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重色轻友
余汉波2020-05-26 14:023,167

  马兴发的腿刚好来上学,可一节课下来又回去呆着了,但这次休假要比上次长了,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来调整情绪,想必他是没脸面踏足东城中学的了。

  好好念书,别惹事儿。

  马兴发不来上学,最高兴的莫过于封靖了,因为他开始想好好念书,不惹事儿了。然而马兴发就是麻烦精,搅屎棍,所以,他不来对于封靖来说最好不过了。

  日子如常,然而封靖却变得积极多了,整天缠着陈妍问这问那,仿佛立志要成为学霸。

  尽管陈妍的成绩也不怎的,但对于一个毫无基础的学渣,应付得还绰绰有余。

  当然,陈妍愿意陪他疯,并非因为他帅气的脸庞。想想要跟一个白痴讲人生哲理,那是要气得分分钟切腹的啊!所以,帅气完全是靠不住的。

  那靠得住的是什么?自然是智商了。

  封靖仿佛就是智商机器,专为学习而生,不管是哪一科,都是一点即通,简直是人工智能和人脑的结合,有着智能的存储和运行速度,还有着人类的反复思辨创新思维,这令陈妍倍有成就感,越教越来劲。

  也就这样,他们两个整日的搅和在一起,即使同学相信他们没有去开房,也肯定他们在一起了。

  他们的确在一起了,这个看脸的世界,让人怎么活啊!

  郎才女貌,喔,呸。

  ……

  两天后的中午,教务处的孙晓明来回地踱着步子,焦虑得很,时而抬起头看着茫然的教师们,时而是狂抓脑袋,仿佛唯有这些才能表现出他的焦虑。

  一个中年男教师从走廊跑来,孙晓明迫切的迎了出去:“怎么样了?”

  中年男教师来到孙晓明跟前,气还没来得及喘一口,头先是低了下去,然后像行尸走肉一般,头虚弱的摇摆了下。

  显然,这不是什么好消息。

  两个失踪的住宿生找到了,在学校后面百米开外的臭水沟里,成了两具浮肿恶臭的死尸。

  然而这一消息,在高一8班,或者所有的班级都一样,成了个笑谈。

  仿佛关联的人不是自己,任何事物它都可以成为笑谈。

  “那杀人犯是不是变态啊!”

  “男女通吃,能不变态嘛!”

  “重要的不是这个,你们不觉得那两人特丑嘛!”

  “丑是丑了点,但他们都是优等生啊!”

  “当然是优等生了,丑得那样不念书还有出路吗?”

  “去……”

  “你们看封靖,他丑不丑,嘻嘻……”

  “嘿嘿……”

  ……

  男男女女簇成一团,嘻嘻哈哈的八卦着。

  “怎么了,生气了?”坐在封靖旁边的陈妍瞥了眼那群男男女女,打趣的说道。

  封靖依然一脸严肃,别着头瞧着前面的综合楼楼顶,仿佛没听到同学以及陈妍的话。

  “切,还真小气啊!”陈妍的小嘴一撇,眼一翻,起身走向自己的座位,不在理睬这个装深沉的男生。

  陈妍一走,封靖忽地也就回过神来了,一脸迷茫的看向陈妍:“诶,怎么走了,刚才说到哪了,我还没学会呢!”

  “还学什么,装你的逼去吧!”陈妍没有鸟他,不屑的丢来一句话。

  “男人没逼!”

  一语惊人,全班哄然大笑,只有陈妍嘟着小嘴,翻着白眼,气不打一处来,但却又不好发飙。

  ……

  无风不起浪,学校的浪怎么起,除了“传闻”也就没有其他途径了。

  所谓的传闻,其特点在于其不稳定性。

  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情侣党大兴,男生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最近学校不安全,我送你回家吧!”

  顺理成章,对于心仪的男生,女生们也很乐意接受这种表达方式,组成名副其实的情侣党,正大光明的行走于校内校外,大街小巷,老师和家长都不敢多批一句。

  也就这样,封靖和陈妍两人就“正大光明”了,不但学习的时候呆在一起,就连上厕所几乎都是粘在一起。

  “学校不安全,我跟你一起如厕吧!”封靖向陈妍抛了个眉眼,色淫淫的说道。

  “去死吧!”

  陈妍狠狠的翻了个白眼,但却站起了身,跟着封靖一起去如厕了。

  这是周五的夜自修,栏杆外的天黑蒙蒙一片,封靖刚抬起头来望天,一阵冷飕飕的风袭来,封靖没由来的一惊,抬头望向教学楼顶。

  “怎么了?”陈妍侧着脑袋,顺着封靖的目光望去。

  “没有啊!”封靖瞥了陈妍一眼,然而随即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没有?那你笑什么,还笑得那么邪恶。”

  “邪恶吗?每当我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时候,都在极力的抑制一股冲动。”

  “什么冲动。”陈妍没有过多思索,直接的问道。

  “例如刚才……”封靖的笑容更加邪恶起来,眸光扑闪,“当场把你办了。”

  “什么办……”陈妍的话突然的打住,抬起脚来,运动鞋当即就踩在封靖的脚背上,“流氓,哼……不理你了。”

  陈妍娇羞着扭着小屁股向厕所的方向奔去,看得封靖心花怒放,好一会后才感觉到脚背的疼痛,哇哇的大叫,仿佛被踩中的是他的命根子。

  “封靖,你最好离陈妍远一点,要不我对你不客气。”

  身后看着这一出的陈志雄,终还是抑制不住横飙的火气,冲前来狠狠的向封靖警告道。

  “呵呵……”

  无言止于呵呵,挑衅开始于呵呵。

  封靖得意地拍了拍抱着的脚,脖子一横,完全不鸟身前的陈志雄,大步向前走去。

  “你这混蛋……”

  陈志雄的话音一落,拳头随即挥出,冲着封靖的面门而去。

  封靖微微的向右一侧,拳头从脸旁挥过,没伤着他丝毫。

  “呵呵,打不着。”避过陈志雄那一拳的封靖回过头来,像个小孩一般向他吐了吐舌头。

  怎么会打不着,后脑勺长眼睛了?

  陈志雄正纳闷怎么会没击中的时候,突然瞧见封靖向他吐舌头挑衅,气不打一处来,当场乱了方寸,胡乱的向封靖拳击脚踢起来,像个三岁小孩打架。

  当然,从一开始封靖就是在挑衅,在望向综合楼的一瞬间,他的眼角余光便瞟见了身后尾随的陈志雄。

  封靖左避右闪一番,突然双脚一定,严肃的说道:“玩够了没?”

  咔——

  一声脆响。

  啊——

  一个人的痛叫。

  从叫声听上去,像是命根子被踢中了,然而陈志雄却抱着自己的手腕。

  骨折了,肯定是粉碎性骨折,因为他的手腕已经严重变形。

  “倒沙子到我床上,拿我的杯子来盛尿,往我牙膏里挤药膏……你能不能再下贱些啊!”封靖的唇角一边扬起,一步步地向陈志雄逼了过去,“不表态不代表懦弱,或许吧,也只有你这种弱智才会洋洋得意,仿若干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陈志雄的瞳孔紧缩,从疼痛中回过神来,目光也逐渐恐惧起来,因为他压根不知自己的手腕是怎样骨折的,知道的仅是自己不断的进攻,而他是一味地闪躲。

  难不成是自己甩断的?

  “你想怎样?”

  “呵呵。”

  封靖又是一声呵呵,吓得陈志雄身子不由得一颤。

  呵呵已不是挑衅,而转化为一种施暴,先是精神上的,接着应该会是肉体上的。

  “封靖……志雄,你怎么了?”

  远处的陈妍瞧着满脸恐惧的陈志雄,她多少猜到了点,凭几次他救自己的经历。

  所以陈妍急步地跑来。

  陈妍的步子快,但封靖的手脚更快,刹那间强行抓过陈志雄的手腕,随之咔的一声响彻于走廊。

  “封靖,你干吗?”陈妍跑前来,一把将封靖推开。

  “呵呵,我们男生之间还能干吗?”封靖双手一摊,摆出一副无奈的表情,然后向陈志雄挑眉说道,“做作为舍友该做的事儿喽。”

  两个大男人什么是该做的事儿?嘿嘿……

  陈妍上下瞧了陈志雄一番,觉得他并没有什么异样,脸色一黑,喝道:“滚!”

  “唉!重色轻友!”封靖长叹一声,背过双手,悠悠的转身向厕所走去。

  “轻你的头……”陈妍撇了下嘴,又丢了一句,才转别过身来问一脸恍惚的扭着手腕的陈志雄,“你怎么了?他没对你怎样吧?”

  “呃……没,没,他没对我做什么。”

  陈志雄恍惚刚回过神一般,瞧了眼安然无事的手腕,再抬起头看向悠然走远的封靖,久久发愣。

  “是我的幻觉?”陈志雄心理嘀咕着,但又突摇起头来,看得陈妍一脸懵逼。

  去……

  刚扒到窗户看热闹的同学,一见没有下文,一哄而散,又各忙各的去了,留下陈妍陈志雄两人的身影,映在长长的走廊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择神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