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 狠狠爱
小黎小姐2017-01-17 08:432,142

  (1)

  这年头,男人女人同居已经不是新鲜事,但三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同居,估计我们算是开了先河。周游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在客厅安营扎寨,好几次我半夜起来来迷迷糊糊上完厕所,都差点坐在他身上。对于沙发上突然多出个大男人这事,我适应得比较慢。

  那几天剧本堆得特别多,我怀疑苏阭把堆积了半年的工作都留给我了,虽然他离成功还有着十万八千里,但压榨工人的资本家习气倒是已经浸入骨髓里了。为了让我把上下班挤地铁的时间都拿出来为他卖命,他通知我一周内不用去公司了,在家审完所有的剧本大纲,并给投稿编剧们相应回复。我发现真的有很善于写大纲的一类编剧,让你看完大纲觉得这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故事,但真一看剧本,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我特别怀疑,是不是市面上真有一类大纲培训班,就跟我们小时候的作文班似的,都是有套路的。

  因为在家工作,所以我很不幸地成为周游的灵魂伙伴,于是接下来的一天里,都是我们两个带着各自的忧愁事,在客厅里神游。或许是为了表达对我们收留他的感激,他承包了准备早餐的活,用他的话说就是反正也失眠,不如做点有意义的贡献。第一个早晨我们就惊呆了,我甚至怀疑自己还在做梦,这哪里是我们家的餐桌,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过上了名媛的新生活。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做菜最好吃的就是罗小浩,现在才发现,如果罗小浩是胡同口的百年老店,那周游就算得上是米其林水准。

  在意犹未尽的品尝中,我们得知周游已经是豆瓣上小有名气的甜点师,尽管他脾气古怪,而且蛋糕贵得离谱,但常客都是些文青名媛什么,偶尔会来几个小演员。可见,在如今的社会中,如果你不够大众,那必然会拥有较为忠诚的小众粉丝。而中国的钱,主要都攥在那小众人手中。

  (2)

  据周游说,初中毕业那会儿,他作为班里第一个要出国的留学生,在学校引起过不小的冲动,甚至成为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尽管那个时候姑娘们还不知道Dior和Lv为何物,但已经懂得留学是有钱人干的事,虚荣的萌芽是潜移默化的。但他曾经如此受追捧的事,还是回国后偶然和老同学喝酒胡侃时候才知道的。主要那时他身在异国,对国内的崇拜不得而知,那年头又没那么多通讯方式,国际长途贵得让人想杀人,没那个姑娘愿意为了那点小懵懂散尽零用钱。等微信和智能电话普及之时,海龟早已遍地开花,所以这主角光环他始终没有体会过。

  周游坦率表示,之所以留学纯粹是因为他那时候成绩实在是太差了。他老爸作为大学教授,平日里来往的又大多是些知识分子,每每谈论起学术都是意气风发,谈起孩子却免不了捶胸顿足,觉得实在丢不起那个人。另外一方面原因,是他老爸刚刚迎来了自己的第二春,是省剧团里的话剧演员。虽已年过三十,风韵犹存,迷得周老爹神魂颠倒。而中学时代的周游正处于青春期,平日里逃课打架也就算了,偶尔还会来个离家出走什么的。周老爹左思右想,为了不让他继续碍事,也不想他继续惹事,便急匆匆地将他送了出去。

  也的确,我们班出国留学的就特别多,学渣和学霸都想出去镀个金,留下我们这些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穷鬼在大学里混日子。

  (3)

  橘子小姐和赵湘北都去店里了,我继续埋在成摞的大纲里苦苦挣扎,忽然周游告诉我,他要策划一场谋杀。其实我特别理解他的感受,两年前我也有过一段时间特别想杀人,并且我相信每个人一生中都会至少有一次产生这种欲望,毕竟人生路难走,水都遇见过难以逾越的坎儿。好在人性怯懦,要不估计满世界都得是马加爵。

  最难过的那段时间我喜欢看《古惑仔》,那种快意恩仇你对不起我我就砍你全家的生活实在令我神往,如果人与人之间真的可以轻而易举的倒戈相见,那是不是很多事就会简单许多?

  我表示愿意和周游谈谈,他倒也不掖着藏着,把自己的想法对着我和盘托出。但令人遗憾的是,他所要谋杀的对象,既不是奸夫也不是淫妇,而是一条蠢头蠢脑的哈士奇。

  哈士奇是新欢送给小野模的定情信物,站起来可以到她的肩膀。或许是残存的理智让周游清楚地意识到,杀狗顶多是道德问题,而杀人却是法律问题。很显然,失恋的伤痛还不足以令他付出以命偿命的代价。

  一整个下午,周游都一边磨刀一边在我耳边念叨,他说:“我就不明白了,怎么送条破狗就叫懂她了,我送的施华洛世奇凭什么比不上一条哈士奇?那奸夫是个小导游,那狗分明就是他们剧组上部戏用剩下的,正愁没地儿送呢,她丫的屁颠屁颠收养了,还自己跟那儿美呢。那男的也是够精的,狗又不是他花钱买的,哪天就算感情没了至少狗养肥了,还能要回来吃肉。就我前任那个傻逼,还给那哈士奇起名叫Gucci,我看她回头上哪哭去!”

  我说:“你说话会不会太狠了点?”

  他说:“以前我喜欢一首歌叫狠狠爱,不爱了就得狠狠害!”

  我坐在沙发上狠狠嚼早晨刚用微波炉崩好的爆米花,懒得理他。突然,他凑过来一脸亢奋地说:“其实这微波炉也是作案工具之一。”

  我不明所以,“你要用微波炉做炸弹?”

  周游摇头说:“哪能呀,那不把房子炸坏了!我琢磨着狗丢了我前任肯定得报警,那我就把那傻狗肢解放微波炉里烤熟,再以外卖的形式匿名送到他们剧组,这样不就算毁尸灭迹了嘛。”这时候我突然嚼到一颗没怎么崩开的玉米粒,嘎嘣一声好像嚼不碎的狗骨头。想到这,我把爆米花塞进周游怀里,立刻冲进洗手间,哇一下全吐了出来。

继续阅读:009 不幸的人都扎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散伙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