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一枪两命
出鞘的宝剑2017-08-25 17:292,202

  尹鹏伟与阿杰走后,曾文剑的心里久久不能平静,想想社会那么多丑陋,那么多的贪官奸商,还有那些像天上人间那些不法之徙。在想自己那些战友,为祖国每天战斗在那隐秘战场,抛头颅洒热血,有人死在异方他乡就连尸骨都没法找到。

  曾文剑觉得应该让狼人特种大队的让世人知道他的存在,所以他把狼人特种的故事给写出。他给这本书起了个好的名字叫《狼人特种兵》。

  在西南边陲,有一片茫茫大山,在那连绵上千里的大山深处,有一支没有番号的部队,那就是狼巢。

  在那里的人没有名字,没有军衔,没有职务。

  他们只是一个数字或是一个代号,但每一个数字与代号都会让敌人闻风丧胆。

  在那里只有三个阶级,那就是狼兵、狼将、狼王。

  只有晋升为以上三个阶级的人,才能为自己祖国出生入死,不然只能呆在狼巢里千锤百炼,直至到晋升为狼兵为止,要不然只能遣返原籍部队。

  每一个来到狼巢的人都是从每个特种部队千挑万选出的特种兵,个个都是枪法如神,以一敌十。每一个来狼巢的人都不会放弃要成为一头狼愿望,要想成为一头狼,那就要经受狼巢非人训练与折磨。

  野外生存考验、水中逃脱训练、忍受活埋折磨、俘虏营的严刑拷打,第一个项目对于不坚定的人来说,那都是生与死的考验。而曾文剑就是那里的一名,他的代号就是狼崽。这是狼巢狼王亲自为他取的,就是因为他的枪法如神,再加他的年龄最小,所以给他起了这么一个名字,他很庆幸狼王为他亲自起名,也很荣庆能成为一头狼巢的狼。

  就是这样一支部队他守护着我们无数个安眠的夜,让敌人闻风丧胆,不敢越池半步。想起那些可爱的战友,想起那一张张涂满彩的脸庞,曾文剑的心就会热血澎湃。

  曾经曾文剑是那里的一员,可是因为那一枪两命,他再也回不去那支神密的部队了,想到那一幕,他的手就不由自主的抖了抖,他特别的后悔在南山上救了乌云彩。

  那是两年前的一个夏天,一伙恐怖分子在某省火车站劫持我国游客上百名,限我国政府在五小时放掉他们被抓首领,不然他们就要每隔十分钟处置一名人质,为了拯救人质,狼巢被再次出征。

  作为狼巢的狙击手的曾文剑,也随狼队一起出征。

  在僵持四个小时后,恐怖分子终于推出第一个人质要在候车大厅门口处置。作为一名狙击手的曾文剑,他就潜伏在候车大厅二百米的楼上,他的命令成功阻杀恐怖 份子救出人质。

  看着丧心病狂的恐怖分子,谈判专家给特种分队争取了半个小时,百在这半小时内,特种分队已经 做好突击准备,就是从候车大厅的屋顶以瓦斯进行强攻,进出人质。

  感觉缓兵之计的恐怖份子,不由丧心病狂从里在押出多名人质,要进行斩首示威。在这多名人质当中就有一名是乌云彩。

  透过瞄准镜看着乌云彩那清晰漂亮可爱的脸庞,曾文剑的心里不由一阵慌张,一股莫名其妙的燥热,令他的眼前忍不住一黑,好像被什么蒙住似的,眼前一片朦胧。脑里尽浮出一幅不堪入目的画面,眼前尽是那少女诱人的胴体,就像一个魔咒种在他的心里,令他面红耳赤失去方寸。

  一声射击命令下达,一颗子弹呼啸的从他枪里射了出去,子弹从人质的印堂穿进,从后脑钻出也同恐怖份子一同射杀。

  接着枪声大振,一个个恐怖份子被狼队消灭干净。

  当他站在被 他击杀的人质面前,他感到无比沮丧与颓废。

  但是惊魂未定的乌云彩还是把他认了出来,诧异过后就是对曾文剑的纠缠与质询。

  就这一枪,断送了曾文剑的特种生涯,他再也回去了,他再也不能与他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一起战斗了,听不到训练场上的厮杀声,听不到军营嘹亮的军歌声,这一切都因为那一枪两命惹的祸。

  当然谁都不会明白,一个青春冲动青年,面对着第一个被自己偷窥过性器官的异性,内心是什么样的一种骚动,说真的有时候做梦都会梦见与苟合的镜头,所以他害怕见她,见到她,他就有一种莫名负罪感。

  为了忘记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被遣返原籍部队一年里,他就一直以书为伴,就是为了忘记心中那段恶梦,未料在杭城曾文剑又再次遇上了乌云彩。他不敢想她又会给他带给什么样的命运,所以只能更加深居简出的把自己埋在广思阁里写他的小说与诗歌。

  在这博大的世界里

  你我就像那一粒微不足道的沙子

  随时的一阵风

  随时的一阵雨

  都可能把我们冲走卷跑

  但是不管走到哪里

  我都要与水泥为伍

  就算被肆虐的狂风卷起

  我也不钻入人的眼睛

  我也不落入荒芜的沙漠

  我一定用自己的眼睛瞄准

  落入那光秃坚硬的土壤

  接着像蚯蚓一要的钻刨

  挖出一片松软的土壤

  让种子更加适应的生长

  就算没那么的准确

  我就落入祖国的溪流

  就算被人捞起

  就去建设山河

  只要能让国家更加美 好

  我不会在乎自己的位置

  是地上

  还是墙角

  只要能让国家更加牢固

  我也不会在乎自己的方向

  是东西

  还是南北

  就算没有被利用的机会

  我就盎然的躺在河床

  来往的人哪

  你会感到我的温柔

  就算无情的洪水你再次把我冲走

  你一定

  一定 要把我带到海洋

  就算一次无法完成

  我愿意接受多次折磨

  直到我能的躯体能感受到海的胸膛

  当然我不是为了石沉大海

  也不是为了石破天惊

  而是为了海浪能把我铸造

  然后让海浪一步一步把我推向岸头

  当然不是为了变成沙丘

  而是为了沙滩增添一点金黄

  在人欣赏碧水蓝天的时候

  能感受到我微不足道的光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底的风月与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卧底的风月与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