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脉力量
鸿华2016-12-16 05:272,520

  下一刻,那人面色骤变,心神更是愣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过来。

  “嗖”一声,他脚下残影闪过,瞬间消失在原地。

  “哦?反应能力不错啊!”王枫的声音,仿如要追魂夺命般,再次在他耳朵响起。

  “什么?”

  那人心中再次大惊,接着他大声吼出:“别在那里装神弄鬼了,有本事就出来。”

  “怎么可能,才两三个月没见,他竟然变强了这么多,他还是以前那个王枫吗?”

  张华两兄弟,被突然而来的变故,吓得一时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能把希望全放在那两个身上。

  “陵锋,他就在后面!”猛然,他那个好友立刻大喊一声,并立刻追赶过去。

  那人听见后,立刻回头一望。

  只见此刻间,王枫正用戏谑的目光盯着他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知那张华许诺了什么条件给你,让你来对付我?”

  “王枫兄,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根本就没打算与你为敌,我和张华其实并不熟的。”那人赶紧道,好像深怕王枫误会一样。

  王枫懒得听他解释,旋即,他眼中凶光一现,脚下残影闪过。

  嗖一声,以爆发性的疾步,瞬间接近那人,之后他五指齐合,化为掌刀,用力向那人劈出一道掌刃。

  “嗡!!”

  掌刃如能割开空间那般,产生出一种刺耳的声音,那道由纯粹的肉身力量,所打出的掌刃,立刻化作一道半月斩的能量波动,迅速斩向那名弟子。

  那名弟子立刻大喝一声:“王枫,你欺人太甚,别以为我怕了。”

  “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练气九层的实力。”

  那人嘴上是这样说,但他看着那道攻击,却露出慎重的表情,下一刻,他全身法力涌出,口中迅速念起术语。

  猛然,他一掌探向地上,地里的沙土,更是立刻产出剧烈的波动。

  “隆!”一声,一只由沙土凝聚而成的巨掌,刹那间从地里冒出来,旋即,那巨掌如擒拿小鸡般,抓向那掌刃。

  “轰!!”

  下一刻,一道激烈的碰撞声,如能响彻云霄般,陡然响起。

  只见王枫那道掌刃,竟以摧枯拉朽之势,轻易将那巨掌斩碎,只是其威势略有所减,但,依然继续斩向那名弟子。

  “什么?”,那名弟子看到自己的巨掌,竟被那道掌刃轻易破碎时,他心中瞬间一慌。

  “追月式!”正在他万分焦急的时候,霍然,一道令他喜出望外的声音传来。

  那正是他的好友,施展出来的法术名称。

  只见在他身后,一道身影快速追赶过来,那人一拍腰间储物袋,一道白光闪过,其后迅速化成一把弓。

  那人左手拿过弓后,其右手迅速将其大母指,往嘴里一咬。

  旋即,一滴鲜血瞬间从其指上流出,接着,他右手结着一些奇怪的法印,刹那间,那滴鲜血竟发出强烈的光芒。

  最后,他把鲜血往弓上一抹,弓上瞬间把那滴鲜血吸收掉,随即,那把弓的全身,竟诡异般泛起红光。

  下一刻,他轻拉开弓弦,一支由法力凝聚而成的箭,更是立刻搭在弓上。

  他的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猛然,他右手一松。

  “嗖”一声,一道极速般的射击,带着狂风怒号的攻势,瞬间撞向那王枫斩出的手刃波。

  “啊?那个人是谁吖?他刚刚结的那些法印,好像很深奥啊!”场下观战中的一名弟子,不禁对旁边的人问起。

  旁边的那个人,立刻白了他一眼道:“你该不会连我们东界中的纳兰家族,都没听过吧?”

  “啊?你说的可是东界中,三大宗门,四大家族中的纳兰家族?”那人听后,嘴巴张得大大,其表情显得十分夸张。

  “嗯,你说得没错,纳兰家族来历甚远,族中高手众多,它明面上的力量,也只不过是比我们玄道宗稍弱一筹。”

  “而它能在东界中屹立不倒的原因,是因为他们一族拥有血脉的力量。”

  “传闻,他们的祖先是一位惊天大能,曾经在太古时期,射杀过金乌仙兽一族中的九太子,那段时期,修真界风云涌动,暗潮汹涌。”

  “而刚才纳兰志师兄,所结的法印,正是他们族中的不传之密,它是以血脉之力来施展的,其发出的威力将会翻上好几倍。”

  “但,每次耗尽血脉之力后,都要重新祭炼回来,因此,便会有一段虚弱期,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们都不会乱用血脉力量。”

  旁边的人,慢慢道出纳兰家族的来源,引起了问话那人心中的妒忌之意。

  只见那人口里叨叨念出:“他们只是靠祖先的力量而己,没有什么值得可炫耀的,如果哪一天,他们体中的血脉之力突然消失的话,到时候,他们也只会沦落为平凡的修仙者。”

  旁边的人听后,心中却对此不认同,他总觉得,能在修真界千年万年屹立不倒的家族,又怎么会突然衰落呢?

  场中,一道是由纯粹肉身力量斩出的手刃波,一道是由血脉力量发出的法术,两种强势无比的攻击,瞬间相遇。

  “轰!!”

  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如能使人震耳欲聋般,陡然在斗法场中响起。

  顿时,空间气流急速骤变,一股强大的余威波力,立刻向周围涌去。

  一些正在与人激战的弟子见后,纷纷露出骇人的表情,而一些修为差又离得比较近的弟子,更是不清不楚般,受到那余威的击攻,旋即,他们便失去了意志。

  当他们醒过来时,已发现他们已身在斗法场外,并成为了那观众之中的一人。

  其实,他们心中是有着抱怨,但,一想到那两人的实力后,只能在心中苦笑起来。

  斗法场中,狂风怒号,卷起了沙尘满天飞扬,地下多处出现坑坑洼洼,变得满目疮痍起来。

  九长老扶了一下白花花的胡子道:“这两人有点意思,刚才他们的那一击,都达到了练气层的极限力量,假以时日,他们将会成为玄道宗的中坚力量。”

  修者当达到练气九层后,就可以尝试在体内开扩液海,使其突破凝液期。

  液海是修者的修仙根本,每个修者开扩的液海都不一样,各种千奇百怪,因此自有了强弱之分。

  液海的容量越大,即代表体内的法力越浑厚,而液海中的法液越舔黏,即代表其修者的法力越精纯。

  而凝液期又分初期,中期,后期,当到了凝液后期后,就可以尝试在液海中结丹,成就结丹大道。

  战场中,王枫不禁双目一咪,脸上露出少有凝重之意。

  他本以为凭着他的肉身力量,就可以在练气期的弟子中,立于不败之地,但,却没想到那人的攻击,竟可和他的攻击,斗得难分难解。

  这实在是,有点出乎他意料。

  “王枫兄,刚才的确是我的朋友不对,我在这代他向你道歉,希望你能放过他这一次。”

  旋即,一道随和的声音,陡然响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