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闪电出世
刘祖光2017-01-03 18:306,598

  1998年,大概是黄鹤人生中最悲惨的年份儿,只是他浑然不知。

  然后,所有的亲友再见黄鹤,都不自觉地带上了一副怜悯的目光。还有很多不认识的叔叔,来家里探望,黄鹤总能收到各种各样的礼物,这些礼物要么市面上少见,要么非常昂贵。至于零食方面,黄鹤基本上没有亏过嘴。大家把对烈士的敬爱转移到了烈士孩子身上,这对于孩子来说也许并不是好事儿——没有人对黄鹤严加管教,竟让黄鹤做什么都随心所欲,没有大目标,就那么浑浑噩噩地成长着。

  他的学习成绩,非常一般!

  一般得,基本上连小学时代的小队长都没干过。不过他成绩也从来没有倒数过,老在中不溜的段位。说上不上,说下不下。在所有学科中,唯有体育一门成绩骄人,这是黄鹤唯一能找到存在感到课程,但他所在的重点中学比较变态,体育课老被占用。后来《甄嬛传》流行时,有人编了一个段子:

  “语文是朕的皇后,虽然朕几乎从来不翻她的牌子,可她的地位依然是那么的稳固;

  英语是朕的华妃,朕其实并不真正爱她,只是因为外戚的缘故总要给她家几分面子;

  数学是朕的嬛嬛,那年杏花微雨,也许一开始就是错的;

  体育是朕的纯元皇后,那才是心中的挚爱。

  至于政治,历史,地理,生物这些卑微的官女子,朕理都懒得理她,到底是谁让她们入宫的!

  ”

  黄鹤看到这个段子时,当场就笑喷了。“哈哈哈哈哈”,然后,一声断喝:黄鹤,发什么神经!

  高三课堂上,大家吃惊地看着黄鹤。

  班主任则非常无奈地看着他——刚才那声断喝,并不是班主任发出的。班主任的老公,是黄鹤爸爸的战友,班主任也是黄鹤的亲友团之一,对这孩子既爱又恨。

  黄鹤跟同学们关系混得比较好,人也比较仗义,男生基本上都是他的铁哥们;至于女生,嘿嘿,颜值就是正义!帅哥学校很多,痞子学校也很多,但是帅痞帅痞的只有黄鹤一个。高一时,班里一个女生曾经被外班一个“官二代”调戏,“官二代”体魄长得跟熊大似的,一帮兄弟则都跟熊二一样体型圆混且无脑,这帮人纵横校园,是校园霸凌的黑手。黄鹤约了班里的几个“体育特长生”,跟“官二代”约架。他们还写了“挑战书”,搞得跟两国交战似的正式。挑战书中写明了己方人数,以为对方也会严格遵守,没想到,到了那天晚上,对方呼啦啦来了三十多个……

  黄鹤被打惨了。

  几个“体育特长生”发誓从此再也不跟黄鹤混了,他们也被打得爹娘都认不出来了。

  但好的结果是,那一战后,这个胆大手黑的“官二代”拄了好几个月的拐,腿好后,再也不愿意来学校了。老爹派了两个警察陪他,到了校门口,这小子腿就哆嗦。到学校,当着警察的面,满脸青肿的黄鹤冲“官二代”竖中指,这小子在学校里狂撒钱,准备再组织力量反扑,但是组织了一个多月,熊二的队伍始终建立不起来——其实校园霸凌就这么回事,一切的霸凌源于对黑暗的妥协,当有人对欺人者痛击时,对方凶狠的表皮下面,其实就是一个臭皮囊。

  在学校里,当一个人欺负另一个人时,对方拼了命的还击,哪怕是再弱小,也会让欺凌者心惊胆战——越害怕对方越猖狂。这个准则,黄鹤在跟“官二代”斗争时领悟。

  失去了支援的“官二代”孤家寡人,他体型依然圆浑,但在同学们眼里,盈满了鄙夷——你不就是有个当副市长的爹嘛,没了他,你狗屁不是。

  不能欺负同学了,这个“官二代”觉得生活就没啥意义了,于是捱了一个月后,他就退学了,去澳大利亚留学去了。在那里,他会开豪车抽大麻继续着猖狂的人生,除了给中国人民脸面上抹黑,他做不出什么有意义的事情。

  黄鹤一战成名!女生后来对他表达过羞涩的情感,但他却一副浑然不知的样子。英雄救美,如果是冲着美人以身相许,那英雄就不是英雄。黄鹤压根打架压根就没想过向女生索取什么,他就是简单地觉得,我是三班的,女生也是三班的,对方调戏三班的女生,我TM的就是觉得不舒服,不舒服就得干他,管他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

  他的拒绝,倒显得他更酷了。酷到没朋友,准确地说酷到没有女朋友。因为到了高三,大家空前紧张,高考是主旋律,耍酷是幼稚的行为。黄鹤也不爱耍酷,但他也不爱学习,他的精神世界里,就剩下一个女生。

  那就是安晓芬——班里唯一对黄鹤不留情面且无比鄙夷的女生。

  安晓芬见到黄鹤,鼻子里总是“哼”一声,然后再嘟囔一句“人渣!”搞得黄鹤心里十分熨帖,他觉得“人渣”两个字从安晓芬嘴里说出来,简直是天籁之音。喜欢一个人,就是对方视你如狗屎,你也觉得她的眼睛是最美的。

  自然,安晓芬就是怒斥他的人。黄鹤一看她那张愤怒得涨红的脸,就立即心虚地认错。

  安晓芬在班里属于能冲刺北大清华的“种子选手”。都说学习好的人一般都长得不好看,可安晓芬就是特例,人家长得好看,还学习特好,简直被给别人活路。班主任教育女生就爱拿安晓芬举例子,举着举着,就把安晓芬举成了女生公敌。

  女生们爱慕的酷痞帅哥黄鹤居然被安晓芬视若无物,她做公敌也适合。

  班主任找黄鹤谈话,一半是因为他上课乱讲话,一半是操心他的高考问题。班主任问黄鹤想做什么,黄鹤想都没想,张口就答:当兵,当航空兵。

  黄鹤是个小军迷,对歼20、f22等战机的参数等倒背如流,三代机和四代机代差这些问题他都摸得很熟,业余时间除了练习跑步就花在军师论坛上了,有时还翻墙参与帝吧出征,他练长跑强身健体的目的,就是有朝一日成为航空兵。后来妈妈了解了他的想法后,坚决反对他当兵,老黄家已经给国家贡献了一个军人了,不能把这个独苗再贡献出去。老妈的话,黄鹤自然不听。但他了解了航空兵的招聘要求后,心凉了。招飞不光是因为视力好身体素质好,还要成绩好。就他那破成绩,别说军校了,连一般的二本都够呛。

  这就好像有人宣称他是“不婚主义者”,实际原因却是人丑找不到女朋友一样,黄鹤做航空兵的梦想,就只能以“我妈不让我当兵”做借口结束了。

  黄鹤对班主任说了自己的苦恼,班主任说,你这成绩,考军校是一点儿指望都没。除了做军人,还有什么?

  黄鹤想不出了。

  做警察?这是跟做军人最接近的职业了。

  黄鹤摇头。现在警察可不好干,辛辛苦苦抓小偷,小偷有心脏病死了,赖警察,警察被处分;抓嫖,嫖客拘捕,动作大了点儿,嫖客死了,赖警察,警察被处分;做卧底抓贩毒分子,牺牲了连墓碑都不敢立,爱搞大新闻的记者给报道了,结果警察一家被贩毒分子灭门了……总之,做警察干到这份上,这职业一点儿吸引力都没了。

  班主任给黄鹤提供了好几个选项,总的意思,就是可以允许他在自习课时间练体育特长,争取利用体育特长生以低分考个好学校,这是捷径。至于将来干什么,班主任以她的社会经验,给黄鹤提供了好几个很不错的选项,比如:幼教!

  班主任很有信心地说,幼儿园阴盛阳衰,但凡有幼教专业的男生去幼儿园,园里都是按照园长的标准来培养。

  黄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这么一个“痞子”去幼儿园教小朋友,还当园长,这不是毁祖国花朵么?

  班主任又提供了选项,报护理。这医院的男护理真的是太稀缺了,一个有经验的男护理,每月挣一万块钱那是稀松平常的事儿,个别男护理因为技术太好甚至老人死后立遗嘱把房子给男护理的……

  黄鹤很吃惊,这房子怎么着也值一百多万啊,男护理做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儿把人家给感动得赠房啊?

  一问,班主任轻描淡写,哦,他也没做啥。这老人便秘,每次大便积攒好几天,得人工掏。这事儿自己干不了,必须别人干。亲儿子做了一次就不愿意做了,老人伤了心。男护理工作中没这一项,但他却任劳任怨地做了这个,人家看老人痛苦,不忍心,就做了,老人感动之下就把房子给他了……所以,干一行爱一行,行行都能做到状元!

  黄鹤对那一百多万的房子确实挺有想法的,可一想想,那积攒了好几天的大便掏出来,那什么味啊……非常之事果然是非常之人才能做出来的。

  黄鹤对这个不感兴趣,对那个不感兴趣,这让班主任很无奈。黄鹤对安晓芬倒是挺感兴趣,问安晓芬想报什么学校,班主任说,她跟晓芬沟通过,晓芬对此非常迷茫。安晓芬爸妈都是医生,安晓芬本人也从小生活在医生家属区里,叔叔阿姨们也都是医生,她对医学知识了解得颇多,也很想做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但是最近几年医闹严重,伤医事件屡屡发生,她爸是市里的专家医生,居然被医闹讹了好几次,她自己对这个行业灰心丧气……唉,你别操心人家了,人家那分数,什么学校考不上啊?

  黄鹤还真操心,他要关心安晓芬要报考哪所学校,然后,他麻溜儿地报考当地的另一所大学,重点他考不上,三本他能行啊!

  班主任说,你干嘛就奔着那三本呢,你把体育特长练好,上二本没问题的。

  得,如今的老师不得了,能巧妙地把早恋当成激励,黄鹤还真上趟,确实很是勤快地练起了特长。不过,他这体育特长,在学校内确实挺拔尖,可跟体校的专业生相比,那又算不上特别突出。也怪了,他小时候的运动天赋挺高的啊,从小天赋异禀,三岁爬树五岁上房梁七岁就在天台上玩跑酷,惊险动作玩得溜熟,把他妈吓得一惊一乍的,还带坏了同小区的小朋友。老妈正发愁时,一个破衣烂衫的老僧忽然出现,给了在小区门口玩耍的黄鹤一块“大白兔”奶糖,然后在他脑门上摁了几下,他脑袋火急火燎了几秒钟,恢复正常,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表现出那过人的体育特长了。

  不过,他妈省心了。按照他那冒险的性格,活不到十岁就得摔死撞死被门夹死……

  黄鹤心烦的就是这一点。他这点“体育特长”,别说奥运会他参加不了,连大运会都没资格参加,体育特长只不过是敲门砖,帮助他投机取巧进入大学,这对于他来说有什么意义?

  人生的意义,他没有找到。

  没有目标的人生,其实是可悲的。尤其是对于他这样年纪的少男少女来说。

  只不过,他很快就找到了这个目标。因为忽然之间,他爆发出了豹子的速度!电光石火的闪电速度,快得惊人,不,根本不是正常人类的速度!

  那个莫名其妙的老僧,在他脑袋的那么几下,其实就是封印,封住了他体内的异能力量,避免他弱小的身体承受不住异能力量的释放而早夭。这个奇异的力量,因为一个人,而释放了。

  这个人不是安晓芬,但跟安晓芬有关,是安晓芬的爸爸,安崇明医生,那天晚上,他站在四十层高楼的天台,望着楼下的繁华灯火,万念俱灰,他闭上眼睛,一跃而下……

  安医生回去了,他一个人回去的,他跟黄鹤保证,他不会再寻短见。

  黄鹤于是不再坚持送他。也是,他送安医生回去,安晓芬一定会问东问西的。安医生不想让女儿知道他今晚的事儿。

  黄鹤也向安医生保证,他不会把今晚的事情说出去。

  两个年龄相差很大的男人互相保证一番后,离去。他们不会想到,今晚的事儿,还有别人知道。而且,全过程都被录下了。

  黄鹤还没回到家时,他就接到了安晓芬的电话。

  黄鹤心一惊:咦,安医生不让我说,难道他自己说秃噜嘴了?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我救安医生也是本能,安晓芬这么快就来感谢我了……

  接通电话,听筒里传来安医生焦急的问询:黄鹤,你录制了我今天晚上的视频了?

  黄鹤莫名其妙:没啊,我录这个干嘛啊,又不是日本爱情动作片,即便是,我也没有录像机啊。

  安医生声音颤抖,可是,网上有我的视频了……

  黄鹤挂了电话,赶紧搜索。

  是的,确实有了视频。题目很怪异很惊悚很吸人眼球:天河市外星人……

  视频是处理过的,安医生在天台上逡巡的时间被掐掉了。这也符合传播学规律,大家时间都很宝贵,都爱看干货,都想一打开就是跳楼。

  虽然距离很近,但毕竟是夜晚,光线原因,安医生的面孔比较模糊,除非是对安医生很熟悉很熟悉的人才会认出他来,黄鹤的身影也很模糊,他救安医生的那一刻,那速度,黄鹤自己都看呆了。

  这是自己么?

  来不及思考,黄鹤赶紧跟安医生回电话,告诉他自己的感受。安医生此刻也静下心来,告诉黄鹤说,女儿知道了他跳楼的事情,但是女儿非常懂事,没有把这件事告诉妈妈。

  黄鹤没想到,在班上刻苦学习用功的安晓芬还挺爱上网的,要说快高考了,家长都会严厉禁止孩子上网才对。

  其实,他想错了。不是安晓芬爱上网,而是最近爸爸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她表面上无所谓,其实作为女儿,她对爸爸的一举一动都很关心。她密切观察着网络舆情,她知道这些舆情对爸爸的身心影响有多么大!

  柴里群记者的自媒体,她一直都关注着,这个所谓的“名记”搬弄是非的本事太大了,一直在造谣,从未被超越。可是没人管他,关注他的人反倒越来越多,他的自媒体是天河市最大的自媒体,比《天河日报》《天河都市报》这类的公号粉丝量都大。

  今天晚上,自媒体发了这个外星人的视频,大概是柴里群仍然心有余悸,不敢透露过多的信息。但是自媒体还要更新吸引粉丝眼球,要挣广告费,柴里群还是忍不住把视频处理一下就放自媒体上去了。

  黄鹤那救人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发布的时间,是十二点半,时间太晚,关注的人并不多。

  黄鹤跟安医生商量,找到视频发布者,让他删掉视频。

  安医生十分担心,万一我同事看到了怎么办?

  黄鹤安慰说,应该不会的,听说医生群体的爱好都不怎么广泛……

  安医生逐渐踏实下来了。他的同事们,在凌晨上网的少,平时上网也只是用用微信上上微博,别的都不怎么关注。

  再说这视频,黑灯瞎火的,他完全可以腆着脸否认。

  脸皮厚点儿,没啥的。

  黄鹤说,明天一大早,他就去找那个记者,让他把视频删了。

  这个记者很难缠!安医生叹息,他是对记者这个群体怕了。

  黄鹤轻描淡写,没事儿,大不了我揍他一顿!

  安医生“晤”了一声,他应该说“你可千万别动粗,以德服人……”,但他什么都没说。

  老实人被逼到一定份上,也是要咬人的。不过,大概,也许,黄鹤跟女神的未来,渺茫得很呐。

  黄鹤回到家,妈妈还没睡。她从冰箱里端出了冰好的绿豆汤,埋怨他锻炼太久。然后,妈妈问他速度咋样,黄鹤说,跟闪电一样!

  妈妈笑着打了他一下。

  妈妈回房睡时,黄鹤有些心酸。

  他想,每个父母都一样,都希望孩子能有出息。自己如今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对不起妈妈守寡多年辛苦抚育的。

  他想想自己的闪电速度,突发脑洞:如果我参加奥运会,这速度拿冠军没问题啊!

  妈妈睡着时,他偷偷下楼。小区里没有人,他选好起点,做好起跑动作,手腕上的电子表调好了计时,开跑!

  一百米,12秒整。

  这跟在天台上救安医生的那速度,差到不知哪里去了。

  黄鹤再跑第二次,还不如第一次呢。

  他不死心,跑第三次,还是不行。

  不经意地抬头,楼上,妈妈站在窗外,看着儿子。妈妈以为儿子这么晚了还在锻炼,还是为了高考的体育加分。

  黄鹤回家,他真的怀疑那记者在搞鬼。一定是的,自己不可能有那神鬼莫测的速度。

  回到家,他又把视频看了一遍,认定是记者故意把视频加快了。因为已经有十几个人在下面评论说,正常人跑不出这速度,非洲的博尔特也跑不出这样的速度,肯定是故意加快了视频才有了这样的效果,至于为什么那跳楼者动作看着很正常,这好说啊,这两个人跟视频拍摄者是一伙儿的,跳楼者故意用很慢的动作,救人者用正常的速度,然后视频发布者把视频加快,不就出现这样的效果了么!

  这逻辑让很多人认同。甚至黄鹤自己都认同了,但他其实很清楚,安医生跳楼的动作,一点也不慢。

  不管怎样,他明天都要去这个柴里群记者。

  第二天,他就直接去了《天河都市报》编辑部,在门口等柴大记者。一直等到上午十一点,才等到一个胖子失魂落魄地来了,然后,编辑部里出来很多人,他们小声地谈论:

  “柴里群死了”

  “是啊,被杀的,死的好惨……”

  “是不是那个医生买凶杀人啊,柴里群造了人家那么多谣……”

  “有可能呀,是我我也要杀人……医生也是拿刀的,严格说来跟杀手一样,是靠刀吃饭的……这柴里群惹谁不好惹医生……”

  “搞不好是外星人干的……柴里群昨天晚上发布的那个奇怪视频,那个人快得跟闪电似的,那人很不正常啊,不是外星人就是鬼,柴里群惹了鬼,鬼就把他干死了……”

  “别瞎说!咱有知识有文化,还信这鬼神之说?不过说起来也怪,我今天搜那个视频,视频居然被删除了。兰晓军,你那里还有那个视频么?拿出来让大家看看……”

  兰晓军急赤白脸:“我没有!你别害我!”

  这表情其实说明了,他手里有!

  他那紧张的表情也说明了他内心的恐惧:柴里群死了,下一个死的,估计就是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行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