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惊魂
衔月吐丝2017-02-20 14:254,462

  离别前的傍晚时分,大雪仍在肆无忌惮的挥洒,怡红院所在河边,确已是灯火通明。

  荀失芝缓缓步将而来,气色却不像往常般的好,脸色略有些苍白,可能是想到沧雪莽莽,此去经年,当往何处?

  像往常一般,非常熟练的爬上了那颗槐树,静静的靠在上面,也没有去理会胜兰的琴音,眼下却显得愁绪万千。

  忽地,琴音又起,极为低沉,婉转悠长。

  ”你好像不大高兴,怎么,被你师傅骂了吗?“胜兰边拨动琴弦边说道。

  荀失芝低沉的声音道:”没有,师傅待我有如亲身儿子,怎会骂我呢。“

  胜兰奇道:”那你为什么一脸的愁眉不展?跟我说说呗,或许我可以帮你也说不定。”

  “不,你帮不了。”

  胜兰噘了噘嘴,假装嗔道:“哼,你不说怎么知道,要不我弹首新练的曲子给你听,你就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开心,成不?”

  荀失芝知道这是胜兰在关心自己,于是说道:“来这边也有一年半载了,春去秋来,时间过的真的好快,也很美好,尤其是你的琴音,我真想天天都能听到。”

  “那你天天来呀,我天天都弹奏给你听,要是学了新曲儿,便第一个让你知道。”

  荀失芝道:“真是很谢谢你这么对我,我只是个孤儿,无依无靠,我真想……真想……”他没有说出口,其实是想说真想一直陪伴在你身边。

  胜兰忙道:“那有什么,我不也是孤儿,从小就被人卖到这里来了,每日都只能以取悦别人为生,但你不一样,看见你,就觉得很亲切,也许正是那句古话来着,’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确实不错,两人同是孤儿,一个家破人亡,颠沛流离,一个处在红尘,身不由己,但是两人却是彼此依赖,好似漆黑的夜幕,有一盏明灯,便不觉得夜有多黑,孤单有多可怕。

  荀失芝内心打了个冷颤,道:”嗯,认识你真好。“胜兰微微一笑,道:“那就别不开心了,忙完了手里的活儿,就来我这里,我愿意天天弹琴给你听,让你忘记世间所有的烦恼。”

  荀失芝破口嗤嗤一笑,旋即收住,道:“我现在好多了,从听到你的琴音开始,便觉得心理舒坦多了。”

  “是吧,所以我叫你常来呗。”

  其实今晚听其琴音,便有种失魂落魄的感觉,倒不是琴音弹奏的不好,只是这美好的东西,随着自己的离开,转瞬即逝,不得不让人心伤悲起。

  琴音在这飘雪之中,飘转回旋,美不胜收。

  过了半盏茶的功夫,荀失芝突然说道:“胜兰,有时候,不知道怎地,想成为你手中的那把琴,任你弹奏抚摸。”

  听到’任你弹奏抚摸‘之类的字眼,顿时便感到整颗心都在砰砰乱跳,其实在这一年的相互交谈之中,她早已把荀失芝当成了知己,俗话说’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但还是说道:“为什么?”

  荀失芝顿了顿,道:“因为琴不会自己走,而人会。”

  胜兰心下疑虑重重,道:“此话怎讲?莫非你要走?“又停顿了好一会,荀失芝才喃喃道:“嗯,我要……我要走了。”

  呼吸间,琴音止歇,感觉世界停顿了一般似的,过了一会,胜兰才开口低声说道:“你要去哪儿?”

  “大概是苏州吧,又或许是天涯海角。”

  胜兰低垂着头,一颗硕大的热泪顿时便滴了下来,但她内心毕竟太过坚强,收住眼泪,朝荀失芝道:“天涯海角,那是哪儿?”

  荀失芝其实已经看出了她的泪水,实在不愿伤她的心,于是便缓缓说道:“不是天涯海角,就在苏州,我去苏州,将来有缘的话,我们会再见面的,我相信。”

  胜兰的眼里又噙满了泪水,道:“真的吗?你不要骗我。”

  “不会的,我怎么会骗你呢。”

  胜兰道:“那我们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大雪越下越大,但却难以让荀失芝移动脚步,因为他想多在这里待上一刻,便感到一刻幸福,而离去,已不知再见那是何年何月。

  回到家里之后,到房间便整理了下看过的书籍,将它们整齐的叠在一起,径直抱到了月儿的房间。

  ’咚咚‘敲了下门。待月儿开门之际,只见月儿手里正在翻手从荀失芝那里借的《崔莺莺待月西厢记》,见到是荀失芝,心理一慌张,竟将其失手掉到地上。

  等到月儿将其捡起来的时候,荀失芝微笑道:“月儿,这本看完了,这儿还有很多,你慢慢看,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其实月儿从来不会去问他什么,因为知道自己不会说话,更是不好意思,但总是会偶尔出现在荀失芝面前,也许看上一眼,业已心足。

  听见荀失芝这么说,月儿连连点头,但脸上已是红的像什么似的,羞的直往房间里面挪动。

  荀失芝以为月儿胆小,便也不再多说,最后说道:“月儿妹妹,书就放这儿,这是哥哥全部的书了,不要看的太晚,早些休息便是。”

  只是月儿连连点头,荀失芝便放下书本,退了出去。

  及至荀失芝转角不见,月儿仍在站在门处张望,眼里也已含着热泪,只是她不想给人看见罢了。

  虽然心中有万种不情愿,可离别的日子来的还是那么的快,这日清晨,荀失芝自行收拾了下细软,带着师傅的推荐信,告别师门,心理空落落的,但还是跨步走去。

  刚出的铁匠铺的大门,行不到百米,忽地听到有一双脚步正交错跑来,荀失芝回头看时,原来是月儿,手里正捧着一本自己最爱的《三国演义》,正快速跑来,待奔至荀失芝面前,便手捧着那本《三国演义》交还给他,当接过一看,心理微微一颤,只见这书干干净净,显然是被月儿擦拭过的,且保养的极好,心道:“月儿真是位细心的姑娘。”

  于是说道:“月儿妹妹,谢谢你,咱们后会有期。”说着便朝月儿笑了笑。

  月儿略微有些不好意思,但这次却直直的盯着荀失芝看了好一会,才地下头去,随即一路小跑,又奔到了铁匠铺。

  登时荀失芝大声叫道:“师傅师娘保重,月儿妹妹保重。”刚说完转身便走了。

  走了一会,便走到了怡红院所在的河边,虽是清晨,但早已是人声鼎沸,荀失芝不由自主的朝那老地方走去,待靠近时,便悄悄躲了起来,藏好身后,悄悄朝二楼望去,没有看见胜兰,心道:“是了,我真糊涂,这个时候,胜兰怎么会在抚琴呢,看来是自己傻了。”

  心理正欲离开之际,只见胜兰竟然出现了,站在楼台之上,眼里却盯着那颗大槐树,眼神之中隐隐感到有些许憔悴。

  荀失芝有些心痛,但既然要走,也不便再去看她,于是背上包袱,悄悄的离开了这个恋恋不舍之所。

  就这样,一路朝着官路,晓行夜住,不知不觉便走了两个月左右,才到达苏州地带。

  忽的一声巨响,把荀失芝从梦中带回了现实,透过窗户,看到雷雨交加,打在窗子上的雨滴,便如龙形蛇步般流淌下来。

  只是刚才梦见了过去的点点滴滴,头脑仍是昏昏涨涨,有种似睡非睡的感觉在这里,不一会儿,便又进入了梦乡。

  忽地睁开眼睛一看,只见窗外有棵老歪脖子树,再一看,上面有两只黝黑的母狮子,随即荀失芝与那两只猛兽对视一眼,那两物正死死盯着这里,眼睛发着绿光赶上这闪电,忽明忽暗显得尤为可怕,荀失芝立即低下头去也不敢随便乱动,生怕惹怒了那两只怪物,心里变得非常的恐惧。

  过了好一会儿,全无动静,便慢慢的抬起头来,偷偷的往窗外望去。

  只见那棵老歪脖子树已经不见了,外面仍是忽明忽暗,更加显得神秘而可怕,荀失芝不时的望着外面,生怕那两物还没有走远。

  又是有一道闪电打破了眼前的黑暗,但见那两只猛兽朝这边飞奔而来,眼睛里闪着凛冽的绿光,嘴角微微上翘露出巨大的牙齿,百兽王者霸气,杀伐逼人。

  荀失芝瞧这势头已是双腿发软目瞪口呆,正起床拔腿就要逃时,窗外瞬间就暗了下来,说时迟,那时快,窗户格子玻璃已被那两只百兽之王震的粉碎,凌空跃起张牙舞爪,怒吼一声朝荀失芝猛冲过来,有如惊弓之鸟的他本能的起身逃跑,一个没站稳竟然倒了下去,心想“今日,可能小命不保。”

  却还是作出脚尖往后一瞪,爬起来拼命的跑,直到跑到共工冶铁府的大门口,他还是不敢回头看一看,外面顿时却变成了白昼,只是天空灰蒙蒙的,当他感觉比较安全的时候,便看到那两物从’共工冶铁府‘中一跃而出,站稳后,迅速朝荀失芝猛扑过来,于是荀失芝扭头便只知道逃跑。

  正跑间,感觉背后一股热量袭来,夹杂着刺耳的声调,惊悚到极点的荀失芝扭过脖子一看,顿时就吓傻了眼,但见天空中无数巨大的火球,正从天而降,好一副壮观画面,似天地奇景,又似世界末日。

  随着第一个火球落下,大地即被震动了一下,落下的那片地方已是一片火海,随即大片的火球从天而降,发出隆隆的声音,脚下的土地正在开裂,森林处正在熊熊燃烧,巨大的蘑菇鲜花状火焰正在翩翩起舞,地上的小草也不甘示弱,托起恶魔火种,正急速奔跑,犹如千条红蛟,万条火龙冲破天际。

  回过神来的荀失芝发现,自己已经身在一片火海之中,四周的景物都已经不在,脚下的路就这百十来米,四周全是烈火岩浆。

  转过身来,定眼一看,只见那两只猛兽正在前方铮铮的瞪着自己,咧嘴舔牙,一副准备玩弄到手猎物的表情,慢慢的隆起那巨大的身躯,死死的逼近荀失芝,他已经无路可退,背后就是岩浆,掉下去必死无疑。

  只见那两猛兽慢慢的匍匐下身子,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猎物,在死一般的寂静中纵身一跃,前爪打开,疾如闪电般朝荀失芝猛烈扑去,此时的荀失芝已经没有了逃跑的勇气,身子骨往后一倾斜,顿时脚下的土地已经失陷,朝着地炼狱火般的世界飞去,那两只猛兽紧随其后,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被熔浆烧死,或被猛兽咬死的命运。

  他的心理已经明白了,死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此时此刻,才想到了一些以前不敢去想的事,梦想的远方,一直想作出的改变,英雄地,美人泪,拳脚震武林,单臂抱美姬,月下邀好友,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行走万里路,读尽古今书,施义于四海,救苦在乡邻……

  此刻,随着他的死去,终究都是幻想,再也不可能会实现,他实实在在的世界只是在这昏暗的灰色空间之中,任命运摆弄,披上了懦弱的色彩,实际也只是会不断的躲避,充其量不过是众多工蚁中的一只,纵然身上有藏匿的热血,心中有过人的气节,也不过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随着自己丧命当场,都已经来不及了。

  想到这里,他慢慢的闭上了双眼,任由眼泪顺着眼角不断的飘落,看不见那两猛兽,已经不再有害怕的心理,只是感觉背部已经越来越热,他知道等待他的,只有死亡,并且会尸骨无存。他听见那两只猛兽的声音,发出歇斯里地的怒吼,离他已是越来越近……

  又是一声惊雷,最终把他带了回来,摸摸背心,已经沁出了汗水。

  于是荀失芝爬起床来,看着外面诡异般的电闪雷鸣,心中被那时时冒出来的东西所硬化,他已经决定了,如果明天就要死去,那么现在的稳定,对前面陌生的恐惧,需要付出的艰辛,都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最重要的是怕都已经来不及,等到想去努力,想去实现梦想的时候,发现已经来日无多,那时会不会像那坠落悬崖的时候,眼泪不经意的留下来呢?是否会有来生,他不知道,但今生一定要找到想要的一切,哪怕历经艰难险阻,困难重重,也要披荆斩棘去寻找,因为明天很可能就会是生命里的最后一天,那个时候即使再次被猛兽追击,烈火焚身,也无怨无悔。

  慢慢贴近窗前,天地间巨大的电光犹如一把斩神之剑,劈天碎地,雷神隆隆,风云异动,此时的荀失芝眼里没有好奇,更没有害怕,心底里莫名的能感觉到一丝丝的兴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量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