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3 最拿得出手的花瓶
小黎小姐2018-05-06 11:123,024

  作为职场新人,想快速融入几乎是不可能的,虽然萧薇并不是什么新人,但绝大多数时间在这里仍然没有丝毫的归属感。

  萧薇在这家名叫《Mr。girl》的杂志社工作了整整两年,当时这家杂志社总部刚刚成立,本着初生牛犊的傲气,招人的门槛设置颇高。

  而萧薇,却拿着一张中专文凭,拍扁了各路海归研究生一路过关斩将留了下来,除了拜她这张俏脸所赐,大家实在找不到任何原因。

  那段时间,她整个人神经兮兮,时不时对萧朵朵说:“你闺女恐怕要让人包养了!”

  萧朵朵听完后的回馈是:“那敢情儿好啦!”

  因为人事部早就公布,此次简历筛选的最后环节完全是由杂志社主编亲力亲为的,萧薇便死死认定主编一定是想潜规则她,并暗自祈祷他不要是年过半百满身肥油的猥琐痴汉。

  直到一个月后,白珍珍梳着及腰的卷发出现在公司大会上,她才终于死了这条心。

  两年内,《Mr。girl》由业内新秀一路披荆斩棘变为时尚界翘楚,而萧薇,却始终只是一个前台。

  正当MiuMiu对着萧薇几乎快把白眼都翻出来的瞬间,她便遭到了报应,广告部主管胡莫愁正在对部下发飙,她将手上的文件夹当飞镖射出,可惜没有李寻欢的功力,文件夹硬生生以一种匪夷所思的弧度朝着MiuMiu的胸口砸去,痛得她眼泪几乎飙了出来。

  胡莫愁是出了名的职场女魔头,全业界都知道。

  MiuMiu还没有发作,被骂的女部下却先失声痛哭起来,她边哭边解释自己是如何在兰秀珠宝的门口不眠不休的蹲坑,又是如何被对方一脚油门甩开的。那委屈的样子,就好像被人抢了丈夫而孩子又兴高采烈地认了后妈。

  可胡莫愁始终不为所动,她面无表情的打断女部下的牢骚,突然伸手指向萧薇说:“在这个公司里,从来不养没用的人。门口这个就算再没本事,最起码是全写字楼最拿得出手的花瓶,而你,要是再接洽不到梁总,就只有滚蛋的份儿!”

  梁总是谁?萧薇在心里画了一个小小的问号。至于胡莫愁对她“花瓶”的称呼,她只能暂视为赞誉。

  前台的工作并不算繁琐,但也远没有事业单位收收报纸接接电话那么简单。她们每天除了登记往来人员明细,还要负责帮忙打印和销毁非机密性文件,更换休息室的水果咖啡,以及代收职员们的外卖。

  当然,这些工作于萧薇而言都是轻车熟路小菜一碟,她甚至仍有大把的时间在电脑前偷偷联系各路海外关系,帮她买到最需要的物品。而她身边的另一个前台也来了一年多,名叫Lisa,据说是托了关系进来的。

  如果按胡莫愁的理论,那么Lisa的外形绝构不成花瓶,充其量算是花盆。

  此人最大的爱好就是王者荣耀,甚至登峰造极到可以代表国家队参加奥运的水平,所以每当萧薇筹划着买一支新口红的时候,她也在筹划给她的人物买一身新皮肤。

  午休时刻,上午刚被胡莫愁骂得狗血喷头的倒霉蛋儿实习生拿着一纸盒箱资料来粉碎,很显然她放弃了午饭时间。萧薇再吊儿郎当也知道她手里的资料和那位所谓的梁老板脱不了干系,所以就像秃鹰嗅到了血腥,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实习生刚走到粉碎机前,萧薇就故意身体前倾推了Lisa一把,而Lisa则为了保护手里的手机推翻了桌上的外卖奶茶。多米诺一路坍塌,最后奶茶溅湿了倒霉蛋儿胸前一片。

  萧薇在心里大呼了一声“Yes”,嘴上则不停说着“抱歉”。

  “我帮你粉碎吧,你去换件衣服?”她试探性地问。

  倒霉蛋儿坚决拒绝,表情坚贞得跟地下党似的,“不行,这些必须我亲自来!”

  “可是还有二十分钟午休就结束了,你总不能这副样子上班吧,要是吴总监看见……”

  倒霉蛋儿听见吴总监三个字,不自觉地咽了一口口水,正在她思想松动之余,萧薇继续劝慰:“放心,我又不是业绩部门,对你们的资料没兴趣,我保证五分钟之内帮你粉碎完毕!”

  倒霉蛋儿终于被萧薇说通,把纸客箱递给她,颇有托孤之势。

  她走后萧薇深深松了一口气,背后传来Lisa冷森森的声音:“胡莫愁真是小瞧你了!”萧薇不由得脊背一缩,回过头却看见她仍旧头不抬眼不睁地杀着小怪兽。

  想要把这么多资料明目张胆地带出公司并非易事,萧薇抽出一大半资料塞进粉碎机,剩余的一小半偷偷塞进瑜伽袋,默默祈祷自己留下的部分是有价值的。

  下班后,梁公子来接她,去参加他前些天提到的晚宴。

  “今天会有许多大人物到场,还有一线的明星大咖,保证比你平时那些聚会有意思。”他颇为得意地说。

  萧薇这才想起他之前说过,主办方是他的叔叔,梁公子的叔叔理所应当也姓梁,一种狗血剧的巧合感浮上心头,“你叔叔做什么生意的呀?”

  “大名鼎鼎的兰秀珠宝,我爸爸在其中也有股份,将来这些股份当然都会传给我!”说完,他一只手搭在了萧薇雪白的大腿上,而萧薇满脑子只顾着感叹,真是戏如人生啊!

  那个绚烂的夜晚,萧薇穿着梁公子为她准备好的晚礼,站在了宴会厅里。

  环顾四周,都是些平日里在经济杂志上才能见到的面孔,而他们身边,真的就站着那些无法企及的一线明星。这里和萧薇平时去的那些派对完全不是一个档次,尽管她长得丝毫不比那些明星差,可没有哪个男人被她吸引到眼神,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

  萧薇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举着红酒自酌,眼睛则贼溜溜地盯着梁公子,她知道他身边的那个衣冠楚楚和他有几分相似的,就是他的叔叔。

  在来的路上,她已经粗略地将那叠资料通读,并记下了一些重要的词汇。

  萧薇僵坐了大概半个小时,梁公子终于回到她身边,“怎么不四处转转,有喜欢的我可以送你。”他笑着说。

  “真的?”萧薇挑起眉毛。

  他很认真地点点头,“我可从不骗女人。”

  萧薇站起身,心想这才是最大的谎言。

  刚走几步萧薇就听见梁公子在身后小声叫她,她不用看他也读得出他脸上的惊慌,因为她此刻正直奔他叔叔而去。

  就在他几乎拉住她的一刻,她绕过梁公子的叔叔在三条系列吊坠的展柜前驻足,用不大不小但方圆两米刚好听到的分贝说:“要说最喜欢,还是今年的蓝宝石。虽然纯度没有今年主打的黄宝石纯度高,可切割工艺却是最新的。”

  梁公子松了口气,说:“你喜欢我就送你!”

  萧薇摇摇头,“我喜欢的东西我自己都买得起!”

  余光中,她已经发现梁老板锐利的目光,天知道此刻他全部积蓄连眼前任何一条吊坠的零头都不够。

  可如果一个人尝试过一无所有,拿他一定就比任何人更敢赌。

  “这位小姐似乎很懂珠宝?”梁老板终于向她走来。

  萧薇用手指尖狠狠扣进肉里,尽量显得平静,“皮毛而已,只是觉得这条吊坠工艺很别致,我喜欢别致的东西。就好像我手腕上的潘多拉,银饰而已却不便宜,现代人更注重品牌和独特性,这只手镯摆在你面前,谁都知道它代表这哪个品牌。至于银是什么纯度,宝石是不是人造,没人关心。大家都说,不掉色的潘多拉必定是假货!”

  “哈哈哈,”梁老板大笑,“这位小姐还真实在,请问怎么称呼?”

  “萧薇。”

  梁公子马上插话进来,“叔叔,她是我朋友,在杂志社上班。”

  “哦?萧小姐是杂志社的编辑?”梁老板问。

  萧薇摇头,“前台而已。”

  梁老板点点头,递给她一张名片,“英雄不问出处,可同样是银子,在潘多拉总要比地摊卖得更物有所值。萧小姐若是愿意,可以到兰秀来!”

  萧薇面无表情地接过名片,紧接着梁老板就去应酬其他宾客了。萧薇有些心酸,即使踩着三个月吃泡面攒下的高跟鞋又如何,还不是被人认定是不值钱的银饰?难道她萧薇只能是附属品,要依靠烘托才有价值?他凭什么知道她就不是璞玉,放在哪里都不会被埋没?

继续阅读:Chapter 4 猎鹰的原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