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胆一身
衔月吐丝2017-02-20 15:443,099

  只因黑云渐渐散去,夜已经变的越来越亮,就着月光,地上的青石上依稀可见到自己的影子,忽地又是司徒通天道:“贤侄啊,你叔叔务必叫我安抚好大理寺朱大人,这事我可是交代过你了的,怎么样?银票的事,他收了没有?“

  杨洸格的一笑,道:“舅舅,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世间的事,哪有什么是钱解决不了的,五百辆银票一出手,自然是水到渠成了。”

  袁宵看了看司徒通天,朝着杨洸道:“杨少主,朱大人应该不全是因为银票多而收下,再说,五百两对于他们来说,不能不说是个小数目,犯不着贸然收下,他这么做自然是看两位司徒大人的面子。”说着又朝着司徒通天笑了笑,续道:“不过,还是要恭喜大人,朱大人既然收下了银两,那么就和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此话不错,那小子肯定是打的大哥的主意,为自己寻个靠山,不过咧,也是情有可原,既然银两已经收下,就不去想了。”司徒通天抿了口清茶。荀失芝内心惊怖异常,思道:“原来世间事务,复杂异乎寻常,大理寺寺丞官居正六品,品阶虽然不高,但在审理重大案件中确是重要岗位,像这种涉及人命较多的惨案,又牵扯到朝廷命官的话,最后应该是大理寺审理,刑部和都察院不会管,如果大理寺甚至有内应,那么端木仁义的处境,就更加凶险莫测了。”

  正寻思间,但听的司徒通天肃然道:“袁宵,一则,是刚才我说过的,把该杀的人杀了,不要留下活口,以免节外生枝,二则是,你回去后,暂代知县行事,石县亏空的事,务必想法设法给我瞒住,需要动用别处县里银粮的事,即时汇报,万不可把事情弄大,听清楚了没有?”

  袁宵躬身点头,道:“是,小人明白,大人尽管放心,只要有大人暗中支持,这事就跑不了。”

  “如此就好,我侄儿说的对,这事处理的漂亮,到时这知县的位子自然就是你的,要是出了任何差错,朝廷在处理我之前,我定会拉足垫背的,你可明白本将的意思。”袁宵面露惊色,慌道:“是……是,小人一定办的妥妥的。”司徒通天‘嗯’了一声,接着道:“也没什么事了,我还得回去享受刚刚纳进门的两个美妾,就此散了吧。”

  “大人且慢。”袁宵拱手又道:“大人,小人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司徒通天瞟了一眼袁宵,疑道:“没什么是不能讲的,讲来。”袁宵道:“端木仁义素来官声不错,也好结交一些拳脚朋友,如有些个不怕死的,从中捣乱,节外生枝,岂不是令我等不能睡个安生觉。”司徒通天顿了顿,道:“你想怎么样?”

  “大人,好说,我看等到朝廷旨意下来,再行问斩,不免有些夜长梦多,再者皇上事务繁多,等到批复端木仁义的折子,只怕也得等上个一年半载,依我看,还不如现在就……”说着便将手往脖子上一抹,在明白不过,即是杀人的意思。荀失芝听其言语,虽未说要杀人的话语,但已然猜的明白,袁宵是杀人的侩子手,又兼利益熏心,自然是想早点除掉端木仁义,也好高枕无忧,但若端木仁义尚在,自己便少一份宽心,终究自己微不足道,倘若最后背上这黑锅,决计是说不明白的。

  杨洸肃然道:“舅舅,袁宵说的不错,直接杀了端木仁义,那就一了百了,即使到时有个蛛丝马迹,只怕也只能望洋兴叹,暗自神伤了。”

  司徒通天起身踱步,寻思道:“杀了端木仁义也未尝不可,但还是得大哥拿个主意,自己还是不能贸然这么做,但端木仁义私自暗查县里亏空的事,又不能不让人心有余悸,只要一县查处亏空属实,必会引起朝廷警觉,到时查到其它县,那么自己挪用巨额银两的事便会不攻自破,即使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的。”想到这里,不由的打了个冷颤,额头上已有丝丝汗珠,心乱已经如麻,停了好一会儿,才道:“袁宵,此事你先去准备,待我命令一道,即刻杀了端木仁义,但倘若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轻举妄动,听明白没?”

  袁宵躬身道:“是,一切以大人马首是瞻。”

  荀失芝此时,内心已是翻江倒海,脸“腾”地一下火辣辣的,心理想的却是直接进去杀了那三人,然后救出端木仁义,否则要伸张正义,却是毫无办法。”

  正寻思间,忽地听房间内‘叮叮当当’几下兵刃交接之声,心理暗暗诧异,想到:“怎么?莫不是起内讧?自个儿打起来了?不过,这样也好,死了省的自己去动手。”就这样兵刃交接一阵,过了约半盏茶的功夫,声音止歇。正在这时,门窗处一声巨响,一人破窗而出,重重摔在地上,荀失芝定眼一看,虽夜色朦胧,但看的出来,极为脸熟,只是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又想:“这如果是袁宵,忒也太年轻了吧?”

  这时屋内一声大喝:“你什么人?竟敢杀害我侄子,今日,本将要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已告慰我侄儿在天之灵。”荀失芝听到‘你是什么人?’,便猜的此人必不是袁宵,不然又怎会不认识呢。”

  只见那人慢慢爬将起来,怒道:“无耻小人,端木大人一身正气,焉像尔等这般龌龊,我只恨自己没能全杀了你们这些狗贼,杀个畜生,实在太少。”荀失芝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此人是替端木仁义报仇来了,不过,那人是如何进入房间的呢?哦,对了,屋顶,定时从屋顶跃下杀人,出其不意,杀了杨洸,无奈司徒通天武功太高,没能成功,这才被打将出来。

  司徒通天闪将出来,手提一把明晃晃虎头金刀,左右怒道:“围起来,不要让他跑了。”其实心理已是七上八下,此人必逃不了,但是杀了此人也是无济于事,杨洸被杀,杨老债主那里可怎么交代?再者,杨洸也是自己妹妹留下的唯一血脉,望着眼前这人,不由得血脉贲张,怒目圆睁,也没想到要去细问此人是谁,是否有幕后主使,此刻恼怒之极,只想杀之而后快。

  只听的那人又大笑道:“要杀便杀,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你们做下这等伤天害理之事,上天必不会容得下尔等。”荀失芝此时才看清楚那张俊雅至极的脸面,心理不由的一怔,听其语声,怪不得如此熟悉,原来此人便是那日在朝堂上为端木仁义说话的白面小生。寻思道:“想来世间果若腌臜不堪,物欲横流,天地之间恶风袭扰,但英雄正气浩然,岂能任由世道日下,端木仁义多行任政,受惠者颇多,今天尚是端木仁义被关押的第一天,就有勇士相救,难保过的时日,未有英雄再来,看来,司徒通天等人,想要通天,只怕也没那么容易。”

  司徒通天脸色涨红,右手执刀斜放,忽然将刀一晃,一道亮光疾射而来,说时迟,那时快,呼吸间司徒通天已到达那勇士跟前,双手举刀正待砍落,稍有犹豫,那勇士便会一命呜呼,只见司徒通天大叫一声,猛地举刀砍落,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黑影极速飞来,双脚踢在司徒通天所执的虎头刀刀身之上,顷刻间,司徒通天和虎头刀都猛的向右首斜退两丈之远,在原地打了个圈圈,回过神来,定眼一看,喝道:“岭南六怪,你们疯了,连本将也不认得么?”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不知所以然,目光全都朝向那黑衣人方向。

  “司徒将军,岭南六怪,你看我像哑巴嘛?”说着便摘下了身上的黑袍。司徒通天喝道:“你是谁?”那人道:“在下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荀失芝是也。”司徒通天被踢这脚,知道此人力量强劲,不可小觑,随即又说道:“荀失芝?没听过,你们是不是一伙的?”荀失芝失笑一声,道:“不,我和这位兄台素不相识。”司徒通天道:“那你凭地要多管闲事,劝你速速离开,否则,休怪刀下无情。”

  荀失芝大笑一声,顿了顿,道:“司徒通天,你恶贯满盈,双手上沾满了血腥,我和这位兄台虽素不相识,但都是为了杀你而来,天道常存,对你这般小人,当真人人得而诛之。”

  “哈哈……哈哈……”司徒通天又是一声大笑,续道:“好好好,今日你们杀死我侄儿,那咱们就来算算总账,看看尔等有没有这个本事,没这个本事,就休要在此胡言乱语。”

  “岭南六怪,你们全力杀了那小子,这个狂妄的荀失芝,由本将亲自送他去见阎王。”

  说时迟,那时快,司徒通天怒吼一声,朝荀失芝大刀砍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