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同盟(增补)
遗落时光河2017-10-21 03:414,163

  7月5日,绿盟的挖掘工程也开始了,由利锥驱使小八开路,他们要逆流而上,打通至鸡公岭水穴的水道。这就是凌骏和利锥达成的协议。

  昨天,凌骏亲自带人去勘探了马槽岭。溶洞崩塌后,东太公司仍不放心,依然留了一个中队驻防。既无法走捷径,惟有从降妖洞开始。

  降妖之名由隼儿提议,水洞也命名为寒水洞,旱洞则叫通天洞。

  假如没有利锥参与,或者利锥没有降服章鱼怪,他们要打通这条水道,恐怕一年也办不到。

  利锥最大的优势,就是他长了鳃,无须依赖笨重的潜水装备。而章鱼怪的作用,更是无与伦比,它腕足可以吸住岩壁,那怕90度的落水洞,也可轻松攀缘而上。

  尽管如此,这活儿还是一点也不轻松,因为他还要背着大捆的绳索,还有大袋的岩钉和液压锤。他不仅要带路,还负责打岩钉,系绳索,后面的人才可跟进。

  章小八对这粗活,反倒挺乐意,因为每打下一枚岩钉,它就可以得到一条鱼。

  第五天,到达马槽岭水穴。香肠水穴与榄核水穴崩塌后,形成一个深潭,底部的鱼嘴形喷口,尽管被大石重重压住,水流仍通过缝隙喷出。

  整个水潭,在这些劲流带动下,犹如开水般沸腾,幸好只是形似沸水,水温却很暖和。

  大爆破后,溶洞虽然大部崩塌,空隙仍无所不在,只是要清理出一条通道,却非三两天的事情。

  将工程小组送上溶洞,并架好龙门架后,利锥的任务告一段落,他返回降妖洞休整。

  三天后,凌骏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糜大松准备向东太公司告密!

  糜大松是糜家村村长,而西溶洞群的主要洞口,都在糜家村地盘内,这就是绿盟不得不送钱给他的缘故。

  尽管事先约定,生死由糜大松负责,但为了封口,凌骏还是给了死者家属六万块安抚费,其余人等给了三千块辛苦费。就是屁也不放一个的糜大松,也拿到了一万块。

  不过,他是不会这样想的,相反,他认为自己大亏了。所以,他必须要从凌骏身上,多榨点油出来。不然,怎么对得起米大虫这外号呢?

  当然,叫他直接去敲诈凌骏的话,那就要给个水缸他做胆了。

  在家里苦苦忖思了几天,都不得其果,正百无聊赖之时,突然看到电视播放的悬赏广告,双眼即刻大放光芒!

  正南道沐恩段承恩屯独木桥殖民点,距离龙灵江最近距离39公里。在点南郊的牛角峰山腰处,有家慈济堂医院。

  医院的主体,仅是一栋两层的小楼。旁边,有家福鼎公司的食品加工厂。论规模不过是个乡村诊所,不过论患者流量,却远超一级大医院。

  它是真正的公益医院,治病只收回药本费,若患者实在太穷,连这点都可以免收。所以无论晴天阴天,医院门前总排着长龙。

  7月14日这天,慈济堂医院还未到开诊时间,已经排起几千人的长龙。

  令狐闵一早就起床,看诊到中午,顾不上吃饭,又赶去化验室看检查情况。从抽检的患者中可以发现,病菌感染情况越来越严重,假如再不实施彻底控制,这个地区不久就会发生大瘟疫!

  她正忧心忡忡,手机响了,心不由一揪,又出事了。她这个号码是不随便给人的,拿到的人,也不会随便拨打。

  “闵姐,马上下水道,我让隼儿去南边出口接你!即刻!”凌骏急匆匆道。

  令狐闵挂了电话后,马上通知贾小康、老雷等人去后院。

  老雷坚持要令狐闵先撤离,他和牛妹守到卫兵来再撤。于是令狐闵便和小康、大力先下了地道,而老雷夫妇则留守监控室。

  老雷叮嘱老婆要寸步不离监控屏,而他自己,则带着烟花和望远镜上了楼顶。

  半小时后,老雷一看到直升机飞临,立即呼叫牛妹,然后点燃了烟花炮,跟着就抱着排水管道,溜下后院去了。

  牛妹也马上开启广播,然后用她狮吼般的嗓子,大吼起来,“外面有匪徒抢劫,请乡亲们进医院避一避!”

  她这一广播,众人便纷纷往大棚屋里挤,然后又将主楼和后院都挤满。

  广播完毕,老雷也下来了,两夫妇随即撤入地道。广播的声音,方圆一公里都听得很清楚,特保队自然也听到了。

  本来顾忌到患者众多,几千人一旦闹起来,要镇压可不是举手之劳!因此指挥部派了便衣队,并且在几公里外就下车,悄悄走过来的。

  一般情况下,东太安保出动都是大队人马,那怕鸡毛蒜皮的事情,一出都是几百号人,用他们的行话,就是给弟兄们谋点福利。

  而这回为了达到突袭效果,人数却不多,出动还不到两百人。

  特保队打的算盘是,一旦直升机飞临,便衣队就先下手,控制主要目标,然后押上直升机运走,尽量避免和民众纠缠。

  不料被老雷夫妇这么一搅乱,计划全泡汤了。而且,牛妹的广播,绝对是赤果果的挑衅!指挥部随即下达行动命令。

  接令后,正南道安保支部特保大队,立即发起强攻。

  主楼后面的后院,成了主攻目标,而不到两百平米的小院,也已经拥入不止四百人。

  一般情况下,是先射催泪弹,将人群驱散,再向顽抗人员射爆震弹,但大队长不想浪费时间,直接下令一块发射。

  于是几枚40mm爆震弹,伴着催泪弹从三个方向射入,几声霹雳般巨响之后,里面之人无一例外瘫倒在地。

  处于爆炸中心的十多个人,更是直接七孔流血而亡!其中几个小孩,更是脑壳爆裂,连脑汁都震溢出来,场面惨不忍睹!

  特卫顺绳索从直升机坠下,用霰弹枪逐室破门,然后扔催泪弹。

  这后院,就是令狐闵和隼儿几人住的地方,平时连外聘的医生和护士,都不让进入。显然,东太已事先摸过情报。

  令狐闵的书房里有条暗道,一直通到独木桥暗河。此时,她早在上贾小康、雷大力护卫下,悄无声息地转移了。

  老雷夫妇将地下室浇上汽油,然后从后门退出。他点上一支烟,狠狠抽了几口,长叹一声,一咬牙,将烟头扔进室内,随即将铁门紧紧关上。

  两人戴上潜水面罩,下了水道。

  老雷心情非常沉重,不仅因为他在医院服务了十几年,对他而言,医院就是家,现在家破了!

  慈济堂医院,即日起无限期关闭。

  令狐闵既是洋归博士,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之人,为何竟和绿盟混到一块呢?这还得从二十年前说起。

  二十年前,令狐闵是产科医生,丈夫佟瑞民则是外科医生,他很爱她,他们的婚姻非常美满。为了他,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贵族身份!

  惟一美中不足的,就是结婚三年了,令狐闵都没怀上。身为产科医生,每天看着别人成为幸福的妈妈,心里更不是滋味。

  后来通过检查,才发现是她的卵子细胞质出了问题,导致不能怀孕。

  他们去了汇江城,找上一家专门做试管婴儿的医院,做了卵子细胞质移植。胚胎培育很成功,然后就是十月怀胎,最后顺利诞下个很漂亮的女儿。

  他们为女儿起名叫盼盼。那时她以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妈妈!谁知没不久,厄运突然降临。

  盼盼刚满月,哪家医院的律师竟找上门来,那个王八蛋的竟对她说,因为工作人员的疏忽,将胚胎编号弄混了,而她女儿的胚胎,还被当作废品处理了。

  律师假惺惺的说,要赔偿他们,他们尽管开价。

  令狐闵当即小宇宙爆发,“你给我滚!我女儿不是商品!不是用钱可以买的!而且不管是否我夫妇的基因,反正都是我孕育出来的,就是我身上掉下的肉,谁都不可以抢走她!”

  律师灰溜溜走了。她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但她实在太天真了。

  三天后,混蛋律师再次登门,而且带着几名法犬!就这样硬生生用武力把盼盼抢走!

  他们开始到处申诉,还企图通过网络争取公道,就在这时安保处突然插手,将他们夫妇捉起来,并威胁要对他们亲属不利,最后他们只好忍气吞声,将事情暂且搁下。

  他们既不甘心,更感觉这事情背后隐藏着阴谋,所以从此参与一些边缘团体的活动。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年后,终于找到一名代孕者。这名代孕者怀胎没有成功,因为查出是畸形胎,被迫打掉,但她偷偷保存了胎儿DNA。

  通过DNA对比,畸形胎与盼盼的DNA,竟然一模一样!这就证明,哪家医院根本不是弄错胚胎,而是故意掉了包!

  其原因很简单,因为克隆的成功率是非常低的,之前的代孕者无一成功。因此,他们便丧心病狂地,大量掉包正常试管婴儿的胚胎,以求达到目的。

  非常不幸地,令狐闵竟孕育成功,也注定要被强夺所爱。在几个社会团体支持下,他们向仲裁委员会递交了申诉。

  随后,就像变魔术一般,证人及证据相继人间蒸发,最后,他们当然只能败诉。官司的结果,也将他们夫妇彻底推向边缘组织。

  一年后,在洋外阳光普照会慈善基金支持下,他们创立慈济堂公益医院。自开诊之日起,慈济堂就饱受东太公司的刁难,各种骚扰更是层出不穷。

  一年后,佟瑞民夫妇被迫与光照会分道扬镳。断了洋外资金的援助,本就入不敷出的慈济堂,自然每况愈下,半年后被迫关闭。

  这时候,福鼎公司的朱老板伸出援手,将一栋两层的办公楼,慷慨腾出来。

  医院主楼面积太少,于是朱老板又出钱,在外面搭了个近千平方的大棚屋。经改造后,慈济堂公益医院重新开张至今。

  这时候,凌骏已安排隼儿领一组人马,赶去牛角峰南坡出口接应他们,但他还是低估了东太卫队。

  接应小组和令狐闵他们汇合后,走小路向沐恩大峡谷转移,半程上被无人机拍到。

  三分钟后,两架直升机载着特卫赶到。

  “咱们下暗河!”隼儿喊道。凭他们的武器,和东太特卫交火,惟一的结果,就是被秒杀!

  雷大力低吼一声,一把将令狐闵架到肩上,撒腿就跑。前面不到百米处有口竖井,下面的暗河,尽管不能连通大峡谷溶洞群,却是流入峡谷中的地龙河。

  这暗河与大峡谷水系是相通的,但水程极其凶险,不但有无数如迷宫般的岔道,更有可以将人粉碎的旋流。

  “虎子,你们跟着大力!我去吸引东太鬼!”未等他们答应,隼儿已向山坡上跑去。

  隼儿迎着直升机,射出一支烟花箭。所谓烟花箭,其实就是在箭杆上,绑上一枚烟花弹而已。

  烟花弹在直升机百米外爆开,根本不可能造成任何伤害,却吓了飞行员一跳,随即本能地将机拉高。

  隼儿不傻,她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当即飞身一跃,直扎入小溪中去。

  果然三秒钟后,她所站之处被射成了蜂窝。

  其实,沐恩大峡谷糜家村一段,才是东太卫队的主攻目标。而且这次行动,竟是由卫队总部直接调动精锐,地方上的人马,除了部分特保候命之外,根本没有调动。

  没有出现预期中的激烈战斗,绿盟的人直接撤入西溶洞群,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这沐恩大峡谷的溶洞群,通过暗河相连,延绵百里,里面情况极为复杂。卫队的头头们,自然不愿拿精锐去冒险,只好暂时按兵不动,一边急调各路人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星域主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