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仙门长老
红烧手机2016-12-16 03:053,185

  “大塔师!”江火一脸惊讶,没想到这一次来江家的尊贵客人如此厉害。

  放眼整个黑风城,最厉害的也仅仅是塔师级的高手罢了,可巨灵门随随便便派来一名长老都是大塔师修为,不愧是虎落平原第一大派。

  轰隆——

  当江火抬头之时,一股巨大的压力从黄袍老者身上骤然爆发,如山岳般的压力滚滚而来,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迫使江火跪下去。

  “混蛋!”感受着黄袍老者眼中的敌意,江火勃然大怒,奈何一星塔徒和大塔师之间的差距如同天地鸿沟,无论江火如何努力都是百搭。

  “不能跪!绝不!”江火咬牙坚持,双目赤红。

  在大塔师的雷霆威压下,江火的膝盖开始弯曲,眼看就要跪倒在地,臣服在老者脚下。

  然而就当江火即将跪下的瞬间,丹田内静静矗立的石塔暗金色光芒一闪,那股无形的压迫砰然破碎,化为无形。

  “咦。”黄袍老者眼中的惊讶一闪而逝,笑眯眯的说道:“你就是江火?”

  “江火,这位是巨灵门伽罗长老,还不过来回话。”江家大长老江毒鹤的声音随后响起。

  “哼。”江火一声冷哼,站在角落里不说话,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黄袍老者的不满。

  刚才的事情太过于诡异,诡异的就算江火说出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堂堂虎落平原第一宗门的大塔师长老妄图以气势压迫自己,而且最后还没有成功,这话说出去谁信?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侄儿自三年前大病一场后性情大变,久而久之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让您见笑了。”厌恶的望了江火一眼,江毒鹤转身对黄袍托塔老者媚笑。

  “无妨。”黄袍老者微微一笑不以为然,望向江火的目光若有若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伽罗长老,请问您这一次来黑风城是挑选弟子的吗?”等江毒鹤介绍到自己的时候,江飞彬彬有礼的问道。

  话音刚落,大厅中所有江家子弟都将目光转向黄袍老者,似乎都对这个问题非常关心。

  其实这种情况也很好理解,虽然半年后接引塔试炼也有加入各大宗门的机会,但一来试炼者要和整个虎落平阳的适龄少年竞争,二来就算试炼成功也只能加入寻常小宗门。

  而今日,伽罗长老的到来却让众少年看到了一条通往仙门大道的捷径,一条不需要残酷厮杀就能试炼鱼跃龙门的机会!

  “不错,老夫今日来此,便是为了收徒之事。”伽罗长老微微一笑,说出了让众少年激动万分的话来。

  “那请问长老,我有这个机缘吗?”江飞得意的扫了众人一眼,强压住心中的激动,小心翼翼说道。

  伽罗贵为巨灵门的长老,此番前来黑风城既没有去第一家族孙家,也没有去第二家族钱家,反而来到了第三家族江家,而且看样子还和江家大长老江毒鹤相谈甚欢的样子,再加上自己不俗的天赋,江飞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成功。

  一时间,众少年望向江飞的目光一片羡慕,因为他们都明白江飞加入巨灵门没有多大悬念。

  “不好意思,你和本宗无缘。”却不料伽罗长老淡淡一笑,说出了让江飞目瞪口呆的话来。

  “莫非我江家子弟的资质都那么差,无法入您老法眼?”江飞瞪大眼睛,不甘问道。

  “这位小姐天赋异禀倒是符合条件,不过她另有机缘,同样也本宗无缘。”见江飞的目光落到江傲雪身上,伽罗长老脸色一变,似乎顾虑什么,笑容僵硬道。

  “看来傲雪的背景比我想象的还要神秘,巨灵门的大塔师居然对她也心生忌惮。”江火明锐的察觉到伽罗长老眼中一闪而逝的敬畏,惊讶想道。

  “您刚才不是说此番来黑风城是为收徒,莫非我江家子弟真的一个都贵宗无缘?”大长老江毒鹤脸上笑容有些僵硬,不甘心问道。

  在江毒鹤和江家所有人看来,就连第一天才江飞和江傲雪都没有这份机缘,其他人自然也不可能被选中。

  “不不不,老夫这一次来黑风城的确是为你们江家子弟而来。”黄袍老者收起手中高塔,苍老的声音在虚空中滚滚回荡,让其他少年眼睛一亮,目光再次变得火热。

  “您的意思是说,除了江火和江傲雪之外,我江家还有其他子弟有机缘加入贵宗?”江毒鹤愕然说道。

  “不错,其实早在五年前你们江家就有一名少年通过了测试,并赐予了升仙令一枚,他就是——”

  说到这里,黄袍老者忽然端起了茶杯茗茶,众少年面面相觑小声议论,纷纷猜测究竟是谁这么好运,居然有跻身仙门大派的机缘。

  整个黑风城也唯有第一家族孙家有塔师坐镇而已,而且还只是一星塔师,可只要能加入巨灵门的话,那么武者未来成为塔师没有任何悬念,甚至还有成为大塔师名动诸城的机缘!

  这份诱惑,太大!如果不是已经觉醒了暗金色塔魂的话,江火都有一种加入巨灵门的冲动。

  “老师,我看您就别和他们兜圈子了,还是我来告诉他们答案吧。”站在黄袍老者身后的紫袍少年忽然开口了。

  “这位是老夫的不成材的弟子求飞鱼,今年十五岁才修炼到八星塔徒,让诸位见笑了。”黄袍老者放下茶杯微微一叹,说出了让众人汗颜的话来。

  在场江家人中,修为最强的大长老江毒鹤也仅仅是九星塔徒而已,如此修为就能让江毒鹤打遍黑风城无敌手,被誉为塔师之下第一人。

  可江毒鹤都四十多岁了,而求飞鱼才十五岁,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和求飞鱼一比,十七岁才修炼到六想星塔徒,被誉为江家第一天才的江飞显然是那么平庸。

  “如果江火哥哥三年前没有得那场大病的话,或许如今也不会逊色求飞鱼吧?”

  站在角落里冷眼旁观的江傲雪视线从沮丧的众少年身上划过,最后落到一脸淡然的江火身上。

  整个大厅中所有少年中,也唯有江火对伽罗师徒二人的对话没有任何情绪波动,江火清楚自己在旁人眼中只是一个废材,无论如幸运的女神都不会落到自己头上。

  “有《镇天塔诀》和暗金色塔魂打基础,未来的我不会比你差。”眼见求飞鱼以神灵般的目光俯瞰众少年,江火暗暗想道。

  “老师看您这话说的,我虽然是您内定的弟子,可还没有获得升仙令正式加入巨灵门,仅仅靠自己修炼到八星塔徒已经很不错了,等入门后我有信心在十六岁前进阶塔师!”似乎还享受江家子弟崇拜的目光,求飞鱼纵声大笑道。

  “求少爷,请问我江家子弟中,谁那么好运有机缘加入巨灵门?”江飞黑着脸问道,想知道究竟谁那么幸运,居然能把自己也比了下去。

  “还能有谁?当然是你们黑风城第一天才江火喽,听说他十岁就觉醒蓝色塔魂擎天塔,十二岁就修炼到了四星塔徒,如今一晃三年,他就算不如本少爷想来也相差不多了吧。”迎着众少年眼巴巴的目光,求飞鱼说出了让震撼全场的话来。

  “我就知道江火哥哥一定能成功的,嘻嘻。”江傲雪如冰山般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心中一阵雀跃。

  “你是说江火那废材?”江飞一愣,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江火,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如果是其他任何一名江家子弟被选中江飞都觉得无所谓,可为什么会是江火?为什么!

  “居然是我?”迎着一片羡慕嫉妒的目光,江火摸了摸鼻子苦笑,感觉命运和自己开了一个天大玩笑。

  “我身怀不世出的神功《镇天塔诀》,塔魂又是可以修炼到塔帝至强者的暗金色,如果加入一个小宗门倒也罢了,可……”

  一想到自己进入巨灵门后秘密曝光被人疯狂追杀的场景,江火心中忍不住寒气直冒,也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如果是在一天前的话,或许江火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加入巨灵门,可如今体内的异变却注定让江火和大宗门无缘。

  “长老您真的要让江火加入巨灵门?”江毒鹤人老成精,却从伽罗师徒二人的话中窥出了不同寻常的问道,试探问道。

  “五年前老夫曾和江火的父亲江万剑江大侠相遇,当时老夫见江火骨骼清奇天赋异禀,便将自己的升仙令给他,如今一晃五年,不知道江大侠父子人在何处?”

  伽罗长老这话一出,江火忽然有一种想骂人的冲动,这老家伙明明从一进门就认出了自己,如今却在这里惺惺作态,他究竟是什么居心?

  自三年后那场大病后,江火对十二岁前的记忆一片模糊,所以无法分辨伽罗张这句话的真假,而且自己似乎并没有他口中所言的那块什么升仙令啊。

  “莫非是这物?”江火忽然心中一动,手中赫然出现了一块锈迹斑斑,看似毫不起眼的小铁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塔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塔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