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9 甜腻的大白兔
小黎小姐2018-06-18 17:142,432

  晚上,萧薇乘赵启明的车一起回到老胡同,他们在各自门前挥手告别,一如小时候。

  走进院子,萧薇居然倚在门上笑了,心头一片湿润,这种感觉令她心动也令她惊恐,直觉告诉她,有什么情感已经悄然降临。

  “谁呀?”萧朵朵闻声从屋里探出头来,她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朝屋里走去。

  “这么晚了,你怎么回来了?”萧朵朵正在熬罐头,满屋都弥漫着冰糖雪梨的味道。

  萧薇走过去从身后搂住萧朵朵,“就猜到家里有好吃的就回来了呗。”

  萧朵朵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你这个小馋猫!”

  突然,口袋里传来了手机震动的声音,萧薇一看,竟是赵启明。她一脸不解地走出去,果然赵启明已经等在门口。

  “喏。”赵启明伸出手,两块大白兔安静地躺在他手心里。“小淘气实在买不到了,大白兔将就一下?”

  萧薇莞尔,“你怎么知道我也喜欢吃大白兔啊?”

  晚上躺在床上,萧薇将两颗大白兔捂在胸口,正准备入梦,突然听见客厅里萧朵朵咳嗽的声音。她忙问:“妈,你怎么了?”

  “还不是老毛病,气管炎八成又犯了。你呢,怎么还不睡,有心事?”

  萧薇想了想,最后鼓起勇气说:“妈,我有事想跟你商量!”

  “好,你说。咳咳咳~”话音没落,萧朵朵再次咳嗽起来,这一次比刚才更加剧烈,仿佛要背过气去。

  她见状连忙起身,到厨房帮萧朵朵盛了一碗冰糖雪梨,又不停帮她拍着后背。

  萧朵朵吃了两大勺已经被煮烂的雪梨,才勉强平复下来,“我这个老毛病啊,跟了我快二十年了。”

  “这次咳了多久了?”

  “没多久吧,谁记得呢!”

  “不然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总不能一直挺着。”萧薇提议。

  萧朵朵摇头,又喝了一大口雪梨汁,“我这病哪看得好,别浪费那个钱了。”

  “是不是钱不够用了?”

  “不是,”萧朵朵摆摆手,“你给的钱我都花不完,可也不能浪费呀,你我倒是没什么顾虑,但不能不为你妹妹打算。你说萌萌这孩子,打小就实在,没你聪明还嫁了个不争气的老公。要是她当年没你这个姐姐,恐怕……”

  “还提什么当年啊!”萧薇皱眉。

  “你妹妹现在怀着孕,我这个当妈的总要为她攒点钱,说到底亏的就是你了!不过妈总想着,毕竟你还没成家,还能再为这个家拼搏两年。我知道这么想太自私,你已经付出得够多了,咳咳~”

  “别说了妈,我都懂,你快躺着去吧,明天说什么都要先去医院看看。”

  萧朵朵点了点头,全是答应了她,刚准备回房突然想起来之前的对话,回过头来问她究竟有什么事和自己商量。

  她笑着摇摇头,“没什么,就是叫你去看医生。”

  回到床上,萧薇默默地将手里的大白兔剥开一颗塞进嘴里,甜腻的奶香味蔓延开来。她突然觉得鼻子有些酸涩,这感觉一如昨日。

  人若没有牵绊,就可以纵横四海,只因有了责任,选择随遇而安。

  她不甘心,却无法说服自己放弃这个家庭,就好像当年萧朵朵在年轻美艳的时候,也无法说服自己放弃她们姐妹俩一样。很多时候,她很怕自己会成为第二个萧朵朵,因为她们母女实在是太像了,尽管萧朵朵时常把“你们将来可不要像老妈似的”挂在嘴边,但萧薇比谁都清楚,她和萧朵朵就是统一种人。

  含着那颗大白兔,萧薇终于沉沉地睡去,再一张开眼睛,天已经亮了。萧朵朵没有去跳广场舞,她有些意外,煮好的白粥和新炒的豆芽已经摆在桌上,而萧朵朵正闭着眼睛躺在床上。

  “妈,你怎么没去中央公园啊?”

  萧朵朵缓缓张开眼睛,“我觉得有点累,浑身没什么力气,估计是受了风寒吧?你别管我,快去吃饭吧,我等下就起来。”

  “六月份的大热天,怎么会受风寒?你起来穿衣服,我带你去医院。”

  “去什么医院啊,老毛病了,现在的医院都是骗钱的,医生也不会看什么,就知道让做一堆检查。我没事,休息一下不就好了?咳咳~你快去吃饭,我这就起床和你一起吃,下午还要去你妹妹家看看,她那个婆婆最近好像又不消停。咳咳~”

  萧薇急了,“你看你都咳成什么样儿了?你听我的,我最近认识了一个中医院的医生,约了我好几次了,正好你帮我把把关!”

  “真的?”萧朵朵这才来了精神,坐起身开始换衣服。

  吃过早饭后,萧薇带着萧朵朵来到中医院。她并没有说谎,只不过约她的并不是什么医生,而是中医院的药剂主任。这个人肥头大耳的,手握医院的进药渠道,赚了不少黑心钱。看见漂亮姑娘总是色迷迷的,萧薇对他很厌恶,所以一直爱答不理的。这次来找他,他兴奋不已,忙前忙后非常殷勤。

  果不其然,萧朵朵被带去做了不少检查,但是因为有熟人,所以也没花什么钱。等结果的席间,药剂主任始终在萧薇身旁转悠,搞得她直想一巴掌把他拍到墙上,只可惜碍于母亲的病没有发作。好在后来,一个小护士把主任叫走了,她才得以脱身。

  “这个人看着很讨厌啊!”萧朵朵一语中的。

  “是吗?那以后就不见了。”

  她们母女俩正有一搭没一搭闲聊着,诊室里突然出来人叫萧薇进去,萧朵朵紧随其后却被拦住,“医生说你还要去观察使观察一下,你跟我来吧!”

  萧朵朵看看女儿,无奈只好跟护士去了观察室。

  “你是患者的什么人?”坐诊的专家是位花白头发的老头,据说是返聘回来的业界泰斗,很多人都慕名而来。

  “我是她女儿,我妈的情况严重吗?”

  老专家点点头,他从桌上拿起一张CT片夹在电脑屏幕上,“你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已经出现了大规模的钙化点。另外,她的淋巴系统也开始出现结节,支气管也出现了阻塞。”

  萧薇接过片子,虽然她完全不懂老专家口中的专业术语代表着什么,但潜意识告诉她,情况并不乐观。“我妈年轻的时候得过支气管炎,是不是又犯了?”

  “凭我的经验和血液化验的结果,我初步判断你母亲得的是肺癌,当然要想确诊,还需要进一步的检查,我建议你带她去做个胸部探查,那个结果会更加准确一些……”

  后面的话,萧薇已经听不进去了,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走出诊室的。走廊里的人仍旧排着队,她想起一本书上写过,医院是生命的起点也是终点,是离生命最近的地方也是离死亡最近的地方。

继续阅读:Chapter 10 这世界变化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