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尔唯心2019-09-30 10:304,256

  宿醉初醒,苏子津忍着头痛睁开眼帘,想起昨晚的荒唐梦境,嘴角抑制不住的露出一丝苦。说起来,自己最近几年已经很少会梦到她了。

  刚分开的时候,他强迫自己不要沉溺于思念之中,因为他自信只要他尽快完成学业,就可以再次回国,对于身边少了一个人的不适应,他努力用不知疲倦的学习来填充!不知是心理暗示起了作用还是他每日都太过疲惫、沾枕就睡,她倒确实很少入梦!直到后来,他父亲公司的人竟然找上家门来讨巨额债务,而他那位一直打着为他营造更好学习环境幌子出国的父亲却在一夜之间撇下他和他母亲,消失了。他和他母亲这才知道,原来他父亲在外面一直有女人,甚至已经和那个年轻的女人养育了两个孩子!

  从那时起,他白天除了上学,还需要同时打五份工补贴家用,要照顾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母亲,还要应付那帮找不到他父亲便时不时会骚扰他们母子的债主。那些夜里,他躺在床上,半睡半醒之间开始频繁的梦见晴好,好像只有通过这样的梦境才能不断的说服自己,大洋彼岸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是等着他、需要他、期盼着他的!想到那个人迷迷糊糊的蠢笨样子,望着他的眼神总是充满无限的依赖和信任,他才会有力气继续下一个白天的生活!

  再后来,他用漫长的六年时间还完父亲的债务,精神病院的母亲自杀去世,他一个人回了国,回到宿山,一切却已是物是人非!

  苏子津抬起胳膊挡住微微发热的眼睛,他很少会回忆过去,倒不是因为过去的艰难让他觉得心酸,而是性格和成长环境造就了他理智看待一切的态度,过去不可更改,沉湎其中除了浪费感情和时间,对现在和未来又有什么用处?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们还是再遇了!在他暗中陪她度过长达半年痛失父亲的阴霾,终于决定彻底放弃的时候,她就那么突兀的降临在了他一心正要远离她的飞机上,在狭长的飞机过道上,再遇了!

  老天爷,真的很会开玩笑!

  苦笑蔓延,苏子津抬手揉着太阳穴晃了晃脑袋,看来昨晚真是喝多了,竟然会生出这些乱七八糟的感慨和梦境来!他叹口气,伸出一只胳膊撑住床板慢慢起身,上身坐起到一半的时候,他的身体僵住了!

  缓缓侧头,深邃的黑眸中映出了一个趴在床边上的人影。黑色而凌乱的发旋,一张半掩埋在黑发中的白皙侧脸,她睡得似乎并不安稳,嘴巴就像当年不开心会和他闹别扭时一样微微嘟着,眉毛在眉心处轻轻拧着成一个结!

  苏子津抿紧唇线,慢慢攥紧了拳头,原本沉静如深潭的眼眸像是从最底层刮起了飓风,阴暗一片,混乱一片!

  半个小时候后,趴在床边睡了一夜的晴好终于幽幽转醒,她捏着酸痛的脖子抬头,却发现床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咦?急忙忙的一转身,才发现苏子津正背对着她站在阳台上吸烟!他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现在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服,背影看上去十分年轻,竟然像刚出校门的大学生。只是他双肘撑着栏杆,不知已抽了多少根烟,身体周围都是隐约泛着青光的烟雾,几乎把他的上半身都笼罩其中了。

  晴好揉了揉脸,捏着发麻的胳膊,正犹豫要如何上前打招呼,苏子津却仿佛感觉到了她的注视,忽然转过了身来。

  他嘴上还含着一支只燃了一半的烟,脸色在袅袅青烟中显得有些模糊,凌厉的视线却穿透那烟雾,直逼人心。晴好被他望着,莫名觉得有些心虚,长睫微颤,垂下了眼帘。

  沉稳的脚步声传来,苏子津走到了她面前,未燃尽的香烟被夹在他的食指和的中指之间,飘着烟雾,晴好望着那烟头,忽然有些走神。

  记得高中时候,全校严令禁止学生校内吸烟,但每个班里总有那么几个男生并不是乖乖听话型,所以躲在厕所抽烟的事时有发生,因为他们班主任是女的,不方便进男厕抓人,身为班长的子津只好义不容辞代行职责。那时他的书包里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几包被缴上来的各式香烟。

  有一次,她又在他的书包里发现了几包被拆开的廉价香烟,忍不住就疑惑:“抽烟真的就这么上瘾吗?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这周第三次了吧!”

  正在替她做值日擦黑板的子津头回头看了一眼,声音清冷的分析道:“香烟中的尼古丁会刺激人脑中多巴胺的分泌,从而增加身体的愉悦和幸福感,但这种刺激效应持续时间太短,抽烟的人必须频繁的摄入尼古丁才能维持这种愉悦的效果。人的本能就是趋利避害,吸烟成瘾再正常不过啊。”

  “那,子津,你就没想过试试啊?”她试探的问道。

  子津回头沉着脸瞪她一眼:“我又不是笨蛋,干嘛去做这种蠢事!而且我坚决不允许自己的情绪被区区一点尼古丁控制!”

  “哦~~~”难掩失望的声音,她那时候觉得男生抽烟的姿势其实都挺帅的!

  “曲晴好!你说你要赶作业,求我帮你做值日,不过我看你现在挺闲的啊!还有,你晚上回家后明明有大把的时间,现在这么赶,回去又想要闹腾什么?”苏子津眼睛一眯:“你不会是,要空出时间追那个什么风的偶像剧吧!”

  ……

  那日最后的值日到底是谁做的晴好已经忘了,这么多年过去,却偏偏始终清楚的记得他说“不想被尼古丁控制情绪”时认真的样子,眉头微微皱着,唇线紧绷,眼神坚定,好像他已经认真的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那里面绝对不允许有香烟这样不理智的东西出现。可是,他现在熟练的夹着烟,吸烟的姿势也无比的自然,烟龄只怕已经不短了!

  苏子津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站定,把剩下的半截烟放进嘴中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眯着眼吐出一口烟雾,边利索的把没燃尽的烟头掐灭在左手的烟灰缸里。

  晴好随着香烟把视线转到他迷蒙的侧脸上,又看向那个已经横七竖八的躺了不下十个烟蒂的玻璃烟灰缸,心中一阵酸涩!

  几秒后,两人同时开口。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开始吸烟了啊?”

  苏子津仿佛根本没听见晴好的轻问,转身把烟灰缸扔到旁边的茶几上,在茶几后面的沙发上随意的坐下,略抬着下巴望着晴好:“你丈夫呢?他知道你昨晚是在一个男人房里过的夜吗?”

  晴好刚睡醒的脑袋反应了好一会儿才迟钝的“啊?”了一声。

  苏子津冰冷的抬了下嘴角:“还是在一个他曾经误会和他老婆有某种暧昧关系的男人房里过的夜,真不知道你丈夫若是知道了会作何感想!”

  晴好躲开他的视线,咬了下嘴唇:“乔安他昨天去见朋友了,没有回来。”

  苏子津的脸色瞬间沉了沉:“所以,你才跑到我房间里来?”

  “不是的!是安茜,她说你病了希望我来照顾下你,所以,所以我才来的。房卡也是她给我的!我来了才发现你只是醉了而已……”

  苏子津坐直了身体:“那发现我醉了为什么不赶紧离开,却要在我房里过夜!还是在你丈夫恰巧不在的时候!身为已婚之人,这点避嫌的道理你都不懂?”

  “我!”晴好瞪着咄咄逼人的苏子津,一时之间无语应答。论嘴皮子,她从来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此刻,她实在不想承认他话里话外所包含的那一层言外之意,不论什么时候,她都不希望自己在他心里以这样一种不堪入目的形象存在着!

  她深深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其实我和乔安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乔安他昨天并不是在误会我们什么,相反他……反正,他是真的不会在意的!”

  苏子津愣了一下,良久讥讽道:“哦,是吗?没想到你们夫妇相处模式这么开放!”

  晴好一怔:“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和乔安其实……”

  苏子津却好似厌恶了听她解释,猛然站起来,抬手打断了她的话:“好了,不管你们如何相处,那都是你们自己的事!”他上前一步,沉沉的目光逼视着晴好:“可惜,我和你们的观念不太一样,除了我的女人,我不欢迎任何一个女人深夜到我房间里来!我不喜欢引起任何误会,懂了吗?”

  晴好定定的望着苏子津,眼神慢慢暗淡了下去。

  我的女人?子津的女人?是说安茜吗?他是在怕安茜误会吗?

  原来,他们两个是真的……

  原来,自己嘴上说着不在乎、不可能,私心里竟然还是盼着子津并没有喜欢上别人的!

  晴好垂下脑袋,张了几次口,最终还是轻声问了出来:“子津,你和安茜……你是喜欢安茜吗?”

  苏子津的瞳孔牟然一缩,眼神瞬间凌厉起来,顿了几秒,他才握紧拳头哑声道:“不然呢?不是她要是谁?是你吗?我难道应该喜欢你吗?乔夫人!”

  乔夫人!

  被咬重的三个字犹如一记重棒敲在头上,晴好脸色苍白的后退一步,伸手揪住了胸口。

  怎么办?就算明知道是这种答案,还是心痛得不可抑制,眼泪弥漫,几乎要夺眶而出,晴好死死咬住嘴唇,强逼自己瞪大眼睛望着面前的人:“为什么要这样说!难道我不是乔夫人的时候,你就有喜欢过我了吗?”

  不该说的!只是不被喜欢而已,有什么理由去责备他呢!

  可是懵懂的青春,十年等待,此时此刻,就算自尊扫地、狼狈不堪,她能质问的,也不过这么一句了!

  苏子津望着眼前细细抖动的身体,眉头慢慢拧成了死结:“你这是什么意思!质问一个不是你丈夫的男人,有没有对你有过别的感情?这算什么?试探?挑逗?勾引?”他移开视线,侧身冷笑一声:“曲晴好,你说这样的话,会让我误以为你这是在邀请我跟你发展婚外情!”

  婚外情!

  晴好像是抓住了什么要领,猛地抬手扯住了苏子津的胳膊:“子津,我和乔安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

  “那是你们的事,跟我无关!”苏子津后退一步,反应激烈的甩开了她的手。他的语调冰冷而忍耐,只是对着晴好的泪眼婆娑,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只能沉着脸道:“总之,昨天的事是安茜安排的不周到,我代她向你道歉,也多谢你来照顾我。不过,以后这种不长脑子的事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再做吧!”

  望着晴好明显十分受伤的样子,苏子津禁不住抬手揉了揉额头:“现在我要换衣服了,麻烦你出去!”

  “还有,以后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

  晴好身形一晃,深深的埋下了头去。

  晴好垂着脑袋走出苏子津的房间,一抬头,正看见乔安从电梯那边向她走来,强忍的眼泪终于在那一刻决堤。

  乔安看她满脸泪痕先是一愣,然后赶紧两步并做一步跑了过来:“怎么了?”

  晴好咬着嘴唇不语,只是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顺着脸颊一颗接着一颗的落。

  乔安着急的还要再问,眼睛却忽然扫到了她身后房间内立着的苏子津。果然又是因为他!

  乔安狠狠拧起了浓眉。门内的苏子津脸色淡然,眼神却冰寒至极,两人默然的对视良久,乔安一把拉住晴好的手腕,拖着人转身往他们的房间走去。

  把人摁坐在床上,乔安站在床边用力圈住晴好的肩膀,一边拍打着她的脊背一边的沉声安慰:“哭吧!哭出声来!等哭完了,就把那个混蛋彻底的忘了!然后,一切都会重新开始的!”

  不知是他的安慰起了作用,还是再也忍不住了,嘤嘤的哭声从晴好紧闭的唇缝中泄出一丝,然后逐渐更多更多……直到成了闷声大哭!乔安用力拥着晴好发颤的身体,皱着眉头长长的叹了口气!

继续阅读:第七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