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不管!乌鸦嘴也要心跳练习
观海之鱼/沈暮蝉等2017-01-09 14:487,550

  文/陆望舒

  一。女汉子砸到男神

  “喂,听说了吗?B班那个女汉子拿自己当绣球扔,把谢逸给砸医院去了!”

  “什么?谢逸是我男神嘤嘤嘤,我要替男神报仇雪恨!”

  “就你?女汉子一巴掌就把你扇太平洋去了!”

  “快走快走!女汉子来了!”

  付晚顺着走廊往教室走,三五成群聚一堆嚼舌根的女生瞬间作鸟兽散。她忧伤地低头看了眼自己,身材纤细修长,凹凸有致,哪里像汉子了?

  付晚耸耸肩,推门进教室,刚才还喧闹得像菜市场的高三B班瞬间鸦雀无声。

  其实她在本班的人缘还可以,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大概是因为刚才她不小心从三楼掉下去,砸到了从楼下经过的校草谢逸。

  这件事情的起因有点儿奇葩。

  付晚座位靠窗,同桌杨晓晓是个远近闻名的睡神,脑袋一沾桌子就不省人事。杨晓晓身材胖嘟嘟的,堵在座位上像只冬眠的大狗熊,颇有些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最重要的是只要她睡着了,谁都弄不醒。

  付晚因此练就了一身通关绝技,进出都从桌子上跳过去。亏得她天生运动神经发达,手一撑,轻轻松松就能过关斩将。

  可今天她施展绝技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儿小问题。

  四月份,天气渐渐暖和起来,紧闭了一个冬天的窗户大开着,飘来一阵阵清幽的香气。付晚跳桌子的时候,一个走神,竟然越过座位,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三楼!六米高!四十七公斤自由落体!

  谢逸不知道是学傻了,还是英雄救美电视剧看多了,竟然冲过来将付晚接在怀里。付晚因此毫发无伤,谢逸的左臂却“嘎嘣”一声,折了。

  付晚又感动又无奈,忍不住对这个暗恋了很久的男神说:“你这个笨蛋!”

  然后,她心里“咯噔”一声,坏了!

  二、极品乌鸦嘴

  付晚打小儿就不似常人。

  因为她长了一张威力强大的乌鸦嘴。

  两岁那年,她因为尿床被打,哭着诅咒她爸:“爸爸也尿床!天天尿床!”

  第二天早上,她听到她妈航空警报一样尖锐的咆哮响起,她爸自此连续尿了一个月的床。

  五岁那年,她觉得没完没了教她们数数的幼儿园老师神烦,暗自嘟囔了一句:“要是她突然拉肚子就好了,那样我们就不用上课了,拉肚子拉肚子!”

  她话还没说完,刚才还精神奕奕的老师,就捂着肚子狂奔了出去。

  一次两次还能说是巧合,但如果次次都这样呢?

  九岁那年,在说了一句话就让欺负她的男生莫名其妙“滚”下楼梯后,付晚哭着跑回去问她妈。

  付妈妈把她抱在怀里,重重叹了口气:“闺女啊,你知道吗,你妈不是人……哦不,不是普通人。你外公外婆都是风之一族的法师,诅咒是我们族的基因遗传魔法之一,闺女啊,你这不是什么乌鸦嘴,是遗传了你妈我的超能力。”

  付晚一面抽泣一面呵呵:“是不是还有水族火族木族土族和雷族?妈,拜托你别闹了好吗?”

  付妈妈惊奇道:“咦?你怎么知道的?你爸跟你说过吗?”

  付晚:“……”

  然后,付晚就跟听魔法故事似的,听她妈讲述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跨种族绝恋,主角是她爸和她妈。

  最后她妈说:“诅咒这种基因魔法,与其他种族通婚的遗传概率是0.0025%。闺女,恭喜你中大奖了,以后不愁找不到男票。妈跟你说,以后你要是看上哪个帅哥,只要饱含深情地对他说‘你爱我吧’,保证他立刻对你死心塌地。”

  付晚感觉自己的世界观重重摔在地上,噼里啪啦碎成了粉末。

  从那以后,付晚就将“沉默是金”奉为座右铭,秉承着能用拳头解决的问题绝不用嘴解决的原则,成了个飞扬跋扈的哑巴。

  后来的后来,哑巴付晚喜欢上了他们隔壁班的男神谢逸。

  然后在刚才,她把谢逸砸进了医院。

  砸进医院不是重点,重点是她这个威力强大的乌鸦嘴,没忍住对谢逸说了句“笨蛋”啊!

  这可不是一句普通的“笨蛋”,它会导致谢逸从一个智商爆表的男神,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笨蛋啊。

  但真正的笨蛋是啥样儿的,付晚从来没见过,所以在赶去医院的路上,她十分忐忑。既然是探病,两手空空似乎不太像话,付晚想了想,在医院旁边的蛋糕房,给谢逸买了一个小小的奶油蛋糕。

  付晚一进病房,就看到谢逸吊着一条胳膊靠在病床上,眼神呆滞。见她走近,谢逸把被子往上拽了拽,只露出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小动物一样怯生生地看着她。

  付晚把自己身上的王霸之气收了收,尽量用温和的声调对他说:“谢逸,我来看看你,你还好吗?我给你买了块蛋糕,喏,可好吃啦。”

  看着平素温润优雅的谢逸,糊了满嘴奶油,朝她笑成一朵花的样子,付晚终于明白了笨蛋的含义。

  原来笨蛋就等于傻子啊。

  三、给傻子补课的一百零八种方法

  谢逸被女汉子砸成了傻子!

  这消息风一样传遍了校园,付晚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像躲避瘟疫一样迅速躲开,就好像付晚多看他们一眼,就能把他们看成傻子一样。

  其实真相也相差不远。

  付晚忧伤地叹了口气,拎着书包离开学校,打算去看望一下被风之一族魔法诅咒过的傻子谢逸。

  谢逸傻得很不寻常,连医生也查不出真正的病因,但不管怎么样,肯定跟付晚这个把儿子砸进医院的罪魁祸首脱不了干系。所以,谢爸爸和谢妈妈见了付晚都没什么好脸色,不过看在她特意来探望儿子的份上,并没有难为她。

  看着从前功课门门优秀的谢逸,现在傻呆呆地坐在桌子前,一道题都不会做的样子,付晚愧疚得不得了,心想要不是自己一时口快,也不会把谢逸害成这样。

  谢爸爸端了杯牛奶走进来,愁眉苦脸道:“眼看就要高考了,这可怎么办啊?”

  作为风之一族的混血后代,付晚的魔法效力多少受到了一点儿影响,不大稳定。所以这“笨蛋”诅咒究竟要多久才会失效,连她妈也说不好。如果因此害谢逸错过高考,不说谢逸会不会怨她,她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想到这里,付晚主动说:“叔叔放心,以后我每天来给他补课。”

  她把课本摊在谢逸面前:“乖乖看书!”

  谢逸呆呆地看着她,不动,也不说话。

  威逼计划,失败。

  付晚拿出一块香甜的奶油蛋糕,在谢逸面前晃了一下:“乖,把这几页看完,蛋糕就是你的啦。”

  谢逸终于有了反应,目光直直地盯着付晚手里的蛋糕,一分钟后,他低下头开始看书,三分钟后,他的脑袋跟小鸡啄米似的一点一点,五分钟后,他趴在课本上睡着了。

  利诱计划,失败。

  付晚恨铁不成钢地摇醒谢逸。他揉揉眼睛,用一双困意迷蒙的眼睛看着她。

  “吃蛋糕……”

  谢逸长得很好看,狭长的丹凤眼,微微有些内双,一双瞳仁黑曜石一般,平素让他显得格外成熟睿智,但此刻,那漂亮的眼睛蒙着一层雾气,单纯得直冒傻气。

  付晚叹了口气,把笔塞进谢逸手里,看着他的眼睛命令:“写作业!”

  这次谢逸非常听话,立刻拿起笔,认认真真地在本子上写了起来。

  付晚松了口气,翻开习题册,开始写自己的作业。等她写完,伸个懒腰凑过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谢逸的作业本上,密密麻麻都是两个字:作业作业作业……

  诅咒计划,失败。

  付晚哭笑不得:“停下!不要写了!”她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如果她对谢逸说“你很聪明”,是不是可以抵消她的“笨蛋”诅咒呢?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谢逸对她的暂停命令充耳不闻,仍然不停地写啊写啊写啊,写了三天三夜,以晕倒在书桌前而告终。

  付晚的妈妈高深莫测地说:“根据风之一族魔法定律第三十三条,如果咒语前后相悖,则默认第二条无效。所以放弃治疗吧,你要相信时间才是最好的良药……”

  付晚风中凌乱了一会儿,转念想到,既然不相悖的咒语能够在同一个人身上重复发生效力,那么……

  四、填鸭式诅咒大法

  第二天晚上,付晚说:“谢逸,接下来我说的每一个字,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啊呸!重来重来,接下来我念的每一个字,你都必须会背会写。我们先从默写开始吧,打开语文课本第69页,‘豫章故郡,洪都新府。星分翼轸,地接衡庐……’”

  从古文到英语,从函数到脱氧核糖核酸,付晚填鸭式地诅咒了三个晚上,诅咒到喉咙剧痛声音嘶哑,差点儿从一个装模作样的哑巴,变成一个货真价实的哑巴。

  最后,她哑着嗓子命令道:“把我念给你的内容默背一遍,明天晚上我要检查!”

  皇天不负有心人,她的填鸭式诅咒效果良好,第二天晚上,谢逸完完整整地给她“背”了一遍,美中不足的是……太完整了。

  她听见谢逸在背完《归园田居》后捏着嗓子说“哎呀累死老娘了”,在读到一个错误答案时评价“什么垃圾出版社,这么白痴的题都弄错”,在看到奇葩作文题目时说“别逗了,这什么脑残题目”……

  这些也就罢了,最过分的是,谢逸一脸纯真地复述:“憋死我了,我先去趟厕所。阿姨,有卫生巾没?我大姨妈来了……”

  最最过分的是,谢逸还特意停下来,用一双充满求知欲的大眼睛看着她问:“卫生巾可以吃吗?大姨妈是谁?昨天晚上你大姨妈来了吗?我怎么没看见呢?下次来的时候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吗?”

  “……”她感觉自己被一傻子调戏了。

  而且还没地儿说理去。

  五、我喜欢晚晚,晚晚喜欢我吗

  不管怎么样,诅咒很成功,付晚很开心。

  第二天晚上,谢逸端着一个史努比的卡通杯,送到她面前:“晚晚,给你,甜甜的。”

  付晚接过来,原来是一杯冒着热气的红糖水。

  她诧异地抬头,看到谢逸讨好地对她笑。他说:“今天我问妈妈了,妈妈说大姨妈每个月都会披着隐形斗篷来,她很凶很凶,会一种很恶毒的咒语,中了咒就会肚子痛。红糖水能解咒,晚晚快喝啊。”说完,他用无比期待的眼神看着她。

  付晚咕咚咕咚喝下去,隐隐作痛的小腹几乎立刻就暖了起来,一起暖起来的还有她的心脏。她感觉鼻子像是被什么揍了一拳,酸得要命,忍不住给了谢逸一个大大的拥抱,吸着鼻子说:“谢谢。红糖水很有效,大姨妈的诅咒马上就解了呢。”

  从那以后,付晚每天都会收到一杯温热的红糖水。

  她给他念书的时候,他会说:“晚晚,你轻轻地念,我都听得见。”

  她写作业的时候,他就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她,她感觉到他的视线:“你看我干吗?”

  他傻笑:“你好看。”

  付晚心道本姑娘知道自己好看,用得着你这个傻子说?不过她还是在谢逸灼灼的视线中低下了头,佯装看书,却一个字都看不进去了。

  天气一转眼就热了起来。

  高考前三天,学校放假,付晚给谢逸念了一整天的模拟卷,晚上困意袭来,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

  意识模糊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脸上温温热热的,吓了一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谢逸的唇还留在她颊边,呼吸轻轻地吹在她耳郭上。

  付晚愣了两秒,猛地跳起来,额头撞在谢逸的鼻子上,“咚”的一声闷响。

  谢逸捂着鼻子眼泪汪汪地说:“鼻子痛!”

  付晚急忙拨开他的手,看没流血,这才松了口气。过了一会儿,她心想不对啊,谢逸这个偷吻她的罪魁祸首,怎么分分钟就变成受害人了?

  付晚转头瞪了谢逸一眼,谢逸却看着她呵呵傻笑:“电视里说,喜欢一个人,才会想要亲她。我喜欢晚晚。”

  谢逸的眼白很白,瞳仁又黑又亮,直直盯着她看的时候,就像两颗包着火种的黑曜石,纯粹、真诚、炙热,让付晚有种正在被爱慕的错觉。

  付晚不自在地错开了目光,感觉脸上被谢逸盯着的地方烫得要起火了:“谢逸,你听我说,喜欢有很多种……”

  谢逸没有让她说完,他定定地看着她,认真地问:“晚晚喜欢我吗?”

  救命!

  “哎呀,我想起家里煤气好像没关,我先回去了今天就不来了拜拜……”付晚拎起包落荒而逃。

  那个晚上,付晚做梦了,她梦见谢逸的傻病好了,他如常端给她一杯冒着热气的红糖水,对她说:“晚晚,让我给你泡一辈子的红糖水吧。”

  六、那些付晚所不知道的事

  高考前一天,付晚掐着时间,让谢逸做了一套全真模拟卷。

  填鸭式诅咒的效果,并没有付晚想象得那么好。她拿着红笔对答案,发现死记硬背的题,谢逸一道都没做错,而那些需要变通的题,一道都没做对。

  付晚算了下分数,大概勉强能上个二本。

  如果没有她那句“笨蛋”诅咒,谢逸绝对能上最好的大学最好的专业,可现在只能勉强上个二本。付晚又是愧疚又是心酸,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这两个月来和谢逸相处的点点滴滴,一一从她心上流过。

  从前那个温润优雅的谢逸,留给她的印象已经很淡很淡,现在她一想起谢逸,浮现在脑海中的就是那个好看的傻子。她想起糊了满嘴奶油朝她灿烂傻笑的谢逸,每天晚上给她泡一杯红糖水的谢逸,以及,对她说“我喜欢晚晚”的谢逸。

  这一年的高考题不算难,语文、数学、文综、英语,付晚做完英语卷子的时候,还剩下整整半个小时,她没有检查,而是把答题卡上一半的选择题擦掉,涂成了错误的答案。她仔细地估算了下分数,再综合往年的分数线,觉得差不多在二本线到一本线之间。

  就这样吧。

  如果谢逸决定复读,她就陪他复读一年;如果他不复读,她陪他上随便哪一所大学。

  谁让她欠他一句“笨蛋”呢?

  谁让她……舍不得和他分开呢?

  高考结束,付晚在家里无所事事等成绩,不知怎么的,总有些心神不定。

  付妈妈麻将桌上大杀四方归来,看到女儿罕见地坐在窗前发呆,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吾地妹仔,担心内果傻子哟?诅咒木有后遗症滴,他应该没问题撒。”

  付妈妈在“异族”混得如鱼得水,有一帮来自五湖四海的麻友,不知道跟谁学了一口半吊子的川普话撒娇,听得付晚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付晚没好气地拍掉她妈的爪子:“前遗症还没完呢,哪儿顾得上担心后遗症?”

  “没完?”付妈妈夸张地大叫,“不对啊姑娘,那天你不是和谢逸一起进的考场吗?他一傻子参加哪门子的高考啊?”

  为了让好奇心旺盛的老妈早点儿滚蛋,付晚一五一十地把她的填鸭式诅咒法说了。

  她妈从地上跳起来,连珠炮似的说:“我早说不让你上学,你爸偏要送你去,看看,学傻了吧?诅咒是魔法,魔法懂吗?要随便说句话都能放大招,那你妈我还说不说话了?根据我们风之一族的魔法定律,诅咒要靠心火催动。知道什么是心火吗?就是你心里特别激动的时候,譬如说特别感动啊,特别烦躁啊,特别伤心啊,或者特别愤怒的时候才能生效。懂吗?”

  付晚蒙了:“啊?可是……”可是她给谢逸念了那么多的字,谢逸每个都记住了啊。

  “可你个头的是!”付妈妈在她脑门上狠弹了一记,“你妈我可是风族的纯血后裔,不比你个混血产品有发言权?”

  “是是是,再没有比您更纯种的行了吧?”付晚把她妈推出去,锁上了卧室门。

  屋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她靠着门慢慢地滑坐在地上,脑子嗡嗡响。

  她想起谢逸傻笑着夸她好看的样子,想起谢逸落在她脸颊上的吻,想起他一眨不眨地看着她,说我喜欢晚晚,晚晚喜欢我吗?

  谢逸在装傻吗?

  像谢逸那种连微笑都像是比着尺子量过的人,会在她面前卖萌装傻?

  付晚被自己脑补出来的画面雷得外焦里嫩。

  七、来,跟着我念,你要喜欢我一辈子

  付晚不愿相信谢逸在耍她。

  明明只要去问问谢逸,一切都会有答案,但她仿佛一夜之间就怂了起来,每次下定决心去找他问个明白,都会在半路莫名其妙地拐到别的地方。

  一直到填志愿的那天,付晚看到教学楼上显眼的红色横幅:“热烈祝贺我校谢逸同学勇夺M省理科状元。”

  理科状元……

  她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心道付晚啊付晚,你真的比傻子还傻啊。

  炎天六月,付晚站在大太阳底下,却感觉自己心肝肺都冻成了冰,冷得直哆嗦。估计是她身上寒气太重,来来往往的行人都自动避开她,显得她这个傻子的n次方格外遗世独立。

  她看见谢逸众星拱月地从学校里面走出来,一面说话一面淡笑着点头,虽然左臂还吊在胸前,却一点儿都不影响他温润如玉的气质。

  就是笑得有点儿假。

  付晚嘴角抽搐了一下,心想是上去踹他一脚呢还是踹他一脚呢?

  谢逸似乎感觉到她的目光,一抬头,两人四目相对。谢逸无懈可击的微笑卡了一下,有些讪讪地朝她快步走来:“晚……”

  付晚咬牙切齿:“闭嘴!”

  这俩字效果相当好,谢逸立刻就闭了嘴。

  据说后来高考状元接受记者采访时,不论记者问什么,这个英俊的男生都只是高深莫测地微笑,偶尔点头摇头。记者无奈,只好拍了张照片应付了事,在新闻稿里称赞本届状元气度沉稳,惜字如金。

  不过这些付晚都没兴趣关注,她除了每个星期把谢逸打出去一次之外,就天天躺在床上发呆。她想过复读,又觉得浪费一年挺没意思的,后来她想通了,大学差一点儿有什么关系,反正她会魔法嘛,到时候开个工作室专职诅咒,咒尽天下负心人,多牛逼。

  金秋九月,开学季。

  付晚拖着行李箱,无精打采地去了南方一所普通大学。学校地方偏僻,师资力量马马虎虎,好在风景还不错。

  她兵荒马乱地报了到,混过了军训,转眼就是迎新典礼。

  因为体力好,付晚被拉来帮忙搬道具。负责道具的学姐凑过来八卦道:“听说你们这届来了个大帅哥,特别有气质,是你们班的不?有机会给介绍介绍呗。”

  付晚迷茫道:“有吗?我没注意。”什么大帅哥?有谢逸帅吗?有谢逸气质好吗?不对,她想那个王八蛋干什么?

  后台入口处突然一阵骚动,付晚抹了把汗直起腰来,往那边扫了一眼,就愣住了。

  那个在门口挡光的高个儿长得怎么恁像谢逸?

  温暖的夕阳从他身后斜斜照进逼仄的后台,把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色的柔光。他不闪不避地迎上她的目光,笑了起来,那笑容又温暖又灿烂,灿烂得都有点儿冒傻气了。

  付晚定定地杵在那里,看着那个陌生又熟悉的人慢慢地向她走来,一直走到她面前:“付晚同学你好,我叫谢逸,是新闻传播系的新生,跟你同班。以后请多多关照。”

  “你……”

  付晚感觉自己的脑子锈住了,良久才反应过来谢逸说了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怪味糖击中了,酸甜苦辣说不清是个什么滋味:“谢逸你这个笨……”

  她的嘴被一只温暖的手捂住了,谢逸低头在她耳边小声说:“我不想再傻一次了,女神求放过。”

  付晚想起谢逸满嘴奶油笑成一朵花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拉下他的手:“你都记得呢?”

  “嗯。”

  “什么时候好的?”

  “大姨妈下次来的时候可以介绍给我认识吗?”

  “……”

  “哎哎,别动手,晚晚我错了,我发誓再也不骗你了,”谢逸挨了几下打,捉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来,跟着我念,你要喜欢我一辈子。”

  付晚瞪了他一眼:“一个月就失效了。”

  “没关系啊,”谢逸笑,“我问过你妈了,她说这咒语可以重复使用,不限次数。你可以每天都对我说一遍。”

  狭路相逢胆小扑

  文/葱白

  楔子

  风在耳畔呼啸,脚下的景物有些恍惚。

  此刻他觉得自己像块腊肉,被吊在空中,摇摇欲坠。

  那些声音又来了:“跳啊,快跳啊……”他们向自己招手,嘴脸不一。

  终于,他走火入魔般往前跨去,地心引力让他觉得自己变成了无翅的鸟。有尖叫声传来,然后“砰”的一下,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继续阅读:狭路相逢胆小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长夏不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