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嘴里喷屎
余汉波2020-05-26 14:023,605

  中午江华的搅和,加上下午孙晓明狠批林飞陈志雄,到了晚上了食堂伙食总算好了点,有那么一伙人在用餐。

  食堂向学校妥协了,当晚的伙食加了不少肉,但不知是否是中午的剩菜。

  当然,这也少不了江华的努力,他费了整个下等的功夫,带着他的弟兄在学校周围的饭店走了一遭。

  不管怎么说,食堂的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封靖那莫须有的“领袖”高帽也被摘去,但他却高兴不起来,整个宿舍的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陌生人。

  是啊!请吃饭的事儿,要了他们个把月的生活费,接下来的日子想必是要啃方便面了。更重要的是,整件事儿整下来,他们得不到半点好处,真不知道当时哪根神经搭错了。

  “干吗看着我?”陈志雄扫视周遭看着自己的目光,“我就没出钱啊?”

  切——

  大家不约而同的翻了下白眼,然后四散开去,不再理会陈志雄,将他冷落在一旁。

  “喂……你们……”

  陈志雄刚想说什么,可转念一想,打住了,别头瞪了一眼封靖,转身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封靖,你等着瞧。”陈志雄斜回眼睛,向关上的门丢这句,转身便走向楼梯。

  若要说整个308宿舍谁的下场最难堪,那当属陈志雄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花钱请了客,然后被孙晓明训话一顿,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陈妍跟封靖走得更近了。

  在这场无硝烟的“革命”中,最得意的应当是封靖,因为没他什么事的同时,看了一场关于自己的好戏。

  然而,他却没有高兴的样子,特别是到了深夜,他辗转反侧,时不时的皱起眉头,爬起身子往教学楼张望。

  不过还好的是,时间再难熬,它总有过去的时候。

  第二天清晨,封靖突地睁开惺忪的眼睛,爬起身子走到阳台,定睛的往教学楼张望。

  好一会后,他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身又爬上了床铺,补觉去了。

  上课铃声响起之前,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门外。

  楼梯处,封靖和陈妍谈笑着款款走来。

  往日的萎靡不振呢,被狗吃了吗?

  这是众人瞧着封靖走来时,心中的第一个疑惑。

  “马兴发说的不会是真的吧!”一个女生瞧着身旁的两个女生,一脸的惊讶。

  “你看他们亲热的样子,难道还有假吗?”

  “啊——”瘦高的女生突然惊叫一声,“不要嘛,我的男神啊!”

  “节哀!”留着斜刘海的女生拍了拍瘦高女生的肩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哼,还男神呢,光有一副臭皮囊罢了,要钱没钱,要口才没口才,跟马兴发一比,还差十万八千里呢!”另一女生不屑的插话道,目光转向不远处的马兴发。

  “哦……”斜刘海女生瞧了眼马兴发,意味深长地说了句,“明白明白,人各有志。”

  “你妒忌人家了吧!”瘦高女生说道。

  “哼,我妒忌他,笑话。”

  “我说的是陈妍。”

  “哪有……怎么可能……”

  ……

  女生们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开,封靖陈妍两人也由远及近。

  可他们来到后门时,却突然停住不前了,陈妍一脸疑惑地看向封靖,封靖耸了耸肩作了回应,甚是无奈。

  “哟,我还以为什么事儿呢,原来是发哥回来了啊!怪不得这么大惊小怪的。”

  封靖扫视教室一遭,最后目光停在马兴发身上,他的直觉便是这小子给自己整了什么幺蛾子。

  “哼……”

  马兴发轻哼一声,脸露邪笑,然后别过头去,不再理会封靖。

  “呵呵……”

  无言止于呵呵,无语也止于呵呵。

  封靖不善于交谈,在班里人缘不好,再加上他不爱八卦,所以他对马兴发搞什么幺蛾子并不在意。

  ……

  “马兴发……”

  下课响声一响起,陈妍气冲冲的站了起来,白眼斜向马兴发。

  然而马兴发却是无动于衷,眼角的余光瞟了陈妍一眼,扬起唇角往外走去。

  “马兴发,你给我站住。”

  “怎么了,有事儿?”马兴发慵懒的转过身来,抠着耳朵不耐烦的说道,“有屁快放,我还赶着上厕所呢。”

  “我跟封靖怎么了,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事情都摆在眼前了……还说什么……哈哈哈……”马兴发冷笑着,带着他的两个跟班往外走去。

  “呵呵,发哥,等一下,还有我的事儿?”作为吃瓜群众的封靖,侧头说道,仿佛嗑着瓜子。

  “哼……”

  马兴发仍是一副臭脸,可当他要跨出门去时,双腿突感一阵酸痛,伴随着痛叫声,跪倒在地。

  “发哥,你怎么了?”马兴发的跟班一脸迟疑的问道。

  “哟,发哥怎么这么不小心啊,摔痛了没有。”封靖站起来,走到马兴发跟前,将他扶了起来。

  “你干吗?”

  马兴发的跟班突感情况不对,一下子将封靖推开,但已经迟了,封靖的手指已在马兴发的腹部轻按了一下。

  “哟,怎么这么粗鲁啊!你们两个不扶,那我只好勉为其难了。”封靖一脸的无辜,“发哥,刚才说我什么好话了?”

  “你这个白痴,他说我们俩……”陈妍的话说到一半打住,改口说道,“他说我们在一起……”

  “哟,发哥,消息挺灵通的嘛,这么快就知道了。”封靖一脸嬉笑,蹲下身来说道,“不知发哥是怎么知道的呢?”

  “封靖……”陈妍厉声喝道,气得血都要喷出来。

  看样跟他去开房的事儿要以假乱真,坐实骚货的骂名了。

  “封靖,你对我做了……”马兴发咬着牙根,痛苦的张口说道,可话还没说完,他的裤子湿了。

  一股尿骚味袭来,女生们纷纷娇羞的摆着小手,而男生们嬉笑一片。

  “发哥,发哥,你怎么了?该不会尿裤子了吧,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撒尿啊!”封靖一脸坏笑,“难不成是说你撒谎了?听说撒谎的孩子也会尿裤子。”

  “封靖你……”马兴发一脸窘迫,但又不便于骂人,离开是非之地才是上策,指不定他还会对自己做些什么事儿,“你们两个愣着干吗,快过来扶我。”

  两个跟班相互对视一眼,极不情原的上前扶他。

  “发哥,还有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哦!”

  听着封靖这话,马兴发不由得一愣,腹部霎时传来一阵剧痛,接着喝道:“愣着干嘛,快扶我去厕所。”

  劈啪——

  马兴发终没有憋住,拉稀的声音响于静谧的教室,吓得两个跟班急忙放开他,任他跌坐在地上。

  “完了,完了……”马兴发的精神到了崩溃边缘,双眼瞪大的瞧着身前的同学。

  “发哥,怎么了,你竟然在大众广庭之下拉屎?”封靖满脸夸张的惊讶,但那惊讶并没有持续多久,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奸笑,“嘿嘿,还有一次机会哦,要是再说谎的话,那屎可能就从你嘴里喷出来哦!”

  “封靖,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五、四、三、二……”

  “陈妍和封靖没有开房,所有的事都是我编出来的。这几天我一直呆在医院,没有看见他们去开房,仅是在医院看见他们……”

  还没数到一,马兴发像参加电视抢答比赛一般,立即给封靖陈妍两人澄清。

  不过还好的是,屎并没有从他嘴里喷出来,算是抢答成功吧!

  “哦,原来是说我的坏话儿啊,难怪会遭到报应,不过……我还是比较这坏话儿。”

  “封靖,你要说话算话。”马兴发刚松下的气,一下子又堵回咽喉,睁大双眼瞪着封靖,生怕一会屎从嘴里喷出来。

  “我刚才说什么了,不好意思,最近脑子不好使,总记不得事儿。”封靖语不惊人誓不休,“陈妍,你说是吧?”

  “哼,你瞎说什么?”陈妍虽生着封靖的气,但对比刚才好了许多,甚至有些娇羞之态,不免让大伙胡想翩翩。

  “既然你说我瞎说,那我就不说好了。”封靖双手一耸,一副无所谓之态,悠然的转身走向自己的座位,然后捧起书本瞎琢磨起来。

  然而,大家的注意力并不在封靖身上,依然双目笔直的盯着摊坐在地上的马兴发,仿佛那拉稀一点都不臭不恶心。

  或许吧,对于嘴喷屎的绝技来说,那臭那恶心根本不值得一提。

  但,大家还是失望了,马兴发始终没有给大家表演这一绝技,两个跟班搀扶着他走出了教室。

  “诶,看我干吗,我又不会嘴喷屎。”

  马兴发狼狈离开后,大家的目光落向封靖,而封靖装出一脸的懵逼,仿佛别人要随地大小便他根本管不着。

  去……

  在一声去后,集中的目光四散开去,该上厕所的上厕所,该瞎扯的瞎扯,可就是难为了卫生委员,一脸苦逼的将那屎尿打扫干净。

  当然,也有没离开的目光,例如陈妍的目光。

  “谢谢。”陈妍瞧着封靖良久之后,还是道了声谢谢。

  这是她第二次说谢谢,第一次是在校门外,封靖记得十分清楚。

  封靖随之扬起唇角,但那笑容却是一闪即逝,接着眼眉一挑,去的一声,不再理会陈妍那感谢的目光。

  是的,他从刚才的放肆中回过神来,因为就在刚才他的脑子又蹿出淫秽的情节。

  怎么会这样?他问着自己。

  色情,粗暴、狡猾……

  封靖突地又抬起头,四周张望一番,最后视线停留在窗外的天空里。

  是的,他想起了自己的处境——在师父的监控之下。

  有些人自由着,但却未曾自由。

  看着发愣的封靖,陈妍一脸的窘迫,但她却没有上前问个明白,唇角一扬,回座位去了。

  铃声响起,又一节漫长而无聊的课程开始了。

  或许马兴发太搞笑的原因吧,包括封靖在内都忽略了另一条“八卦”——又一名住宿生失踪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