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啃食人肉
神棍儿2017-01-05 06:033,328

  时代广场上大摆钟敲响午夜的钟声,广场上男男女女都在这一刻露出会心一笑,2016年12月31日终于过去,现在正式步入2017年。

  时代广场是老城区的商业中心。与新城相比,这里楼房大多破旧,比不上新城区高楼大厦气派。但老区有老区的特色,许多有名老店开汇聚此地,这对常年居住老城里人有巨大吸引,因此阳历过年,许多男女在时代广场牵手一起度过年尾交替之际。

  陈文坐在广场树阴下的花坛上,街上闪烁的灯光并未照进花卉的阴影。离陈文一米远的地方还有两对卿卿我我的小情侣。这里很安静,或者说不起眼,陈文便坐在这里暗中观察来往人群,紧紧盯着可能滋生的犯罪。

  很快,陈文在嘈杂的人声中听到一声枪声,大概距离时代广场一条街的地方,因为距离和周围嘈杂的原因,陈文听的并不真切。没给陈文思考的时间,继而响起两声模糊的枪声。陈文望了眼沉浸在新年氛围的人们,甩了一下头往枪声的方向走去。

  “嗡嗡嗡——”裤兜里手机振动,陈文摸出手机,电话是刑队打来的。

  “休息时间结束,汇泉路发生一起恶性伤人事件,你火速赶过去。”

  陈文:“我听到了枪击声,已经赶过去了。”

  刑队赞赏地说:“好小子,对有可能发生的案件有天生的敏感性,果然是老队长的儿子。你听我说。这起事件有些特殊,起因是一起交通意外,一辆电瓶车追尾奥迪,开奥迪的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年轻女人,负责那条街的小李赶去处理时,两人因为语音矛盾,情绪激动的骑电瓶车男人咬掉了女车主一只耳朵,巡警小李不得不连开三枪击毙了电瓶车主。具体情况,你赶过去再说。”

  “好的。”陈文挂了电话,烦躁地将外套拉链拉上,飞快跑向汇泉街。

  陈文是一位人民警察,22岁从警校毕业进入飞龙市刑警队,现在已经两年。他跟着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刑友天逐渐在市局崭露头角。职业习惯让他不经意观察周围人的动作表情,在实际查案中,经验丰富的老警察往往能从嫌疑犯的微表情中读出分辨嫌疑犯是否说谎。

  汇泉路是一条临河的步行街,这条街不是商业店面不多,属于居住区,来往行人不多,等陈文到时民房中听到枪声的住户已经围着指指点点。

  “附近部署的警察怎么还没来?”陈文皱眉推开看热闹的人。人群里是一辆奥迪车,跌在地上的电瓶车,一具尚在流血的尸体,还有一个被人抱在怀里的年轻女人,那个女人被啃了半张脸,女人手边是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陈文蹲下身翻死者身体,死者浑身是血,太阳穴的位置有一个横穿的孔洞,那是被一枪打穿了脑袋。接着死者身体的僵硬程度引起了他的注意,移动死者骨关节会发出咯咯的声响,皮肤表面不再柔软,乍一碰到,触感与冰凉的猪肉皮相似,不像是才死了不到十分钟的尸体。死者脸上糊满了血,鼻孔里有细碎的肉沫,这是经过人的牙齿反复咀嚼才会形成的血色泡沫,打开死者的口腔,两年来见惯各种恶性事件的陈文也忍不住反胃。

  死者嘴里还有来不及咽下的皮肉,而肉来自年轻女孩的脸。

  案情一目了然,情节十分严重。

  “尸检是我们法医该做的事,这边交给我就好。”接到通知的附近派出所已经拉起警戒线,法医木晟带着助手匆匆赶来,他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里拿出手套带上,开始初步检查尸体的情况,助手记录下木晟初步尸检情况。

  “小李在哪儿?”见识老搭档木晟,陈文躲开一边,扫过旁边的辅警,市刑警队来的只有他和木晟,其他警力是附近派出所的警察。

  “小李开枪击毙嫌疑人,心理打击很大,现在在警车里,我带你过去。”说话的是领头模样的中年警察。半年前陈文追踪一个毒品贩子,顺着这条线索一举抓捕贩毒组织,在龙飞市警察内部有些名气,中年警察一眼便认出了这个青年才俊。

  在一辆警车里,二十出头的小李颓废的坐在后座,目光涣散。

  中年警察让陈文稍等,钻进警车和小李说了片刻,小李才慢吞吞走出警车。可他状态看上去十分不妙。

  “你做的很好。”陈文看着这个和自己弟弟差不多大的男孩,由衷的赞赏:“我在你这个年龄还只能在警校打靶子,你已经能从嫌疑犯手下救回一个姑娘的生命。”

  小李微微一怔:“我以为我做的很糟糕如果我第一枪就把子弹送到那个人的脑子里,也许就不会那么糟糕,谢谢你。”

  “第一次对着一个人开枪?”陈文给小李一个平复的时间。在小李镇定下来后,陈文继续说道:“你开枪只是为了警示嫌疑犯,谁知道你鸣枪后他更加疯狂,开始撕咬女孩的脸,在当时你没有更好的方法,不必自责,和我说明刚才的情况。”

  小李下意识摸着自己的脸颊,目光中露出惊恐和不甘:“那个人是神经病。”

  23:50分左右,小李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示。汇泉路百年串串附近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电瓶车追尾奥迪轿车。报警的是百年串串营业员,奥迪车停在店门妨碍了串串店生意。

  小李赶到时,两个车主发生激烈争吵。奥迪车主说话十分难听,句句不离开穷逼,垃圾等粗俗语言。电瓶车车主是个一米七出头粗壮的男人,被女人骂的气血翻涌,但是还在克制着,没有出手打人。

  起初男人行为还算正常,小李调解后,女车主甩了下飘逸的长发,鄙夷说道:“开垃圾车的人渣,我的宝贝车如果不是有保险,卖了你也赔不起,以后别让我见到你。”

  小李听到这话忍不住打量这个女士,浓眉大眼,身材纤细高挑本来是一位年轻靓丽的美女,现在小李只觉着她面目可憎。照例嘱咐过两人,小李听到时代广场发出的钟声,对两人道了声新年快乐。

  这时电瓶车主突然倒在地上抽搐起来,四肢如同生锈了般,发出关节挪动的声音,而他整个人就像是机械舞者咯吱咯吱扭动,在空寂的街道里十分诡异。

  女车主突然冷笑了一声:“怎么着?你还要碰瓷?垃圾,警察看着呢,你要不要脸。”

  毫无预警的事发生了,男人突然爬起来,摇摇晃晃朝女车主扑去,女车主被狠狠撞在她心爱的奥迪车上,来不及发出惊呼,男人带着腥臭的牙齿就撕咬掉她的耳朵,霎时间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这不是小混混的胡搅蛮缠的撒泼,那是种野兽般的疯狂撕咬,自古以来只有对恨之入骨的人才会食其肉烹其骨,小李被眼前一幕吓住了。

  男人咬下女车主耳朵后,犹豫了一下吐掉了嘴里的耳朵。似乎是恢复了一些理智,但是很快又冲着女车主脸上咬去,女车主活生生疼晕过去。

  回过神来的小李冲天鸣枪后,接着先后对男人腿部脑部开了两枪,男人当场死亡。然后对指挥中心报告了这件恶性事件,听到枪声附近居民纷纷下来看热闹,之后陈文才到达。

  听完小李的讲述,陈文陷入沉思。

  初步勘察现场来看这只是一件普通的交通事故处理不当案件,因为女车主的言语挑拨,男车主性格偏执导致这起案件的悲剧。但从小李的讲述来看,死者之前与女车主发生言语冲突一直克制没有打人,但在新年钟声敲响过后开始发生诡异的变化,然后才开始啃咬女车主。

  “钟声响起后才突然发疯的对吗?”陈文敏锐的抓住关键点。

  小李点头道:“在此之前,死者虽然愤恨但是还有理智,钟声响起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而且,而且他在咬人的时候根本不像人类,完全变成了野兽,现在想想死者应该有精神病史,或者幻想症,因为他在啃咬受害人时,我能想到的就是僵尸”

  陈文来了兴趣:“你的推断很有趣,可这是现实生活,不是丧尸游戏,不过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线索,今天早点回家休息吧。”

  这时候木晟已经初步尸检完毕,他儒雅的脸闪过一丝疑惑。木晟是龙飞市刑警队最杰出法医,专业知识在从事二十年法医之上,从事五年,相比老法医缺少的只是经验。他觉得今天不得不请教一下局里的老法医。

  “死者死因有蹊跷?”陈文看出了老搭档的愁眉不展,要知道很少有东西能让这个自信出众的男人有着和外表不符的稳重。

  “死因没有问题,脑补中弹死亡毫无疑问。但是你注意到了没有,死者的僵硬程度绝不会是刚死去的样子,要达到死者肢体僵硬程度,起码已经死去两天,而死者才死了不到半个小时,这个时候尸体会有余温,我没办法用医学解释这件事,看来我得去问问那些老家伙。”

  陈文说道:“尸体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死者死的时候有些特殊情况,我现在去和死者家属沟通。”

  木晟望了陈文一眼,打趣道:“你不是特地请假陪需要呵护的弟弟吗?”

  陈文耸了耸肩,无奈道:“我这个哥哥太不称职,连他交了女朋友都不知道,现在他正在陪小女友,我正好可以全心投入案件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垂死要挣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