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邪风,玄天
鸿华2020-06-18 13:573,711

  杨伯伯此刻正在和秀丽聊着天,突然,杨伯伯脸色一变,他大喊一声:“遭了!”

  “地下火脉开始暴动,枫儿还在祭炼室中,丽儿,我们赶紧走。”

  杨伯伯说完,立刻一个闪烁,消失在原地。

  杨伯伯来到第一层祭炼室,他脸色一沉,“嗯?怎么回事,石门的开关失灵了?”

  他手上一道白光闪过,一个黑色的锤子出现在他手中,旋即,一股强大的法力涌进锤子,锤子立刻膨胀起来,变成了一把巨大无比的巨锤。

  下一刻,他那粗壮的双手,蓦然把巨锤高高举起,他手上青筋暴起,猛然,他喉咙怒吼一声:“给我碎!”

  “轰!”

  一道巨响,响彻云霄,使人震耳欲聋。

  石门,更是被这一锤打的支离破碎,碎石乱飞,一时间,沙尘滚滚而起。

  杨伯伯赶紧用那大嗓子大喊:“枫儿,你没事吧?”。

  灰尘散开后,杨伯伯眉头一皱:“嗯?怎么回事?怎么一点火焰都没有?”

  “咦!那是……?”

  只见,在他的视线出现了一个修长的身影。

  那人有着一身肤如凝脂,光洁如玉的皮肤,他头上没有一丝头发,那光秃秃的头,发出金属般的光泽,不禁能使人眼睛一亮。

  此刻间,他那一双迷人般的眼睛,更是充满耀眼的精光。

  “啊!!”

  陡然,一声尖叫声响起。

  只见秀丽那小妮子蹲下身,用双手紧紧遮住双目,从那指缝中,依稀还能见到她那通红的脸。

  “枫哥哥,你太不要脸了!”秀丽那小妮子,她羞红着粉嫩的脸颊,轻啐了一声。

  至于那光头少年,他正是王枫。

  下一刻,王枫低头一看自己的身体。

  他看见的却是,自己那露狰狞的物体。

  旋即,他脸上瞬间一红。

  其后,他迅速捡起掉在地下储物袋,白光一亮,一件衣服披在他身上。

  直到此后,他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道:“杨伯伯,你们怎么都来了?”

  “枫儿,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引起了火脉的暴动?”

  “还有,你的头发?”杨伯伯满脸疑惑问道。

  王枫听后,苦笑的道:“我也不知道,那火焰就那么突然爆发起来,就连那石门也无法打开,至于我的头发,却是被烧掉的。”

  王枫的话中,充满了苦涩。

  杨伯伯听后,沉默了一下后道:“嗯!也许那石门是用多了,所以失灵。”

  “咦!那是什么?”突然,响起了秀丽的惊讶声。

  王枫顺势望去,“嗯?那是……?”

  他的话中带着激动,旋即他脚下一发力,瞬息出现在祭炼盘。

  只见在祭炼盘中,有着一条全身被烧焦的蛇。

  它身上的蛇鳞,黑乎乎的,更是传来一股浓郁的焦味,它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要不是它的眼晴还动着,还以为它已经死了。

  王枫轻轻把它放在手中,看着小金这个模样,他心中突然隐隐作痛。

  “咦!枫儿,这是你的宠物吗?看来它是要进化成灵兽了。”

  “啊?”

  王枫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心中一喜,激动问:“杨伯伯,你是说它要进化灵兽了,可是,它刚才明明被烈焰烧伤啊!”

  王枫它对灵兽不太了解,所以他赶紧追问。

  杨伯伯看着王枫那激动的样子,他哈哈笑起来说道:“看你现在这个样子,哪还有平常的稳重!”

  “我猜你那小蛇本是阳属性的蛇类,因此它吞了一丝烈火后,体内产生了异变,所以它就蜕变成灵兽了。”

  杨伯伯说完,他把一个袋子丢给王枫。

  “这是灵宠袋?”王枫打量着手上的袋子,惊讶的问。

  杨伯伯点点头:“你把它放进去吧!记得放两颗灵石进去。”

  王枫哦了一声,当场就把灵宠袋祭炼了,接着把小金放进去。

  而这个时候,秀丽羞涩的拉了一下他父亲的衣角,好像在催促他父亲做什么似的。

  杨伯伯嘴角抽搐了一下,接着他苦笑的说:“枫儿啊!最近你在赤炼峰也呆了不久,不如去城里散一下心吧!顺便带丽儿去买两件衣服。”

  王枫一听,神情一愣。

  旋即,他偷偷看了秀丽一眼,却发现她正吐着粉嫩的舌头,顽皮地对王枫做着鬼脸。

  王枫见此,心中不由自主般,苦笑起来。

  玄道宗南方的不远处,有一个城镇叫花满城,花满城最出名的就是花满楼,因为它是由花家开的。

  据说,花家有一位活了悠长岁月的老祖宗,他的实力,更是深不可测,所以没人敢在花满楼闹事。

  “枫哥哥,这个好看吗?”秀丽拿起一块玉佩,用那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王枫。

  王枫看着这小妮子,心中感叹万分,因为她一路来,每次见到什么好看的东西,都要把它买下来。

  王枫没好气的说:“走了一天,你也累了,不如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吧!”

  “好啊!那我们快走。”

  “不如就去花满楼吃顿好的吧!反正下山前,嗲嗲给了我不少灵石。”

  秀丽一听,立刻把手中的玉佩放下,兴高采烈的说着,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

  花满楼它分三层,一层比一层高级,它的生意非常好,第一层和第二层全坐满了人。

  “哟,借过,麻烦客官让一让!”

  “菜来了,客官小心热,请慢慢吃。”

  第一二两层,不时传来这样的声音,只有第三层,才没那么热闹。

  “客官,不好意思,今天我们花满楼没位置了,请明天再来吧!”王枫两人刚进门,便被两个小二拦住。

  王枫看着人山人海的花满楼,他沉思了一下,然后对着秀丽道:“看来,我们今天不能来这吃了,不如改天再来吧!”

  秀丽听后,撅起小嘴,她的表情,显得万分不愿意。

  突然,她眼睛一亮,旋即,她赶紧冲向第三层。

  “小姐,你不能去三楼,那里人满啦!”后面的小二,慌张叫着。

  ……

  “啊!你这淫贼,快点放开我。”猛然,一声尖叫声从第三楼传来。

  在楼下的王枫,听此后,他那平静的脸色,骤然一变。

  三楼上面,此时,秀丽被一条绳子套住身子,而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

  那青年盯着秀丽发育不错的胸部,眼中露出淫秽的目光,随即,他伸出一只魔爪,蓦然向秀丽那有点挺拔的胸部抓去。

  正在这千均一发的时候,骤然,一只修长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那只魔爪。

  那青年脸上的淫秽之光,瞬间消失,更是阴沉道:“你是谁?也敢管我的事?”。

  王枫他没出声,但他的手上,却猛然一发力。

  “啊!”

  随后,青年立刻传来杀猪般的嚎叫声。

  只见他露出狰狞的面孔,暴喝一声:“小子,我要你死!”

  旋即,他另一只手上,白光一闪,手中瞬间出现一把匕首,其后,更是猛地剌向王枫。

  “啊!枫哥哥危险!”秀丽在旁边看了,不禁惊慌叫出。

  王枫对刺来的匕首,视而不见,他神色依然如常。

  接着,他五指聚拢,紧握拳头,猛然挥出一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停滞。

  青年,眼看王枫用血肉之躯与他的匕首相撞,他面露喜色,只是,下一刻,他脸上便是一僵。

  只见,王枫的拳头与匕首骤然相撞。

  “锵”一声,产出了金属的碰撞声,更是激起了一道耀眼的火光。

  接着,他整个人被王枫的拳力击飞。

  “碰!”

  青年撞到一张桌上,桌上立刻裂开,茶杯,饭碗,摔破满地。

  “啊!我的手!”那人口中发出了一声悲鸣声。

  只见他脸冒虚汗,脸色更是苍白如纸,就连那拿着匕首的手,也垂了下来。

  秀丽见此,其后双目猛然一亮。

  旋即,她催动着全身的法力,用力一挣。

  那套在她身上的绳子,也是因此蓦然一松。

  当她脱身后,她赶紧捡起地下的绳子,其手中白光蓦然一闪,那绳子便被她收到储物袋。

  花满楼的第三层,此时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其中一间包厢里,有着三个人,两男一女。

  其中一个男的,一身黑衣,衣裳上秀着“玄道”两个大字。

  他器宇不凡,一表人才,清新俊逸的面容上,露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尤其是他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时常露出神采奕奕的光芒,不知迷倒了多少靓丽少女。

  而另一个男的,却身穿一件华丽的花衣,花衣上,更是秀着一个舞媚众生的女人。

  他皮肤白嫩如脂,犹如一吹便破,一头长发,齐整般披在肩上。

  此刻间,他面带淫笑。

  男子立刻露出不满的表情,“到底怎么回事?第三层不是给我们包了吗?怎么还这么吵?”

  “啊木到底在干什么去?”。

  他话音一落,其后,他身上,更是蓦然涌出一股强大的精神力,向着外面大厅涌去。

  不久后,男子收回那股精神力,更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看着对面高傲的男子说:“玄天兄,你们玄道宗的外门弟子,竟如此不懂事,要不,让我邪风帮你管教一下!”

  那叫玄天的男子听到,脸上平静的道:“小事一桩,就不用劳烦邪风兄,本宗门的人,就给我自己来处理吧!”

  “三年后的秘境之行,还需邪风兄互相照应。”他话中,充满平静。

  邪风听了,满意的点点头。

  王枫在三楼大厅里,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他眉头一皱:“怎么回事,不是说满座而没位置吗?”

  他话音刚落,一股强大的精神力,便肆无忌惮的从他身上扫过。

  刹那间,王枫脸色,骤然一沉。

  旋即,从一间包厢里,走出了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

  那男子一出来后,便以高高在上的姿态,蔑视了王枫一眼,口中平静的吐出:“你竟敢把邪风兄的人打伤,给我跪下来道歉!”

  猛然,那男子身上,暴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场,化作滔天的威压,骤然降在王枫身上。

  王枫更是因此,差点被这股突然而来的威压,强行压的,跪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