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拜师
东一方2016-12-28 19:412,522

  司马徽坐在旁边,心中憋着笑。

  《观莲湖有感》,是刘修之前在莲香楼写下的。

  这首诗一出,刘修的名望,恐怕要更上一层楼。

  黄承彦挨着司马徽落座,距离庞德公也很近,他也是荆州名士,更是世家出身。虽说黄承彦不理世事,心思却通透无比。庞德公如此鲜明的支持刘修,黄承彦却看不明白了。刘修是刘表的庶出子,不受重视,庞德公何苦掺和进去呢?

  蔡瑁迫不及待的道:“请庞公不要再卖关子了,在座诸位,都等得心急了。”

  众人开口劝说,都是期待万分。

  庞德公面容平静,吟道:

  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

  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说完,庞德公道:“这首诗,写于莲花刚刚含苞待放时,是一小友观莲花有感而发。”

  刘琮眼中精光闪烁,迫不及待的道:“先生的这首诗,意境高远,既有层次感,又宛如一幅水墨画一般,和三弟的《莲花诗》相比,《观莲湖有感》更胜一筹。”

  抓到了打击刘修的机会,刘琮马上便出击。

  蔡瑁想了想,也开口说道:“就事论事,琮公子的分析有几分道理。”

  有了庞德公的诗,刘琮和蔡瑁迫不及待的打击刘修。

  刘修心中,却是一阵坏笑。不论是《观莲湖有感》,亦或是《莲花诗》,都是他写出来的。刘修和蔡瑁这样来评判高下,只能惹人笑话,丢人的只是刘琮和蔡瑁。

  刘表不喜刘修,却不愿意刘修的风头被压下,转移话题道:“庞公,这一首诗,是何人所作?”

  庞德公道:“作诗的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此人就在厅中。”

  刘表没认为是刘修,问道:“莫非是诸葛孔明?”

  诸葛亮连忙道:“州牧,这首诗不是在下所作。在下心中也非常好奇,这样的绝妙诗句,到底是什么人作出的?”

  刘表目光一转,看向庞统,又问道:“莫非是庞士元吗?”

  庞统摇头道:“不是我!”

  刘表这一下,也是猜不出到底是谁了,他问道:“庞公,到底是何人所作?”他麾下蔡瑁、蒯越、伊籍等人,虽然也是才华横溢之辈,但还没有这样的能力。

  厅中的其他人,也被勾起了好奇心。能认识这样一位文采飞扬的人,他们也觉得与有荣焉,非常的荣幸。

  庞德公回答道:“此诗的作者,是修公子。”

  “哗!”

  顷刻间,厅中一片哗然。

  刘琮脸色铁青,刚才他拿了刘修的诗进行比较,可一转眼,两首诗都是刘修所作。这样一来,他的比较显得更加拙劣,针对刘修的心,也更加明显。

  蔡瑁面色古怪,一时间,他看不懂刘修了,这个庶出子,让他看不透。

  刘表此诗的心情,却是万分舒畅。当着所有人的面,他却不能太得意,脸上还得装出风轻云淡的样子,说道:“原来是刘修这小子,庞公太郑重其事了,不值如此。”

  众人听在耳中,心里却明白,刘表是偷着乐。

  庞德公称赞道:“刘荆州如此谦虚,家风如此,难怪修公子如此出色。”

  刘表心头,更是欢喜。

  此时的刘修,一下又被庞德公推上了风口浪尖。一个个看向他的眼神,透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有赞赏,有嫉妒,更有着遥不可及的无奈。刘修两首莲花诗,以及一篇《爱莲说》,已经是无可逾越,难以再作出这样的经典文章。

  刘表目光扫过庞德公和刘修,心头忽的生出了一个想法。

  一直以来,庞德公都不为他所用。庞家作为荆州的豪门世家之一,也是超然物外,几乎不参与荆州的政务。

  如此,便是脱离于刘表的掌控。

  刘表神色郑重,问道:“庞公认为,老夫的三子刘修如何?”

  庞德公想都不想,直接回答道:“修公子才情卓越,为人沉稳,堪称年轻俊杰。”

  刘修脸上的笑意更是浓郁,继续道:“庞公太夸奖这小子了,修儿至今,闭门读书,不曾拜师学艺。这样闭门造车,难以有所成就。老夫打算让修儿拜庞公为师,如何?”

  刷!

  大厅中,众人倍感惊愕。

  谁都没有料到,刘表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尤其是刘琮,心头更是怒火上涌。

  庞德公是荆州的大儒,如果他能拜庞德公为师,对他的继承荆州牧一职也有极大的帮助。然而,刘琮却不能反驳,只能死死地握紧拳头,攥着双拳压制心头怒火。

  蔡瑁知道要坏事,连忙道:“主公不可!”

  “为何不可?”刘表皱眉问道。

  蔡瑁一阵哑然,旋即,他解释道:“主公,修公子已经年近二十,加冠后就要入仕为官,替主公分担部分政务。现在却让修公子拜师,恐怕不妥,请主公三思。”

  这样的理由,听着很别扭,更站不住脚。

  众人看向蔡瑁,眼神古怪。

  然而,刘修的心中却是一片火热,极力压制心头的激动。

  拜师庞德公,是他一直希望的。

  没想到,现在却经由刘表的口中提出来了。

  刘表面带笑容,道:“德珪,修儿分担政务的事情以后再说。不读书,不明理,不通人情世故,何以署理政务呢?正因为如此,更要向庞公学习。”

  顿了顿,刘表再一次问道:“庞公意下如何?”

  庞德公看了眼刘修,朗声道:“有徒如此,幸甚!老夫便收下修公子,但入我门下,便必须听从老夫的教导,修公子在鹿门山期间,刘荆州不得插手修公子的教导。”

  刘表哈哈一笑,道:“庞公教导,我自当放心。”

  当即,刘表道:“修儿,还不拜师?”

  刘修压制着心中的欢喜,走到庞德公身前,双手合拢,长长的作揖道:“弟子刘修,拜见老师。”这一揖,却是真心实意,不为其他,只为庞德公对他的维护。

  庞德公颔首道:“坐我身后。”

  当即,便有侍从在庞德公身后准备了一张坐席,刘修连忙正襟坐下。

  如此佳事,众人又连番庆贺。

  刘表达成了目的,吩咐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你便随庞公去吧。你换洗的衣物,为父会派人送到鹿门山。”

  “是!”

  刘修回答道。

  庞德公却是摆手道:“刘荆州,州牧府的侍从、衣物等,都不用送到鹿门山。既然修儿拜师,一切便听从老夫的安排。在鹿门山,一切从简,一切依照鹿门山的规矩。”

  刘表笑道:“庞公说了算,就这么办。”

  看向刘修,刘表又嘱托道:“修儿,到了鹿门山要听从庞公教诲,读书、做人,都要一一向庞公学习,不得放肆,明白吗?”

  刘修回答道:“儿子明白!”

  刘表微微颔首,脸上有着浓浓的笑意。

  这次举办荆州文会,在刘表看来,最成功的不是知道了刘修文采斐然,是成功的让刘修拜庞德公为师,这是刘表最欣喜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18章 师徒交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侯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