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流浪朋友 二
青竹幽笛2017-01-06 19:432,471

  下面我要写的是郭兄,与他相识,缘于笔。那是一个深秋的季节,当时我走累了,就在马路边的绿化带中的长板椅上坐下来,正看着周围的花草树木,无意中发现一个35岁左右的青年人,左手提着一个白色的大塑料袋,正在向我走来,

  他问我:“你需要笔吗?我这里有圆珠笔,你看看。”

  我随便看了看 ,他手上的笔有10支,这是一包,他见我没说话,于是又说:“这是质量很好的笔,很好写,你试用一下吧!”

  说完他就在白色塑料袋里,拿出一张旧报纸,我在上面笔划了几下,觉得还不错,心想:反正自己在国图学习,这笔我们生活中少不了的,于是我说:“那好,来两支吧。”

  他见我喜欢,又说:“质量好,每支只售一元,这么好的笔,你应该多买一点”

  “谢谢,两支够了……”

  他又说: “如果你买一包的话,我就给你,我的博客地址,上面有我的文章。”

  出于一种好奇,觉得这人很特别,想必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接下来我们谈了很多,谈人生、谈事业 ,在谈话中,我觉得他很博学,很会讲,并且非常喜欢毛主席,他看过毛主席语录,以及相关的书籍,毛主席是他的偶像,是真正的为人民服务, 我也表示赞同,我还把自己身边一些朋友介绍给他认识,相处了一段时间,我才发现,他也有一些缺点,喜欢把思想强加于人,有些事情,明知管不了,但也要站在旁边观望,或者说上几句话。比方说,有两个人在吵架,他就会站在旁边看一会儿,然后 又说一些毫无意义的话,其实前面早已有人在劝架了,他又是一个慢性子,说话声很大,讲得头头是道,要是有人争论定要分个胜负才肯罢休,而所争论的只是一个小事,记得有那么一次,他带我和小何,去了他的住处,这是一家麦当劳店,他每天都会坐上一个多小时的车,来这里睡觉。我们找了一张桌子,睡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六点就都醒了,我们正起身走人,但是郭兄却,一再要求我们,要把那些白净的椅子擦干净,其实这上面跟本不用着擦,看着他那么认真的样子,这让我有些无语,小何就跟他争了起来,说 “这么干净,用不着。”

  郭兄道:“表面上看起来干净,实际上不一样,不信,我擦给你看。”

  我和小何睁大了双眼,往那白净的纸巾上看了好一阵, 几乎找不到灰尘 ,但是他却说:“你们仔细看一下,是不是,这边有些脏?”

  小何说: “这也算脏吗? 我觉得你,手上的纸巾,更值得珍惜。”

  郭兄道:“话不能这么讲的,有些东西是表面看起来不脏,而实际上是粘了些灰尘的,我们做事就应该做到极致,才能叫好。”

  小何说: “你怎不看看,你手上的纸巾,要经过多少道公序,才到你手里的,衡量一下,看值不?它可是用原木做的。”

  郭兄道 :“纸不是用来擦的,那造出来有用吗?”

  小何说 :“那要看你用在什么地方?如果用错了地方,那就等于是浪费。”

  郭兄道 :“浪费?你看看,像我们这样流浪的人,来这睡觉,再看看我们这身着穿吧,如果你在这里表现的好一些,这样就让人家觉得,我们是一个有素质的人,这点很重要。”

  我说:“当然,这个很重要,但是这么干净就用纸,就是一种浪费,你怎么不想想?我们人类造纸,要砍伐多少树木吗?难道给予我新鲜空气的绿色森林不重要吗?有必要用绿色森林去,维护你在人家眼中的形象吗?”

  郭兄道 :“你也太夸张了,我只不过是用了几张纸,我跟你们说的是人的素质,而你跟我说的是有关环保,难道做为一个人素质不重要吗?”

  小何说:“那你说,环保不重要吗?……”

  就这个话题,我们争了快一个小时,最后大家都不开心,散了,而下次见面时,我们又是满脸笑容。

  在那年的冬季,我每天10几块钱的收入情况下,我借给郭兄30元,之后他也借了好几次,挣钱的情况下就借他,没挣钱的情况下,我自己也却实没存多少钱,就拒绝了。 当然他向我借钱,是把我当朋友才向我借的。当时我又认识了徐兄,觉得他人品不错,也懂得人与人之间要互相帮助,所以,有一天我就让他与郭兄见个面,我打电话给他,问他最近情况如何,他的那个生意做的怎么样?(他曾跟我说,有一本很好的杂志,在北京现在还没有市场,他相信,做这个定会挣到大钱),我说介绍一个认识不久的流浪兄弟,给他认识。我也觉得,他现在光棍一个,在北京没有亲戚,却实生活难,如果他们两个成为好友,那么遇到什事,也好有个照应。我叫他来这边玩

  他说:“行,我去要2 个多小时,但是今天的饭钱,你得帮我掏,行不?”

  我想,他做这生意这么不景气,为什么还要干?

  我说:“行,你过来吧”

  他说:“那好的,谢了”

  那天下午,朋友约我一起到地下通道唱歌,

  我给他打了个电话:“我现在有些急事,今天中午,我给了你拾元,嘛烦你去食堂打个饭,三个馒头,一个三元的菜”

  他说:“食堂里的馒头,不好?我给你五元钱吧,”

  “你给我五元钱有什么用?我有急事,三个馒头,一个三元的菜,加起来也不过五元,又能吃饱,行不?”

  他有些犹豫说:“我给你五元钱吧!”

  我有些火了说:“给我钱有什么用?你帮我打个菜,有多大的事情。”

  …………

  他又犹豫了片刻: “那我,我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好,那就这样了……”

  两个小时之后,我们见了面,他说:“他怕那食堂馒头不卫生,吃了对身体不好,他给我打的菜是2.5元的土豆丝,在上电梯时,他说要尽量地不坐垂直电梯。”

  我说:“为什么?”

  “因为电梯会闹肚子痛,或是胃病。”

  我晕,我说:“这么多人都坐,就你认为会生病。”

  他又说:“当你得病时,你将后悔莫及了。”,

  我不想争下去,因为他可以无休无止讲下去,

  “如果有个保安工作你做不?”

  他说,那个他不喜欢……,他说他要出一本书,问我看了他的博客没有?

  我说,我很少上网,下次再看看

  之后的日子,我看了他的博客 ,大部分是一些短小的语句,而且也没有什么深刻的涵义,我觉得他得干点别的什么好些,他的生活来源可是,卖报纸,或是卖笔,这点收入,不可能还要去做什么生意,我跟他说了我的想法。

  他没说什么,他还那样地过着他的生活。

继续阅读:我的一些流浪朋友 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寻梦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