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师徒交心
东一方2016-12-28 19:332,530

  “轱辘!轱辘!”

  车轮转动,缓缓行驶。

  马车中,庞德公和刘修相对而坐。

  此时面对庞德公,刘修的心中仍然有些惴惴不安。之前庞德公维护他,欣赏他,但庞德公之所以收下他,是迫于刘表提及,刘修也不知道庞德公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庞德公神色严肃,道:“修儿,你可知晓,你父亲为何让你拜老夫为师?”

  刘修一听,一下皱起了眉头。

  拜庞德公为师后,刘修的心中兴奋不已,一时间竟是有些忘形了。

  甚至,刘修考虑的,也是庞德公怎么考虑的。

  可自始至终,刘修没有考虑过刘表的意图和目的。

  庞德公一提点,刘修清醒了过来,心中暗暗提醒自己,“得意忘形,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处境。亏得重活第三世,太大意了,一定要警醒才是,以后不能再犯这样的错误。”

  刘修心头,开始反思。

  庞德公见刘修神色变化,脸上流露出一丝的赞赏。

  从莲香楼出来,庞德公就见刘修喜与形色,和昔日在莲香楼见面时的沉稳截然不同。他能理解刘修拜师的喜悦,心头也欢喜,从这一角度说,刘修绝对是愿意拜他为师的。

  然而,如果他的弟子,连喜怒不形于色的心境都没有,更不用说日后有何成就了。

  所以,庞德公开口提点。

  刘修幡然醒悟,庞德公更是赞赏。

  庞德公面色和缓了下来,问道:“修儿,你父亲是真的想让你拜老夫为师吗?”

  刘修理顺了思路,道:“父亲宠爱的是二哥,因为出身,我自小就不受父亲重视。所以,父亲不可能真的想让弟子拜老师为师。”

  庞德公微微颔首,再一次道:“既然明白,便问一问你自己,为什么偏偏拜师了呢?”

  刘修心中,仔细的思考着。

  良久后,刘修脸上的神色,更是黯然了下来。

  庞德公问道:“想明白了吗?”

  刘修说道:“想明白了!”

  庞德公道:“说来听听!”

  刘修回答道:“父亲让弟子拜师,其实是想通过弟子和老师所有联系。在此之前,老师隐于鹿门山,不理世俗之事,更不替父亲效力。父亲碍于脸面和名声,不能和老师撕破脸皮,只能任由老师在鹿门山隐居。现在让弟子拜师后,让老师和父亲之间,便多了联系,可以说,算是变相的掌控了老师。”

  说到这里,刘修惭愧道:“老师,是弟子拖累您了。”

  对于庞德公,刘修是打心底的尊敬。

  庞德公轻笑道:“你说得很正确,但还不精准。”

  刘修道:“请老师赐教!”

  庞德公沉声道:“在荆州,为师不服从你父亲安排,屡次征召,都不受命令。这样一来,便让你父亲认为,为师不再掌控之中。”

  “让你拜师,你父亲目的有三。”

  “第一,为师和你父亲之间,多了一层联系,不论好坏,总是有所牵连。”

  “第二,你父亲借此宣告,为师现在是受他掌控的人。”

  “第三,为师都服从你父亲的安排了,荆州其余人隐于山中的人,还能独善其身吗?你父亲此举,也想进一步掌控荆州的士人。”

  “换句话说,你拜师,是你父亲的一步棋而已,至于你在为师门下,能否有所成就,能否学到知识,不在你父亲的考虑中。”

  庞德公面色严肃,道:“老师这么说,对你是不是太残忍了?”

  刘修道:“比这更残忍的事情,弟子已经经历过。”

  庞德公闻言,顿时哑然,脸上流露出一丝怜悯,道:“出身庶子,父亲不爱,哥哥不亲,委屈你了。”

  对于刘修的处境,庞德公已经看出来了。

  刘修摇头道:“先贤曾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在弟子看来,弟子所经历的一切困苦,都是对弟子的磨砺和考验。”

  “好,好,好!”

  庞德公连说了三个好字,赞赏之色溢于言表。

  顿了顿,庞德公道:“当日在莲香楼中的一番话,看来不仅是你对局势的分析,也是你给自己制定的规划。荆州要趁乱崛起,你也想趁势崛起,对吧?”

  刘修拱手道:“老师法眼如炬!”

  “想不到老夫年近六旬,最后的一个关门弟子,竟有如此抱负。”庞德公捋着颌下的胡须,心中愈发欢喜,又问道:“你可知晓,这是一条最艰难的路,尤其是你身份先天不足?要执掌荆州,要付出的会更多。荆州的小侯爷,不是这么容易当的。”

  刘修回答道:“路艰且阻,弟子也绝不后退半步。”

  庞德公道:“也好,有目标也好。”

  顿了顿,庞德公感慨道:“老夫教导出来的几个弟子,都是人臣之相,虽然才高绝顶,但都不具备乱世雄主之相。教导你,也是对老夫的考验啊。”

  身为名士,庞德公心中也有一腔抱负。

  庞德公不愿意卷入名利场中,却不表明,他就无欲无求了。

  诸葛亮、庞统、徐庶等人才华出众,有将相之才,真正说起来,庞德公更多是因材施教,并没有将一身所学全部传授下去。

  庞德公话锋一转,忽然道:“老夫知晓刘表的意图,却执意收下你,知道这是为何?”

  刘修摇头道:“弟子不知!”

  庞德公正色道:“老夫收下你,有四个原因!”

  “第一,让你的父亲从此安心。老夫无权无势,却时刻被惦记着,不是什么好事。收你为徒,你父亲从此安心了,老夫也能睡得好吃得香。”

  “第二,因为你才能卓越。老夫不收你为徒,你在州牧府,必然处处遭到打压,或许会有别的门路,但总归会走很多的弯路,不如老夫送你上青云。”

  “第三,老夫不愿荆州陷入战火。莲香楼畅谈,老夫看到了荆州的未来,更看到了荆州可以不被侵占的可能。老夫也是荆州的人,自然不愿意家乡被曹贼侵占。所以老夫希望你,能担起大任,让荆州立足乱世,让荆州不被侵吞。”

  “第四,老夫想试一试,看能否教导出一个雄主出来。”

  说到第四个原因,庞德公的眼中,闪烁着道道精光。那一瞬,庞德公身上,更有着一股莫名的气势,令刘修都心中震惊。

  刘修明白,庞德公真正接纳他了,已经在和他交心。

  这一刻,刘修才算是庞德公的关门弟子。

  刘修弓着背起身,在马车中跪下,郑重道:“弟子必定不负老师厚望。”

  庞德公扶起刘修道:“要承担大任,必然会承受常人承受不了的痛苦,也会经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磨难。这一点,你要有所准备。再者,为师授课不同常人,你也要做好准备。”

  刘修道:“苦累不算什么,因为前方有希望。”

  庞德公心中喟然一叹,他的这个弟子,自小到大,恐怕真是经历了太多的委屈。庞德公也是世家出身,能明白刘修的境遇,其实这也是收下刘修的原因之一。

继续阅读:第19章 鹿门子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国小侯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