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尔唯心2016-12-25 18:213,868

  抱着笔记本盘腿坐在酒店休息室沙发上的晴好,正愣愣瞧着窗外出神,忽然一道身影停在身前,挡住了她的视线。

  一袭黑裙,一双修长的美腿,晴好抬头,果然是安茜,她刚刚不是和子津……半拥半抱着……

  安茜的目光细细扫过晴好的面孔和身体,简单素白的一张脸,淡妆都没化,身材偏瘦,绝非凹凸有致的美人儿,若非要说她什么特别的地方,大概除了那双比一般人明亮些的眼睛,就是身上带着的一种瘦弱的书卷气。

  安茜觉得有些可笑,因为高中时候的曲晴好可根本算不得喜欢读书的那一类。

  她在心里冷哼一声,哼完又忍不住叹了口气,面上依旧还是不动声色,伸手把一样东西递到了晴好面前。

  晴好原本想打招呼的声音顿住,眨着眼睛有些不解的望着安茜和手上的房卡。

  “这是?”

  “子津发烧了,能请你照顾下他吗?”安茜单刀直入。

  晴好愣了下:“啊?”

  安茜嘴角一勾,不等晴好回答就弯腰把房卡放到了晴好的电脑上,微一点头便头也不回的转身大步向门外走去。

  晴好瞪那张房卡好一会儿,才赶忙把电脑放到一边追了出去。

  “安茜!”

  安茜已坐上了车,从大开的车窗里冲站在楼梯上的晴好摆了下手,车窗便缓缓升起隔开两人。

  晴好还有些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安茜的车子已经驶进了车流之中。

  “可是……”

  晴好捏着薄薄的房卡在门口站了几分钟,沉沉吸了口气,抬手敲了敲门,没有人应声,再敲,依旧无人应。

  她低头用拇指摩擦着手中的房卡,翻来覆去几次后终于还是把它放到了的房门的反应器上。“叮”的一声,房门应声而开,露出了一道细缝。抬脚走进去,客厅也是一片安静,在客厅站了站,晴好便走向了卧室。卧室的门没关,露出一人宽的空隙来,恰好对着床的方向,合衣半仰躺在上面的人影让晴好止住了脚步。

  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可苏子津明显睡得很沉,因为不止敲门声他没听见,哪怕维持着小腿搭在床下面的不舒服姿势,他都一动未动。

  晴好只看了一眼就稍稍侧开了视线,这样的子津,她已经多少年连梦都没梦到过了!心中一阵酸涩,眼眶也开始有些发湿,手心下意识收紧,捏在手中的房卡硌着柔软的掌心,终于让晴好想起了来的目的。

  晴好深吸口气揉了揉眼睛,轻轻推门走了进去。走到床边,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酒气,床上的人一身正装还穿在身上,大半张脸被他自己的胳膊挡着,只露出了线条硬朗的下巴,却并不是绯红的样子,反而有些苍白。

  子津喝醉了?

  晴好立在床边,轻轻咬着下唇,犹豫了下才终于迈步上前,弯腰帮醉的昏沉的苏子津把腿抬上了床去,脱了鞋子,又伸手轻轻帮他放平了胳膊。

  苏子津的眼帘深深闭合着,浓密的眼睫毛在眼下投出一片暗影,眉头深皱成沟,唇线紧绷,一副在睡梦中都并不好受的样子。

  晴好眼底划过一阵心疼,手指下意识的轻抚上了苏子津的眉头,指尖轻触,似乎想把那份郁结统统抹掉。

  只是不知是不是被她冰凉的指尖惊到了,等她回过神来才发现,床上人那双紧紧闭合的眼睛已经睁开了,眸光清冷,并无半点醉意。

  晴好受惊的立刻缩回了手,后退一步慌乱道:“我,我……那个,是安茜让我来的,她说你生病了,她好像有事,所以让我来,来看看你。”

  苏子津起身坐在床边,静静听她说完后,浓密的睫毛抖了抖,忽然伸手轻轻触了触晴好的脸颊:“你哭了。”

  晴好一愣,伸手往眼下一摸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果真已经流了一脸的泪水。她有些窘迫的侧开视线,刚想抬手拭泪,腰上却突然一紧。

  “啊!”晴好轻声惊呼,尾音还没发出,人已经被苏子津勾住腰拉过去摁坐在了腿上。紧接着,不等她反应过来伸手推人,稍显冰冷的唇上已经附上了苏子津带着酒气的湿热双唇,晴好顿时僵住了,整个人如同被人控制了的牵线木偶般,唇上轻轻触碰的舌不过稍稍试探着往她闭合的唇间一探,她便愣愣的轻启双唇,傻乎乎的将人迎了进去。

  双目相对,晴好大睁的瞳孔中,苏子津原本清冷的视线瞬间变得灼热,他猛然伸手扣住晴好的脑袋,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对着那张微微喘息的小嘴深深吻了进去。

  “子津!”

  原本怔愣的晴好立刻开始用力挣扎起来,左右闪躲着苏子津的气息,只是她的力气在苏子津面前实在是微不足道,苏子津一只手就扼住了她的双腕,举到头顶摆出仿若献祭的姿势,另一只手轻轻松松捏住了她的下巴。

  “子津,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害怕!”晴好的声音带上了哭腔,眼睛一眨,泪水顺着眼角滑进了两鬓散乱的黑发中。

  苏子津的动作稍稍一顿,他疑惑的抬起头,皱着浓眉不解的望着下方的晴好,好一会儿才慢慢俯下身子,用唇一点一点吮干了晴好两颊的泪水,然后深深埋头在晴好脖间,闷声道:“我不是都已经强吻你了,你怎么还哭呢,晴晴!”

  苏子津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晴好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原本还在用力摆脱束缚的双手双腿突然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

  好多好多年前……

  “你整天感兴趣的就是这些胡说八道的东西?”苏子津摇摇头,把晴好硬塞给他的杂志扔到一边,仍旧重新翻开了被压在下面的报纸。

  晴好不依不饶的曲腿坐到他旁边,非把那本杂志挡在他正看的报纸上面:“这是讲女人心思的,你又不是女人,怎么知道这是胡说八道的东西?作为女人看来,这些都是很准的!”

  高三生晴好同学近来有些神经质,特别爱纠结一些不知所谓的问题,苏子津立刻聪明的搁置争议:“那干嘛让我看这个?你自己了解不就行了!”

  晴好撇嘴:“我自己的心思我当然了解,不需要这个!”

  苏子津伸手摁住她欲抽走报纸的手腕,朝她冷冷的勾了勾嘴角,语气笃定:“那么我也不需要!你觉得就你肚里那几根弯弯肠子,我还需要去学这个?”说着屈指弹了弹那本杂志,不屑的摇了摇头。

  “可……”

  苏子津说的是实话,晴好一点反驳的余地都没有,只好悻悻的把杂志抽了回来。

  耷拉着脑袋闷坐在沙发上,抬手支着下巴打量苏子津的侧脸,啧啧,眼睫毛真长啊,简直像粘上去的假的!皮肤怎么这么好呢,平时也没见他用护肤品啊,难道是藏起来了?不行,明天一定要去他房里仔细搜一搜!鼻梁好高啊,还有嘴巴……嘴巴……kiss,好想亲……

  腾!晴好瞪大眼睛,脸刷地一下全红了!

  虽然,虽然自己刚才拿杂志给他看,也差不多就是这个用意,可……可此时看着那两片泛着柔光的薄唇,忽然觉得自己好不纯洁,好想躲起来啊!

  “咚!”“乓!”

  晴好猛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膝盖却磕到了前面的茶几上,疼的她“哎呦”一声又坐了回去。

  这下是怎么也看不下去报纸了,苏子津狠狠皱起眉头:“曲晴好!你要干什么!”

  晴好眼神躲闪,抱着膝盖不语。

  “放手!”把报纸扔到一边,苏子津冷着脸,伸手轻轻拿开她的手腕,见她膝盖上巴掌大小的紫红痕迹中有些已经殷出了血珠,抬头狠狠瞪了晴好一眼:“老实给我坐着,别再乱动!”

  拿来消毒水和碘酒,苏子津把晴好的膝盖搬到腿上开始消毒。

  晴好疼的“嘶嘶”吸气,可看苏子津紧抿嘴唇的沉郁脸色,又不敢喊出声来,只能讨好的伸手攥紧了他的胳膊。许是感受到了胳膊上的力度,苏子津果然放轻了手上的动作。

  晴好暗暗松了口气,抬头对上苏子津沉沉的目光,立刻作出一副委屈的表情。

  苏子津冷淡的收回视线,上药的动作愈发轻柔。

  只是碘酒滴上去的那一刻,晴好的膝盖还是不自觉的猛然绷紧颤了一下,苏子津无奈的叹口气,边上药边俯身轻轻吹着伤口,满意的发现手下的膝盖果然乖乖不动了。

  此刻的晴好确实没感觉了,因为她全部的注意力已经都被那对微微嘟起的薄唇吸引了,她的视线黏在上面,随着那对薄唇慢慢移动,然后俯身向下,等她发觉那对薄唇几乎要亲上自己膝盖的时候,惊的一抬腿就站了起来。

  “曲。晴.好!”苏子津捂着被猛踢了一下的鼻子,瞪着突然发神经的某人,怒火中烧!

  “我,我……那个……”晴好无措的望着发怒的苏子津,忽然转身跑进了卧室,还大力甩上了门!

  “砰!”

  苏子津禁不住有些目瞪口呆,一手捏着鼻根,另一只手无奈的捂住了额头!

  听见甩门声,厨房里正在做饭的曲妈妈拿着炒勺就跑了出来:“津津,怎么了?晴晴呢?是不是她又闹腾出事了啊?”

  苏子津用力揉了揉鼻根,放开手回头冲曲妈妈微微一笑:“没事,晴晴在房间做题呢!芹姨您赶紧做饭吧,我都饿了!”

  把曲妈妈推回厨房,苏子津沉着脸走向晴好卧室,打算去搞清楚曲同学这又是发的什么神经!

  走到门前,被某人粗心落下的杂志赫然躺在地上,苏子津弯腰拾起,余光瞥见杂志封面上最醒目的一行标题正是刚才晴好指给他看的那一篇——女人心思,你知多少?

  苏子津摇摇头,搞不懂晴好干嘛非要拿这种大街上散的杂志给他看,伸手就要扔到一边。就要放手的时候,苏子津眉头一皱又忽然把它收了回来,瞅了瞅那封面,还是翻到了那一页。

  “女人一般心思细腻,容易幻想,对亲近的男女关系很可能会比男人幻想的更多!所以如果你真的在乎她,最好的追求方式就是直接告白,不要让她过多猜测。相反,如果你对她并没有超越朋友的感情,那就停止不必要的过度关心,因为你的愧疚付出很可能只会让她心存幻想,进而期望更多!”

  心存幻想?期望更多?苏子津忍不住有些额头挂黑线的感觉,难道都三个月了,某人对那唯一一封不是自己亲手送上回信的情书至今都耿耿于怀???

  他好笑的叹口气,望着眼前紧紧闭合的卧室门,勾起了嘴角!

  文章第二段开头——“法国《女性》杂志研究发现,在潜意识里,每个女人都希望被自己爱的男人拽住,摁在墙上强吻。通过调查也发现,女人最期望被哄劝的方法中,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强吻!”

继续阅读:第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