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 不正常人类养成记
小黎小姐2017-01-28 08:362,302

  (1)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难以释怀的感情,失去的时候以为这辈子都好不了,那是死不了人的痛,却足以把一个正常人变成一个匪夷所思的变态。

  捱不过周游生磨硬泡,我陪着他潜入小野模租住的小区。据知情人士爆料,每天下午三点,她都会准时带那条哈士奇下楼晒太阳。我当然知道,周游口中的那个知情人士其实就是他自己,我悲哀的发现,失恋就这样把一个180的大男人变成了一个偷窥狂。

  一路上周游指指点点,说:“你看这高档小区有什么了不起,那喷泉池底下指不定滋生多少细菌,门口那保安也是够傻的,随便骗几句还不是让我们进来了?还有那垃圾桶,还什么分类的,谁在自己家扔垃圾还分类呀,不知道能不能回收是不是还得先问问百度呀?和那二了吧唧的三流导演一样,就喜欢形式主义!”

  我瞪了他一眼,脑海中浮现出他家小区几天没人收而溢出来的垃圾箱,下意识地想和他保持距离。

  令我们都没想到的是,偷狗的过程异常顺利,之前的紧张完全是多余。包里的利器、绳子还有掺了安眠药的炸鸡排全都没有派上用场,周游只是在它撒尿的时候吹了两声口哨,它就无比欢畅的跟我们走了。而不远处的小野模还自顾自地低头打着电话,一脸的柔情蜜意,身上穿着周游送的情侣睡衣,对我们偷狗的行为浑然不觉。

  一路上周游咬牙切齿,他指着Gucci大骂:“真他娘的没节操,跟你那贱主人一样,不知忠诚为何物!”

  Gucci抬起脑袋一脸无辜地叫了一声,算是回应。

  (2)

  在杀狗的方式上,我们产生了很大分歧。

  周游认为应该毒杀,这样不会见血比较人道。而我则认为,服毒的狗肉必然也有毒,再送到剧组就会引起大范围内中毒,到时候死了那么多人,他肯定要被判死刑,搞不好还要连累我。所以,我坚持用刀。

  到了晚上,我们争论得筋疲力尽,Gucci也表示很饿。于是,我去煮面,周游去宠物店给Gucci买了袋高级狗粮。折腾了两天,Gucci也没有死,带他去撒尿反而成为周游每天每天下楼的唯一动力。他说:“就这么杀了这狗太便宜它了,我要Moon和我一样,体会一下被离开的痛苦。等Moon在朋友圈发寻狗启示我就告诉她狗在我这里,并且还比过去开心,到时候她必定自尊心作祟痛不欲生,除非她跪下求我原谅,否则我就当着她的面了结了这畜生。”

  我对着慈父般地给Gucci梳毛的周游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猜想他能否意识到,如果小野模的痛苦要从失去一条狗身上去体会,而不是失去他周游,那这件事实本身就够令人痛苦的了。但事实是,无论是周游,还是Gucci,哪怕是新欢导演,都没能出现在小野模的朋友圈里,她每天发的不过是一些优秀剧本赏析。

  此事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橘子小姐,她不仅天生怕狗而且对狗毛敏感,于是这两天客厅里出现了一个诡异的组合。一个胡子拉碴满脸谄笑的谋杀未遂者,一个戴着口罩捂得严严实实地神经质女人,以及一条满脸呆萌的傻狗,常常令我和赵湘北感到毛骨悚然。

  (3)

  人在痛苦之中,总要想方设法地麻痹自己,有人选择酒精有人选择工作,为了周游的身心健康,我把苏阭对我的托付转嫁给周游。他一口答应,并且承诺一定给我一个最完美的欧式蛋糕。我对此深信不疑,他的手艺有目共睹。

  莫瑞飒将生日party安排在新片的开机宴之后,她不仅邀请了其他四家工作室的人,还请到了亚德森的高管,可见亚德森看重阅和并非空穴来风。作为送蛋糕的免费送餐员,我也有幸亲临这次高逼格party,并且还为此借了条赵湘北的裙子。我端着满满都是食物的盘子坐到角落里,边吃边环顾四周。据说今天还来了几个三流明星,我却并没发现有什么熟悉面孔,除了一个红裙子姑娘。

  红裙子姑娘叫Moon,就是周游魂牵梦绕的那个小野模,此刻她正举着香槟和莫瑞飒聊天,小彩妆精致得恰到好处,脸上全然没有丢狗的悲伤。正当我准备拿出手机记录这一刻时,更加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不知哪个手欠的掀开了苏阭送上去的蛋糕,随即传来了一个分贝并不大,但刚好让大家都听见的惊叫声。

  莫瑞飒在现场突如其来的沉默中走过去,那是一块薄荷绿色的生日蛋糕,上面是一坨巨大的翔。那坨翔做得过为逼真,让人怀疑蛋糕师是在厕所里比对着完成的创作,螺旋尖上还插着半截烟屁股。拆蛋糕的是位娇小的长发少女,她尴尬地笑着说:“好特别的蛋糕哦,可能味道很别致呢!”

  莫瑞飒面无表情,“是吗?那不如你帮我切开吧!”

  始作俑者手起刀落,随即蛋糕散发出一阵浓郁的奇臭,瞬间蔓延到会场的每个角落。姑娘扔下刀哇地哭着跑出去,莫瑞飒绿着脸望向苏阭,苏阭黑着脸望向我,我脑中飞奔过千万头似羊似骆驼的神奇生物。不过那场风波还是被莫瑞飒很巧妙的化解了,她说这是微波过的榴莲夹杂臭鸡蛋的味道,感谢赠送者有心,她很喜欢榴莲。我没有等到party结束就匆匆离开,以免被苏阭生吞活剥死于非命。

  (4)

  要不是我怀着满腔怒火去找周游算账,我真怀疑他会把自己喝死在那堆酒瓶中央。到时候报纸登出来,我那更年期老板没准会以为,蛋糕散发的不是榴莲味,而是周游的尸臭,想想就觉得恶心。

  厨房门虚掩着,满地各色奶油,微波炉里还有半只剩下的榴莲,臭气熏天。我骂骂咧咧地把周游扶起来,但他却以各种方向为重心,一次次倒下。十分钟后,我终于放弃,坐在地上陪他一起喝起来。

  他边喝边问:“Moon啊,你为什么不回来?”

  我边喝边问:“周游啊,你为什么要害我?”

  那顿酒喝得貌合神离,Gucci在客厅跑一会儿就进来看看周游,仿佛怕他想不开直接翻下去,上演科幻片。周游也的确不负期待翻下去了,不过是翻进屋里,在他起身的瞬间,就整个人栽了下来。我只好打电话叫赵湘北提前回来,五花大绑地把他送进医院洗胃。

继续阅读:011 最好朋友的婚礼(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伙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