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不幸的人都扎堆
小黎小姐2017-01-18 10:192,103

  (1)

  我终于筛出一个不错的本子,编剧是个很年轻的姑娘,我们只在微信上沟通了两次,我决定先把大纲拿到国华给苏阭看看。

  电梯门一开我就听见豪放的欢呼声,但随着我进入国华,周围逐渐安静下来,很显然,我在电梯门口所听到的雀跃来自其他工作室。余家琳把我拽到一边,小声八卦起来:“今天苏总心情很差,你一会儿可小心着点,他正跟自己较劲呢!”余家琳用下巴指了指对面,“阅和的新剧要开机了,也不知道这莫瑞飒什么手腕,主演都是一线大牌,说是自掏腰包入股投资。啧啧,人家这就是财大气粗,你生气有什么用,有本事也出去拉赞助去呀!”

  我对这层楼的其他工作室一向很陌生,但却对莫瑞飒这个名字记忆犹新,起初我还以为是英文名,后来才知道这三个字据说是实打实印在人家身份证上的。我特别佩服给孩子起特殊名号的父母,大学我们班有个女生叫吉祥如意,导员点名的时候还大发雷霆,说:“谁让你们在点名册上写网名的?还吉祥如意,你怎么不叫恭喜发财呢?”话音刚落,一个满脸通红的女生站起来,颤抖着递上自己的学生证,然后哭着跑了出去。我们的导员对着赫然写着“吉祥如意”的证件目瞪口呆,而那个女生也成功以这种方式在大学新生里迅速窜红。而且我们毕业之前,她居然真的和一个姓龚的男同学领证了,扬言以后孩子就叫“恭喜发财”,一出门一溜吉祥话。

  莫瑞飒本尊我只见过一次,和我想象中的御姐形象完全不符,此女个子很矮,我怀疑还不到一米五八,因为橘子小姐就是一米五八,所以我对这个高度很有概念。但是她不难看,在微胖界应该算是个美女了,皮肤特别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当时我们恰巧乘坐同一部电梯,她全程都在和员工说话,特别有亲和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聊家常。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是亚德森影视合作方中最大的红人,有人说其实亚德森早就跟阅和签完合同了,迟迟没有宣布只是为了照顾其他四家工作室的情绪,兑现那个两年之约。

  (2)

  我到办公室放好东西,就拿着资料去苏阭办公室了,他坐在窗边,脸上是显而易见的痛苦,全无几天前的意气风发。

  “坐吧。”他对我说,随后露出苦涩的笑容,“都听说了吧?不过没关系,我们还有八个月的时间,怎么样,这几天很辛苦吧?”

  算他有良心,我把手里的资料递过去,“是个公路喜剧,构思挺讨巧的,制作成本也不会很高,如果你觉得行,我就把编剧叫来,把本子好好弄弄。”苏阭听后点点头,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我的话,反而问我认不认识做蛋糕的,说要定个蛋糕送到阅和去,开机当天刚好莫瑞飒过生日。我点头,心想你还真找对人了。

  有的时候我挺烦写剧本的,我更喜欢写小说,省去了很多麻烦。这两年网络电影士气正猛,圈里人别管什么样都想来分一杯羹,毕竟门槛要比院线片子低很多。

  从苏阭办公室出来我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余家琳正坐在椅子上嗑瓜子,电脑里放着前阵子很火的《老九门》,她听见有动静赶紧把窗口最小化,发现是我长舒了一口气。我问她是不是担心国华被PK下去,她摇摇头说:“不担心,因为这是已成定局的事儿。你也不用担心,莫瑞飒不是赶尽杀绝的人,即使最后真是阅和胜出,我们直接把简历送过去就好,没准连办公室都不用搬。”

  “你没听过一朝君子一朝臣吗?莫瑞飒怎么会用我们?”

  余家琳摇摇头,“你说的是忠臣,我又不是忠臣,谁给我钱我给谁干活,阅和里有我一个同学,早就联系好了。”她的坦诚令我吃惊,虽然我对苏阭的为人非常质疑,但此刻还是很同情他。我也终于明白,余家琳是不可能全心全意为他干活的了,现在的日子不过是跳槽前的养老式生活。

  (3)

  下班我直奔店里,“散伙饭”三个大字已经立于崭新的招牌上,门口荧光板上苏轼的“醉笑陪君三万场,不用诉离殇”一会儿粉一会儿绿的闪烁着。生意果然好了很多,大概是因为人们每天都要面对离别,音箱里很应景地传出,有些人走着走着就散了什么什么的。

  赵湘北坐在吧台里记账,我走过去问她要了瓶酸奶,说:“这么忙不用出来帮忙传菜呀?咱们的钱可不够多雇一个服务员。”

  她抬头瞪了我一眼,“咱们这有服务员吗?我一直以为我才是最大的服务主力。今天这不有人帮忙吗,老爷们力气大,一个还不抵两个用?”我顺着她眼神的方向,周游正穿着白色衬衫给客人端羊肉片。

  “你们可真行,人家可是失恋青年,一点爱心没有,真不知道说你们什么好!”

  赵湘北笑了,说:“我这不是让他往更不幸的人里扎嘛,让他看看这普天之下比他痛苦的比比皆是,这就叫对比疗法。要不橘子怎么把这变成散伙聚集地了呢,说白了人都一样,自己过得不好就见不得别人好。哪有几个你这样的呀,活得跟孙子似的还不知痛呢,要都这么不长心,国民自杀率早降低了!”此话令我顿生挫败感,沮丧地窝在一边。

  或许赵湘北说得对,不幸的人就该往更不幸的人堆里扎,人有时候就靠那点自我安慰活着了。眼前的那些人其实没什么不同,有的痛哭流涕,有的相顾无言,其实心里都不是滋味。“散伙饭”最好卖的不是羊肉而是酒,大概大家都觉得说不下去了就只能喝下去吧,人才是最无力的动物。橘子小姐拿着麦在舞台上唱歌,手里的尤克里里还是去年罗小浩送她的生日礼物,她唱的歌我几乎都没听过,但台下却有好几个姑娘都听哭了。

继续阅读:010 不正常人类养成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伙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