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你有社恐症需校草一味帅气三钱
观海之鱼/沈暮蝉等2017-01-09 14:488,239

  文/小熊不骨

  一、神展开的校园红人

  周岁岁觉着,今年注定是血雨腥风的一年。

  这事开始于某个本应惬意美好的周末清晨,损友严雯却打来电话扰人清梦,叽叽喳喳地在那头叫着:“岁岁,你火了,你火了!”

  “如果你不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就真的要发火了!”周岁岁磨着牙恶狠狠地道,决心如果严雯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就要将她人道毁灭!

  可惜,上天并没有给周岁岁这个机会,严雯让她打开电脑,登录校园BBS,置顶且标红的那个帖子跳出来的那一刻,简直快亮瞎了她的眼。

  帖子有个低调的名字——江某人观察计划。

  帖子还有个低调的楼主马甲——周神算。

  但是,帖子却有极其高调火爆的点击量和回帖量,甚至于,周岁岁还在其中看到了要人命的一层楼,那层楼扒掉了她的马甲……以及江某人的。

  换句话说,火的并不只是她,还有江衍。

  还好还好,这个黑客还算厚道,扒马甲也知道给她找个战友。

  周岁岁深呼吸一口气,抬手掀翻了电脑……哦不,她舍不得,她小心翼翼地拿开了鼠标,然后非常粗暴地掀掉了鼠标垫。

  厚道个鬼啦!江衍都被扒出来了,她更加死路一条好吗!她会被学校里那群花痴给弄死的!

  周岁岁正抱头痛哭之时,手机再度响了,她以为是严雯,下意识地接起来装可怜带着哭腔道:“呜呜呜,阿雯,我要死了……”

  电话那头静了一下,才迟疑地响起一个阳光开朗的声音:“周神算吗?我是江衍!”

  “……”

  “哈哈,就是那个你在帖子里说今年一年都会很倒霉结果全中了的江衍啦!”

  周岁岁咽了咽口水,很是艰难地挤出一句话:“……你、你好。”

  “哎哎,我打电话就是想问问,你帮我算算我今天穿什么颜色的衣服出门比较好?”

  “……”

  周岁岁一把甩开手机,双眼放空地看着前方,突然抱头哀号一声,抓心挠肺地在床上打着滚。

  于是,校园新鲜出炉的两大名人第一次友好对话,以周岁岁干净利落地挂断结束。

  二、人啊,不要太有好奇心,不然会有无妄之灾哟

  周岁岁平生没有什么伟大的志向,一心只想继承她老祖宗的本领发扬光大。

  天底下姓周的人那么多,她却坚持认为她家老祖宗姓周名易。嗯,没错,就是擅长奇门八卦之术的那位。

  她潜心钻研十八年,觉着自己终于略有所成,于是在某个月黑风高的半夜,她对着泛着莹莹绿光的电脑,缓慢而又郑重地敲下了七个字——江某人观察计划。

  用周岁岁自己的话来说,这个帖子集大家所成,记录着她所有的心血,是她智慧的结晶,是她未卜先知能力的体现,是她迈向成功的见证!

  身为周岁岁的闺中密友,严雯当仁不让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对此她真心实意道:“岁岁,我突然很同情江衍。”

  身为周岁岁的第一任实验对象,周岁岁预言江衍今年会过得很倒霉,将他每天可能会遇到的倒霉事一一列举出来也就算了,偏偏每件事还被周岁岁挂在网上让众人围观。

  严雯脑中突然浮现出周岁岁的一句口头禅——知道你过得不开心,我也就开心了。

  对此,周岁岁的回复是——“能够当像我这么机智勇敢的伟大神算的实验对象,他都不知道这是多大的荣幸呢。”

  严雯翻了个白眼:“你也就敢在我面前这么嘚瑟,换作在别人面前,你估计一句话都憋不出来。”

  而现如今,那“荣幸”的实验对象也找上了门。

  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即使那天周岁岁果断地将江衍的电话拖入了黑名单,也阻止不了他插足她的世界。

  正当坐在教室里的周岁岁将江衍之事抛之脑后,咬着笔杆发愁这周高数作业该如何是好之时,耳边突然传来有些熟悉的声音。

  “周神算呀,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更贴呢?”

  “吧唧”一声,周岁岁心肝儿一颤,掰断了手中的塑料笔。她抱着手中的高数书下意识就想携书而逃,无奈她坐在角落的座位,想要出去必须经过旁边的座位。而现在那座位正被某个鼻梁高挺、五官俊朗、头发利落干爽的阳光少年霸占着。

  江衍笑眯眯地挠了挠头,自来熟地用手肘碰了碰周岁岁,问道:“哎,你帮我算算嘛,今天我会不会也很倒霉呀?”

  周岁岁眼神四处飘离,就是不敢和江衍对视,结结巴巴道:“你、你今天最好不要太有、有好奇心,不然会受无妄之灾。”

  江衍夸张地叫了一声,视线落在周岁岁面前摊开的一个笔记本上,从他的角度正好看见笔记本上似乎写着“观察计划”几个字,他伸手想要去拿:“哎,难道这就是网上那个帖子的雏形?”

  周岁岁看到他这个动作顿时急了,也顾不上什么,一把抓过本子,挥着手“啪”的一声和江衍的脸来了个亲密接触。

  被突然扇了一巴掌,江衍顿时愣了。

  周岁岁则趁机从他和座位的空隙间跨了过去,逃也似的离开了。

  空落落的自习室只留下江衍一个人,而他左脸上那鲜明的五指印好似在提醒着他——做人啊,不要太有好奇心,不然会受无妄之灾哟。

  三、不听神算言,吃亏在眼前

  “所以说,你扇了他一巴掌后就逃走了?”

  严雯不可思议地听着周岁岁的转述,拍着桌子激动道:“那可是江衍啊!传说中帅死人不偿命的江衍啊!你竟敢扇他!”

  周岁岁哭丧着一张脸:“谁让他突然凑过来抢我东西,我那都是下意识的……”

  严雯抵着额头恨铁不成钢地道:“岁岁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但凡你在别人面前,有在我这里耍嘴皮子功力的十分之一,你也就不会混到这地步了。”

  周岁岁撇着嘴,哼哼唧唧道:“可是我在不熟悉的人面前,就会紧张到说不出话来啊。”

  社交恐惧症,这是一种病,得治!

  而不巧的是,咱们的神算大人,正好得上了这么矫情的病。

  就扇巴掌事件,唯恐江衍会打击报复,周岁岁同严雯激烈地密谈了一下午却无果。送走严雯后,周岁岁在屋子里焦急地来回绕着圈,突然脑中灵光闪现,冲过去打开电脑登录校园BBS。

  噼里啪啦地打下几行字后,周岁岁满意地合上电脑,对着镜子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嘿嘿,她果然是个天才。

  当然,这仅仅只限于二次元。

  而那头,仍然沉浸在被扇巴掌的震惊中的江衍,被舍友拉着到电脑前:“阿衍你看,周神算更贴了!”

  《江某人观察计划》最新回帖——本神算夜观星象,江某人这周命犯太岁,不易与名字带岁之人相见,否则会有血光之灾。

  江衍:“……”

  夜观星象?现在还是大白天哪儿来的星星啦!周神算,拜托你装模作样也要有个底线好不好!

  江衍磨着牙,恶狠狠地想,他并不是命犯太岁,而是命犯周岁岁!

  不信邪的江衍隔天中午又在食堂里逮着前来觅食的周岁岁,江衍穿着一身休闲服笑得眉眼弯弯,一米八二的个头将周岁岁堵在角落里,黑白分明的双眸闪过一丝揶揄之色,惹得周围一群小女生齐声尖叫。

  看着周岁岁慌里慌张一副躲躲闪闪的模样,江衍突然觉得有些不爽:“我长得这么好看,你都不想看看我吗?”

  周岁岁期期艾艾道:“我、我要吃饭。”

  “周神算同学。”江衍一字一顿字正腔圆地喊着,“你说我今天会有什么血光之灾呢?”

  周岁岁还是没有说话,视线却落在不远处一位端着盘子走过来找座位的同学身上,那同学正离江衍五步远,不知从哪里突然伸出一只脚,将那同学绊了个踉跄,而手中的东西作抛物线运动,那铁制的饭碗不偏不倚打中江衍那俊俏挺拔的鼻头。

  随着“哐当”落地的声音,江衍只觉得一股热流从鼻子里缓缓流出。

  周岁岁鼓足勇气,抬头伸手指着他的鼻子道:“血、血光之灾。”

  不听神算言,吃亏在眼前。

  江衍看着那刺眼的鲜红,只觉得眼前一花,但他还是在晕过去之前及时拽住周岁岁的手,倒在了她的怀里。

  这次看她还怎么溜!

  谁也不知道,阳光帅气的篮球小健将江衍同学,居然晕血哪!

  四、不然你就来当我的护身符吧!

  周岁岁从来没想过,她人生中第一次来到校医院会是这样的场景。

  周岁岁被强制跟着晕血的江衍送到了校医院,不仅如此,也不知道那江衍是真昏迷还是假昏迷,死死地拽着她的手就是不松开,害得她想趁机溜走都不可以。

  看着舒舒服服躺在病床上大半个小时还没醒过来的江衍,周岁岁在心里默默地哀号一声,动了动手却发现还是被某人紧紧地抓着。

  她咬了咬牙,又使劲想抽出手,不料还是功亏一篑。

  看着床上那人的眼睑似乎是动了下,周岁岁心下了然,隐藏在骨子里的坏心眼冒出,假装自言自语道:“如果他再不松开我,恐会大难临头,这可怎么办才好。”

  已经接连好几次中招的江衍饶是再不信,听到这句话也下意识地松开了手。

  周岁岁趁机收回了手,揉了揉被抓得有些红了的手腕,偷偷抿嘴笑了起来。刚巧这时候江衍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周岁岁在偷笑的这一幕。

  他抿了抿唇。

  他一开始怎么会看走眼呢,竟然还认为她是个不会讲话害怕生人的呆子,原来竟是个浑身冒着坏水的小狼崽。

  江衍也不是个什么良善之人,先前在校园BBS上发现周岁岁竟然发了那样一个帖子,更要命的是里面大多数都被她给说中了,譬如什么被雨淋之类的倒霉事。

  他向来都是锱铢必较有仇必报的人,当下就决心打电话过去狠狠地将她刺一通,可是当接通电话之后听到那头带着点哭腔的抱怨声时,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帖子里说得神乎其神,他倒是要看看,她究竟算得有多准!

  而之后发生的各种事情都证明,周岁岁她……算得还真是挺准的。

  江衍轻咳了几声,伸出腿拦住又想趁机逃走的周岁岁,一本正经道:“哎,看来今年我是真的很倒霉呀,周神算,你说我是不是需要弄点什么来护体?”

  周岁岁被江衍那笑容灿烂得晃了神,直看得双眼发愣,直到江衍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才回过神来,挠了挠头小小声道:“红色可以辟邪,不然你去整点红内衣?”

  江衍的笑容僵硬了,抽着嘴角突然有些得意道:“我看你长得挺喜庆的,还会卜卦算命,不然你就来当我的护身符吧!”

  五、这一切都是她欲擒故纵的伎俩?

  江衍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即使周岁岁百般不情愿与他玩起捉迷藏,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学校就这么大,再加上周岁岁的专业与江衍属于一个院,许多公共课也在一起上。换句话来说,就是江衍有的是机会逮住周岁岁。

  譬如每日清晨,纵使周岁岁的手机将他号码拉入了黑名单,江衍也会死皮赖脸地借来舍友的手机叫醒正做着美梦的周岁岁:“周神算呀,你说我今天是左脚先踏出宿舍门比较好呢还是右脚好呢?”

  很不巧,社交恐惧症在起床气面前,那就是小巫见大巫,睡眼惺忪的周岁岁磨着牙,哪儿有平日里见江衍时那细声细气说话的受气小媳妇模样。

  “我觉得你横着身体出去比较好!”

  再度被挂掉电话的江衍面有戚戚地看向一旁被抢了手机的舍友,干巴巴道:“那什么,这神算脾气还挺大啊,呵呵呵……”

  又譬如毛概课,江衍“噌”的一声就霸占了坐在角落里的周岁岁旁边的座位,摸着下巴小小声道:“周神算,你帮我算一算,这堂课老师会不会点名?”

  托江衍不屈不挠死缠烂打的福,如今的周岁岁面对江衍已经能够正常说话。

  “本神算昨晚上夜观星象,觉得不会。”

  “啊哈,那我就放心地逃课啦。”

  “但是你要是走了,老师就一定会点名。”

  “……”

  看着江衍一副咬牙切齿又无可奈何的模样,周岁岁撇过头,捂着嘴偷偷地笑了起来。

  日复一日,时间就这么在江衍和周岁岁的打闹之中转眼过去大半,眼瞅着就要迎来元旦。有了周岁岁牌护身符,江衍感觉这几个月运气好了许多,每天都神清气爽。

  所以,他很好心情地打算元旦后送一份大礼给自己的吉祥物周岁岁。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大礼终究还是没能送出去。

  元旦前一天,齐子明神神秘秘地将江衍拉到角落里:“嘿嘿,你绝对想不到我找到了什么好东西,我告诉你,我找到那个扒周岁岁帖子马甲的IP地址啦。”

  江衍正想着送点什么给周岁岁好,不甚在意地敷衍了一声道:“哦?”

  “IP地址是校内女生宿舍43号楼202室。”

  “……”巧的很,这几个月里江衍不止一次地冲那个宿舍喊着周岁岁的名字。

  齐子明摸着下巴,随后摆出名侦探柯南的经典姿势:“真相只有一个——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行动!”

  江衍听着这番话,整颗心都沉到了谷底。

  所以说,周岁岁之前在他面前装成一副不善与人沟通的模样也只是她的伎俩?

  欲擒故纵?

  呵呵,还真是有心计呢!

  而那坑队友二十年的齐子明还没察觉出江衍的低气压,粗神经地拍着江衍哈哈大笑:“长得帅就是好呀。”

  六、完蛋!居然好心办了坏事

  严雯发现周岁岁最近有些不对劲。

  刚好遇上元旦三天大假,再加上前后几天没有什么大课,周岁岁却整日将自己关在宿舍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俨然一副要宅到天荒地老的节奏。

  严雯终于看不下去,杀去她的宿舍一脚踹开大门,指着周岁岁的大脑门恨铁不成钢地道:“宅女是没有前途的!”

  “……”

  “打铁要趁热啊,你再不抓紧江衍就要跑走啦。”

  见周岁岁仍旧没有反应,严雯决定使出撒手锏,捂着额头装作头疼脑热的模样“哎哟”叫唤道:“岁岁呀,我觉得最近有些不舒服啊,你帮我算算我最近是不是霉神附体啦?”

  裹在被子里的周岁岁翻了个身,在严雯期待的眼神中缓缓坐起来,她脸色苍白,抬头看了看严雯,从枕头底下摸出一面镜子,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慢吞吞吐出一句:“我看你印堂发黑,近日必有大劫。”

  严雯:“……周大仙,您功力渐长啊,别的神医会悬丝诊脉,您这都能对镜看命啦?”

  周岁岁游魂一样飘到严雯面前,把镜子往她面前一放:“喏,你想学,我就把这招传授给你。”

  严雯连连摆手,看了看周岁岁无精打采的模样,吞吞吐吐:“岁岁呀,你最近……是不是和江衍有什么矛盾?”

  “矛盾?陌生人哪儿来的什么矛盾,他都说不认识我呢。”

  周岁岁揉着眉心,实在是不想回想起几天前的那一幕。

  本来之前江衍邀请她以吉祥物的身份去看他的篮球赛,不成想半路却一个电话过来,没头没脑指责了她一顿,最后留下一句——周岁岁,我最恨别人算计我。

  末了,便挂掉电话分道扬镳。

  说来可笑,两人认识快大半年了,江衍一直开玩笑地喊她周神算,从未这么一板一眼地叫过她的名字。

  严雯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

  周岁岁却不回答,叹了口气道:“或许我是真的不适合和别人打交道吧。”

  人与人相处,怎么就那么难呢。平白无故就生出那么多误会,偏偏她又是个嘴笨的不会解释。

  还是研究奇门八卦之术来得简单有趣,可是为什么,心里还是很难受呢?

  她突然想起初见江衍的那一幕,他作为新生接待员帮一个劲低着头的她拿过行李,冲她笑得无比灿烂。

  灿烂得,让她有种想要接近的冲动。

  周岁岁重重地扑向软乎乎的床,用被子将自己包裹起来,心中却在恶狠狠地吐槽那个江衍。

  她想了想抿抿唇,又从被窝里爬出来,打开电脑登录BBS,半晌后才得意地笑了起来。

  虽然她不会解释,但是这并不表示她受了委屈就这么算了。

  《江某人观察计划》最新更新——这周江某人霉神附身,万不得已切记不得靠近。

  好啊,分道扬镳就分道扬镳!谁怕谁!

  她以神算的名义,诅咒他明年继续倒霉!

  在周岁岁这边问不出什么,严雯又火急火燎地从别人那里问来江衍的电话号码,一拨通就急性子道:“江衍同学,我是严雯!”

  “嘿嘿,严雯同学,我是齐子明。”

  “……”齐子明是哪个鬼啦!

  齐子明一向是自来熟的性子,拿着手机叽里呱啦扯了一通:“江衍他不在哦,他最近正为一个神算黯然神伤呢,听说那神算骗了财又骗色,唉,说多了都是泪啊……你有什么事找我就好啦,我帮你转告江衍哦。”

  “骗财骗色?”

  “对呀,就那个最近很火的周岁岁啦,开着帖子又精分扒自己马甲,为的不就是吸引江衍注意力嘛。”

  “胡说!扒她马甲的明明是我好不好!”

  “啊?”这下轮到齐子明吃惊了,他挠着头半天没想出来刚刚打电话这人的名字,问道,“你叫什么来着?”

  严雯干净利落地挂断了电话,焦急地握着手机来回绕圈。

  完蛋了完蛋了,好心办了坏事。她只是想借此让江衍注意到周岁岁呀!

  呜呜呜,这下子周岁岁真的要恨死她了!

  七、因为我帅,所以她才研究我?

  严雯终于在篮球场上堵住了被某个神算骗了感情的江衍同学。

  江衍正百无聊赖地一个人投着篮,一边纠结着为什么周岁岁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竟不来跟他道歉,明明是她做错了,说几句好话又不会怎么样!难道还要他这个受害人拉下脸面回头去找她吗?!

  他另一边又纠结着为什么最近大家看见他就躲,就连篮球队上的小伙伴们都不肯和他一起打篮球了。

  严雯直接扔给江衍一本很眼熟的黑皮本子,而那本子上赫然写着《江某人观察计划》七个大字。江衍一看到那几个字,顿时像拿到了烫手山芋一般又扔回给严雯,撇过头面无表情地道:“你是来当周岁岁说客的?”

  不等严雯开口说话,他又气哼哼了一句:“我等了七天,她自己都不来解释,派个别人来算怎么回事!”

  严雯恨不得用手中的本子狠狠地拍向面前这人的脑袋:“指望岁岁来跟你解释?拜托!她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江衍像被戳中了痛脚一般,顿时火冒三丈:“不知道错在哪里?她故意在BBS发那样的帖子……”

  严雯打断道,一句话就成功地扑灭了江衍的所有怒火:“帖子是岁岁发的,但马甲是我趁她不注意用她的电脑登录我的账号扒的。而且我和BBS管理员是好朋友,特地拜托的他帮我将岁岁那帖子置顶。”

  “啊?”

  严雯突然又换了个话题:“你认为学校那么多人,岁岁为什么专门研究你?”

  “呃……因为我帅?”

  “……大概吧,我也不知道岁岁究竟看上你哪一点了,反正她就是看上你了。然后专门研究了下你。她一向胆子小,不善于与陌生人交流,就算看上了你也不会有勇气去接触你,估计以她的性子,最多就是偷偷地观察你。她那磨蹭的性子我实在是看不过去,所以才想出这么一招刺激你一下,山不转水转,她不主动就你主动咯!喏,你要是想知道具体,就自己看这本子咯。”

  说完,严雯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岁岁啊,姐姐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那是一本速写本。

  里面画着江衍各种姿势的素描画,下面还配有几段小文字。

  江衍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终于停留在其中的一页,那是画的他高高跳起扣篮的一幕。

  素描的下面写着——本神算翻看天气预报,傍晚必有大雨。

  江衍突然想起,他翻看BBS上那个帖子的时候,同一天的记录,楼主发帖似乎是预言他会淋雨,而那一天,他明明记得自己带了伞,却莫名其妙找不到了,最后果真淋雨了。

  本来还以为是巧合,如今这么一看……伞估计就是被她给偷偷拿走了吧!

  江衍突然就笑了起来,什么神算嘛,分明就是擅用天时地利人和外加运气好嘛!

  这么一想,她那日说的血光之灾也是刚好撞上了吧。

  江衍却不知,如果这时严雯在的话,她绝对会振振有词地告诉他:“不,这不是巧合,而是人为。”

  因为,那日绊倒那个倒霉同学的罪魁祸首,正是严雯。

  专业助攻二十年,严雯同学表示,请叫她雷锋不用谢!

  八、明日正午十二点校内图书馆正门口,不服前来围观!

  江衍最近很郁闷。

  好不容易解开了他对周岁岁的误会,不成想,周岁岁充分发挥了乌龟的精神,将头缩在龟壳里死活不出来。

  除了上课时间,她都宅在宿舍;而就算是上课时间,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做到的,每次都能神不知鬼不觉地避过他。

  就算江衍他再神通广大,他也不敢厚脸皮地擅闯女生宿舍啊!

  走投无路的江衍咬了咬牙,决定使出最后一招!

  最近校园BBS又出了一个很火的帖子。

  帖子的名字叫作——周某人观察计划,楼主的马甲则是江神棍。

  帖子的一开头,江神棍虚心地表示了他对周易之术的热爱与敬佩,之后便正式开始了他对周某人的卜卦。

  第一日——本神棍夜观星象,周某人明日必定宅宅宅。

  第二日——本神棍又仔细看了看星星,唉,周某人明日估计会去教学楼上个课,然后继续宅宅宅。

  第三日……

  有个名叫小蚊子的账号在帖子下夸张地回帖道——楼主真乃神人也,竟然全猜中了耶!

  第十日,帖子内容终于有了实质性的变化——本神棍研究周易之术,近日毫无进展,虚心想向前辈讨教。

  帖子后面@了一下周神算。

  半夜,另外一个火热的帖子也悄悄地更新了。

  周神算:明天天气不错,本神算决定做点什么,你们说收个徒弟怎么样?PS:本神算断言,江某人明日正午十二点必会出现在校内图书馆正门口,不服前来围观!

  发完帖子的周岁岁觉着整个人神清气爽。

  或许,她的社交恐惧症痊愈了也不一定呢!

继续阅读:我才不管!乌鸦嘴也要心跳练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夏不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