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年少时的梦啊
小黎小姐2018-06-01 09:352,923

  从防疫站出来,萧薇头痛欲裂,今天简直就是她人生中的黑暗日,那个墨镜男果真是她的丧门星,见到他就会倒霉。

  手机响起,归属地是北京,她这才想起早和赵启明约好晚上一起吃饭了。赵启明提出要去接她,她拒绝了,最后把见面地点直接定在了他们小时候常去的一家快餐店。

  趁着时间没到,萧薇先回公寓泡了个热水澡,躺在浴缸里,透过白蒙蒙的蒸汽,她仿佛看到了小萧薇和小启明正坐在水泥板上一起吃“小淘气”。

  赵启明离开J城的这些年,写过很多封信回来,最终装满了萧薇床下的两个整理箱。信里有他在北京的期待与奋斗,迷茫与孤独,但更多的仍是那个小小少年时代就不曾改变的思念。

  后来萧薇便不再拆读那些信了,尽管她自认为已经被现实打磨得百毒不侵,可每次读那些文字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悸动。

  那些文字并不仅仅来自于彼地的赵启明,跟来数年前小小的萧薇,那个在萧朵朵哭着劝说她退学时就已经死去的萧薇。

  命运容许人选择吗?

  尽管从未收到回信,赵启明的问候却从未停止过,渐渐的信件摞满了两个整理箱。每次萧薇回家,萧朵朵从邮筒里拿出新的信件递给她时,也会深深的叹气。

  “启明这孩子倒是一片痴心,你要是和他在一起,我也挺放心的!”

  萧薇苦笑,她哪有能力和别人一起奋斗,她的所有余力都要用在这个家里,她要让萧朵朵后半生无忧,要做萧萌最坚强的后盾。

  真心这东西,都是有保质期的,只有金钱,亘古常存!

  从浴缸里迈出来,萧薇将白底印着仙人掌的浴巾裹在身上,伸手抹去镜子上的水珠。里面的少女面色潮红,雪白的紧实肌肤和海藻般的光亮长发,无不昭示着她的青春。

  她用手指轻轻抚摸着自己的面颊,萧朵朵曾经感叹:“这张脸配得上所有的美好”。

  “女人的青春与美艳都是短暂的,一定要懂得在你拥有它们的时候,去获得更多你需要的,别像妈妈一样,失去这些时才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数年前的夜里,满脸泪痕的萧朵朵的告诫,犹如紧箍咒一般印在萧薇的脑海里。女人,生来不易,注定要比男人活得更加复杂。

  萧薇走到衣柜前,从最里面拿出一条还没有剪去吊牌的碎花连衣裙套在了身上。不肥不瘦正合身,这件zara是赵启明用第一个月工资买下寄过来的,她试过无数次一直没舍得穿。

  最后,她还是脱下了那条裙子,换上了dizzle的新款连体裤,接着化了一脸精致的妆。今晚她拎的那只gucci是她唯一的一只过万的包,是那位不可一世的梁公子送的见面礼,她还没来得及变卖。

  半小时后,萧薇出现在快餐店门口,一眼就看见坐在窗口的赵启明。他穿着白色的阿迪运动衫,梳干净的平头,看起来一如昨日。

  鲜衣驽马,翩翩少年。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那些为爱所付出的代价/是永远都难忘的啊/所有真心的/痴心的话/永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他……”

  餐厅里放着熟悉的歌曲,萧薇深吸了一口气,朝赵启明走去。

  赵启明看见她,微笑着站起身。

  你还好吗?

  好久不见?

  这些久别重逢的开场白,此刻仿佛都不如他们微笑着对视直接。这一笑,就像隔了千年万年,他们真是太久没见了。

  小萧薇对小启明说:“你一定要好好读书,长大了离开这里。”

  又好像是昨天的事。

  赵启明给萧薇倒了一杯酸梅汤,这是这家快餐厅的免费果汁,十几年如一日,却是当年两人最钟情的饮料。在家里物质最匮乏的年代,小启明常常拿着攒了半个月却依然少得可怜的零用钱,带着小萧薇来这里点一份最廉价的炒饭,为的往往就是蹭一大份免费的酸梅汤。

  快餐厅的老板娘心善,看破了他们的小心思却故意每次多给一些酸梅汤,她那时经常坐在柜台里笑眯眯看这对小孩。

  当年的老板娘唇红齿白,是附近远近闻名的大美女,名叫夏树,而这家餐厅就叫“夏树快餐”。

  “你也很久没来过这里了吧,看起来还和当年一样。”赵启明说。

  “嗯。”萧薇点头。

  “我回来后每天都去你家找你,见过萧萌几次,一直没能见到你。”

  “嗯。”

  “想吃什么,随便点,我现在终于能请得起你了。”赵启明把菜单递了过去。

  萧薇接过菜单,转身朝老板娘夏树走去,边走边用力咬牙,生怕一放松就红了眼眶。

  不一会儿,夏树端了两份炒饭送过来,笑眯眯地说:“你一进来我就认出来了,那时候你俩每次来,都点一份炒饭,你就只看着她吃。那时候我就想,这个小女孩真有福气呀!”

  赵启明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现在有钱了,怎么不多点些好吃的?”

  萧薇摇摇头,“最想吃的还是这口呀!”

  说完,两个人都笑着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还是萧薇先开口,“这些年在北京怎么样,据说混得不错,你妈说你进了外企,还经常出国?”

  赵启明笑笑,“你还不知道那个老太太,恨不得我能天天去银河系溜达一圈。我们的确是外企,有很多外出学习的机会,不过更多是出差,哪有什么机会出国,顶多是出省。不过,你说得对,大城市真的比咱们这好,你怎么样,还想出去吗?”

  “我?”萧薇一愣。

  “嗯啊,你!”赵启明点点头,顺便喝了一大口酸梅汤,“要不是你当初告诉我,将来一定要离开这,我八成现在就是这里一个公务员,每天看看报纸喝喝茶水。说实话,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去北京的,那是咱们年少时共同的梦想,你难道忘了吗?”

  萧薇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那是她努力埋藏在心底,以为早就遗忘的梦想。多少个夜里,哪怕在梦里看见小萧薇和小启明对于未来的笃定,她都忍不住泪流满面。

  往事映入现实,现实打败一切。

  内心湿润的萧薇,一瞬间又惊醒了,她恢复了往日的坚硬,“我早就忘了,我习惯这里了,在哪不都是一样的混日子?”

  赵启明皱了皱眉,“这可不像你!”

  “我早就变了!”

  赵启明不再说话,他们沉默着吃完各自面前的炒饭,再沉默着离开了夏树快餐。餐厅门外,停着一台小小的蓝色polo,赵启明耸耸肩,“在北京,没有台车实在不方便,恰好五一没有过桥费,就开回来了。”

  萧薇也笑笑,她坐上副驾驶,这辆车比她以往坐的任何一辆都要廉价,但她却觉得格外舒适。

  赵启明一路开到江边,那是他们过去放学最喜欢去的地方,那时候小小的他们觉得那条江广阔无垠,甚至以为大海应该也不过如此吧?

  “后来看见大海才知道,那才叫大呢!”赵启明说。

  “咱们那时候多傻?”

  “可咱们那时候多好!”

  萧薇转过头,正好迎上赵启明深情的双眸,顿时感到一阵眩晕。她毕竟是女人,那些真实发生过的事情,一件件透过她坚硬的外壳,将她的内心打湿。

  紧接着,赵启明从车后座拿出一个硕大的礼品盒子,萧薇打开后诧异极了,那是一个无比精致的芭比娃娃,太美了!

  “这是?”

  “公司年前组织去香港玩,我特意买的。我记得那时候你特别喜欢娃娃,总喜欢给娃娃做衣服。可是当时你妈妈只给你买了一个小小的,玩得久了胳膊掉了一只,你也坚持着不肯丢掉。后来咱们班黄瑶把她爸买的芭比娃娃带到学校,你喜欢得不得了,一直盯着看。那时候你说以后有钱了,一定要买一个。”

  萧薇伸手抚摸着精致的娃娃,“是啊,我现在都记得黄瑶当时那副得意的样子,我想摸一下她就是不肯。”

  说完,她和赵启明都笑了。

继续阅读:Chapter 9 甜腻的大白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