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尔唯心2019-09-30 10:274,697

  秦海飞利物浦的飞机上

  曲晴好呆然而立,愣愣的望着自己面前的男人,半响都没有动弹。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然会在和乔安去度延迟了半年的新婚蜜月的飞机上,再遇苏子津。

  “子,子津!”

  迟疑的轻喊让原本侧身而立,停在晴好前面一排座位旁的男人闻言有些惊诧的侧过头来。

  果然是那张面容,岁月仿佛没有在上面留下一丝沧桑痕迹,除去已经褪去了的青涩气质,他还是那副俊美无比的模样!

  睫毛轻颤,晴好终于抬眼对上那双漆黑幽暗的眼眸,心头禁不住微微一颤。

  时光匆匆,距离他们分别已经十载!而距离他们初次相识,则已经整整十八年了!

  十八年前的七月初七,曲晴好的十岁生日,曲老爸从朋友那里借了一辆车,带她和老妈去海边烧烤,不想却在盘山公路上遇到了出车祸的苏子津和苏母。

  当时苏母疲劳驾驶又车速过快,拐弯的时候车子侧轮撞到了公路的栏杆,高速使得车身倒翻。

  正把着窗户看海的晴好目瞪口呆的目睹了前面那辆倒翻的车子火星四溅的哧啦哧啦滑出了几十米远后才堪堪停住的全过程。

  由于汽车倒翻若磕坏了油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车子随时都可能因为汽油的外泄而引发爆炸,所以停在周围的人望着那四溅的火花都不敢上前救人。

  晴好爸妈也赶紧下车去看。曲老妈一眼就瞧见了被困在车后座上拼命往外爬的漂亮小孩苏子津,她望一眼自己和那个孩子差不多大的女儿,心一软还是冲了上去。

  曲老爸自然不能不顾妻子,立刻也跟过去帮忙。幸好车子变形不厉害,两人很快把苏小孩和苏母拖了出来,只是没走多远,汽车就爆炸了。

  拖着苏母的曲老爸还好,没受什么伤。落在他们后面,为了保护苏小孩把他摁在身下的曲老妈却被汽车爆炸飞出的碎片狠狠的划伤了侧脸和耳朵,从此在右边侧脸右耳的前方永久的留下了一道一指长的疤痕。

  当时被吓傻的曲晴好愣了足足一分钟,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跑向一动不动趴到在地的老妈身边。

  “妈!妈!你醒醒啊,妈!”

  被曲晴好魔音穿耳加上一阵毫不留情的拍打,曲老妈终于幽幽转醒。她先是看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也不管满脸是血的侧脸和自己身上的女儿了,立刻把曲晴好扒拉下去,转头四下查探:“咦!我怀里那个漂亮的小孩呢?”

  曲晴好泪眼朦胧的哭泣立马一顿,接着咬牙侧头看向被别人抱在一旁的苏小孩,恶狠狠的嫉妒了!当即伸出魔爪,就在那张白皙细嫩的小脸上狠狠掐了一把!结果不知是她太大力还是怎样,一直白着脸、闭着眼的苏小孩竟突然睁开了眼睛!

  曲晴好极不解恨,原本还想在另一边再掐一把的,可被那双清澈无辜、犹如黑葡萄一样晶亮的大眼睛幽幽的盯着,再配上一张乖巧无比、眉目如画的小脸,她抽了抽鼻子,终究没能下得去手!

  此事后来一直被曲晴好耿耿于怀,因为她觉得两人之后相处的许多年,自己之所以总被苏子津收拾的服服帖帖,完全就因为此次两人的第一次较量,她败了!

  俗话说得好,首战败,战战败,她这一心软,结果自此之后的八年,她就再也没能翻身!

  因为有了这层关系,从外地搬来的苏家和曲家立刻亲密起来。

  曲老妈格外喜欢乖巧听话,长得可爱、成绩单也每每都比自家女儿可爱百倍的苏子津,每次苏子津到家里来,总是会特意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弄得晴好嫉妒无比。而且曲老妈特别喜欢把晴好和苏子津放到一起对比一番,然后就用一种“你怎么这么不争气”和“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女儿”的哀怨眼神望着晴好,对苏子津叹气道:“津津啊,晴晴要是有你一半的聪明和听话就好了!哎!”

  从小学到初中,从初中到高中,自打苏子津出现,晴好听这样的句式足足听了八年。起初,晴好还会用非常重的“冷哼”来表明自己的极度不屑,苏子津也会正经八百的小大人模样跟曲老妈做保证“芹姨,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好好管着晴晴的”,尽管那时候谁都当苏子津的话是孩子戏言,好像只有说话的人自己在心里当了真。

  到了后来,曲老妈那些话,晴好已经完全免疫,可以当做是耳边的一阵清风,也练就了不管老妈的眼神多么哀怨,她该吃吃,该喝喝,该看电视看电视,该打游戏打游戏的镇定。苏子津也学会了一个凌厉眼神就能让晴好乖乖放下遥控器去书房做题,然后用一个“芹姨你放心”的明朗笑容让曲老妈笑逐颜开的本事。

  两人的相处模式完全应验了苏子津当年戏言般的保证。苏子津像个小家长一样的看着晴好,晴好除了偶尔跟他闹个别扭、暗地里小小反抗一下他的暴政,其余时间却好像比依赖父母更甚的依赖着他,一切都如此的理所当然,已经慢慢演变成了习惯,他管着她,她依赖着他,直到,另一个女孩——安茜出现!

  苏子津侧身望着眼前的人,深邃的眸子清冷暗沉,神色微微惊讶,却并无半分惊喜的样子,甚至他还轻轻皱了皱眉,才沉声开口:“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晴好一怔,脑袋里已是空茫一片。虽然心里清楚就算再见,他们也不可能回到当初的两小无猜,可如果十年后再见,他们之间已只剩一句语调平平的“好久不见”,晴好心里还是忍不住一阵苦涩!

  “晴好?”

  她身后的乔安放好行李走了过来。晴好赶紧低下头,用力把眼泪逼了回去。

  乔安好奇的打量一眼苏子津,微微弯腰凑到晴好耳边轻声问:“朋友啊?”

  他正站在晴好身后,这样一个动作立刻显得两人有些亲密,晴好抬头望了一眼苏子津,下意识往前倾了倾身体。

  其实就算她和乔安并不是两情相悦才结了婚,但两人相识相知十多年,这种接近在平日里是再平常不过,她这一动,苏子津虽然依旧目光沉静无波,乔安却立刻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怎么了?”

  “没什么!那个,我小时候的同学。”

  “哦,你好!我是乔安。”乔安主动向苏子津伸出手。

  苏子津顿了一下才慢慢伸手过去,薄唇只沉沉吐出了两个明显不欲多言的字——“你好!”

  坐回座位后,晴好的脸色苍白了不少,苏子津的冷淡已经让重逢的惊喜从她身体里一点一点抽离,乔安把脑袋凑过来,眨眨眼问:“那个是苏同学吧?”

  晴好咬住下唇没有回答。

  乔安叹口气,摆手跟空乘要了一条毛毯递给晴好,坐回座位没再做声。

  晴好扯起毛毯,把脸全部盖在里面,透过朦胧的光线望着斜前方坐的笔直的背影,眼泪无声的流下下来。

  子津,难道我们已经是陌路人了吗?

  秦海飞利物浦,十六个小时的航程,已经赶了三个通宵稿子的晴好原以为自己肯定会在飞机上睡得昏天暗地,可意外的重逢了某人后,她昏昏沉沉的脑子里始终有一根莫名的弦绷紧着,怎么都放松不下来,以至最后下飞机的时候,她双眼的眼皮黏着着,几乎都睁不开眼去看舷梯的台阶!被她大力扯着衣服的乔安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先把她安置到大厅的休息室,自己再去提行李。

  晴好困得要命,可别扭的歪在一张椅子上怎么都难受的合不上眼睛,索性强睁着盯着人来人往的出口。

  不过几分钟后,她等的人影出现了。

  最普通不过的打扮,简单的白衬衣,衣袖随意的挽到手肘处,露出一截小麦色的小臂,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裤,脚上一双擦的干干净净的黑皮鞋,一手挂着一件深色西装外套,另一只手推着行李,浓眉微皱,脸色冷淡,目不斜视。尽管如此,他所到之处,依旧有不少的目光被吸引,甚至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面带兴奋的冲他举起了手中的相机。

  许是听到了喧哗,苏子津侧头看了她们一眼。因为背对的关系,晴好看不到他的眼神,却清楚的看见那几个女孩被他望了一眼后,立刻乖乖收起了手中的拍摄工具,而转过头来的苏子津则直接摘下胸前的墨镜戴上,遮住了眼睛。

  晴好趴在椅背上,怔怔的撑住了下巴。

  好像从初中开始,子津就已经很受女孩子的欢迎了!尽管他确实长得非常好看,但却并非是偶像小说男主角那种考试就全满分的学霸,虽然有两次走了狗屎运考的成绩不错,可也只有那偶尔的两次,平日里的成绩也只能和她一样在普通班里混。而且他性格特别持重老成,为人冷淡,尤其对女生,总是爱答不理,是典型的老师才会喜欢的学生类型,可不知为何,学校里给他送情书的女生从高一到高三他离开之前,简直就像那前赴后继的海浪一样绵延不绝,根本都不管不顾在她们前面的所有“前浪”已经被拍死在“沙滩”上的事实!

  最让晴好脸红的是,苏子津对别的女生还只是爱答不理,对她却是动辄沉脸冷战,一不得他的心就会被骂的狗血淋头,可在高一入学的第一天,她发现自己竟然自虐的也喜欢上了他!

  那天,阳光灿烂,白云飘飘,她坐在普通班三班的教室里,正跟新认识的同学聊初中时候的糗事。忽然班里所有人都住了声,晴好疑惑的回头,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向门口,就看见了微微皱眉望着她的苏子津同学!

  蓝白相间的宽大校服被他一丝不苟的穿的整整齐齐,窗外射进来的阳光把他瘦长的影子映在了正对着门口的讲台上,简直就像即将要登台讲课一样!她眨眨眼,却突然觉察到了自己正狂跳不止的心脏,在意识到脑子里竟然自动跳出一句“子津好帅”后,她就深深的被震住了!

  她开始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次的躲着他,早上不等他来叫就匆匆忙忙跑去学校,晚上不等他接就收拾书包逃回了家,也不再去他家里蹭他的作业答案,他来自己家玩,她就赶紧戴上耳机装作玩游戏玩的入迷。直到一周后,她耷拉着脑袋从班主任办公室里走出来,郁闷的拐去操场上下一节体育课,却在楼梯上撞见了一个女生正在给抱着一摞作业本的苏子津递情书!

  女生看见她后,立刻红着脸转身跑了,那害羞的模样,她简直都不需要动脑子就知道那薄薄的信封里面装的是什么!

  可另一位当事人苏子津同学,竟然还一脸淡然的回望着她,完全没有要解释的意思,要知道那封信可赫然就放在他手中的那一摞作业本上呢!

  “你!你竟然收别的女生的情书呢!”

  子津被她的大声喊叫震的皱了皱眉,却没有否认:“你管的真宽。”平静的语调冷水一般,立刻浇灭了晴好心头那一撮正要茂盛起来的怒火。

  这一周他第一次跟自己讲话,竟然是为了一个女生“凶”自己,晴好当即就委屈了,完全不考虑明明是她在躲人家,只管用红红的、包含泪水的眼睛控诉的望着苏子津。

  子津眉头皱的更深了,他十分想抬手捂住额头然后用力揉揉太阳穴,无奈一摞作业本在手。

  两人对峙的站着,眼看上课时间要到了,犯犟的某人却可怜兮兮的挡着楼梯道丝毫没有相让的意思,苏子津默默叹口气,把作业本放到一只手上,另一只手把那封淡蓝色的信封递给晴好:“任你处置,好了吧?”

  晴好红着眼眶瞪了苏子津一眼,猛然把信纸抽过来,转身跑了。

  从那时候起,晴好觉得自己更加被压迫了,除了要被苏子津管制着学习、读书、做运动,还要任劳任怨的为他处理各种各样颜色的情书。

  高一下学期,在苏子津的考试成绩暴露出真实水平,从实验班调到了普通班,又恰好落脚到晴好的班级后,晴好同学就索性直接去苏子津同学的书桌里掏情书了!

  对此种行为,晴好曾特别严肃的为自己正过名:“早恋耽误学习!你已经被耽误的掉到普通班了,要是再为这些东西分心,以后肯定考不上大学,前途堪忧!最主要的,我妈已经完全把我的学习托付给你了,你要是上课因为分心学不会,我也会前途堪忧的!那你就大大的对不起我妈,就是是恩将仇报了!”

  对晴好的牵强歪理,在前面骑车的苏子津同学只用了淡淡的六个字作为回复:“你更不准早恋!”

  已经恋上某人的晴同学被说中心思,立刻气呼呼的跳下车子,不打自招的大吼一声:“我才没有喜欢你呢!”吼完才囧囧的意识到自己好像“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她瞪着大眼睛望着一脸无辜的苏子津,脸色猛然涨红,呼啦啦,转身跑了!

  双腿撑地的苏同学嘴角含笑,侧身默默拾起引发晴同学此番长篇大论的粉红色信封,扫了一眼!咦,写信人:六班,成媒,这个女生的名字倒是有意思!

  至此,曲晴好同学,又一次完败!

继续阅读:第二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两小有嫌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