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2 广场之花萧朵朵
小黎小姐2018-07-26 15:192,773

  你不得不承认,女人在各个年龄段,都会有她独到的魅力。所谓女人四十豆腐渣,不过是那些不上进的女人给自己懒惰的开脱。

  萧朵朵就是萧薇所见过的精力最旺盛的女人。

  精力旺盛必定活得比旁人精致,否则都对不起她那一身的折腾因子。

  周末,萧薇拎着大包小包的贡品回到老胡同。贡品这名字是萧萌起的,她说萧薇每次回家都像是去宫里进贡。

  进贡总比搜刮好,在这件事面前,萧薇永远高萧萌一等。

  每次见萧薇回来,萧朵朵总是喜笑颜开,一边翻看贡品,一边对掌上明珠亘古不变地夸赞一翻。

  夸萧薇便免不了贬损她那高学历的妹妹,以至于很多时候她觉得若是自己出了什么意外,最高兴的一定就是萧萌了。

  吃饭的时候,是萧朵朵的话唠展示时间,她的风云韵事百分之八十都和她的广场有关。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萧朵朵没上过真正的舞台,但她是中央公园出了名的广场舞之花。

  “明明附近很多广场舞队,偏偏要转车去那么远的地方跳,真是神经!”萧萌忍不住吐槽。

  萧朵朵一听皱起眉毛,她忍不住伸手去戳萧萌的太阳穴,“你个傻丫头懂什么,人要懂得什么叫圈子,圈子你懂不啦?这里是贫民窟,这里跳广场舞的也是贫民,你跟贫民在一起有什么出息?中央公园是什么地方,是离休老干部的聚集地!你妈妈我呀,要跟高级知识分子接轨,这样才符合自己的气质!”

  萧萌闻言,翻了个白眼,她懒得去和萧朵朵抗争,反证吵架这件事,她还没见萧朵朵输过。

  可萧薇理解萧朵朵,她甚至知道,萧朵朵每次从中央公园回来都要步行一两公里,造成住在附近的假象。趁人不注意,拐进某个高档小区后再从后门溜出,在附近的公交站排队搭车回家。

  她的自尊心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萧萌可以把这视作虚荣心,可萧薇不能。

  在我萧薇七岁那年,萧朵朵就和韩冰离婚了,成了那个年代少有的单亲妈妈,为此在萧薇心里酷了很多年。

  离婚或许很酷,可独自抚养两个女儿却一点都不酷。

  萧朵朵在经济最困难的时候,尝尽了白眼。萧薇陪她去借钱的时候亲眼看见,亲戚家的灯转瞬熄灭,对她们的敲门置之不理。

  萧萌常说,萧薇完全遗传了萧朵朵的虚荣和市侩,萧薇也从不反驳她。有些坚韧是被生活逼迫出来的,吃着哈根达斯的人永远不会理解,五毛钱对于大夏天都舍不得买一根老冰棍的人家有何种意义。

  真正贫穷过的人,可以忍受疾苦,却再也无法忍受贫穷。

  临走时,萧薇在萧朵朵的枕头下面塞了五千快钱,这是她这些天来的战利品。

  走出家门,萧萌轻轻拍了拍萧薇的肩膀,顺便朝隔壁赵叔叔家扬了扬下巴。萧薇一抬头,刚好看见他家窗前晒着的白色衬衫,隐约散发出廉价的肥皂香味。

  “赵启明回来了?”萧薇有些吃惊。

  “前天回来的,往咱家跑了两趟,表面上为了看咱妈。一老太太有什么好看的呀,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去找你。走走,去打声招呼,他八成在家呢。”

  萧薇有些木然,被妹妹强拉着进了赵启明的家门,来开门的是赵启明的妈妈,一见她们姐妹俩乐得合不拢嘴。“快进来快进来,算一算你们都多少年不到阿姨家里来了?你们长大了,不像小时候了,动不动就往我们家里钻!”

  坐在沙发上,萧薇环顾四周,赵家和十几年前没什么两样。陈旧的墙壁已经被烟熏成了黄色,赵启明小时候的奖状还贴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因为时间过长看起来已经十分暗淡。

  赵母顺着萧薇眼神的方向,也把目光落在了那些奖状上,脸上顿时爬满了自豪,“我们启明从小到大,就是爱读书,所有老师都喜欢。在大学里,还拿到那个奖学金了!就是可惜我和他爸条件有限拖累了他,不然要是送他出国,现在他也是个海龟喽!”

  “我们刚刚辞退了一个海龟,不过就是群镀金的,还没实习生本事大!”萧薇冷冷地说。

  赵母闻言收起笑容,“话倒也不是这样说的,读书终归比没文化强的是不啦?”

  萧萌见状赶紧插话:“我姐姐的意思是,赵太子这么优秀,留下建设祖国岂不是更好?”

  “哈哈,那倒是!现在启明在什么500强的单位,年薪是我和他爸爸的好几倍,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呀!”

  “那……他人呢?”萧萌问。

  “哎呦,大早晨就带着他爸爸去逛商场了,非要给我们老两口和亲戚们买点礼物。这个孩子呀,就是说都说不听,给我们乱花钱!我们的衣服,都是他买了寄回来的,不要太贵的呀!还买了阿胶,我和他爸爸哪里吃得惯呀……哎,你们不再坐一下啦?他们很快就要回来了呀,你们这就走了?”

  不等赵母说完,萧薇就拉着萧萌迅速逃离了赵家,她实在一分钟也听不下去了。

  她当然也明白,全天下的父母都一样,到了这把年纪都爱攀比儿女,尤其是萧朵朵,平日里肯定也没少夸耀她们姐妹。但一提到学历,萧薇还是觉得很刺耳,毕竟她只有初中毕业而已。

  “你不等赵太子了?”萧萌感到莫名其妙。

  萧薇却越走越快,“等什么等,你看看他妈妈那副样子。还有你,什么赵太子赵太子的,不过是小时候家家酒让他做了几次太子而已,还真以为自己家有皇位要继承呀,牛气什么啊?”

  “别管怎么说,赵太子……赵启明确实很有出息,我们这个胡同里谁有本事考到北京去?”

  “他这么好你赶紧去和你家那个吴磊离婚去好了,人家的年薪够吴磊赚三年的吧?”

  萧萌怒视萧薇,“能不能不动不动扯到我身上来,谁不知道赵启明惦记的是你?吴磊有没有钱最起码是技术工种,总要比你强吧!”

  说完,萧萌一扭头朝地铁口的方向走去。

  她们姐妹俩总是这样,每次见面都免不了吵架,所谓的好姐妹似乎都是别人家的,她们从小到大都只有彼此看不上的份儿。

  从家里出来,萧薇打车直奔梁公子新开的会所,会所正在试营业阶段,梁公子特意让她去陪他看看最近两天新来的应聘者。

  刚走到会所门口,萧薇就被迎面而来的矿泉水瓶砸中了脑门,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水瓶里的水还没喝干净,洒了她一身。

  “shit!”萧薇边用手擦胸前的水渍,边抬头瞪着始作俑者。

  对方戴着墨镜,看不清尊荣,只是他抬起手指着她示意身旁的人处理萧薇的遭遇时,手指上满是钻石的卡地亚指环格外显眼。

  他身旁穿黑西装的年轻人倒是蛮有礼貌,走过来表示会赔偿萧薇的损失。而那位始作俑者,居然看都不看萧薇一眼,径直朝停车场走去。

  什么嘛,这是什么态度?

  萧薇的火气蹭地一下迸发出来,她三步并作两步冲过去,指着一脸莫名其妙的男人鼻尖,怒气冲冲道:“你这个人有没有礼貌,不知道应该道歉吗?”

  对方想了一下,说:“那是不是我道了歉你就会原谅,这件事就算一笔勾销了?”

  “当然不是!我这件可是prada的今秋新款,你知不知道多少钱?”

  “既然都是要赔钱,说明道歉没意义,那我干嘛要道歉?”

  “……”萧薇一时语塞,在她还在分析如何反驳这句话的时候,男子俯身在她耳边说:“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件仿品,趁我没和你计较价钱之前,你最好不要来烦我。”说完,便扬长而去。

继续阅读:Chapter 3 最拿得出手的花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不拜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