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惊变
唐笑雨2018-03-22 12:364,963

  天罗联邦首都天京市,金碧辉煌的汉白宫内,人声鼎沸觥筹交错,一场奢华的国宴正在开吃。

  肥短粗壮的总统陈浩端着高脚酒杯,满脸笑容地向人敬酒,大背头乌黑发亮油光可鉴。他在今天下午的联邦代表大会上刚刚签署了总统令,自下个月起大幅度增加政府公务员工资,涨幅高达50%。这当然是顺应公务员的民心做了一件好事,公务员们民心大悦,而他自己当然也因此而得到更多的拥护,正是皆大欢喜。几个月后就要换届大选,这一张总统令可以给他争取到不少选票。他才58岁,就总统而言还很年轻,再多干几届也不会很老。一个年轻的总统可以给政府带来活力,带来干劲,也给联邦在国际上带来生气勃勃的形象,提升联邦的国际影响,赶超世界头号超级大国摩利国——当然还给自己带来巨大的名声和收益,可谓一举多得,不是么?

  陈浩足下生风,满面春风地从这桌转到那桌,频频向人敬酒。他年轻气盛不觉疲累,托着几瓶红酒跟在他屁股后面的服务员却手都举酸了。国务部长恭维他是联邦历史上最年轻有为的总统,一上台就撤换了大批腐败官僚,财政部长恭维他越活越年轻,给全联邦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活力,情报部长恭维他功勋等身——功勋等身本来算不上好话,但陈浩总统身宽体胖,一个人有三个人的重量,所以这话用在他身上实在妙不可言。陈浩乐得哈哈大笑。他乘着酒劲趁机调戏民政部长李丽纹,称赞她的廉洁和她的身材一样苗条靓丽。这个号称联邦历史上最美最年轻的美女部长似乎不解风情,既不给他私人手机号码,也不给他住宅地址,只是公事公办地浅浅喝了一口酒就借口走人,气得陈浩施展龙爪手在她屁股上抓了一把来稍解心头之火。号码和地址可以日后再指派人手去弄来,这现成的丰乳肥臀就在眼前,不趁机施展下未免太对不起自己数十年的苦练。

  陈浩正回味刚才的手感的时候,一个身材曼妙气质优雅的紫衣丽人微笑着向他走来,手里端着高脚酒杯,杯中满是殷红的酒液。陈浩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吞了吞口水,回头问秘书:“好面熟,你知不知道这是谁?”

  总统秘书是个身材秀颀的青年,戴着金丝眼镜,文质彬彬。听到总统垂询,秘书推了下眼镜,立即答道:“总统先生,这是联邦规模最大的军火公司勒克莱尔无限科技公司老板的千金,叶巧莱。别看她今年才30岁,可已经掌管了勒克莱尔绝大部分的事务,成为联邦军火界最年轻最引人注目的翘楚,可说是举足轻重。联邦军的30%军火都是她的公司提供的。”

  陈浩眉头一皱:“军火这么严重依赖他们,万一摊上什么事那不是受制于他们?”

  秘书答道:“也不至于,联邦国有军工企业还是占了大头,占据绝对主宰的地位。即使勒克莱尔突然破产,也不会造成军火短缺。”

  陈浩点了点头,看那个叶巧莱已经端着酒杯走近,下意识地挺直身子,哦,把啤酒肚往前挺了挺,顺手偷偷整了整领带,脸上早已堆出可掬笑容,微笑着看着这个似乎伸手一抱就能抱在怀里的紫衣丽人。

  “总统先生,您好,你今晚的风度真是迷人,介意跟我喝一杯吗?”叶巧莱微笑着说道,声音十分悦耳动听。

  陈浩当然欣然同意,眉花眼笑地和那个紫衣丽人碰了下杯,一饮而尽。然后两人就在那攀谈起来:“这位尊敬的女士,请恕我的冒昧,不认得你那天使般的面容。请问小姐尊姓大名?可以赐教吗?”

  紫衣丽人朱唇微启,吐音犹如天籁:“总统先生真是贵人多忘事,连我都不知道是谁。上个月的鸡尾酒会,你不是还称赞鄙公司技术先进积极进取,研发的产品富有创意和实用……”

  通讯器却在此时非常不合时宜地响起,还是非常急促的。紫衣丽人微笑着伸出手来:“看来总统先生十分之忙,下次再向您敬酒吧!”

  陈浩和她握了握手:“一定一定!”紫衣丽人微微一笑,端着酒杯优雅地走开。陈浩恋恋不舍地瞪着她曼妙的背影,吞了吞口水,对秘书道:“我先去办公室接个电话,一会回来。”秘书点了点头,什么也不问。因为他知道不该问的不要去问。

  通讯自然是靖海元帅发来的,第一句话就开门见山:“总统阁下,我们运送A物品的的混合编队在国境内遭到潜入偷袭,两艘巡洋舰和一艘运输舰坠毁,编队全军覆没!”

  “什么!”陈浩刚才喝下去的酒立即化成冷汗流出。在自己准备竞选连任的时候出这事,弄不好就是被舆论推翻引咎辞职的下场啊!他掏出手帕擦了擦汗,赶紧问道:“那A物品还在吗?谁下的手?有视频记录吗?这么重要的事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全息通讯仪里的靖海元帅擦着汗说道:“总统阁下,之前你正在会议上发言,我们为了不制造恐慌没有打断你的发言。现在我们正在打捞,A物品还在,但已被破坏,核心模块和机密档案已被窃走。巡洋舰遭到全面入侵没有发现有价值线索,运输舰人员存活较多,有视频记录还有对方遗留的尸体,可是,尸体没有任何标记,无法判断是哪方势力。我们正在跟运输舰张龙中校问话调查情况。”

  陈浩哦了一声:“对指纹,对DNA,对特征,总是能找到他们的身份的。”

  “非常抱歉,经过对比,没有发现国际指纹库、DNA库有符合的人。这几个人就像是根本没有登记在网络上的。”

  “人种特征呢?”

  “全是混血儿,没有明显的人种特征。”

  “武器装备呢?”

  “全是国际军火市场的通用货,只要有钱就能买得到。”

  “好吧,那有什么可以说得出来的特征吗?”

  靖海元帅脸上的汗更多了:“我很抱歉,总统阁下。我也非常真诚地希望能提供些有用的线索。”

  陈浩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天华小姐,请你发出通讯,召集新任情报部长马上来开会,会议等级SS。”

  随着他的话声,一个白衣人影闪出,应声道:“立即执行,总统阁下。”声音甜美柔润,令人听了十分舒服妥帖。

  靖海元帅本来正在擦汗,见到这个白衣人影,眼神顿时就亮了起来,汗也不出了,出声招呼道:“天华小姐,好久不见了。”那个天华小姐转过身来,微微一笑:“于承光元帅,是有32天10小时23分没见过了。”但见天华小姐黑发黑眸的一副纯正联邦血统模样,五官精致柔美到了极致,堪称完美的人,举手投足间散发出优雅高贵的气质,令人不敢直视。

  靖海元帅恭维道:“天华小姐真是好快的计算速度!”

  ※※※

  很快,新任情报部长腆着大肚子进来。前任部长被人揭发贪污受贿,情节十分严重,已经上演监狱风云去了,他这才由副部长转正,因此对陈浩十分感恩戴德。

  总统密室的密封墙随即闭合,将参与会议的几个人和外界隔绝。

  陈浩开门见山地说:“这次召集各位来,是想跟各位探讨一下,是什么样的敌对势力会对我们的舰队感兴趣,并且能悄无声息地渗透进来干掉一支编队,再悄无声息地溜走。”

  情报部长李鼎似乎酒还没醒,大着舌头说道:“总统阁下,请问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陈浩向天华小姐点了点头。天华小姐微微闭了下眼睛,睁开来说道:“天京时间今天下午5点45分,从天水基地前往楚江基地的一支混合编队发出警报,有一支神风帝国的航母编队高速靠近。但随后不久,5点59分,巡洋舰江宁号电力突然中断,信息终止,6点05分,江宁号坠毁。平阳号略晚一点,6点01分电力中断信息终止,6点07分坠毁。卫星发现有两只逃生舱弹射出来掉入海中,但没有建立求救信标,随后失去踪影。运输舰金水河号上的人员和敌人交火良久,战斗失利,电力舱被炸毁,失去动力坠毁,坠毁后弹射了全部逃生舱,均已救起。据舰长张龙中校和其他人员的口述,袭击者均是没有任何明显人种特征的混血儿,身穿黑衣,使用国际军火市场的通用武器,身手了得,显然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精英部队。但没有抓到俘虏,没有任何来自对方的信息。但可疑的是该舰电力舱室的摄像头被毁,被毁前记录了一场激烈交火,我军已然取胜。”

  随着天华小姐的话,会议室中央出现了一座巨大的三面显示屏,每一面都在播放着同样的画面,室内所有人都能看得见,那上面显示的正是金水河号电力舱的战斗。先是一片平静,几个士兵在执勤,然后突然升起战斗掩体,士兵们都躲在掩体后开火,不久后电力舱室里面涌出来一批还穿着工作服的士兵捡起阵亡者的枪支继续战斗,不过这个摄像头没有监控到敌人。战斗了大约两分多钟士兵全部阵亡,几个黑衣人进入电力舱室,另外十几个留在外面警戒,忙碌地制作了一些埋伏。十多分钟后,黑衣人全部探出来激烈开火,画面上飘来一些烟雾,似乎是发生了爆炸。随后黑衣人安静下来。又过了3分钟左右,黑衣人又探出身来激烈地开火。战斗一阵后黑衣人的掩体突然降下,黑衣人被乱枪扫射打死绝大部分,随后一群衣服五花八门的人端着枪冲上来围攻最后一个黑衣人,付出重大牺牲后将其制服。之后便是一个士兵开门,然后发生巨大爆炸,画面就此变黑。

  众人看完都不说话。陈浩到底是总统,需要首先打破沉默:“各位怎么看?”

  靖海元帅于承光说道:“尊敬的总统阁下,依我看来,这里面的水很深。首先,这些黑衣人是怎么知道我们是在运送机密物资的?怎么潜入我们的战舰的?是不是有内奸?如果是飞行中潜入的,那么,雷达为什么没有发现他们?是不是隐形飞船?第二,根据情报,黑衣人袭击时,正好也是帝国舰队向我高速靠近之时。虽然帝国舰队不久之后又转弯走人,但他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是不是故意转移我们的注意力给黑衣人制造机会?第三,卫星和雷达都没有发现他们的撤离痕迹,他们是不是故意让舰船坠毁到海里,从海里撤离?那么海里是不是有接应的潜艇?”

  李鼎的酒似乎醒了一半了:“混合舰队坠毁?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

  陈浩叹气道:“是的,就是运送楚江601研究所研制的新型试验反隐雷达绝密研究数据的混合舰队,坠毁了。原本为了防止他国特工潜入窃取机密,安排和运送新兵的运输舰一起出发,并且兵分三路,扰乱潜在敌方的视线,打算瞒天过海。没想到,机密还是被窃取了。”

  隐形装备早已出现,反隐雷达和扫描仪之类也早已产生。但早期的隐形装备主要是通过吸收部分雷达波而使得雷达误判目标,把大型舰船误判成小型巡逻艇,卫星和肉眼还是能看得见的。发展到了当代,两个超级大国——摩利国和瑞拉斯联邦已经成功研制出新一代的隐形战舰战机,卫星看不见,肉眼也看不见,只能依靠新型反隐形变频雷达扫描、定位、识别。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因为这种雷达的技术属于世界顶尖技术,联邦目前只是处于试验阶段,还只能勉强识别联邦目前装备的局部隐形战舰,对于邻国的还毫无用处。所以联邦军方投入了天文数字级的资金来进行研究,这次的工程样机就是由601研究所研制的,全联邦仅此一部,耗费已经高达500亿联邦币。

  李鼎顿时也出了一身冷汗:“我们并没有得到什么消息啊,并不知道有不明势力渗透。这些饭桶都是干嘛吃的,回头我去把他们贬官三级!”

  陈浩嘿了一声:“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最重要的就是加紧追查,雷达去向何处?到底是什么人如此大胆,冒着开战的危险袭击我们的舰队?谁又是内奸?”

  李鼎陪笑道:“是是是,总统阁下,我回去一定好好督查,给你一份满意的答复。当然,这需要于元帅阁下的鼎力支持,不然我可是独木难支哟!”

  于承光道:“鼎力相助四个字不敢当,但如果李部长因此事要查处海军的人员时,我肯定是好好协助的。”

  李鼎嘿嘿一笑,说道:“那就多谢了。我现在想请教下研究数据运送过程中都有什么人接触过?除了试验雷达的机要工程人员,参与运送的舰队有没人知道这是什么?数据有几份?都有谁看过?”

  于承光的汗又出来了:“只有一份数据,只有总统阁下、首席工程师和我看过,保存在加密硬盘中,不和网络连接,绝不可能有第四人看过。运送时,我向天水基地下的命令是运送A物品,必须亲自送到楚江基地,由楚江基地接手。完全不提及A物品是什么。”部队运送机密时经常使用代称,A物品可能是一支枪,也可能是一门炮,甚至可能是一件衣服。军人自然都知道,该问的可以问,不该问的绝不能问,接到命令的人谁也不会去问A物品是什么物品。所以运送的编队只知道要运送A物品,也知道A物品是机密,但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

  李鼎继续问道:“那么,是谁打包的呢?”

  “机器人打包,现场只有我和首席工程师。”

  李鼎微一沉思:“恕我直言,不仅是要查所有参与试验的人员,这支编队的所有人也都要应该进行调查,无论死的活的。包括那些新兵。”他望着靖海元帅,皮笑肉不笑的道:“元帅阁下的军官竟然让连军服都没穿上的新兵参与战斗,不知阁下怎么想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银翼幻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