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同盟
遗落时光河2017-10-21 03:414,597

  不消片刻,水洞里就只剩下利锥与凌骏两人。至于他们的谈话,这里暂且按下,先来了解一下凌骏这个人。

  要了解凌骏,就必须从阳光4+运动说起。

  “阳光4+”俱乐部,是在北冥元86年,由一群非常有名,但绝非非常有钱的户外运动明星,在花鹰殖民地注册成立。

  所谓4+,指的是要成为俱乐部正式会员,必须在跳伞、冲浪板、徒手攀岩和徒手潜水四项运动上,取得高级执照,然后还得在其它指定的项目上,比如滑翔伞、三角翼、皮划艇、登山、高山滑雪、远距潜水等等,取得任意4项初级以上执照。

  能成为阳光4+俱乐部会员,也即意味着你是空中、水上、陆上和水下四大类运动的全能者,这当然是非常艰难的!

  也正因为不易,所以更加吸引勇者去争取。“阳光4+”几乎成为时代的代名词,其影响力可见一斑,而且不到一年时间里,他们已得到多家大财团支持,或直接入股,或委托代言,可谓财源滚滚,一发不可收拾。

  北冥元87年,飞鸟殖民地宣布大力开发东里岛,而主导开发的,居然就是 “阳光4+”的户外运动俱乐部。

  阳光4+与飞鸟集团公司签约,在东里岛及其周边小岛,一口气投资兴建四家主题酒店和一座地下城,其财势气势,完全盖住飞鸟殖民地的土豪族。

  令人咋舌之余,也不禁疑问:这家俱乐部究竟什么来头?为何如此财大气粗?

  主流媒体报导的原因,是因为阳光4+运动,特别受富二代青睐。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相信这些公开的资料。

  曾经有家飞鸟殖民地小报的记者,一个叫斋藤干二的人,也不知从哪里挖到的料,竟然撰文披露说,“阳光4+”的幕后老板,正是花鹰公司联盟,而俱乐部的核心成员,则出身于花鹰殖民地特种部队!

  俱乐部似乎对华族人情有独钟,大部分的开发工程,包给华族人的建筑公司,建筑工人,自然也大部分是华族人,甚至连俱乐部本身的导游、救援员等等工作人员,也大量招聘华族人。

  一时间,东里岛便成为许多华族人的天堂,至少是暂时的天堂。哪些运动天才——会飞会爬会潜水的,可以直接为俱乐部服务。什么都不会的,只要有力气,同样可以为他们服务——当建筑工人。

  北冥元88年,“阳光4+”在东太殖民地开设了分部。年仅二十六岁的凌骏,成为分部总经理,但这也是他噩梦的开始。

  凌骏也是东太殖民地上,第一个阳光4+正式会员,很难想象,他会与反东太势力扯上关系。事实上十二年前,他对政务一点兴趣也没有。

  他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之人,生活无忧无虑,自小热衷于户外运动,加上极有天赋,二十出头已成家喻户晓的明星。

  由于“阳光4+”俱乐部的名声太响,户外运动爱好者也被称之为“阳光族”,或“阳光部落”,一个自称“野人部落”的户外运动团体,却常常假冒它的名义活动。

  这个“野人部落”,正是“原生态保护同盟”的组成之一,而当凌骏将射箭与阳光4+运动糅合后,更多的绿盟之人成了他的弟子。

  假如凌骏有足够的政务危机感,从一开始就撇清关系,凭他的名声和家族势力,想陷害他也没那么容易。偏偏他天性桀骜不驯,又自恃过高,终于遭到屑小的陷害。

  北冥元89年6月,“阳光4+”东太分部遭到查封,凌骏也锒铛入狱。

  一年后,东太集团迫于殖际压力,不得不释放了凌骏。但他仍将此视为奇耻大辱,义无反顾地投身反东太组织绿盟。

  换言之,东太集团又为自己,制造了一个强悍的对手。

  绿盟,全称是原生态保护同盟,最初由一些环保主义者,及动物保护志愿者组成,开始自称为“绿色守望同盟”

  北冥元82年6月1日,“绿色守望同盟”、“野人部落”和“捍卫家园同盟”结成联盟,对外统一称为“原生态保护同盟”。

  标志为绿色星球上,站着五只拟人化动物,分别是手持刀枪剑戟的猪、马、羊、牛,拥护着中间的丹顶鹤,象征着众生捍卫生态、家园,以及追求平等、和平。

  联盟属于松散结构,三个组织基本上各自开展活动,但绿色守望者居于指导地位,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提供了大量资金。而习惯上,人们仍称其为绿盟。

  联盟成立后,即遭到东太公司严厉打击,为保存实力,绿盟转入地下活动。

  北冥元89年,捍卫家园同盟宣布退出绿盟。不久,核心人物或出逃,或向东太公司投降,捍卫家园随之烟消云散。

  北冥元93年,野人部落也宣布退出绿盟。和捍卫家园的命运不同,他们是整体隐藏于神木林,并自称树栖族,过起避世生活。

  自此后,绿色守望同盟也销声匿迹,在外界看来似乎解体了。但实际上,他们仍蛰伏于各地秘密活动。

  这几年来,随着凌骏、屈祈生、岩苗花等人的加入,并迅速成为核心人物后,绿盟的性质也在迅速改变,它不再软绵绵地任人宰割,而变得越来越强硬,当然,也更暴力。

  天穴上,手术正在进行着。尽管条件简陋带来不少麻烦,但这台开膛手术,对令狐闵而言,仍如家常便饭般简单。

  令狐闵割开马勇先肌体,剪断肋骨,撑大,帮内脏止血,清洗,接回断骨,固定,缝线,一气呵成。

  手术完毕,凌骏和刘福水护送令狐闵出洞。隼儿和虎子留了下来,既为了照看勇子,也避免被凌骏盘问。

  如何安置章小八,成了最头疼的问题。利锥在石架一角,打下了三根钢撬,用来拴小八。但他深知这种岩石,小八随便扯几下就碎了,因此半刻也不敢离开。

  第二天,冉小飞领人送来补给。应利锥要求,除了送来100公斤鲜鱼外,还有一套连夜打造的锁具。

  一开始,他们尝试给章小八打麻醉针。正如利锥所料,这东西对它根本无效,那就只好来硬的了。

  利锥拧紧钢链,想勒得它趴下,但这回,章鱼怪的反抗特别坚决!

  它猛地一蜷缩,腕足抱成一团,跟着向水潭滚去,却被钢链扯住,但利锥也同时被它压在身下。

  章鱼怪腕足立即反抱住他,尽管腕足只剩一米长,但若给它抱实了一勒,利锥绝对给挤成肉酱。

  幺幺第一个作出反应,未待它发力,蟒尾已经全力抽在它脑袋上。紧接着半空一翻身,起钉锤又凿入它脑袋。

  隼儿和虎子也紧跟着行动。隼儿一扣登山弩扳机,穿岩箭随即贯穿一根腕足,并将其钉在石架上。虎子则飞身直扑屁嘴,十指上的钢爪一插,跟着奋力一掰!

  章鱼怪尽管还有七根腕足,但只剩一米长,加上三人同时攻击,已足以令它应接不暇。趁着它身忙足乱之际,利锥嗖地从它身下滑出。

  他就地收腰屈膝,跟着猛地伸展,已腾空而起。右手一把抄住钢链,左手锥子随即戳入它眼眶下。

  “畜生!你敢再动一下,老子把你眼珠都挖出来!”利锥暴喝道。

  章鱼怪的智商,当然还不足以听懂,但锥子戳在它眼球下,这意思它却懂得。于是它鼻孔发出呜呜的哀鸣,腕足却松了劲,趴伏地下。

  “虎子,扯出来!”隼儿叫道,自己则忙着上箭。

  虎子用钢爪钩住箭头,一声虎吼,将箭抽出。箭杆扣环穿着不锈钢链,也跟着贯穿过去。

  章鱼怪不敢再反抗,只是不断发出哀鸣,而一双大眼,更是死死盯住隼儿。章鱼眼睛本就像人类,这怪物结合有人体基因,自然就更像了。

  隼儿不禁连打几个寒噤,第二箭竟射不出去。

  “隼儿,快射!”利锥催促道。

  隼儿立刻想起解东豪等人,都已葬身这怪物之腹,随即血脉贲张,一扣扳机,穿岩箭又贯穿一根腕足。

  如法炮制,隼儿射箭,虎子将钢链硬扯过去,一共穿了四条钢链。然后,将钢链分别锁死腕足后,又将另一端锁到连接器上。

  这连接器也是连夜打造的,有八个卷轴,可根据需要收放钢链。

  “大哥,都拴起来吧,这家伙不会老实的!”隼儿道。只要一瞧章鱼怪哪双怪眼,她心里就发毛。

  利锥默然点下头。这头坐骑确实够拉风,可也随时会致他于死地,他决定放弃收服它的念头。

  登山弩只配四支穿岩箭,他们将先前射出的箭解下,挂上钢链,再次如法炮制,又将剩余三根腕足,都锁住了。

  下午,冉小飞等人又运入大批物资,而他个人,更是给隼儿带了整整一背包巧克力。

  东太公司那边,搜索工作仍在继续着,但重点已经转向水下机器人。

  HXSW120号光是出厂价,已经超过三千万元,何况还涉及到技术保密,当然不允许放任其失踪。

  从6月29日开始,搜捕指挥部调集大量人员和设备,将整条洁江及两岸都搜遍了。

  尤其是伏蛟洞暗河,更成为重中之重,因为设在暗河出口的监测点,不但监测到示踪剂,还捞起了示踪球。

  为此,这个自古就被视为探险禁地的地方,东太竟不惜牺牲十一名潜水员,强行将其打通。

  可怜东太公司如此大动干戈,最终还是毛都没找着一根。

  这其中最关键的因素,是东太专家根本就没想到,示踪球竟是从寒水洞流过来的。

  寒水洞属于沐恩大峡谷溶洞体系,按理说水道应该通向峡谷,汇入雨蛟河,再流入洁江。

  可寒水洞连通的那条暗河,却偏偏折向南行,融入伏蛟洞暗河体系。

  这等于给东太公司设了个陷阱,诱使他们冒险进入伏蛟洞暗河,导致卫兵总部的蛙人小组覆没。

  卫队总指挥平尾展宏勃然大怒,亲自打电话过来,将坂本加雄痛骂了一顿。

  东太公司的搜索行动,至此也不得不罢休了。

  东太高层,都是非常有理想和远见之人,他们满怀期待能专心致力于发展,但总有些人和事,非常的令人烦恼。

  现在,这些恼人的怪物,似乎一下被消灭了,至少它们暂时不会闹事了。东太集团终于可以将精力,放回到堰塞和毒气这两件事上。

  此时毒气问题,已变得相当严重,将整个益坝盆地都笼罩了。

  本来,益坝盆地海拔2000米以上,加上西边的岳屏山,平均海拔2800米。

  而流金河谷地,海拔才800米左右。按理说,毒气是根本越不过岳屏山的。

  问题出在风向上。

  夏天本来应该刮东南风,但自6月10日以后,刮的却是从天极高原吹来的西南风!

  毒气团在西南风推动下,沿着平均海拔800米的岳屏峡,浩浩荡荡地入侵益坝盆地。

  东太公司当然不会熟视无睹,已经多次大批量发射燃烧弹,却根本不起作用。

  原因很简单,毒气团可燃成分越来越少,有毒成分却越来越多,包括燃烧弹产生的有毒气体。

  6月28日下午,东太集团的最高层机构,集团董事局、行政总部和安全理事会,再次召开常务联合会议,通过了毒气封堵消除方案。

  所谓封堵,就是利用益坝周边的山脉,筑起一圈真正的堤坝,再辅以喷雾法困住毒气,杜绝外泄。

  所谓消除,就是在盆地上打110口深井,用加压泵将毒气灌注入岩层下。

  封堵工程由殖民警备队工程部负责,消除工程则由燃料公司承担,得到藤木定涛赏识的桥爪国柱,担任总指挥兼总工程师。

  6月29日下午,桥爪国柱亲自率领庞大的钻探队伍,浩浩荡荡进驻益坝。

  对付毒气,桥爪国柱确有其独到之处,就是喷雾法。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水加压,通过巨型喷雾头,四处喷洒即可。

  至于工程及警备人员,进入封锁区之后,必须戴呼吸面罩,使用压缩空气。

  不过工程队首先钻探的地方,却不是益坝盆地,而是在岳屏山上。受搜捕指挥部委托,桥爪国柱将利锥藏身的溶洞,顺便就钻了几个洞。

  在炸毁溶洞后,搜捕指挥部也就地改名,成为益坝临时武装管辖区指挥部。

  天谴之后,东太在龙灵峡南岸的天棺岩,紧急修建临时抽水站。

  经过十几天连续24小时的奋战,天棺岩顶上,安装了三十六台大型水泵,而三十六条两米口径的钢管,也接到峡谷下面。

  6月30日,由藤木定涛亲手合上电闸,随着大水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在出水口一端,混合着泥浆、石屑和不明物体的污水,源源不断地汹涌而出。

  堰塞问题,也开始缓解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