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初灵者
鸿华2016-12-16 04:192,599

  王枫抬起右脚,用力往高个子的胸口一踩。

  “啊!!”高个子,瞬间发出凄惨的叫声。

  “大侠,是我有眼不识泰山,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条贱命吧!”高个子,强忍着身上的痛,赶紧开口求饶。

  王枫面无表情,声音不带丝毫的温度道:“你刚才所说的初灵者,到底是什么?”

  “啊!大侠,难道你自己都不知吗?”高个子听后,顺口说出。

  “嗯?”

  王枫听此,眉头一皱,旋即,露出不满的表情,脚下更是猛然一发力。

  “啊!!大侠,饶命啊!我说,我这就说。”

  “每个金丹期以下的修者,在施展法术之前,都需要念咒语或者结法印,只有聚成金丹后,其体内法力充沛,才能省去咒语结印等前序,只是通常念咒语,结法印施展出的法术会威力强些。”

  “而还有一种特殊的人,可以在练气期,凝液期便可瞬发法术,而那种人被称为初灵者。”

  “据传闻,初灵者为天地的宠儿,出生时天地变色,各种异像齐出,有的出生时雷电附身,有的火陷燃体,有的人还有伴生灵兽、魔兽共生,千奇百怪。”

  “但,他们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他们在某一领域中,有超于常人的能力。”

  “如火之初灵者,他对火系法术有着超强的领悟能力,别人需三年修成圆满,而他却只用三个月便可修成圆满,只是这初灵者极为罕见,万人之中,也不见得有一个。”

  高个子,目中带着一丝向往之芒,缓缓道出。

  “初灵者么!看来当初吸收了祭炼室的火焰后,使我的体内产生了异变,以至于拥有与那些初灵者的能力。”王枫喃喃。

  “大侠,你放过我吧!小的该说的都说了。”高子个的声音,带着颤抖。

  陡然,一道寒光从王枫的腰间瞬间闪出。

  旋即,高个子的声音,立刻哑然。

  只见他的脖子上,赫然出现一条剑痕……。

  与此同时,玄道宗中,一间石室里。

  突然,“轰”一声响彻云霄的巨响,骤然响起。

  旋即,只见那石门竟然爆开,刹那间碎石乱射,烟尘四起。

  “踏,踏,踏!!”的脚步声随后响起。

  随后,一道身影慢慢从石室中走出。

  这是一个年约十八,英俊潇洒的男子,他那俊俏的脸上,露出傲慢的神情,此时他嘴角微微上翘,显得非常春风得意。

  此人,正是与王枫有过节的张宇文。

  “哈哈哈!我终于突然练气层,达到了凝液初期。”

  “一个月后的外门大比,那第一名,定然是我张宇文!”他的声音,嚣张无比。

  “嗖,嗖!!”

  在下一刻,便有两道身影,立刻从前方赶来,他们正是张河,张华两人。

  他们看见张宇文,立刻面带喜色,异口同声道:“宇文表哥,你突破了?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们好好出口气,最好把那王枫,给废了!”

  说到最后,他们两人都露出歹毒的眼神。

  张宇文闻后,露出诧异的表情问:“哦?难道你们两个,还收拾不了,一个练气三层的废物?”

  张华立刻抢着说:“表哥,你有所不知,那小子不知得了什么奇遇,法力增强了几倍不止,还能发出一些奇怪的招术。”

  当下,张华张河两人,便七嘴八舌把经过说一遍给张宇文听。

  张宇文闻后,双目一咪,露出危险的目光说:“没想到,那老酒鬼竟然又让那废物回赤炼峰。”

  “虽然,我不敢到赤炼峰去找他,不过,他竟敢打伤我的人,那我就把他的人给废了。”

  接着张宇文喝道:“走,先去杂物院拿回点利息,敢骗我的人,我要让他后悔一辈子。”

  旋即,张宇文,一拍腰间的储物袋。

  随后,那储物袋中,更是射出一道白光,白光刹那间,便变成一把二尺长的宝剑。

  宝剑悬挂在空中,接着,张宇文手中法印一变,喉咙低语一声:“大”

  嗡!!

  瞬间,那宝剑便开始涨大,片刻间更是变成一把三尺长的宝剑。

  要是给其它外门弟子看见,一定会大惊一声:“灵器,会自由缩放的灵器。”

  随即,张宇文纵身一跳,跃到宝剑上,腿下法力一催,宝剑立刻产出耀眼的光芒,接着“嗖”一声,向杂物院疾飞而去。

  张华两兄弟,眼看张宇文御剑而飞,都发出羡慕的眼神,之后,他们脚下几个闪烁,也消失在原地。

  杂物院,此时一名身穿灰衣,面相平凡的男子,正在奔跑着。

  只见他那双起茧的粗手,各提着两个蛮大的水桶,而桶里,却装满了清澈的水。

  此刻间,他嘴里还叨叨念出:“那该死的张总管,自从王枫搬回赤炼峰后,就把王枫的杂工,也安排给我做,害得我一个人做两份杂物,都没有多余的时间修炼。”

  说着说着,男子的眼神,露出强烈的恨意来。

  而他,也正是王枫在杂物院的好友,黄明秋。

  霍然,他抬头凝望向空中。

  只见张宇文脚踏宝剑,凌立于空中。

  张宇文蔑视了王明秋一眼,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出声道:“你就是黄明秋?上次,就是你在那废物的房间外面乱叫?”

  黄明秋闻后,脸上的慌色,一闪而过,但,他很快就镇定下来道:“这位师兄,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从来都没见过你。”

  张宇文闻言,其眉头不禁一挑,旋即,他嘴角挂起阴险的笑容。

  “不承认是吗?没关系,和你这种杂役弟子说话,只会降低我的身份。”

  “今天,我就让你明白,这世上,有的人是你惹不起的。”

  张宇文说完后,右脚用力一踏飞剑,旋即,剑身立刻嗡嗡作响。

  他口中低喝一声“斩”

  猛然,一道耀眼的剑光,从剑身中射出,随后斩向黄明秋。

  黄明秋神情一愣,他没想到张宇文竟会突然出手,他本能之下,用提着木桶的右手一挡。

  “噗!”

  “啊……我的手……”

  下一刻,便见到一只断臂,掉落在地上,偶尔还能见到,其中一两个手指头,还在动弹着。

  而断臂的切口处,更是迅速涌出大量的鲜血,再加上摔倒在地下的水,顿时水血交融,染出一大滩血水。

  黄明秋那苍白的脸上,露出痛苦不堪的表情,他用仅剩的左手,紧紧抱着空荡荡的右肩膀,鲜红的血液,更是把他那残破的衣袖,染成鲜红色。

  他用那充满滔天恨意的双目,狠狠的瞪了张宇文一眼,接着,他像疯了似的,向杂物院外狂奔而去,片刻后,便消失在张宇文的视线。

  此际,张宇文的眉头不禁一皱,因为他被黄明秋那最后的一瞪眼,瞪的心中有点发寒。

  随后,他摇摇头,自嘲念出:“一个断了手臂的废物而已,自己害怕什么。”

  接着,他的脸上,重新露出傲慢的表情,其身上法力,猛然一催宝剑。

  “嗖”一声,便瞬间消失在空中。

  一些杂役弟子,闻到惨叫声,都纷纷赶过来,可是,当他们来到的时候,只见到地上那一只断臂,以及那一滩血水。(求收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狂仙魔尊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