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相惜
衔月吐丝2017-02-20 15:523,098

  那人见到三人突然闪将出来,手执兵器,定是来者不善,更要命的是后面跟着的是极重要犯人,端木仁义,顿时便感到一阵慌张,随即将刀指向荀失芝等人,大声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吃了雄心豹子胆,竟敢劫走端木仁义这个朝廷要犯。”

  此人长大獐头鼠目,面皮深黑,面露一股吃人的凶光,荀失芝走在前面,刚好与此人相遇,此时,已相距不过两丈来远,心想:“听此人声音,便是刚才知会去通报之人,不能在这里多耗时间,最好速战速决。”

  于是,右手紧握刀柄,并不答话,极速向前猛冲,那人见荀失芝来势凶猛,不免心生畏惧,但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随即大叫一声,使出全力挥刀朝荀失芝头顶砍去,顷刻间只听的两兵刃‘当’的一声,响声袅袅,足见此人膂力沉猛,刀招狠辣,大于想一招而取人性命的意思,好在荀失芝勤于苦练,不落下风,随即转身下沉,重刀刀背朝向那人后面,迅雷不及掩耳,斜挥而去,拍的一声,正好打在那人后背心上,立时口吐鲜血,随即晕倒,便在此时,转身朝穆英才,端木仁义道:“一出虎头牢门,大家立即朝原路返回,如遇阻拦,穆兄弟,你先带端木兄弟先走,我来垫。”穆英才忙应道:“哥哥,这不好,还是你带端木大人先走,善后的事交给小弟来办。”端木仁义看到二人都不惧险境,争先担当,心理又多了一层敬佩,于是开口说道:“二位兄弟,要走一起走,要留一起留,如遇危险,在下虽武功低微,也愿意与二位兄弟同生共死。”

  时间紧急仓促,此地也不是争辩谁先谁后的时候,荀失芝便默认了端木仁义的说法,知道多说无益,只会浪费宝贵时间,于是与二人点头会意,简短说道:“行,就这么办吧。”

  待出的虎头牢门,刚行的约十来步,正待跃上围墙之际,只见天井四周的八盏大油灯,登即火光四射,照的整个院子瞬间俨如白昼一般,三人心下均觉的事情不妙,待回过神来,只见四周已围满了戎装陪甲的士卒,荀失芝看了看四周,觉得人数尚自不多,只需将其击败,而后逃出城去,便有如龙入大海,想抓住就没那么容易了。

  于是开口说道:“穆兄弟,端木兄弟,大家一起杀出去,注意不要走散。”

  说着三人便正待向前与之火拼勇斗,荀失芝,穆英才均执武器在手,只有端木仁义赤手空拳,好在也毫无惧意,双手紧握拳头,斜在胸前,说时迟那时快,东厢房内立时闪过两个人影,其快有如闪电一般,脚步迷踪,或虚或实,如鬼似魅,来不及眨眼,便已来到荀失芝等人面前,定眼一看,才知道是黑鬼红魅二人,各执一把圆月弯刀,火光照耀之下,闪闪发光,寒气夺人。

  荀失芝,穆英才,端木仁义均未完全看清黑鬼,红魅二人动作,无不感到骇然失色,均想:“此二人绝非普通货色,自己却是不敌。”

  这时,只听的红魅首先开口,幽幽说道:“各位这是要往哪儿走呀?”三人均定了定神,穆英才说道:“我等要出这大门,还望姑娘高抬贵手。”看到二人武功高强,想的却是以礼相待,能不动手便不动手,万不得已之时,也只好以死相搏,实无退路可言。

  “诶哟,这位小哥好生客气,可是姑娘我可不是来看热闹的,既然各位英雄有胆量来劫牢,那姑娘我可是来杀人的,又怎可高抬贵手?”红魅扑哧一笑,言语中满是挑逗。

  荀失芝觉得红魅的话意,毫无周旋余地,喝道:“既如此,便请赐教。”站在一旁的黑鬼哈哈一笑,待笑声止歇,缓缓说道:“好。好,有胆量,只要能接过我手中的弯刀,我想这里也没有谁可以奈何的了你们。”说话间便提刀朝最前面的荀失芝顶门砍去,因动作太快,也只是勉强看得清楚其动作,但已是毫无思虑余地,于是双手握住刀柄,挡在脑门,‘当’的一声,双方分开,此时荀失芝并未向后退开一步,心理暗暗惊诧,想道:“看来此人刀招并非像司徒通天一样,有强而有力的膂力,而是反其道而行之,以轻灵小巧见长,但其动作敏捷,实在是一大威胁。”

  黑鬼忽地笑道:“怎么样?刚才看清楚爷爷的招式没有,实话告诉你,刚才的刀速还不到平时的一半,就凭几个无名小子也想逞英道雄,岂非笑话。”听到黑鬼如此轻蔑侮辱的言语,荀失芝,穆英才,端木仁义三人无不满腔愤怒,急待动手,只是二人武功太高,论单打独斗,尚有点自知之明,才迟迟不肯动手,但嘴上却不肯落了下风,荀失芝怒道:“说这话,只怕你没那个本事,刚刚只不过让你碰巧胜了一招半式,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穆英才接着道:“在下虽武功低微,但必与哥哥同生共死,黑鬼,红魅,你二人作恶多端,满手血腥,老天也不会帮你。”

  “诶哟,还把老天拿出来了,姑娘我告诉你,这老天只会帮活着的人,死了就归阎王爷管了,本姑娘我今天杀了你们,保准你们都见不到老天。”红魅的口中发出一声低沉诡异的笑声,并与黑鬼点头示意,似乎是认为这是场毫无悬念的战斗。

  时间有利于敌,不利于己,三人均深知若是被黑鬼,红魅二人拖住,到时朝廷援军一到,情况就更加凶险莫测,甚至命丧当场,也未可知。荀失芝咬住细牙,盯注前方,以免黑鬼,红魅二人偷袭,口里说道:“穆兄弟,端木兄弟,今日有进无退,进则有生,退则必亡,我等除了搏一搏,杀出条血路,已是没有第二条路。”穆英才向前走了两步,直到与荀失芝并肩而行,方才止住,笑道:“哥哥高义,今日能与哥哥一块战死,实在是小弟的荣幸,如若今日有幸出的这里,小弟愿与哥哥结拜成异性兄弟,不知哥哥意下如何?”

  听到这里,端木仁义心理为之一怔,心想:“想来二位年纪轻轻,为了自己这个毫无相干之人,竟能舍生忘死,当真是义薄云天,铁铮铮的好男儿,但今日身入险境,若是二位英雄有任何不测,哪怕自己多活的片刻之久,又怎能稍稍宽心。”

  不等荀失芝开口,端木仁义也走向前来,与之并肩,道:“荀大哥,穆兄弟,今日能结识二位,实在是在下生而有幸,想到世间尽有如此心胸气概的好男儿,即便今日死了,也是值了,自从入的官场,虚假诈义颇多,原想世间不过如此,但今日见到二位,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外面的世间就更想去看看了,若是有幸出去,还真希望与二位能够同有江湖,多见见世间英雄事迹,也不枉为当一回好男儿。”

  “哈哈……”只听的一声锐利的笑声,却是红魅发出来的,随即说道:“一个个的,可让本姑娘怎么说才好,你们以为还能出的去不成,不要说我哥哥在,就是本姑娘在,几个无名小辈,还能跑的了不成,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哈哈。。”说完又是一阵笑声。

  荀失芝气血上扬,脸色通红,随即大声说道:“穆兄弟,这个无礼的女人交给你了,他,就由我亲自来对付,端木兄弟,其它的人拜托了。”说着便提刀指向黑鬼,怒目圆睁。

  说时迟,那时快,荀失芝手拿重刀,大喝一声,陡然向前推出,点向黑鬼的胸口,他这把重刀有鸡蛋般粗细,全很黝黑,推出时势挟劲风,甚是威猛,但黑鬼身体敏捷,侧身一躲,已避开了荀失芝的攻击,见攻击落了个空,迅速一个转身,挥刀斜砍黑鬼下盘,黑鬼顺势跃起,并不出刀,见黑鬼跃到空中,弱点便暴露了出来,迅雷不及掩耳,荀失芝双手紧握刀柄,朝黑鬼弧砍过去,因攻击范围太大,黑鬼此时才暗暗吃惊,想道:“这人好生勇猛,须当小心才是。”

  于是拔刀挡格,与荀失芝的重刀碰到,‘当’的一声,落地之后,迅速后退,直到推出十来步后,方才站住,心理再也不敢轻视眼前这个年轻人。

  只见黑鬼右手握紧弯刀,眉头微皱,说道:“挺有两下的,看来是逼我动真格的了。”荀失芝道:“废话少说,出招吧。”黑鬼哈哈笑道:“你也配让我先出招,小子,来吧。”虽然荀失芝膂力强劲,但比膂力却是不敌,但论武功,自认为还是在其之上的,更何况是几个无名小卒,嘴上还是不能落了下风。

  天空中的残月灼灼生光,余晖洒的到处都是,虎头牢院子里的灯火随风飘舞,照耀在兵刃之上,发出一股股刺眼的光芒,让人好生胆战心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