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尔唯心2019-09-30 10:284,606

  机场的这个小休息室正对出口通道,由一层隔音并不算好的钢化玻璃隔开着。

  乔安拿了行李回来,因为曲晴好的脸色实在苍白的厉害,所以他的目光满满都是担忧。

  晴好安抚道:“我没事了,去酒店休息一晚就彻底好了!”

  写东西的人好像大多都有这个毛病,习惯于熬夜码字,夜深人静的时候赶稿子好像特别容易有快感!毕竟结婚半年了,乔安深知晴好的喜好,点着她的额头无奈道:“以后悠着点吧!”

  晴好嘴角微勾,但不待她展颜一笑,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娇俏的声音:“子津!这边!”

  微笑僵在嘴边,晴好缓缓转头,透过浅绿色的玻璃,终究还是望见了站在苏子津面前的那位佳人。

  苏子津对面的女人,波浪卷发,姣好容颜,一袭长裙勾勒出妩媚身姿,一双水晶高跟鞋高贵优雅,不论容貌还是气质,安茜都绝对算得上是大美女级别,晴好甚至看见刚才不少偷瞄偷拍苏子津的人纷纷对着她露出了一种“果然如此”的眼神!

  再看休息室斜角的玻璃镜中倒映出的自己,宽大的白色体恤,蓝色破洞牛仔裤,白色平跟帆布鞋,微微散乱的半长齐肩短发,刘海遮住了额头,下面是一张清秀却绝不像安茜那么艳丽的脸庞,因为熬夜赶稿,皮肤透着一股苍白,眼下黑眼圈明显。

  只看了一眼,晴好就低下了头。美女配帅哥,怎么看,果然是他们在一起才比较般配!只是,抑制不住的,又一次浑身如坠冰窟的冰冷感袭来。

  十年前,高三的最后一年,安茜转校到了他们学校。宿山一中因为地理优势,每年都会有不少的高考移民转来,对于此,所有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校方不可能安排转校生进学校重点培养的实验班,就将他们别分插进普通班中,安茜好巧不巧的就被分到了晴好的班级。

  安茜那时候就已经是艳光四射的美女了,而且她性格好,很快就和班里人混熟了,这些人中自然包括晴好,这些人中自然不包括正为了“感恩图报”而努力学习的苏同学!

  同学半年后,某一日,安大美女忽然拉住晴好走到一边,用盈盈秋目望着她,而后,纤纤素手递过来一封信,纯白色的信封,上画一支水墨梅花。

  晴好当时的第一反应有点蒙,这,这,这是情书???可看着不像啊!

  晴好眨眨眼不知道该不该接!

  安茜也眨眨眼,轻轻的语调中带着一丝羞赧:“晴好,我们是朋友吧!你能不能帮我把这封信转交给子津啊!”

  晴好看了那封信一眼,忽然有些不落忍,她想象着这封封面如此别致的情书被搁在自己的书包里惨遭一天的“蹂躏”,然后晚上被她拿出来递到苏子津面前,麻烦他签单子一样在背面随意签上两个大字——“抱歉”,然后再被塞回她的书包里“憋闷”一晚,最后再被自己递回到安大美女手里。不知道到时候,她会不会哭啊!

  结果是,苏子津并没有给晴好机会让她目睹美人泣露的场景,以往都任由她做主处置的情书,这一次苏同学不只没有随手一签了事,自己收进了书包里,还说自己会好好写一封回信!最后,晴好在远处眼看着安茜眉眼弯弯的接过苏子津递上的回信,然后晚上自己闷在被子里哭了一通!

  那一阵子,晴好忽然无比爱好学习,苏子津每每安排给她的习题作业、背诵的单词课文,她也不再明里暗里的反抗,全都乖乖的听话完成,只因她实在听不得苏子津皱眉望着她,用无奈的语气叹气到:“你看看人家安茜……”这对晴好来说,绝对属于致命性杀伤武器!

  由于并不知道子津在回信里写了些什么,所以当得知安茜要出国留学时,晴好心里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她偷偷观察子津,发现苏同学和平日里没什么两样,心里逆反的小火苗又重新燃烧了起来。

  高三毕业考的前一天晚上,因为晴好偷懒没有背完英语单词,苏同学是沉着脸离开曲家的!

  晴好辗转反侧一夜,第二天早早爬起来的,结果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苏同学出现,只好自己灰溜溜去了学校。

  毕业考试为了防止学生作弊,本班同学都几乎不在一个考场,晴好心里空空的考了一场后,立刻巴巴的跑到苏同学的考场,却发现他的座位上竟然空空如也!

  被自己气的这么狠???连毕业考都不来参加???

  晴好顿时慌了,跑去班主任那里打听,却被告知苏子津早上已经办完退学手续离校了!

  晴天霹雳一般,晴好被震蒙了!

  然后,她在监考老师的诧异目光中,逃了毕业考试,跑去了机场。在几乎寻遍偌大机场的所有角落后,远远望见了那对正谈笑风生的般配身影!

  就像此时此刻,他们站在一起,她远远地躲在角落里,懦弱到连上前说“再见”的勇气都没有,只能浑身发冷的看着他们一起转身相携离开!

  “晴好!”

  “啊?”晴好茫然抬起头,愣了一下,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竟然流泪了,幸好附近没人。

  她赶紧慌乱揉了揉眼睛:“我……”

  乔安叹口气:“真够笨的!放不开的话,刚才就直接把人拦住啊,找个理由,最起码也能套个电话号码出来吧!”

  晴好动作一顿:“你说什么呢?没有的事!”

  “你那眼神,已经哀怨的堪比孟姜女了,还没事呢!他们肯定没走远,去追啊!”

  晴好侧了侧头:“乔安你别乱猜了,我们之间根本没什么!我只是觉得有些感慨,许久不见,如今真的是物是人非了!我妈前些天还念叨起他呢,只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想和我……和之前的人有什么联系了!”

  “为什么?如果有什么事情梗在心里的话那就上去跟他解释清楚啊!你说你都痴痴等了十几年了,确定要这么放过他?要知道偶遇这种事,可不是随意就能碰到的,也许这次分开你们就再也没机会相见了!一辈子抱憾终身的滋味,你真的确定要尝?”

  抱憾终身?怎么会呢!他又不喜欢自己。单相思不成这种事情从来只有失望和绝望,哪来的抱憾!晴好苦笑一声,摇了摇头:“你真的误会了,乔安!”

  “好吧!你的事情你自己做主,我不管了!”

  望着乔安转身离去的身影,晴好垂下头,抬手轻轻捂住了脸。

  从此别离,恐怕是真的不能再见了!

  晴好走出机场大厅的时候,已经寻不见乔安的身影,正左顾右盼时,后面的人群忽然骚动了起来。晴好愣了下,不确定自己刚才听见的那声是不是枪响。

  不过紧接着人群中传来的喊叫证明了她的猜想:“快跑!”

  “那边有人拿枪!快跑啊!杀人呢!”

  恐怖袭击?

  许多年后,晴好已经跟苏先生甜蜜婚配,再提起利物浦的重逢,这对夫妇的感受却大大不同。

  晴好因为那次重逢的发生,对利物浦的好感直接爆棚。

  “子津,你说利物浦是不是我们的福地啊?我们明明已经走散十年了,都没联系到对方,甚至我家还从宿山搬到了秦海,可是我们却能在去利物浦的飞机上相遇!哇!你不觉得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恩赐吗?”

  正在专心涂剖切位置线的建筑师苏先生心不在焉的应付道:“嗯嗯!是福地!”

  晴好立刻眉开眼笑:“那等你忙完这个项目,我们就一起再去一次利物浦吧。上一次,我都根本没来得及好好玩!”最后的语气显然已是撒娇了!

  其实长大后的苏太太很少会像小时候一样任性撒娇,所以软软的语调立刻让苏先生没了心思继续。修长的手指一松,他放下笔,揉了揉脖子:“不去!”

  窜到椅子后面讨好苏先生、替他揉肩的晴好顿住了动作:“为什么啊?你没时间吗?”

  苏先生长腿一蹬,把椅子堪堪转了半圈,长臂一伸将晴好拉进怀中坐到自己腿上:“我下周就有时间,选个别的地方,我陪你去走走。”

  晴好不解:“为什么不去利物浦啊?”

  苏先生眼神幽沉:“我不喜欢那里。”

  “啊?”因为学建筑的关系,苏先生很少会这么直接的表达对某个地方的厌恶,晴好小心翼翼的伸手圈住他的脖子,轻声问:“你不会是因为我和乔安的缘故,才不喜欢哪里吧?”

  苏先生挑了挑眉,没有回答。

  子津,竟然在吃醋!这个认知让晴好脸上立刻漾起了灿烂的笑容!

  “嘻嘻!”

  “怎么?看我吃醋,你很开心?”苏先生勾起嘴角,声音低沉。

  晴好立刻抿住双唇,消灭证据,顺带高举双手,表示自己知错了!

  “招惹完了人才投降?晴晴,已经晚了哦!”苏先生直接把人横抱在怀,大步走向卧室扔到床上,进行了一番彻底的少儿不宜的惩罚!

  云收雨毕,疲累的苏太太抱着苏先生的腰昏昏睡去,苏先生手里夹着一根没有点燃的烟,清醒的靠在床头上。

  自从和晴好同床后,苏先生已经戒了烟!

  那根烟在他手里捏了许久,终于被轻轻一投落进了墙边的垃圾桶里。他侧过身体,伸手拨开了晴好的额发,眸光沉郁盯着赫然躺在那里的一道三指宽的伤疤。

  他盯了许久,直到怀中人仿佛感到不安一样更往他怀里钻了钻,苏先生才在上面落下深深一吻,顺势搂紧怀中人沉沉睡去。

  利物浦之行,尽管时日愈久远,对晴好来说愈是喜大于惊,但遭遇恐怖事件,无论如何都是可怕的经历。

  “乔安!乔安!”

  晴好扯着嗓子冲四方大喊,人群混乱的奔窜着,根本没有回音。

  她要紧牙关,深吸口气,下定决心般撒腿朝乔安走丢的方向跑进人群,幸好她没走几步,就听见了熟悉的声音:“晴好,晴好!这边!我在这边!”

  晴好忍住眼中热泪,努力顺着声音往前跑去,一大群人却忽然从背后涌了过来,一个高大的白人直接把晴好撞到了旁边的栏杆上,晴好额头磕在上面,一下就跌在了地上。

  这种时候太容易发生踩踏事件,绝对要赶紧自救!晴好咬住下唇,感觉到后面有坚硬的东西,立刻撑着猛然站了起来!所幸的是,人群并不是朝她的方向涌动,她周围的人群密度并不大。

  晴好扶着那半人高的花园栏杆站起来后,只觉得脑袋一阵发蒙,她用力拍了自己几下让自己清醒起来,可收回手一看,手指已经被殷红的血液染红了。

  晴好咬牙用力抹了两把,继续往乔安方向挤去。

  对面的乔安也赶到了,立刻冲过来把她摁在了怀里。

  “没事吧!”

  晴好镇定的摇了摇头:“没事!”

  乔安望了她一眼,欲言又止,但显然这时候并不能停下来好好说话,转身护着她往外走去:“我在那边拦了辆车,我们赶紧过去!”

  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那辆车竟然还停在那里,乔安立即无比感谢司机大叔的爱岗敬业精神,拉着晴好就窜了上去。

  司机大叔回头冲他一顿叽里呱啦的乱吼,乔安此刻哪有心情听他说什么,立刻更大声的吼了回去:“去医院!”

  司机大叔被他吼的虎躯一震,收了声。虽然他根本听不懂汉语,但回头一看晴好的满脸血迹,立刻领悟到了乔大少那句汉语的意思,皱了皱眉,还是发动了车子。

  夹在一堆齐心逃离此地的出租车群中,乔安和晴好终于驶出了出口。

  晴好绷紧的脊背才放松的依到了后座上,旁边紧抿着嘴的乔安接过司机大叔递过来的湿巾、棉棒和布条,沉着脸帮晴好处理伤口。

  晴好安抚的冲他一笑,没想到却扯到了伤口,立刻龇牙咧嘴的“嘶”了一声。

  乔安收回手警告的瞪她一眼,视线扫到窗外,忽然愣住了。

  “怎么了?”晴好也跟着转头往外看去,只见一众逃亡的车流中,唯有一辆黑色的轿车竟然在逆向而行。

  晴好把着车窗,心里忽然升起一股不安。

  “不要命!”旁边乔安突然冷冷出声。

  晴好心头一颤,还欲再看,下巴却被乔安用力捏住,转了过来!

  黑色的慕尚被车流逼的寸步难行,苏子津幽暗的眸子目光沉了沉,忽然一打方向盘直接把车停在了路边。

  副驾驶上的安茜愣了一下,本能的伸手拉住了要解安全带的苏子津:“子津,你疯了!”

  苏子津没有做声,只是回头深深的望着她,嘴角紧抿,透着不容置疑的坚持。

  安茜手上的力量骤然一松,旁边的人便利索的推开车门,窜进了车流之中。

  安茜望着他的背影良久,捂住额头,深深的叹了口气。

  从此刻起,自己应该可以真的死心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