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0 这世界变化快
小黎小姐2018-06-19 16:573,311

  人世间的一切抉择,说到底都离不开取舍。人小的时候之所以幸福,是因为可以因欲而求,喜欢什么就要什么,这是多么简单的本能,在长大后却逐渐沦为奢求。

  理智和感性,永远是困扰女人的思考模式。

  萧薇把萧朵朵送回了家,她 并不知道自己的演技能否骗过萧朵朵,毕竟她和自己一样精明。可她现在没空管这个,她满脑子都是如何在短时间能筹得更多的钱,虽然还没有最后确诊没有一个完整的治疗方案,但她也知道癌症的治疗费用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

  萧萌七岁的时候得过一次严重的脑膜炎,为了给她治病,萧朵朵花光了所有积蓄包括可以变卖的首饰。事实上,她也没什么积蓄可言。韩冰走后,背着她变卖了房产,离婚三个月她就因为房子易主而被扫地出门。严寒的冬日里,萧朵朵不得不带着七岁的萧薇和刚出生不久的萧萌搬回外公留下的老房子里,一住就是二十几年。

  带着两个女儿,她完全无法工作,只能随便在家里接些手工活。原本已经是勉强度日,谁知萧萌七岁时还生了那场大病,让萧朵朵签下不少债务。也就是那个时侯,年幼的萧薇不得不放弃梦想,开始四处打工。

  萧薇曾经很恨韩冰,她更恨自己连他的模样都记不住,所以有朝一日即使相遇在街头,他们都只能擦肩而过。她甚至没有机会去责问他,为什么要抛弃她们母女。

  但她清楚地记得,萧朵朵离婚前的歇斯底里,更记得韩冰的冷漠,他甚至很久不曾抱自己。可韩冰真正离开这个家庭后,萧朵朵却再也没哭过,她默默地扔掉一切和他有关的东西,哪怕一张照片一件衬衫。萧薇清楚地记得,韩冰曾给她买过一只熊猫玩偶,她很喜欢。有一次她哭着喊着要爸爸,萧朵朵什么都没说,只是当着她的面点燃了那只玩偶,从此以后她们母女都非常默契地没有在对方面前提过那个男人。

  萧朵朵不曾告诉她,韩冰究竟为了怎样一个女人选择离开。萧朵朵从不咒骂,也不提及,那个男人就好像死了一般,彻底从她们的生活中消失了。

  三年前萧萌毕业,萧薇才开始有能力偿还当年为给萧萌治病而欠下的债务,这些年过去,利息都已经超过了本金,好在她们终于谁的都不欠了。之后又开始有了点积蓄,萧薇还计划着给萧朵朵买一份保险,没想到还没实现,噩耗就降临了。

  刚走进胡同,萧薇就看见自家门口站着一个人,不用看也猜得到,是赵启明。

  “我刚刚来敲门,发现家里没人,打你电话没接,我就在这儿等会儿。”赵启明说。

  萧朵朵看了看赵启明又转头看了眼萧薇,非常善解人意地先回家去了。萧薇这才疲惫地笑笑,“等很久了?”

  “也没有很久,你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

  萧薇摇摇头,“我就是有点困。”

  萧薇说想坐地铁,赵启明开车将她拉到地铁1号线的始发站,两个人买了一张全程的地铁票。在这里等地铁的大多都是些学生,站点不远处是J城的一所职业中专。

  “他们可真年轻啊!”萧薇感叹。

  “我们也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嘛!”赵启明笑着说。

  “可我怎么觉得自己已经老了呢?”

  萧薇靠在赵启明的肩头沉沉地睡去,他们两个人就这样从始发站坐到终点站,一圈又一圈。赵启明小心翼翼地看着身旁的萧薇,这一刻不就是他期待多年的场景吗,可为什么美好得如此不真实呢?他多想留住这个瞬间,希望地铁一路驰骋下去,希望萧薇永远不要醒来,他怕下一秒一切就都变了。

  不知坐了多久,萧薇终于醒来,她抻了个懒腰,“真舒服啊,好久没睡得这么实了。”

  “我们去吃点东西?”赵启明提议。

  萧薇想了一下点点头,“好啊,我也饿了。”

  赵启明在萧薇的指引下,把车开到了市中心一家欧式建筑前,那是一家极其昂贵的会员制西餐厅,萧薇曾陪梁公子一起来过。他们刚走进去,很快有服务生走过来,“请问二位有预约吗,麻烦出示会员卡。”

  “梁公子来了吗?”萧薇问。

  服务生想了想恍然大悟,“哦,您是梁公子的朋友对吧?”

  “是的,我们之前经常一起来,你应该见过我吧?”萧薇微笑着问。

  服务生脸上立刻堆满殷勤的笑容,侧身做了个“请”的动作,“请二位跟我来。”

  他们坐在了靠近酒柜的位置,萧薇将菜单递给了赵启明,“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赵启明接过菜单翻看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表情就变得不再自然,萧薇当然不意外,因为这里的海鲜都贵得难以想象。她也只是陪梁公子来过几次,除了那个败家子,正常人都可以拿这里一顿饭钱包下一整个海鲜摊上的新鲜海物了。

  有钱人不懂民间疾苦,他们用昂贵的价格来宣告自己的富有,用会员制来显示自己的身份。

  “你点吧,菜单上的东西我都没怎么吃过。”赵启明笑笑把菜单递回来,脸上流露出显而易见的尴尬。

  萧薇点点头,翻开菜单,熟练地挑拣上面的食物。加上甜品和红酒,她已经在心里算出了大概,没有三千块他们别想走出这个大门。三千块一顿的饭菜,对于梁公子来说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却是赵启明三分之一的工资。谁说人不分三六九等,有些人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而贫家子弟可能要付出几百倍甚至上千倍的努力也很难企及。赵启明很优秀,可惜他没有那么优秀的爹。

  萧薇熟练地切着牛排,心思却丝毫没在这上面,她不是贪图享受的人,温饱之下才会谈品味,她自认为骨子里就没有富贵血统,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生活对她来说都能轻而易举的适应。

  “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她抬起头问赵启明。

  “公司提供的宿舍,当然如果你去了我可以租一套房子。”

  “租什么样的?”

  赵启明放下手里的刀叉,想了想说:“估计要偏僻点,但你放心绝对不是地下室,我准备租个一室一厅,我可以睡客厅的。”

  “不太方便吧?”萧薇挑眼盯着赵启明,脸上的表情令他感到冰冷而陌生,“我还是喜欢住大点的房子,而且住在郊区上班也不太方便吧,我周末的时候很喜欢逛街的。”

  “其实,就算是郊区也有很多超市,买东西也挺方便的。”

  “哈哈~”萧薇一脸好笑,“你在开什么玩笑,我说的逛街是shopping,不是supermarket,我喜欢有空就买买衣服买买包什么的。北京的LV啊,prada什么的款式一定都比这边的新好多哈?是不是也有折扣啊,我上个月买了个包包,花了一万三。其实我当时也没觉得多贵,可是听一个姐妹说,北京才卖一万一,你说划算不划算?”

  “我不知道……我没买过你说的这些品牌。”

  “那你穿什么?”萧薇上下打量着他,“addiass?Lee?拜托,这些都是高中生穿的好吗?我平时参加很多活动晚宴的,里面的男人都不穿这些的。还有啊,我其实不吃大白兔的,脂肪太高太甜了。要我说啊,国内的糖果就是不如进口的好吃。”

  赵启明的脸色已经变得难看,他完全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会一夜突变。就在昨天,这个人还心甘情愿地陪他去吃炒饭,现在却满口都是普通人难以企及的奢侈名牌。

  “我吃饱了,我们走吧?”萧薇兴趣索然,放下了手里的酒杯。

  赵启明环顾桌上还没动过的奶油汤以及冰点,“这些……你还没吃呢?”

  “我不想吃了,点的时候似乎想吃,上来一看就腻了。哎哟,我就是这个样子,经常点一堆东西突然就不想吃了。”

  “没关系,这个汤可以打包吧,我问服务员要个打包盒。”

  “嘘~你开什么玩笑,丢脸啊!这里没有打包盒提供的,出入这里都是有身份的人,谁会打包啊?我平时吃饭都不打包的,土死了!你走不走,不走我走了?“

  结完帐,两人沉默着走出餐厅。湛蓝的天空就悬在头顶,萧薇抬起头,却感觉一种莫名的悲伤笼罩着整个J城,这里没有一处不令她悲伤。他们没有再去别处,在送萧薇回家的路上,她说她不准备去北京了。赵启明点点头,无力感压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他知道自己没错,萧薇也没错,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保安将赵启明的车拦在了小区门口。

  “出入这里的通常都是豪车,所以……”萧薇解释着。

  赵启明摇摇头,“没关系,我就送你到这儿吧。”

  萧薇突然伸出胳膊拥抱了赵启明,她的理智告诉她不应该这样做,可是她不敢放手,因为她知道这次放手,就真的是一辈子了。“对不起,对不起启明,我……”

  “不怪你,只是,为什么一切都变了?”

  “大概,是世界变了吧。”

  下车后,萧薇大步流星地向小区内走去,嘴上唱着那首曾经的老歌:“不是你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继续阅读:Chapter11 你还真是什么活都接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