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革食堂命
余汉波2016-12-16 04:412,555

  不过还好的是,下午放学的时候,封靖在楼梯口处逮住了关天逸。

  “关天逸。”封靖叫道。

  然而,关天逸像没听见似的,绕过他往前走去。

  “他妈的,你也当我是透明的是吧!”

  关天逸见封靖翻脸,脚一跺,无奈的扭回身子,然后揽过封靖的肩,往一旁走去,小声说道:“我不是说过了嘛,有事没事都不要找我。”

  封靖上下打量着关天逸,仿佛在说:“他妈的,昨天就不应该担心你。”

  当然,封靖自然知道他为什么避着他,中午食堂的事儿几乎全校都知道。

  “好了,开玩笑的,别那么认真。”

  关天逸尴尬的推了他一把,赔笑着回头看那拥挤的人群,生怕被熟人瞧见。

  “找我什么事?”关天逸问道。

  “带我去买些生活用品吧,要不还指不定会闹中什么笑话。”

  关天逸微蹙眉毛,但还是答应了,等人群走得差不多时,两人才肩并肩地走出校园。

  一路上,封靖从他的口中得知,他之所以积极的逞英雄全是因为他的妈妈。

  关天逸小的时候,家里是开商店的,一天爸爸去学校接他放学,他妈妈一个人看店,一个男人闯了进去,抢走了所有的钱,并且捅死了他妈妈。

  自此之后,关天逸的父亲关闭了商店,开始学习跆拳道,直至后来成了名资深跆拳道教练。

  教他人防身之术,避免悲剧重演。

  这是关明成为跆拳道教练的原因之一,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帮助关天逸走出儿时的阴影。

  吃完晚饭后,关天逸在厨房洗碗,关明和封靖在阳台谈笑,关明请求封靖多多关照自己的儿子。

  听到关照二字,封靖不由得一愣,笑道:“呵呵……我关照他什么,一个山野村夫,什么都不懂,你向他交代一下,以后多多关照我还差不多。”

  关明没有笑,仰起头望向星空,说道:“天逸他只有一根脑筋,遇见坏人就会奋不顾身的扑上去……他妈妈的死对他影响太大了……或许我的引导出错了……”

  封靖没有接话,随着他的目光望向星空,此时此刻,他似乎明白一个父亲的难处。

  他虽没有父亲,可他有疼爱他的师父和师娘,还有她的师妹蓉儿,他可不想他们为自己操心。

  好好念书,别惹事儿。

  不由得他琢磨起这八字来,似乎在品一道美食 。

  “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关明转过头来说道,“但你的身手肯定不简单,天逸要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事,还希望你多劳点心。”

  “呵呵,叔叔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听不懂,什么身手。”

  “我是教跆拳道的,可以说是练武术的,就刚才你接住碗的那一下,别的武术不说,就跆拳道,即使是黑带九段的身手也接不住。”

  “刚才你在试探我?”

  “嘿嘿……”关明笑了,“年轻人还是太嫩了……”

  啪的一声,响在封靖的额头上:“哎呀,真笨,这才是试探。”

  “呵呵……两次都是试探。”关明的笑容又从脸上消失,“今天下午我去了那条巷子……天逸打小就不会撒谎,他若是撒谎我一听便知……当然,更重要的是那个劫匪,他的手臂。”

  “手臂?”封靖一脸疑惑。

  “对,手臂,他的手骨生生的被短刀穿插而过,像被子弹穿过一般,没有留下多少粹骨,并且短刀还将他死死的盯在墙上。”

  封靖没有说话,看着外面的霓虹灯,似乎在回忆昨天的事儿。

  “别说我儿子做不到,我想除了你,世上没有人能做得到。”

  “呵呵……”封靖冷笑道,“叔叔,那是你的见识少啊!”

  “或许是吧。”关明意味深长的说道,“能说说你到这里来的目的吗?”

  “目的,哪有什么目的,念书啊!”

  “呵呵,不好说就算了,我也是随便问问。”关明呵笑道,“人活得太复杂就没劲了,凭你的本事,财富地位唾手可得,犯不着跟读书人较劲。”

  显然关明是个崇武之人,心里摒弃着文化教育。

  其实,这个问题封靖也弄不明白,师父为什么要他下山念书,并且交代他——好好念书,别惹事儿。

  他从小到大与外界的接触甚少,几乎没有,是个纯粹的人,既没有好强之心,也不崇拜金钱地位,甚至女人,他只想跟他的蓉儿好罢了。

  那师父到底为什么要他下山呢?待在山上不是挺好的嘛,与外界隔绝,过着世外桃源的生活,毕竟师父师娘都是几十年如一日。

  做一个放羊娃不好吗?世世代代放羊,回归于自然,回归于“道”。

  这一天的遭遇,不得不让封靖更加热爱起山上的生活,美好而快乐。

  关明父子本想留封靖在家里过夜,可封靖果断拒绝了,理由是他是一个住宿生,应该回到学校。

  在封靖再三坚持下,他独自抱着竹席,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回来的,可回到校门处却进不去。

  “大叔,是我,是我……麻烦开一下门。”封靖见校门紧锁,向旁边保安亭里看电视的大叔叫道。

  “你是谁?”大叔瞥了眼封靖,继续看他的电视,压根不理他。

  “我是上午的那个……你带我去孙主任那的啊!”

  大叔又瞥了他一眼,似乎没认出他来一般,说道:“上午哪个啊?没事别捣乱。”

  “大叔,我是住宿生,让我进去吧!”

  “别说住宿生,你能证明你是学生吗?”大叔又瞧了他一眼,封靖一身休闲装束,没穿校服。

  “我不是住宿生,抱着这些来这里干吗?”封靖瞥眼手中抱着的竹席和生活用品。

  “这我管不着。”

  “那你什么是管得着的?”封靖一脸的无奈。

  “学校有规定,十点之后任何人不得出入。”

  保安大叔的话音刚落,教学楼的方向走来一个女人,大叔赶忙起身,取过钥匙,走了出来:“陈老师,回家了?”

  校门被打开,女人走了出去,封靖乘机要闯进来,但却被大叔推了回去。

  “不是十点过后任何人不得出入吗,她为什么能出来?”

  “去去去,你是保安还是我是保安?”

  大叔摆了摆手,示意封靖别找事,但又冲着回过头来的女人点头哈腰。

  “谁给你的权利?”封靖愤愤的说道。

  “我是保安,这里我说的算,快点滚,要不然揍你。”大叔向封靖比划着拳头。

  封靖不由得一愣,想起山上念的书,垂下头去嘀咕道:“皇帝虽然没了,但皇权依旧存在,何谈平等呢?一切都是假的,假的……”

  封靖刚从校门口走开,啵啵两声,保安亭里的白炽灯和电视机都烧了,冒起白烟,接着便听见他娘的骂声。

  失望归失望,觉还是要睡的,封靖来到学校的侧面,四处张望一番,见没有人影,眉头皱起,似在聚精会神地看某一事物。

  可没一会,他像想到了什么,眉毛松下,然后反手将竹席及生活用品往墙内丢了进去,跃身翻墙进了校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