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领地
遗落时光河2017-12-17 14:264,352

  利锥与佘幺幺默契配合,一个搂住腕足一个劈砍,将八根腕足一气凿断。不过,除了主腕足是齐根凿断,其它则留下一米左右。

  这样一来,章鱼怪仍可以行动,却无法对他们造成威胁了。不过利锥还是不放心,他还要加道保险。

  用钢链拴住箭头后,他慢慢地一点点拉动,直到箭杆完全穿过,然后解掉箭,用钢锁将钢链套起锁住。

  凿腕足时,章鱼怪一直奋力挣扎,不断将两人撞飞,但却无法对两人造成真正的伤害。而每凿断一根,两人都凑到断口上狂吸一阵!

  尽管刚才的厮杀如此惨烈,他也受伤不轻,此时却丝毫感觉不到疲倦。相反,汹涌澎湃的能量,正在他体内虎贲着。章鱼血的功效,对他而言,优胜他人十倍。

  有个小秘密,假如他现在听到的话,一定吐得半死。那就是,章鱼怪嵌入的人体基因,正是他DNA中的一段!

  章鱼怪血液里,不但有丰富的养分,更含有大量的活力因子。灌到肚子满满之后,利锥又大声喊叫隼儿,让她找来一个水壶。

  他双掌死死攥住腕足断口,挤奶一般,硬是挤满了一壶!

  章鱼怪生命力虽然强悍无比,但在两人狂虐之下,也迅速衰竭。于是到钢链穿脑时,它竟不作任何反抗,任由摆布了。

  利锥既然有心养它做宠物,自然不能把它弄死了,于是他开始反馈了。他将八截断腕足,用潜水匕首一一剥掉厚皮,然后将肌体塞到它屁嘴上。

  章鱼怪一点拒绝意思都没有,立即张开屁嘴吞了下去。事实上,如果没有这些养分补充,它极有可能死掉。

  章鱼怪咽下自己肌体后,立即大量分泌消化酶,将其迅速分解成养分,同时开始自愈。

  心有灵犀般,章鱼怪只修复头部和躯干,腕足只是迅速收敛伤口,然后结疤。它似乎意识到,假如自己再长出腕足来,也一定给两人砍掉。

  章鱼怪这个问题,算是解决了,接着就是伤员问题。

  虎子喝了章鱼血后,已经可以勉强行走。勇子则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更严重了,因为先前转移入小凹窝时,触动了伤处。

  他肋骨断折后,嵌入到内脏上,造成内出血,惟有手术才能拯救他。

  隼儿提议由她先出去,联系上绿盟朋友,否则靠他们三人,是无法将伤员安全带出去的。

  利锥立即点头,“好,我先把小八拉出去。”

  他先钻出过道,然后慢慢扯动钢链。章鱼怪的反应,则远远超出他期望,只见它居然奋力扒开眼前的大石块,再轻松地挤入过道。

  当隼儿与幺幺合力抬勇子时,出人意料的一幕又出现,大个蝾螈不用人招呼,竟主动钻到勇子身下,用自己腰背给他当担架。

  风隼儿返回水洞,潜水设备都完好无损,很显然,对不能果腹的东西,章鱼怪一点兴趣都没有。

  从水道口游出不到五十米,就是落水洞,先前他们系的绳索也无损。大卫两人,是在离落水洞不到五米的地方,被章鱼怪追上的,这就是命吧。

  落水洞近乎陡直,有二十多米深,然后沿暗河继续往南约两里,东南面出现条岔道,潜行一百多米,即进入一个极其复杂的溶洞系统,称之为沐恩大峡谷西溶洞群。

  不出所料,后援人马都在这里,她的干妈令狐闵也来了。领队的则是隼儿的师父凌骏,绿盟的

九.常.委

之一。

  凌骏他们坐等此地,并非见死不救,其实在第一组超时不返后,凌骏即派出第二组人马。

  非常不幸,他们刚浮出水潭,却正好是章鱼怪被炸烂屁嘴,不得不退出旱洞之时。

  他们立即用鱼枪射击,却那里伤得了章鱼怪,反被三根腕足一卷,一眨眼就勒死了三人!

  其余人慌忙跳水逃走,幸好章鱼怪当时急着疗伤,也无心追杀,这几人才逃得性命。

  凌骏是神箭手,水性却平平,何况像章鱼怪这种庞然大物,就是潜水高手也对付不了。他只好先按兵不动,一面派人搬救兵。

  这样等到第二天,来了几拨人马,而且带来大量的手下武器,包括鱼枪、鱼叉和渔网之类。他们正准备下水,隼儿回来了。

  按照和利锥的约定,隼儿编了个近乎真相的故事,说他们进去后,先遇上另一伙人马,然后章鱼怪来了,两伙人合力应战,终于打退怪物。

  至于战斗细节,则隐瞒掉利锥和幺幺,最后的英雄变成了马勇先,是他在夹缝里伏击,用登山弩射出穿岩箭,重创了怪物,并令其逃窜。

  “凌师父,咱们赶紧进去!或许还能追上!”有人喊道,随即得到一片响应。

  “咱们进去,先救人!是否追击,看情况再说。”凌骏应道。

  话音未落,众人已经纷纷扎下水去。风隼儿不禁苦笑着摇摇头,要不是章鱼怪事实上已被擒,这些人纯粹就是去送死。

  因为是逆流,潜进去就艰难多了,两小时后,大队人马才得以进入战斗现场。

  小平台上,只有虎子守着勇子。利锥、幺幺、章鱼怪和类人蝾螈,全无踪影了。

  令狐闵简单地检查后,即决定就地手术。于是大家便忙碌开来,将小平台清理一下,然后用石块堆砌成石床,再铺上帐篷和毛毯,就成了临时手术台。

  凌骏打着手电,很仔细地搜寻着战斗痕迹,看了一阵,他已经根本不信隼儿的故事了。不过,他并不打算当众揭穿。

  这时候,隼儿最担心的事情出现了,有人非要追杀章鱼怪不可。嚷得最凶的就是糜大松,他是地头蛇,更是个地痞。之所以和绿盟混到一块,只是捞点外快而已。

  现在,他看到了更大的商机,这头怪物绝对很值钱!

  不过,他人马虽多,会潜水的不多,潜水装备更是缺乏,所以他必须和凌骏合作。凌骏征询潜水队长刘福水的意见,不料他一口回绝了。

  “绝对不行!咱们刚下去探过,这水潭下面,其实是个大水穴,还有旋流!如果糜老板坚持下去,我可以将装备借给你,但人一个都不出!”刘福水断然道。

  “哈哈哈……真你祖宗的太可笑了!这回行动,明明是你们发起的,事到临头,却突然全做了王八!我呸!你们绿盟就是二货!”糜大松讥笑道。

  “你……你算啥?你敢这样说话?”刘福水就要发飙,却被凌骏拦住。

  凌骏将刘福水拉到一旁,低言了几句,刘福水很无奈地点了下头。

  一番讨价还价之后,凌骏与糜大松达成协议,由他组织三十人的捕猎队,每人报酬一万元,另给三万元

推.荐

费。不过前提是必须活捉,不小心弄死了,就打五折。

  刘福水带五名潜水员,只负责向导和支援。

  匆匆准备了一下,捕猎队就要下水,却被风隼儿赶来阻止。

  “40mm榴弹、手雷、爆震弹和催泪弹,都对这怪物无可奈何!光凭你们几支鱼枪、鱼叉,还有几张烂网,就能捕获它?”

  “隼儿!你胡说什么!”凌骏忙沉声喝止。

  “哎呀呀!凌师父,你们真够朋友的!这也太不地道了吧?”糜大松叫道。

  “行了!加倍!”凌骏压着嗓子吼道。

  “凌师父意思是,报酬都加倍?”糜大松也抑制着心跳问道。

  “对,但还是那句话,生死我概不负责。”凌骏冷然道。

  “好!凌师父就是爽快!够义气!兄弟我这条命,是你的啦!”糜大松豪情万丈般道。

  “师父!你这不是叫他们去送死么?”隼儿激动地喊道。

  凌骏一把扣住隼儿手腕,将她扯到一处角落,“隼儿,你认为师父怎么做才对?叫自己人下去?已经没了八个兄弟,难道你就不痛心?”

  “我当然痛心!可也不能叫别人去送死!我认为最好的办法,就是终止行动!”

  “不行!绝对不行!”凌骏断然道,然后语气一转,“隼儿,和族鬼一直进行针对华族的生化试验,这个你是知道的。”

  他重重地叹了口气,“但有个绝密情报,你是不知道的。根据总部多年的调查,再综合外殖朋友的情报,已经可以确定,和族鬼正在进行一场灭绝华族的阴谋!”

  风隼儿大吃一惊,却还是不愿相信,“东太殖民地90%的劳力,由华族提供,华族灭绝了,他们上那里找劳力?”

  “转基因人。将人类基因和动物基因结合,制造出类动物人,或者类人动物。具备人类的某些技能,但没有完全的人类智商,易于控制,却又比机器人灵活。”

  风隼儿对凌骏敬重如父,自然深信不疑,还当即自告奋勇,要求自己先下水探路。

  凌骏一口否决了,却不知她的目的,是想悄悄去找利锥商议,希望他能把章鱼怪让出来。

  另一边,捕猎队已经迫不及待的下水了。这些山民,平时一家的收入,一年也就五千元左右,现在捕一条大章鱼,就可以得到八千(糜大松抽佣20%),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此刻,利锥正骑着章小八(刚起的大号),在水穴底顺着旋流,优哉游哉地巡游着。

  刚下水时,章小八不但企图逃窜,还企图用腕足绞杀利锥,但被他抢先扭转钢链,勒得它几乎脑汁四溅,终于服服帖帖。

  利锥刚找到一点做领主的感觉,不速之客又来了。

  先是下来几名潜水员,不过他们只潜到五十米左右,用潜水灯乱照一通,也就折返了。

  不久,却又乱糟糟下来一群人。鱼枪、鱼叉和渔网,一看这架势,他心里就火了。

  从水潭面到水穴最深处,超过100米,大部分则在80米左右,一般人即使有全套装备,也无法潜到这个深度。可这帮山民,竟个个轻松达标。

  利锥答应过隼儿,当她的同伙再进来时,躲起来不露面。所以他虽然生气,却还是决定从水道遁走。但就在他驱使小八,即将钻入西北面水道时,变故骤然而生。

  水道口忽地涌出一股急流,将他们冲得急退回头。章小八竟然借势加速,屁嘴猛地喷水,七根腕足也同时急速摆动,嗖地一下冲向捕猎队。

  利锥本就水性一般,加上被急流一冲,猝不及防之下,也顾不上干预小八了。因此等他发觉不妙时,章小八已经趁机冲入人群中。

  这章鱼怪的满腹怨恨,终于逮住机会发泄了!说时迟那时快,它倏地倒转躯体,变成屁嘴向上,与一名捕猎者相撞刹那,咔嚓一下咬掉他脑袋!

  利锥将钢链往上猛提,迫使章鱼怪急浮水面,他手臂一旋,勒紧钢链,“上去!”

  章鱼怪违抗不得,乖乖爬上了石架。利锥拔出起钉锤,狠狠一下凿入它脑袋,“畜生!你敢欺我?”

  它不由腕足一软,伏地不起,同时鼻孔发出“呜呜”的哀鸣。利锥心倏地一酸,手上劲力减了五分。

  这时石架上,自然乱成一团,有人往旱洞口挤,有人急急跳下水,但也有人弯弓搭箭。

  “住手!师兄们等等!”隼儿大喊道。自己却飞身跃向利锥,半空一个轻盈转身,伸开双臂挡在利锥之前。

  “你们退下!”凌骏若无其事般道。其实第一个想出手的,就是他。

  “在下凌骏。请教先生尊姓大名?”他上前一步,拱手道。

  “凌师父,先前多蒙隼儿与虎子相助,才得以制服这头畜生。按理说他们也该分一份,不过要是将它开膛破肚,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凌骏愕然一下,没想到对方一开口,就揭穿他的来意,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

  “这样吧,凌师父,我拿武器和情报,与你们交换如何?”

  “就是不知先生能提供怎样的情报?”

  “听说你们对鸡公岭很感兴趣,我就是从那里逃出来的。”

  凌骏两眼一亮,随即掉头向弟子们,“大鹏,小飞,你们陪糜老板出去歇息吧。隼儿,你也去帮你干妈。”

  在这些人里面,凌骏无疑拥有绝对的权威,看似随意的吩咐两句,即刻得到不折不扣的执行。而捕猎队,一早就直冲水道,溜个精光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