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周冉冉消失了
小黎小姐2018-07-11 20:362,543

  周冉冉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

  当时杰森紧随她跑到校园后方的墙根下,周冉冉随手捡起一块砖垫在脚下,另一只脚用力一蹬,向墙上爬去。

  杰森刚要追上去,就被紧随身后的班主任一把拖住,几句安全教育之后,周冉冉已经消失在视野之内。

  所以说,成功路上总会有一两个绊脚石。

  萧薇看了看坐在校长室哭天抹泪的班主任,怎么也无法将她和之前义正严辞的形象链接到一块儿。

  沉默了几秒,她把杰森拉到办公室外,“你知不知道冉冉的家在哪?”

  杰森点点头,“她不喜欢提及家里,我也只是有次因为好奇偷偷跟着才知道她家的位置。”

  说完,他明显脸红了一下,跟踪当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不过值得表扬的是,这孩子的羞耻心明显比他哥更胜一筹,萧薇及其欣慰地点了点头。

  为了控制影响,校方请求萧薇暂时不要报警,他们会在24小时内尽最大努力把孩子找回来。如若不行,再报警也不迟。

  这个提议正中萧薇下怀,这会儿报警,八成第一个被抓的就是她本人。

  严言开车根据杰森的描述开往周冉冉家,令萧薇十分意外的是,她家居然就住在维尼尚都的别墅区里。

  “也难怪,这是本市目前最高端的小区了了,”萧薇感叹着,突然转过头问严言,“你不会也住这儿吧?”

  “不是。”

  我松了一口气。

  “这里是后进富人区,大多都是些暴发户,我们这种已经富了好几代的,才不会住这种高调又扎堆的地方。”他又补充道。

  萧薇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真希望此刻天上掉下一颗陨石,砸死眼前这个孽障。

  最可气的是,保安居然没有拦严言的保时捷,还对着他们鞠了一个躬,这令萧薇不由得恼火起来。

  维尼尚都虽然是一个一体化小区,但公寓区和别墅区之间是有一道屏障的。

  这个所谓的屏障当然不是围栏,更不是大门,而是三个保安哨卡。

  虽然萧薇已经在这个小区住了好几年,但平日里根本没机会踏入别墅区半步,这个小区的保安眼睛往往比奥运会裁判还要尖。没想到今天,面对严言的豪车加豹子车牌号,居然瞬间化身狗腿子,气得萧薇牙痒痒。

  在杰森的指引下,车子停在一幢三层别墅前。

  萧薇大为震惊,“行啊小子,这些别墅在我看来长得都差不多,你是怎么找到她家的?”

  杰森指了指院子里的一个白色狗窝说:“我记得它。”

  在保姆的带领下,三人被带到了客厅。

  客厅的一角摆放着爬行垫和海洋球,还有滑梯和跷跷板,简直就是个缩小版的淘气堡。

  难不成,周冉冉口中的“那个孩子”是她家的二胎?

  基本的故事已经在萧薇心中有了轮廓,应该是周母灾祸,与丈夫有了他们的孩子,从此对自己和前夫的女儿逐渐疏离,导致周冉冉心存怨恨。

  正当萧薇意淫之际,一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走到她面前,虽然她的气场和豪门阔太完全不搭,但萧薇还是一眼就认出她就是周冉冉的母亲。

  她们长得实在是太像了!

  “请问,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周妈妈问。

  萧薇将所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

  当得知女儿不见了,之前看起来唯唯诺诺的女人突然红着眼,咬牙切齿地问:“你是说,冉冉不见了?”

  “我很抱歉。”萧薇点点头。

  女人不再说半句话,转身直奔门口,萧薇三人紧随其后。

  马上就要出门,突然身后响起一个稚嫩的童音:“我要吃奶奶(奶奶发音为第一声)。”

  没想到的是,上一秒还焦急万分的女人却立刻像没电的机器人似的,定在了原地。

  犹如瞬间清醒,她将狰狞的表情换做微笑,尽管那笑容看起来很假,但于一个幼童而言,还是十分受用的。

  “童童呀,姐姐不见了,妈妈现在要去找姐姐,让吴姨给你冲奶奶好不好?”

  “不要!就要现在吃,就要现在吃!”

  萧薇看着眼前还没有她整条腿高的小人儿,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乖~妈妈现在……”

  “你不是我妈妈,我妈妈是郑淼!”说着,那小鬼将手里的彩色橡皮泥朝女人丢去,正中女人的膝盖。瞬间,雪白的裤子留下一个红色的印记。

  女人尴尬地看了萧薇一眼,似乎对他并没有办法,转身快步向楼上走去。

  女人上楼后,小男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仰起小脸问:“你们是谁,为什么到我家来?”

  萧薇觉得好笑,走过去戳了戳男孩肉肉的小手,“嘿,小鬼,你是周冉冉的弟弟?”

  小男孩立刻撅起了小嘴儿,“我不是小鬼,也不是她弟弟。”

  “那你是谁?”

  “我叫周童童。”

  “听名字就知道你是她弟弟啊。”

  “我不是,我妈妈是郑淼,她妈妈是狐狸精!”

  “童童!”保姆过来一把抱起他,转身向萧薇他们解释,“他才三岁半,啥也不懂。你们坐,我去给你们倒茶。”

  “不用了,”严言说,“麻烦你催刚刚那位女士快一点,不见的可是她女儿,又不是一条狗。”

  “哥!”杰森拉了拉严言的手,示意他说话客气点。

  过了不到十分钟,女人拿着奶瓶下楼,她把奶瓶递给了保姆,想再叮嘱几句,却被周童童不耐烦地一把推开。

  在车上,严言问她:“你女儿平时都喜欢去哪里,我们要去哪里找她?”

  “我……我不知道。”女人显得有些局促。

  “什么?”萧薇惊呼,“您不知道周冉冉平时都喜欢去哪里,一处也不知道?”

  没想到被她这么一问,女人竟掉下眼泪来,吓得她赶紧闭嘴,忙不迭地递面巾纸过去。再一抬头,严言竟已把车停到了警察局门口。

  “下车!”他边拔车钥匙边说。

  萧薇下车拦住他,“你干嘛?”

  “你看不见吗,报警!”

  “你疯了!”

  “那你有更好的办法吗?”

  “我……反正就是不能报警。”

  杰森走过来拉住萧薇的手,“姐姐,我哥是对的,咱们应该报警。冉冉最爱冲动了,我怕她出事,她之前就说过很多次活在这个世界没意义,想要独自远走高飞之类的。”

  萧薇一听也慌神了,比她更慌的当然是周冉冉的亲妈,她一听这话哭得更伤心了,边哭边自责:“都怪我,都怪我!”

  严言不再理会萧薇,他当然明白萧薇不想报警,多半是怕受到牵连。他现在作为几个人里最清醒的大人,必须做最正确的决定。他快步向警察局走去,其他三人紧随其后。萧薇突然又开口:“电视剧里不是都说,人口失踪要满48小时才立案吗?”

  严言依旧没有回复她,进了警察局直奔二楼,最后敲开最边上一间办公室的门,里面坐着个皮肤黝黑但是很有型的男人,他看见严言大为意外,“你怎么来了?”

继续阅读:Chapter 19 周冉冉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