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监守自盗
余汉波2017-02-15 00:373,192

  七点半左右,宿舍走廊靠近校门的一端挤满了人头,纷纷探头往校门口张望。

  校门处一群学生排成一排,有留长发的,有没穿校服的,有没带书包的……各种学生都有,而站在他们前面训话的正是教务处主任孙晓明。

  “你们看保安亭。”有人抬手指了指保安亭。

  “怎么了?”保安亭还是原来的样子,陈志雄看不出任何异样。

  “保安呢?”

  “是诶,保安呢?”

  保安不在保安亭,甚至周围也不见他们的踪影,要是往日保安早就站在门口,审视着每个经过校门的学生了。

  或许吧,正是保安不在,才用得着孙晓明自降身份,亲自在这蹲守。

  “昨晚那个跳楼的就是值班的保安。”林飞从身后走来,悠悠的说道,“今天一早,警察带走了学校所有的保安。”

  “那个保安干吗要跳楼?”一个同学问道。

  “你真的认为他大半夜没事干去跳楼?而且还爬上那没有楼梯的楼顶去跳楼?”林飞深感无语。

  “你是说……他是被人推下去的?”

  “我是说,那个保安可能就是杀人犯中的一个。”林飞翻了下眼睛,继续说道,“昨晚有同学在教学楼被人打晕了,是在发现楼顶上有人之后。”

  “不是吧,‘监守自盗’,还保安呢,这学校安全吗?”

  “这些不是重点,重点是昨晚抓回去的三个嫌犯,今早发现他们死在警局了。”

  “你怎么知道?”

  “呵呵……”林飞冷笑两声,往校门处瞥一眼,不屑的转过身去,“你以为我是谁?”

  “呵呵,二汪的外甥就很叼吗?”

  “封靖……你偏要找碴是不是。”

  林飞的身子刚转过身,一下子撞上迎面走来的封靖。

  “我才懒得理你呢!”封靖眼睛一翻,往林飞右边的楼梯瞥了眼。

  “你……”

  “麻烦让一让。”没有等林飞说话,封靖伸手推开了他,往楼下走去。

  林飞脸颊泛起红晕,迈开步子,看势就要冲下去痛扁封靖一顿。

  可最终都没有冲下去,他的身子死死的被陈志雄抱着,只有陈志雄才深刻明白封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而且断定昨晚的事与他脱不了关系。

  “哈哈……又是美好的一天啊!”

  下了楼梯的封靖举起双手,哈哈大笑起来,仿佛是笑给上面的人听的。

  “什么事这么开心?”陈妍含着笑,从另一条楼梯走下来。

  “早。”封靖忘形之余,神情有些恍惚。

  “早。”陈妍眨了眨她灯笼般的大眼睛,侧着头微笑的看着他,还在追问什么事儿让他这么开心。

  “呃……能和你走在一起,每天都是美好的啊!”

  “去你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油嘴滑舌了。”

  “油嘴滑舌?我这是有感而发好不?”

  ……

  陈志雄松开林飞的手臂,蹬鼻子上脸,气得他差点吐血,反倒他有奔下去痛扁他一顿的冲动。

  可要真是打起来,谁会痛扁谁一顿呢?陈志雄的思绪一下子跳到昨天,最后只好咬咬牙作罢。

  ……

  这一天对于封靖来说如常,该上课时上课,该吃饭时吃饭,仿佛昨晚的事儿与自己毫无关系。

  然而,相对于这个学校,每个学生都严谨了许多,起码瞧着那些进进出出的警察,心中生了不少的敬畏。

  下午放了学,封靖和往常一样,跟陈妍坐在一起复习功课,偶尔请教请教,可不经意见,他眼角的余光瞥见门外徘徊的人影。

  “她好像有什么心事儿要向你倾诉哦!”陈妍斜着眼睛,往走廊瞥了一眼,满脸找碴儿的笑意,当然还有妒忌的醋意。

  “笑话,我又不认识她。”封靖的眼珠子转了转,然后低头继续看书。

  “呵呵,你不认识她?应该全校的人都认识她吧!”陈妍冷笑两声,“人家可是从早上找你找到现在的哦,不打算招呼招呼人家?”

  “招呼你的头!做你的习题。”封靖不与陈妍多言,抬起手来就将他的头按了下去,然而他的眼睛却不自觉的斜向窗外。

  此时此刻,他的心正跳得厉害,然而他又不会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啊,毕竟他们俩真的不熟啊!

  当陈妍斜眼往外瞧时,走廊处的王静琼像触电一般,不自觉的躲到墙后,像一个小偷被人发现了一般。

  然而,又有谁没发现呢?以她校花的身份往走廊一站,那回头率没有百分之百,也有百分之九十。

  所以,教室里议论纷纷,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投向封靖,有妒忌的,有羡慕的,还有什么什么逼的……

  作为当事人的封靖,他还有什么心思复习功课,转动着眼珠,注意着四周。

  最后,他还是长叹一口气,边收拾起书本,边对陈妍说道:“我有点事儿,先走了。”

  “呵呵……”陈妍的嘴巴歪着,眼睛斜斜的,一副不屑的表情。

  “诶,别这样看着我,真的有事儿。”

  “呵呵……”

  无言止于呵呵,挑衅止于呵呵,看热闹开始于呵呵。

  封靖嘴巴一扁,满脸的无奈,再描恐怕更黑了,因为周围的目光正像审视犯人一样注视着他。

  看着走出来的封靖,走廊里的王静琼双目不自觉的垂下,然后侧过身去,不去瞧他,她的脸颊早就在人们的议论声中红通一片。

  封靖走出门口的时候停了下,但仅是别过头去瞧了她一眼,并没有上前去搭话,然后兜着口袋往楼下走去。

  “怎么不理人家呢!”王静琼轻跺后脚跟,娇嗔的嘀咕道。

  可窘迫归窘迫,下唇微咬,转过身来还是往楼梯追去。

  王静琼一下楼梯,教室里的学生嘘唏一片。

  当然了,陈妍就莫名的成为标靶,然而这一切跟她有毛关系啊!

  满脸无奈的陈妍,终还是倒吸了一口气,站起身来,径直的走出教室,到外面避避风头。

  “诶!人呢?”王静琼走下楼梯,四周张望一番,却不见封靖的身影。

  “哈……”

  “啊——”

  封靖突然从墙角跳了出来大叫一声,吓得王静琼不由得抖了下身子,也是大叫一声。

  “找我有事儿?”封靖翘着唇角,悠悠的上下打量她一番。

  “哼……谁找你了。”王静琼从刚才的惊吓中还没有缓过神来,神经大条的双手叉腰,瞪眼封靖。

  瞧着动人的娇躯,封靖咧着的唇角又上了一个弧度,但却强忍笑意的说道:“哦,不是找我的啊!看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封靖的话一说完,扁起嘴巴,装出一副失落之态转身离去。

  “喂……喂……”

  封靖装作没听见,继续迈着他悠闲的步子。

  “封靖……你给我站住……”王静琼的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叫道。

  “叫我啊?”封靖依旧装的一脸懵逼,别过身来,用食指指着自己的鼻子,“请问王静琼同学,有事儿?”

  王静琼挺起高耸的双峰,深吸了一口气,才走前来轻声说道:“昨晚教学楼顶的人是不是你?”

  “教学楼顶?”封靖原来还嬉笑着的脸当即严肃了起来,“什么教学楼顶,你说昨晚跳楼的事吗?对不起,你问错人了,他不是我亲戚。”

  “如果说……我看见了你呢?”王静琼没有回应封靖的话,反而自说起来,似乎对他已经有了防御能力。

  “你能看见我?”封靖的眉头皱起,双眼死死盯着王静琼说道,可没一会,他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冷笑道,“呵呵……我早应该猜到是你了,师父还真是下了血本啊!”

  “你干吗?”

  王静琼忽地刹住后退的脚步,站直身子,抬手拍开封靖要调戏他的手。

  “呵呵……我还能干吗?”封靖收回要去抚她下巴的手,转过身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但却不忘弱弱的说道,“有你这么个大美女看着,我还能干吗,老老实实的念书,别瞎惹事儿呗。”

  他清晰的记得那天送她回校后,她说她可以做他女朋友,条件是好好念书。

  好好念书,别惹事儿,跟他师父说的话如出一辙,她不是师父派来监视他的人是什么?

  可封靖怎么都想不明白,师父是不是闲得蛋疼啊!没事让人看着他干吗?既然不放心那又为何要他下山?

  所以,对于王静琼,封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不再理会身后一脸懵逼的王静琼。

  “师父,别惹事儿?什么跟什么?”王静琼站在原地,瞧着一步步走远的封靖,不知所谓的嘀咕了起来。

  可当她一想到他伸过来的手,不禁的身子一颤,摇了摇头,干脆不再去想,迈开步子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楼下的这一幕,楼上的陈妍瞧得一清二楚,不自觉得柳眉皱了起来。

  呼……她找吐了一口气,抬起头来,久久的瞧着泛黄的天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