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尔唯心2016-12-26 17:563,230

  这一夜,注定又是无眠之夜。

  晴好坐在宽大的窗台上,夜晚的宁静让许多她之前不愿去想的事情都格外清晰了起来。好比她总以为以前的苏子津是喜欢自己的,可细细想想,如果不是她母亲曾经为了救他而失聪了一只耳朵、划伤了脸颊,他才怀着报恩的心对自己诸般照顾和管束,单纯就她而言,她又有什么地方能够让他另眼相看呢?而就算他始终铭记且知恩图报,但怎么也不可能用他用自己感情来报恩!所以,小时候的照顾,分开之后的陌生,一切都如此的理所当然,只有她,多想了太多,然后庸人自扰!

  晴好苦笑一声,把头埋在了双膝之间。

  夜风吹动淡绿色的窗纱,缓缓飘起,遮住了她从远处望去犹如一个孤独胎儿一般的身形!

  第二天,机场大厅里,晴好拉住行李把手,对乔安做最后一次劝告:“乔安,我自己回去就好了,你真的没必要陪我……”

  “打住!”乔安一把拉过行李箱:“我说了不只是为了陪你!工作上的事也需要我回去一趟,”

  “可是,你不是都请好假了吗?”

  乔安胡乱撸了一把头发:“哎,跟你说不清楚,反正我是真的必须回去一趟!赶紧走吧走吧,别磨蹭了!”

  晴好无法,只得跟在他后面。

  飞机起飞,地上的人影逐渐缩小成一个个黑点,不过才两天的时间,晴好却忽然生出一种历经沧海桑田之后一切都已物是人非的感觉!心里少了一块,空落落的竟然觉得有些轻松。晴好闭上眼睛,不去理会那轻松背后隐隐折磨人的痛楚,只是轻轻地祈祷:时间啊时间,你快点走吧!就像十年前一样,让我有一天醒来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一想到那个名字就流泪的冲动了吧!

  “Nate!”

  “嗯?”苏子津依旧出神的望着玻璃幕墙外逐渐飞到高空的飞机,只是用声音回应了自己老同学Jake的问话。

  Jake正准备去中国,所以无论何时何地都努力地用他那蹩脚的中国话对话:“那个是你女朋友?她是不是脚下飘着两只船?”

  女朋友?飘着两只船???

  苏子津皱了皱眉:“NO!那个男的是她的合法丈夫!”

  “啊!”Jake恍然大悟的一拍手:“你和她,出轨!”

  “Jake!”苏子津回过头来,沉静的目光透着浓浓的威胁:“中国有句话叫做,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讲!”

  Jake眨眨眼,狠狠咽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问道:“那,那个女人,是谁?”

  他实在是很好奇!

  今天中午他去酒店找子津帮忙修改参赛设计稿,结果他们刚坐上车子就看到那一对男女正提着行李走出酒店,然后Nate就冷着脸把他赶到了副驾驶位,一路尾随着人家到了机场。他本来还以为Nate是来抓奸的,结果却发现,他只是阴着脸站在一边,冷眼看着人家嬉笑打闹,然后双双登机,然后就是来到这里阴沉的望着天空,一言不发!

  相识这么多年,见惯了Nate被各式各样的女人花招百出的搭讪、告白,他还真的是头一次见Nate这幅落寞凄凉,求而不得模样!那个女人很厉害啊!

  “她啊!”

  Jake下意识屏住呼吸,竖起耳朵!

  “是我妹妹!”

  “咳咳咳咳!”

  “怎么了?不相信?”苏子津挑了挑眉,眯起眼睛望着他。

  Jake动作一顿,连忙摆手道:“信信信!你妹妹,是你妹妹!”Nate君,你看人家那眼神都已经要软成水了,还敢说是你妹妹!Jake在心里暗暗摇了摇头。

  回到秦海后,天色已经擦黑。晴好原以为乔安说有工作需要他回来只是安慰自己,没想到,两人才进家门,乔安经理的夺命连环call果真就把乔安召去加班了!

  “可是,你还没吃晚饭啊?”

  “公司肯定都备好工作餐了,你就不用管我了,这次还不知道要熬几个通宵,我忙完的话先回我那边去了!你自己没问题吧?”虽然这是他们两人的婚房,但其实乔安常住的还是他之前租的那套单身公寓。

  晴好从冰箱里翻出一袋牛奶,看看没过期,塞到乔安手中,冲他笑了笑:“我这么大人了能有什么问题?”

  乔安叹口气,用力抱了一下晴好:“父母那边我就先瞒着了。如果一个人觉得难受的话,就叫小千她们过来陪陪你吧!”

  话音刚落,兜里的电话又响了起来,乔安掏出来看一眼来电显示,皱着眉头直接挂断了。

  晴好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把他往门口推去:“好啦好啦,赶紧去吧!我已经没事了!”

  乔安被她推到门外,最后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做了个有事打电话的手势后,提着行李转身往电梯走去。看着他踏进电梯的瞬间,晴好脸上勉强的笑容也立马干瘪了下来。

  转身关上门,只余一室静谧。晴好懒懒的把鞋脱到一边,把行李推到墙角,光脚走到了阳台上。

  月色当空,秦海的天比宿山要透彻的多,斑斑点点的星光缀在广袤的夜幕上,让人不禁感叹自己的渺小!望着姣好夜幕,晴好禁不住有些怔怔的发呆。

  国外的星空也是这样璀璨吗?子津会不会偶尔也望着这样的星空发呆?那时候他是一个人,还是已经有另一个人陪在身边了呢?这些年,他会不会偶尔也记起年少放假的时候,她贪玩他的游戏机,害的习惯早睡的他每次都要哈欠连天的送她回家?会不会记得那段披星戴月的路上,她总是记不住哪颗星是哪个星座,于是缠着他不厌其烦的问一路?这漫长分别的岁月里,他有没有曾经想起过她呢?

  泪水脱眶而出,顺着脸颊从她的下巴无声的滴落。

  如今,这些话已是再也问不出口了,他们终究不是彼此对的人。

  情深缘浅,相濡以沫终非她能求得的结果,那么,就相忘于江湖吧!子津!

  乔安拉着行李走出小区,脸色不悦的一边接听电话一边挥手打车,完全没有注意到路对面,一辆停在街边的黑色大众上,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青年正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青年直直的望着乔安,直到乔安挂了电话,抬起头来,露出全脸,他立刻举起手机,仔细的将乔安和手机照片中的人对照了一番,确认乔安的确是他手机照片上那个人后,青年关闭相册,拨出了电话。

  “苏总,是我,小何。”

  “嗯!”苏子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正在休息。

  何源心里禁不住抖了一下,因为他忽然记起来,这个时间,苏子津那边应该正是深夜。

  “说吧,怎么了?”不过几秒钟,苏子津的声音已经听起来和清醒时无异。

  何源紧了紧喉咙:“不是工作上的事,是您让我今天过来照看的那位小姐家里的事!你让我有任何异常立即通知您,希望没有打扰您休息。”

  那边沉默了几秒:“她家里怎么了?”

  “您让我今天过来看看她回家了吗?她确实回来了,不过,她丈夫却离开了,而且还带着行李!我觉得应该告诉您一声。”

  “他离开了?现在?”

  “是的!两人一起上了楼,但在十六分钟后,她丈夫就提着行李独自下来了,而且脸色不太好看!”

  苏子津的声音沉了沉:“你那边现在是几点?”

  “晚上九点一刻,他们坐的是飞机场的专用的士,所以应该是下了飞机就赶回来了!”

  ……

  “苏总?”

  “今天麻烦你了。明天,请帮我订第一班回秦海的机票!”

  何源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想说“可是”,幸好还没说出口,他就反应了过来:“好的!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望着刚才才亮起灯光的六楼,何源的眉头却紧紧皱了起来。很早以前,他就隐约觉察到了,他这位多才多金,又帅气优雅的顶头上司,对所有女同事、女客户礼貌而疏远,大概是因为心中有人。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门卫竟然叫那两人“乔先生、乔夫人”!这说明,在他看来一直最是自重的苏副总,心里住着的竟然是一个已婚的女人!这真是太难让人接受了!

  苏子津返回秦海的当天,好巧不巧,乔安出差了!

  他的车子停在乔安的公司下面,电话里乔安公司的前台小姐还在柔声询问:“喂,先生,请问您找乔总监有什么事吗?我可以帮帮你转达吗?喂,先生?您在听吗?”

  苏子津深吸口气,挂断电话,仰靠到了座椅上,抬手万分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

  乔安肯定是因为那天早上看见晴好从自己房间出来才负气离开的吧!早知道,他们离开利物浦之前就主动出面跟他解释一下了!当时只顾着不想再在她面前出现,呵,结果现在还不是巴巴的跑了回来!

  苏子津嘴角挂着一丝嘲笑,怎么看却都是无限凄凉的模样!

继续阅读:第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