉的小手,轻轻的来回搓揉着,像是在抚摸一条可爱小狗的绒毛,“可你……多么美丽的手啊,可现在……伤痕累累,看着都心疼,师娘还真下得起手啊!”

  不觉中,心中的委屈涌了上来,泪水又从那水灵的眼珠子流了出来。

  “诶,诶,好好的,怎么又哭了?”封靖束手无策,有些慌乱的说道,“别哭了……别哭了,都是靖哥哥不好,不带你下山就好了。”

  “靖哥哥!”苏蓉身子一倾,一把抱了上去,然后空出一只手,摸了把眼泪,仰头说道,“靖哥哥,你会一直这样对蓉儿好吗?”

  “会啊!当然会了,不对你好,难道我对母猪母狗好啊?”

  “你才母猪母狗呢!”苏蓉一下子笑了。

  封靖满意地笑了,伸过手去,搂住她的腰,风不能成为第三者。

  夜很明亮,满天的星星很是璀璨。

  两人相依,久久的仰望同一片天,一切都很静美,包括两颗幼小的心灵。

  ……

  不觉中封靖在美好的回忆中睡着了,可睡后所做的梦却是糟糕的。

  梦里有一条道路,道路一直延伸,一直延伸,瞧不见尽头,而他独自一人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这条道路上,他很累很累……

  然而,他却不能停下来歇下脚,因为他瞧不见路的尽头,心中充斥着迷茫和恐惧,它害怕若不这样走下去,他会横尸在这路上,像沙漠中的骆驼,变成这条一直延伸的路的一部分。

  所以,他孤独,可怜,以及悲哀着……

  嘭——

  “妈的,每天这个时候摇啊摇,你他妈的怎么不阳痿啊!”

  一声巨响,然后是吵闹声,整个宿舍混乱起来。

  那一声巨响,生生的将封靖从那条一直延伸的道路拉了回来,一脸的懵逼。

  过不多时,突觉身体燥热,抬手摸了把额头的汗水,这才骂道:“妈的,又是这个梦,到底有完没完啊!”

  这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荒谬的梦,已经有一年多了。

  在这一年里,要不是没梦,要不就是做这样的“噩梦”,从来没有他想要的美梦,例如跟他的蓉儿呆在一起的事儿。

  甩开“噩梦”,封靖慢慢的才理清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这是个不大的宿舍,但却摆放着四张双层床,本来住着七人,今天封靖住进来,也就刚好将整个宿舍住满了。

  年轻人精力充沛,总得干些什么,例如解放一些精力,而封靖隔壁上床的陈志雄就是这么个能人,深懂释放力精力,然而却选算了时间——深更半夜。

  就刚才,睡在下床的罗平国实在忍受不了他这种癖好,一从美梦中醒来,便一脚踢在上床的床板上,辱骂起来。

  上床的陈志雄还没有抵达巅峰,突地被这么一下,从半山腰直接倒了下去,恼羞成怒的他跳下床便和罗平国干了起来。

  宿舍的人见这么情况,也顾不着报怨被打搅的美梦,赶忙跳下床去拉架。

  在黑暗中,整个宿舍一片混乱,唯独封靖坐在床上,优哉的看着这一出闹剧。

  他们不待见我,我为什么要搅进去?

  当金鑫林飞几人将两人真正拉开时,已经晚了,几人的身上都沾满了鲜血,但在黑暗中,并没人识得那湿露露粘糊糊的液体是什么。

  金鑫从床上取来手机,打开手电筒,阿的一声惊叫,彼此才瞧见彼此身上的血液。

  你看我,我看你一番,几人才弄明白,罗平国的鼻子向下滴着血,而陈志雄的后脑袋一片血红。

  “怎么了?”陈志雄见大家都瞧着自己,不由得一问,他这话刚问完,突觉脑袋眩晕,随后往后倒去。

  封靖还是凑了热闹,尽管中午陈志雄笑他是二愣子。

  他接住了陈志雄,接着查看一番,镇静的抬起头来,对一旁慌乱的金鑫说道:“快去叫宿管。”

  “嗯,好好好……”

  “那还不去。”

  封靖这么一叫喝,几人不由得一愣,互相对视,但却没有人反驳他,金鑫带着陈志雄的同乡陈叶军,出了宿舍门就往楼下跑去。

  “你去拿条毛巾来。”封靖对林飞吩咐道。

  林飞没有作答,起身就去阳光取毛巾。

  封靖这时也没有迟疑,伸出手掌捂住陈志雄的后脑勺,接着眉头微微的皱起,仿佛在拉大便。

  两三分钟后,金鑫和陈叶军将宿管带上来时,陈志雄的后脑勺已经不再往外涌血,人也迷糊的醒了。

  “你感觉怎么样?”宿管问道。

  “有些晕。”陈志雄回答。

  “要不要去医院?”

  “应该不用吧……”

  “什么不用,你想死啊!”封靖站了出来,厉声叫道。

  宿管反过身来,狠狠地瞪了封靖一眼,似要发飙问一句:这里谁是老大?

  可见一地的鲜血,他还是缓下了这口气,拨通了120的电话,将陈志雄送去了医院。

  同去医院的除了宿管还有陈叶军,可包括封靖在内的六人都被罚站在门外照月光。

  封靖本来是有意见的,想与宿管扯一番有关人权的话题,可转念一想,还是让他去医院要紧,于是他便没意见了,跟大伙一块儿站在门外。

  这么一吵,几乎全部的学生都起来看热闹,将整栋楼的栏杆铺满,包括上层的女生。

  当然,大家相传的只是皮毛,或许说变相了的皮毛,例如整个宿舍打成一片,一个撞破了后脑勺,然后叫来了救护车……

  在喧闹的人群中,封靖林飞等六人成了小丑,站在走廊里被人指点着。

  六人中除了封靖衣服干净外,其他几人身上都沾着鲜血,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没有参加打架,是被冤枉的。

  当然,也唯有他一人抬起头来,扫视着整个宿舍区,一副好奇的模样。

  大家身上都是鲜血,人都伤成那样了,他们还在笑些什么?

  或许这个问题,封靖永远想不明白。

  可他的视线还是停住了,停在四楼栏杆的拐弯处,那里站着一个美女,绝对是美女,比他的蓉儿还要漂亮。

  她在看着自己,他敢肯定,她正在注视着自己。

  “她认识我?”封靖的心里琢磨着,但思来想去却没有任何印象。

  他不好意思垂了下眼睛,可当他再抬眼望去时,她已经独自转过身去,走回了宿舍。

  瞬间,他心中产生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始终找不到归因。

  宿管回来时已经是深夜三点,整栋宿舍楼早已恢复平静,而308宿舍的六人还傻傻地站在走廊外,喝着东南风。

  宿管问了情况,然后将六人痛批了一顿,最后才满意的让他们回去睡觉。

  然而回到宿舍的封靖,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不像其他室友一样,因为惊吓和莫名的受评批而睡不着,他仅是因为一个女生睡不着罢了。

  在四楼栏杆处的女生,像幽灵一般,总是在他眼球子里乱窜,哪怕他紧闭双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