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闪电侠的老爸
刘祖光2017-01-03 16:283,222

  据说人长大后,都会承认现实:

  1、我是普通人,没天赋异禀,不会拯救世界。

  2、世界上大部分人都不关心我的死活。

  3、我的朋友很少,以后会越来越少。

  天赋异禀,拯救世界,这几乎是美国大片的标配。然而绝大多数人都知道,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超能力,所以嘛,别做拯救世界的美梦,能把自己养活,就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可是,以上这些准则,对黄鹤来说,不适用。

  黄鹤,男,90后。呃,黄鹤自己有些不太愿意承认自己是“90后”,因为据说“90后”已经是中老年人的代名词了。一些小学生们已经公开嘲笑“90后大叔”“90后阿姨”们了,瞧瞧,这些熊孩子连“哥哥”“姐姐”都不乐意叫了。

  但黄鹤的确是90年代出生的。

  他出生那年,对中国来说,是个很特别的年份。

  1997年,香港回归。这一年,黄鹤从细胞发育成胚胎,然后在6月份出生。

  黄鹤还在娘胎里的时候,爸爸带着大着肚子的妈妈去医院产检。刚走到医院门口,就看到一个老大爷哇哇地哭。老人的儿子患了重病,老人把家里的猪啊粮食啊等能卖点钱的东西都卖了,凑了三千块钱,来到城里后,钱却被偷了。

  这不仅是血汗钱,还是救命钱。老人也知道城里小偷多,他用手绢把钱卷了,一路上都紧紧地攥着,不停歇地来到医院。没想到,刚到医院门口,就跟一个小胡子撞了一下,他一个趔趄,手绢掉到地上,小胡子赶紧把手绢捡起来还给他,还跟他道歉,他手一捏,硬硬的,就舒口气,让小胡子走了。小胡子快步地走,他觉得不对劲,打开手绢,里面却是卷成一团的废报纸。

  老头儿情绪一下子就崩溃了。

  黄鹤爸爸一听,立即去追那小胡子。

  大家都不抱希望,因为老头儿笨嘴拙舌的,也没把那小胡子的体貌特征说清楚,就简单“小胡子”三个字,再说瞧小胡子这掉包的手艺,肯定是个惯偷,守在医院门口,一看老头儿那一脸紧张的样子,就知道他手里有钱,如此精准的眼光和手法,不是惯偷是什么?拿了钱后,肯定快速逃逸啊,这怎么能追得上。

  基本上,这钱是追不回来了。

  黄鹤爸爸不信邪,他追了上去,很快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他左右看看,选择了向右。为什么向右?直觉!

  也不单单靠直觉,还有快速的判断力。向前,那里有区公安局,小偷毕竟是小偷,对公安局派出所这类的地方比较抗拒,能不走就不走;向左,是所大学校区,学生虽然多,却不利于隐蔽,而且学校是重点治安单位,比社会其他地方早早地安装了安防设备,小偷不会去那里。而向右,则是全市最大的生鲜批发市场,人流熙熙攘攘,鱼龙混杂啥人都有,混在人堆里一转身就消失不见……

  黄鹤爸爸追到生鲜批发市场时,发现了小胡子。小胡子没想到会有人追上来,听到后面急速的脚步声,职业敏感让他不多想,撒开脚丫子就跑。黄鹤爸爸在后面追,喊着“抓小偷”,小胡子边跑边拿出一个匕首,在前面乱划为自己开路,菜市场里好几个人被划伤,惨叫声让熙攘的人群自动开路,小偷疯狂地奔跑,黄鹤爸爸咬着牙死命地追。

  过了生鲜市场,又是一条小街,小偷快速地越过小街,一路上掀翻了不少水果摊。

  过了小街,又绕到了城中村。城中村的农民乱搭乱建,把城中村搞得跟九龙城寨似的复杂,弯弯绕绕,小偷对城中村路况比较熟悉,几欲摆脱追赶,但黄鹤爸爸凭借着速度,发现不对后就立即折返,再继续追,最终,把小偷堵在了一个农民的大铁门前。

  大铁门前,摆着一桌麻将桌,户主和几个朋友在打麻将,其中两人,站起来,手里也多了把匕首。

  户主愣了,他没想到,自己家的这几个租户都是小偷,他的家成了贼窝。

  小胡子很嚣张地把钱拿出来,叫:“钱在这儿,你有本事过来拿啊。”

  黄鹤爸爸应该知难而退。

  可他没有。

  他居然拉过来一个小凳子,坐下来,缓着气,说:找到人就行了。钱,不着急拿。

  小胡子跟两个同伙都愣了。他们吃不准这人什么来头,看样子,他个头儿也不高,精瘦,不像有些男人,膀大腰圆,一看就很有威慑力。

  黄鹤爸爸歇了一分钟后,站起来,说,好了,钱给我吧。

  小胡子三人一起上,他们匕首使得不错,而且手极黑,处处往人要害处招呼。

  但他们三个,碰到硬茬子了。黄鹤爸爸的身手,迅捷又勇猛。没有虚招,力求每招制敌,并且迅速使对方失去活动能力——这并不是什么高深武功,就是军体拳而已。军体拳的实战性非常强,编制拳法的出发点就是杀人,练好了军体拳,打三五个人没啥问题。

  迅速打倒这三个小偷后,黄鹤爸爸拿回了钱,然后一分不少地给了那个农村老头儿。

  警察赶到地方时,那三个小偷躺在地上,还不能动弹。

  那个老头儿简直要给黄鹤爸爸跪下了,农村人也说不出什么场面话,就只会说“好人有好报”之类的话。黄鹤爸爸也不在意,带着老婆去产检了。

  在走廊等待时,老头儿带着一个穿着僧袍的光头老人来了。僧衣老头儿居然是老头的大哥,他听说了侄子的事情,就从所在的寺院里出发,做了一路的苦行僧,走了四百多里地,走到了医院。衣衫褴褛的老僧人神采奕奕,他对黄鹤爸爸的善举很是感激,问了黄鹤爸爸的一些事情后,忽然说,黄先生,你能不能转业?

  黄鹤爸爸一愣,说,我好容易把老婆办了随军,转业多吃亏啊。

  老僧沉吟了一下,又说,那你能不能换个地方驻防?

  黄鹤爸爸问为什么,老僧说,你有道坎,这道坎跟水有关。你驻防的地方挨着江,恐怕不太好……

  黄鹤爸爸对这些怪力乱神向来是不屑一顾的,但他还是很有礼貌地解释:“哦,我要是普通的战士还好办些,但我是连长,换地方可不容易……”

  正说着,黄鹤妈妈出来了,黄鹤爸爸连忙上千扶住她,关心地问情况,并回过头让僧人兄弟二人赶紧去看病人,不用在他这里浪费时间了。老僧想了想,从肮脏的僧袋中拿出一颗黑乎乎的珠子,油光锃亮,说,这是我师祖当年佩戴过的一个珠子,师祖圆寂后,珠子传给了师父,师父圆寂后,又给了我。它开过光,送给还未出生的小施主吧!

  这恐怕是贫穷的老僧唯一能拿得出来的东西了吧!黄鹤爸爸不想要,但黄鹤妈妈不忍让两个贫穷的老头儿难堪,就很爽朗地收了,说:“这东西很吉利,对小孩子肯定有好处。对了,老师傅,孩子还没有名字,我们两口子为了给孩子起名字,字典都翻烂了,也没确定下来,老师傅比如给我们孩子起个名字吧……”

  僧人颔首,说,先生姓黄,孩子,就叫“黄鹤”吧,我再送他一个法号,行思!

  黄鹤爸妈不会想到,十几年后,“黄鹤”这个名字都快臭大街了,什么“温州皮革厂倒闭,老板黄鹤带着小姨子跑了”的喇叭声响彻祖国大地,生生地把“黄鹤”这个名字搞臭了。但当时,黄鹤爸妈觉得这名字不错,有“鹤立鸡群”之意,也有“飞翔”的动感。至于法号,二人根本没有在意,他们可不想让孩子做和尚。

  二人在回去的路上,还开玩笑,说老僧取名时忘了,万一他们生的是女孩呢?女孩叫“黄鹤”的可不多。如果生了女孩,他们要再取个名字。

  黄鹤出生后,带把!

  而且出生时,很有些不寻常。

  被子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婴儿只会老实地呆在襁褓里,黄鹤妈妈转身时,发现儿子的身体出溜出来了。她还怪丈夫给孩子包的襁褓不严实,黄鹤爸爸很委屈——军人能包得不严实?他可是拿出了行军包的本领打的结。

  黄鹤一个月后就能翻身,动作流畅翻身自如。

  八个月时就会走路,一岁多点,居然,能跑了。

  当然跟大人的跑还是不一样的,但跟同龄的孩子相比,他的速度,很有些快了。

  儿子成长的点滴,黄鹤妈妈都想事无巨细地告知丈夫,但她没想到的是,丈夫永远回不来了。

  1998年,长江发了大洪水。那年,整个国家的老百姓都听到了总理怒斥一些王八蛋,建了“豆腐渣”工程,洪水一来,全部泡汤。很多人的印象中,那年的洪水特别大,特别凶猛。其实回过头来看,根据长江水务局的水文记录,那年的水量并不算是特别巨大,但却造成了非常严重的灾祸。关键时候,还是得靠咱们的子弟兵。解放军开赴长江,用血肉之躯抗洪救灾。

  滚滚江水,吞噬了很多英雄。

  其中,就有黄鹤爸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