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尔唯心2016-12-25 18:163,087

  前些日子,苏子津和大学同学廖云帆成立的坤琪建筑设计事务所顺利竞标得了利物浦丰盛集团中国子公司的设计权。作为大老板之一的苏子津和作为营销部经理的安茜双双来到利物浦签约,一则是对这个合作项目重视,二来,也是最主要的,就是苏先生在国内看着某人和另一个双宿双飞,实在待不下去了!只是,他万万没想到,离开的飞机还没上天呢,他竟然就直接正面面对了某人!

  因此,苏子津的心情这几天一直都算不上好,今晚自然更甚!

  晚上跟丰盛集团的几个高管聚餐吃饭,向来很少喝酒的苏子津不断的推杯换盏,安茜在旁边看得直皱眉。

  等到两个小时的酒席结束后,苏子津果然已经醉的走不了路了。安茜扶着他从出租车里出来,站在酒店的台阶下,一抬头,就遥遥望见了隔着透明玻璃窗正坐在酒店休息室沙发上的晴好,差不多也就明白了苏子津今夜反常的理由所在!

  果然又是她!

  酒店门童帮着安茜把人扶进房间后就离开了,安茜望着床上浓眉深皱的某人,心里禁不住微微有些气恼。

  同学加同事这些年,年少时没有结果的单恋也早在苏子津明确的拒绝后逐渐转化成了微微苦涩的友谊,她也是骄傲的人,若非苏子津实在优秀,她怎么会跟在一个拒绝过自己的人身边做事。可现在她尊敬并佩服的这个人,却为了一个普通至极的女人把自己折腾成这样……

  床上人眼帘紧闭,并没又接收到安茜此刻的心情,可能因为被规整的西装裹得不舒服,兀自扯来扯去的动着。安茜叹口气,只好伸手帮他脱掉外套,只是才解开了纽扣,紧紧阖着眼帘突然就睁开了。

  安茜愣了一下,被苏子津冰冷的眼神望的下意识缩回了手。她略显尴尬的移开视线,直起身道:“我看你躺的好像很难受,只是想帮你把外套脱了!”

  苏子津垂了垂眼帘,抬手遮住眼睛,声音沙哑:“不用了,你回去休息吧,不是明天还要赶飞机!”

  安茜咬了下嘴唇,弯腰拿着自己的外套往外走去,走到门口,她顿了顿,轻轻回头看了一眼。

  床上的人还维持着那个姿势,从来都是自信满满的人此刻却浑身都透着颓废的气息。

  安茜最终还是折了回来。

  “哒哒哒哒”的高跟鞋在床边站定,苏子津抬手望着居高临下的安茜,揉了揉眉头:“怎么了?”

  “怎么了?”安茜皱紧眉头:“子津,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从来都认为你是个聪明的人,可为什么……为什么曲晴好的事你就是看不开呢?你要知道,她已经结婚了!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你再这样折腾自己,她也会不心疼、也不会关心的!”

  苏子津垂着眼帘,沉默许久才沉声开口:“以后不会了。”也不知道是说给安茜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

  简简单单五个字,却满是无奈和悲凉,这是安茜从来没从苏子津的口中听到过的语气,一时之间,安茜心中只剩不忍。

  “忘了她吧,子津!如果你还是当初那份想照顾她的心,那么她现在已经有人照顾了,你可以放心了!”

  苏子津抬了抬眼皮,没有做声。

  安茜明白,显然苏子津的沉默是并不想和自己谈论这个问题,毕竟两人虽是同事,却离无话不谈的朋友差很多,她抿了抿嘴,收回手,转身离开。

  “我忘了不的。”

  背后传来沉沉的声音,却仿佛呓语,安茜停住脚步,回头,发现苏子津已经再次抬手遮住了眼睛,背对她躺在床上,身影萧索。

  安茜等了会儿,苏子津却再没开口,她才明白,原来他要说只是这一句!

  窗外暮色沉沉,偶尔透进来的各色灯光照到床上留下斑驳的样子,就好像张牙舞爪的小鬼。

  苏子津脑中昏昏沉沉,又恍惚闪过了半年前在松风医院的场景。

  半年前,在苏子津第十二次回宿山的时候,终于撞见了回去办事的曲妈妈,至此,寻人寻了五年的苏子津才得知曲家一家已经搬到了秦海,曲父生病住了院,而晴好,已经要结婚了!

  “津津啊,芹姨说句话你不要不高兴,晴晴已经快要结婚了,你这时候出现在她面前不行啊!”

  “晴晴爸爸生病这些年,我们家一直多亏乔家帮衬。虽然乔家老爷子和晴好爷爷是过命的交情,但总的来说,乔家对我们有恩啊,乔安那孩子对晴好更是照顾有加!”

  “晴晴那丫头心重,所以,现在这个时候,你们,你们还是不要见面了!”

  重逢曲妈妈那天,苏子津一夜未睡,耳边全是曲妈妈的轻声祈求。曲妈妈对他和他母亲恩请深重,她开口求他,他自然无法拒绝,可是……

  他站在窗边抽了一夜的烟,隔天天未亮还是赶去了秦海。

  就算芹姨觉得他们不能辜负乔家,就算那个叫乔安的对晴好是百般照顾,可这些都不能成为决定晴好嫁人的筹码,如果她心里的人始终是自己,那么这种决定只能是牺牲,而绝不会幸福!一路上,苏子津都如此盲目的自信着,直到他站到病房外面,听见病房中那一番对话……

  “真的决定跟我结婚?”

  病房中传出的男声让苏子津顿住了将要推门的手。

  “当然是真的啊!你不是想反悔吧?”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苏子津身体一僵。

  “我是无所谓啊,只是你确定你真的想好了?真的,要嫁给我?”他无所谓?苏子津慢慢收回了手,脸色沉郁。

  “是!我十分、百分、千分的确定自己想嫁的人是乔先生你!你不要老是这样质疑我嘛!难道我这些天表现的还不够?”

  “够够够!”明显敷衍的答复,随后紧跟着的是一声轻笑。

  苏子津抿紧唇线,身体紧绷,猛然后退了一步,仿佛下一秒钟就会抬脚把眼前的们踹个粉碎。

  但病房中传来的下一句话让他僵住了。

  “那,那位苏同学呢?”

  苏同学?

  苏子津的身体立刻绷成了一条直线,线条优雅的下颌都绷紧出了青筋,幽暗的双眼微微眯起,双手下意识的攥紧了!

  病房中一阵熬人的安静,将近一分钟后,曲晴好才轻轻开口,原本能明显听得出笑音的声音低落了许多:“子津?干嘛提他?”

  里面传来一声轻叹:“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万一有一天,他为你回国了,来找你了,怎么办?”

  这些的安静短了些,声音依旧低落:“怎么可能?就算他回国了,也不可能是为了我啊?”

  苏子津在外面听得深深的皱起了眉。

  房门内,晴好再度轻轻开口:“再说我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十年时光,他肯定早就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人了。我也变了啊,虽然当年很喜欢了他,可谁又会永远陷在年少时的初恋里不往前走呢!再深刻的记忆,一年、两年、三年,磨着磨着也就淡了。更何况,他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突然离开,一别就是十年,我想就算他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我大概也无法像小时候那样没有芥蒂的信任、依赖他了!我一定不会再像当初那么傻了!”

  门外,苏子津那张原本只是有些发青的俊脸瞬间退去了所有血液,一片苍白,他微微低头拢眉望着地面,僵硬的站立着。

  里面的男声叹了口气,语气中却能听出明显的调侃意味:“这么说来,我倒真成了你最依赖和信任的男人了?”

  晴好轻笑了一声,叹息道:“是啊!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一直陪着我、鼓励我,能够让我坦诚相待的,好像真的只有你了,乔安!”

  “少来啊,我牙都要被你酸掉了……”

  挺直的身影微微一晃,苏子津伸手扶住了墙,额前的刘海垂下遮住了他的眼睛。里面两人还说了什么,他已经听不清了,耳边只余晴好那一句淡淡的话——我想就算他此刻出现在我面前,我大概也无法像小时候那样没有芥蒂的信任和依赖他了!

  再深刻的记忆,一年、两年、三年,磨着磨着也就淡了!

  也就淡了!

  淡了……

  苏子津望着地面,勾了一下嘴角,转身慢慢走出了医院。

  病房里,乔安看了看表,起身往门口走去:“走吧!你爸的检查应该快结束了!”

  晴好点点头,迈步跟在了他身后。

  走到门边的时候,乔安一手把这门,忽然回头凑到晴好面前撇了撇嘴:“不太对啊,曲晴好,既然你都说什么深刻记忆已经磨淡了,你干嘛还非要嫁给我这个gay啊?”

继续阅读:第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